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29章 阳阳被虐千百遍

    姜锦仍然没有任何感觉地忙活了一会儿,才转过身,看到不知何时跑到门口去的蒋郁:“咦?你什么时候站那儿去的?”

    “我站在这里,挺好的。”蒋郁脸上有瞬间的别扭,不想承认自己刚才居然害羞了,眼里灼灼的光芒始终没有淡去。

    姜锦随他去了,蒋郁站在那里更好,站在她身后反而会碍手碍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蒋郁出了厨房,姜锦做饭的效率都提高了。

    “哎,锦锦。”蒋郁声音低浅地唤道,神色扭捏,“刚才,刚才我的提议你觉得怎么样啊?”

    “什么提议?”姜锦问得心不在焉的,正在看锅里蒸的藕好了没,氤氲的热气模糊了她如玉精致的侧脸。

    蒋郁干咳了两声:“就是以我为标准,找男朋友的事情啊!”

    “以你为标准?”姜锦狐疑地扭过头来,“为什么?”

    蒋郁眼珠子机灵转了一圈儿,理直气壮地说:“你想想,你连我都看不上,那未来找一个连我都不如的人,岂不是很亏?你说你要找男朋友吧,无论长相,还是财力,还是家世,都不能逊色于我吧!”

    姜锦闻言一怔,思索起来。

    长相和财力和家世,都要超越蒋郁?

    这世上恐怕寥寥无几吧!

    别的不说,就是蒋郁那妖孽跟精灵国王般的长相,就可以秒杀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男人,剩下的,顶多能与他分庭抗礼,若说越过他去,那还真的不大可能。

    再说财力吧,以蒋郁这个年龄就能靠着自己有这般成就的,少得屈指可数。别看蒋郁平时二不挂五的样子,财力深厚着呢,是京圈里绝对的神秘大财主!背后产业投资无法想象,深不见底!

    还有家世,这整个华国,能够与蒋家相媲美的家族,数来数去也就只有那几个姓氏。

    这么一想,姜锦就感受到了来自蒋郁浓浓的恶意。

    “你这是根本不想让我找男朋友吧?”她黑着脸,都是些什么要求!

    蒋郁笑嘻嘻的,居然被你看出来了:“怎么会呢?锦锦,你说你是不是连我都看不上?可万一找一个还不如我的,那在我日曜般的光辉衬托下,你未来的男朋友不跟渣一样的!”

    他还摆出特别自恋的神情。

    别说,蒋郁就是那种摆着再奇葩姿势,看的人都会觉得好看的存在。

    因为颜值在那儿啊!在这个长相至高的世界,颜值才是一切!

    长得好看,说什么都是对的!

    唯有姜锦不吃这套,当即吐槽他:“那你怎么不说直接让我找你啊?”

    蒋郁刚刚消退下去的绯红又悄悄爬了上来。

    “也,不是不可以。”他傲娇地抬起下巴,“如果你实在是找不到男朋友,我考虑考虑把你收了也不是不可以……”

    姜锦阴测测地提起菜刀,磨着牙齿问:“你要收谁呢?”

    “收我收我,你把我收了行吗女王大人!”蒋郁立马双手合十求饶。

    “你想得倒美!暗恋我呢?”姜锦只当蒋郁在开玩笑。

    却不想,她已经无意中真相了。

    蒋郁脸颊滚烫得厉害:“怎么会呢,呵呵,呵呵。”

    他若是承认,姜锦恐怕扭头就会拒绝,顺便疏远他。

    ——这一点,花丛老手蒋郁看得清清楚楚的。

    以往他向来能用清明的眼睛,看着一个个女人,一开始还能在他面前保持矜持,可要不了多久就会为他彻底沉迷,也许是为了爱情、金钱、权力、容貌……

    他在姜锦的眼睛里面看不到丁点这种沉迷。

    所以现在哪怕话题都这么危险了,蒋郁也不敢戳破自己的心思。他非常清楚姜锦这种性格的女孩儿,若是他说破了,唯一的下场就是连朋友都当不成。

    还是,好好曲线救国吧。

    抱抱自己,心好苦。

    就在姜锦随口开了句玩笑后回过头继续忙碌,蒋郁心塞塞地靠在门边上时,有人在敲门了。

    “我去开门。”蒋郁找了个理由开溜一会儿,平复一下自己纠结的心情。

    他来到玄关开了门。

    站在门口那人,却让蒋郁目瞪口呆到嘴里可以塞下一个鸭蛋!

    “顾,顾,顾!”蒋郁结巴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顾寒倾看也没看他,进来,关门,脱鞋。

    姜锦从厨房里面探出一个脑袋:“咦?顾小叔?你怎么来了?正好赶上晚饭!一起吃啊!”

