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235章 抽丝剥茧

    顾寒倾的到来,让整个警察局都高速运转了起来。

    接到消息的警察局长从温暖被窝里面爬出来就往这边赶,到了之后在顾寒倾面前点头哈腰,姿态恭敬。

    底层的警察们对顾寒倾的身份了解不深,顶多就知道这是位大首长。

    可这警察局局长却对顾寒倾威名略知一二,反而畏惧更深。

    周易很是庆幸自己找来了这位顾大神,如若不然,姜锦进警察局的消息很容易被爆出来。虽然姜锦才是受害者,但是在这个四处都充满了恶意的社会,这样的新闻除了给姜锦增加负面,没有任何作用。

    于是,他在到了警察局之后,就强烈要求不能曝光姜锦的事情。

    警察局方面答应是答应了,周易却是清楚,这种答应没有任何分量。

    今天见过姜锦的各路警察太多,随便一个人漏几个字出去,就足够那些跟闻着血腥味儿的鲨鱼似的狗仔记者们,挖出这件事了。

    顾寒倾在,那就不一样了。

    不用他发话,局长就知道“揣度上意”,自觉吩咐下面的人注意保密。

    局长的话很有威慑力,对于下属们来说,那就是跟他们饭碗有关的吩咐,谁敢不听?

    第二天起来,周易打开网络,果然没有看到一条关于姜锦昨晚遇袭的新闻。

    他拍拍胸口,开门准备去叫姜锦起床。

    ——昨晚姜锦自是不敢回她的公寓,便在周易的陪同下,于警察局附近最近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开了三个房间。

    还有一个房间就是给顾寒倾准备的,只是他昨晚让周易照顾姜锦先离开,自己却留在了警局帮忙调查案件,也不知道大半夜的有没有回来。

    周易正这么想着,结果一出房间,就恰好撞上从隔壁房间出来的顾寒倾。

    他差点儿把“大神”这个称呼脱口而出:“顾……先生!您昨晚回来得很晚吗?事情调查得怎么样了?”

    “还行。”顾寒倾看不出丝毫疲态,“你准备去叫锦锦?”

    “啊对的对的,小锦不是还要去警局协助调查吗?昨晚连现场的公寓都还没去过呢!”

    昨晚也是因为顾寒倾,姜锦才能提前回来。

    不然按照程序,她至少要跟警察去现场确认一下财物丢失情况。

    顾寒倾想也没想:“先不用,让她多休息一下,她昨天应该吓坏了。”

    “也是。”周易表示赞同,“我警察局那边?”

    “你先跟我去一趟。”

    顾寒倾的话,周易自然不敢反驳,一声不吭地跟在了顾寒倾身后。

    他们住的这家酒店距离警察局真的很近,都不用坐车,步行五分钟也就到了。

    到了警察局,周易才知道,昨晚的案件调查进展并不是很顺利。

    最主要的,是因为犯罪嫌疑人,也就是被周易断定为姜锦私生饭的那个家伙,被顾寒倾的一脚踹得近乎脏器出血,昨晚到医院接受了治疗,今天一大早又病恹恹地被带了过来。

    现场那边的情况姜锦也还没确认,不知道丢失了什么东西,从那个犯罪嫌疑人口中也没问出个所以然。

    到现在,只是发现了两个线索而已。

    站在审讯室的单向玻璃前,顾寒倾沉威似海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他却存在感超强,这个房间内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他身旁就站在周易,短短时间内,已经快要变成顾寒倾的狗腿子了。

    顾寒倾另一边站着局长,低声跟他说现在发现的线索:

    第一,姜锦所住的是中档小区,保安设施都还不错,每个楼道里也都安装有监控摄像头,二十四小时都有保安在楼下巡逻,也有保安在监控室里观看各楼道的情况。

    偏偏在姜锦家盗窃案发生之前,她家楼层的监控摄像头坏掉了,因为是大半夜,值班的保安以为是监控障碍,这种情况偶有发生,便没有放在心上,准备第二天再去察看情况。

    警察昨晚在调查的时候,发现这个疑点,一检查那个监控摄像头,就发现那是被人为破坏的。警察特意要求调出那个时间段的监控视频出来看,没有发现可疑人物,监控摄像头就突然暗了。

    显然,破坏监控摄像头的人,手法很熟练专业。这一点从被破坏的监控摄像头上,也能看得出来。

    第二,警察调取了最近这段时间小区楼下的监控录像,发现这个犯罪嫌疑人曾经多次出现在姜锦小区内。

    这说明他尾随跟踪姜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有一次甚至姜锦就在小区内跑步,而这个犯罪嫌疑人则在她附近偷偷看她。

    这些画面都被监控摄像如实地记录了下来,再以疑点,呈现在一众警察的面前。

    局长拿出一张白底免冠照片,指着单向玻璃对面那个看不到他们的男子说道:“这个犯罪嫌疑人的身份我们已经确认了,他叫王杰,是附近一个工地上的搬砖民工。他还有精神病史,据说是因为小时候被父亲虐待,才导致了他患有非常严重的边缘性人格障碍,并伴随一定程度的妄想症。”

    周易也凑过来看了照片,顿时瞪大眼睛:“我去!”

    这还是他第一次清晰地看到这个王杰的正面,之前看到他都是鼻青脸肿到看不清楚本来模样。

    他还寻思这这个王杰有些眼熟,一看照片立马就想起来了!

    “怎么?你认识这个人吗?”局长问。

    周易点头:“我见过他好几次了,都是在小锦参加的一些活动上,他出现的次数很频繁,所以我对他有点印象。哦对了!有一次我看他脸色特别不好,还以为他不舒服,询问了他两句,结果他转身就跑!”

    说着,周易就义愤填膺地挥了挥拳头:“亏我当时还担心这个家伙,没想到他那个时候就已经心怀不轨,不知道跟踪了我们小锦多久!”

    果然是私生饭!

    私生饭这种恐怖的生物……真是每一个明星的噩梦。

    大概姜锦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天遭遇私生饭吧。

    顾寒倾若有所思地看着那张照片。

    其实阿元要是在这儿,大概也能认出来。

    这个犯罪嫌疑人王杰,也就是那天他和姜锦一起逛商场时,带着相机跟踪他们的黑衣男子。他当时单纯的以为是锦锦说的狗仔,就恶整了他一番,害得他从自动扶梯上滚落下去,摔得一脸血。

    如果阿元真的知道,他应该会后悔自己那天没有下手更重点。

    该直接送这个家伙去见阎王爷的!

    局长肯定地颔首:“没错,我们根据调查结果,去了他的出租屋,发现他所居住的单间