    “嗯。”顾寒倾给了她一个清淡温和的眼神,落在蒋郁身上时,却变成了浓郁的黒寂,像是裹挟着黑暗的滔天巨浪,压得蒋郁喘不过气来。

    “三,三哥,你怎么来了?”还一来就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看得我小心肝扑通扑通的。都是给吓的。

    顾寒倾很快收回目光。

    他发觉了自己情绪的外泄,自我克制力的暂时失控。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一边问,一边拉开鞋柜,轻车熟路地找出一双拖鞋,穿上。

    尺码刚好,一看就是他的专用拖鞋。

    蒋郁看着这一幕,总觉得哪里不对。

    锦锦家里居然还有顾三哥的专用拖鞋?连阿元也常住在这里,专用拖鞋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的,顶多是因为经常来……

    他这么告诉自己之后,抹去了心头的异样。

    毕竟,顾三哥亲口承认过,只是姜锦的长辈。

    他揭过奇怪的念头之后,小心翼翼地回答了顾寒倾的问题:“我这不是刚回国,锦锦邀请我来她家里做客嘛。”

    邀请?应该是你死皮赖脸跟来的吧?

    顾寒倾心里的嘲讽却不能表露出来,因为他不能让姜锦知道,今天他也在场。

    他只好对蒋郁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装作一无所知。

    “你们关系什么时候好到这个地步了?”顾寒倾看向蒋郁的时候,眯起眼睛,沉沉的眼眸中满是质问,“我记得,我让你离她远点。”

    后面一句是他压低了声音。

    蒋郁心脏一痛。

    三哥如此明显的警惕和防备,就像是在他心口戳了一刀,那永远也不会愈合的伤疤,一次又一次地告诉他,曾经对姜锦做过什么。

    蒋郁一下子泄了大半的精气神:“我就是想弥补她,想对她好一点。我知道那件事情或许会给她留下阴影,于是现在正在尽我全力消去这份阴影。”

    “最好如此。”顾寒倾言语中敲打,警告,“你千万不要有什么不该有的念头。”

    蒋郁神经一跳,干笑着:“三哥你在说什么呢,我都听不懂。”

    顾寒倾没与他多说,只是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这让蒋郁浑身一寒,只觉得自己的什么心思都被顾三哥看了个清清楚楚,就自己那段段数,在顾三哥面前简直无所遁形。

    可是,要让他放弃对姜锦的心思?

    不可能。

    蒋郁从未如此坚定过,面对顾寒倾的警告,表面上笑笑嘻嘻,心里却早就有了盘算。

    他的这份表现,顾寒倾又岂会看不出来?

    他心头一沉,觉得打发蒋郁比他预想中的更难。

    蒋郁看着三哥进门后往客厅走去,他却不想跟这对恐怖的父子俩待在一块儿,扭头就要奔向姜锦所在的厨房方向。

    冷不丁的,他的衣领被一只手掌给抓住。

    蒋郁才扑腾了两下,又不容反抗地被提溜到了客厅,扔在阿元旁边的沙发上。

    柔软的沙发化解了蒋郁的冲力,他顶多是被摔得有点儿狼狈。

    蒋郁一抬头,就看到本来坐得离他很近的阿元,嫌弃地上下打量他一番之后,挪动小屁股,坐到沙发的另一头去了。

    蒋郁脸一黑。你这个黑心圆子又嫌弃我!

    他愤愤不平地翻身坐起,冲顾寒倾抱怨:“三哥,你能不能别拿我当小孩儿了,你说我如果结婚早,都当爸的人了,你还把我当小孩儿似的丢来丢去。”

    这种感觉其实还有些怀念,都是小时候的待遇。

    现在嘛,还是算了,他可不想在姜锦面前丢脸!幸好刚才一幕没有被姜锦看去,不然他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在姜锦脑中重新建立英明神武的形象?

    他那点小心思全部都放在脸上,被顾寒倾瞧了个真切。

    蒋郁还毫不自知,翻身起来正襟危坐,时不时往厨房的方向瞅一眼,随时准备在姜锦出来的时候,给她一个最帅气的侧颜杀!

    “饭都做好啦!”姜锦笑眯眯地端着菜出来。

    没等蒋郁上去献殷情,阿元第一个就小跑了过去,垫着脚就要帮姜锦端菜。

    “阿元,这可不行,盘子太烫了,你帮锦锦拿碗好吗?”

    阿元乖巧地点头,去帮姜锦把橱柜里的碗拿了出来。

    顾寒倾也跟着到了厨房帮忙,两三下把饭菜都给端了过去。

    这样岂不是显得我很懒?蒋郁危机感大增,也跟着冲了去。

    等蒋郁慢半拍来到饭厅的时候,桌上的菜已经摆好,没有他劳动的余地。而饭碗细细一数,刚好三个,都盛好了饭,筷子也是三双。

    有两个小而精致的手绘碗,明显是姜锦和阿元的。

    最后一个……怎么想蒋郁也不会觉得这个碗是给自己准备的。

    不是吧?孤立他呢?

    蒋郁在心里悲愤地捏起小拳头。

    姜锦恰好走到饭桌旁:“咦?怎么只有三个碗?”

    阿元无辜地看着姜锦,表示自己可能忘掉了。

    姜锦怎么会怪他,摸摸他的头,转身就要去厨房拿碗。

    蒋郁坚定了自己百折不挠的心胸,抢先上去,自己拿了碗舀饭,暗搓搓地冲着阿元磨牙。

    黑心圆子太黑心,碗都不拿我的,饭也不舀我的!

    姜锦目光看向他——蒋郁变脸似的换上了和蔼可亲的笑脸。

    “阿元,要吃这个吗?我给你夹啊?”蒋郁夹起一块虎皮辣椒,笑眯眯地放进阿元的碗里。

    姜锦多看了蒋郁一眼。

    蒋郁心里暗道糟糕,自己居然忘了姜锦,要是把锦锦给惹恼了……

    “蒋郁你怎么知道阿元爱吃辣的?”姜锦新奇地问道,没想到蒋郁连这个都知道。

    蒋郁一脸木然地看着阿元面不改色地吃下了那块辣椒。

    而这道虎皮辣椒本就是阿元的最爱,他虽然跟着姜锦口味偏清淡,但姜锦知道他嗜辣,偶尔也会做几道辣菜专门给阿元。

    蒋郁:……

    又被坑了!果然是我命中的克星么阿元?

    他仿佛看到了阿元站在高山之巅,看着匍匐在山脚下大汗淋漓的自己,发出了冷漠而不屑的哼声。

    “阿元爱吃辣,所以我才给他夹的辣椒啊。”蒋郁还要强颜欢笑。

    阿元的小眼神儿飞到了他身上,上下扫过,一如蒋郁想象中的轻蔑不屑。

    然后,他夹起一块鸡屁股,放进了蒋郁的碗里。

    蒋郁:……

    没看见阿元夹的是一堆鸡肉中鸡屁股的姜锦,还笑眯眯地夸阿元真乖,知道什么叫礼尚往来。

    蒋郁暗暗吐血,果然是“礼尚往来”啊。

    可他刚才夹给阿元的虎皮青椒他都吃了,阿元给他夹菜他能不吃?

    先不说姜锦怎么想吧,就是杵在那里的一尊大佛,都要伸出手指头来把他碾压至渣。

    蒋郁憋着气,硬生生吃下了那块鸡屁股。

    阿元唧咕一声,轻飘飘落入蒋郁耳中,却成了活生生的嘲笑!

    他偏偏又什么都不能做,只有暗中跟阿元较劲儿。但阿元的腹黑程度,深得老爹真传,甚至青出于蓝,饶是蒋郁这个一肚子坏水儿的家伙,也在这个天生的克星面前屡屡碰壁。

    磕磕碰碰的一顿饭吃完了,蒋郁都没来得及品尝出姜锦的手艺是什么味道。

    亏他进门的时候,还兴奋地想着能吃到姜锦亲手做的菜。

    结果呢?

    泪奔一场不欲多提。

    饭后,久久未言的顾寒倾,目光落在蒋郁身上。

    “你先下楼等我。”他把车钥匙丢给蒋郁。

    蒋郁条件反射把车钥匙抱个满怀:“啊?下楼?”他还没打算这就离开啊?

    明明吃了饭还可以帮锦锦一起洗碗,饭后一起喝茶,促膝长谈……这么多事儿都没做呢!

    没等他控诉出声,顾燕青一个眼神儿过来,他就蔫儿了。

    “知道了。”他也不敢当着顾三哥的面,赖在姜锦这里不走,可,“三哥你不走啊?一起走啊?”

    “我有点事要说。”

    顾寒倾看蒋郁的目光,就差没直接开口说“还不快点跪安”。

    ------题外话------

    别怪我把顾三的感情戏安排得这么慢,一是为了循序渐进,我非常喜欢描述中间那个纠结折磨男主的过程……二则嘛,等顾三崛起上线,你们的小唐唐和阳阳就得戏份大减啦,趁现在先蹦跶两下,刷刷存在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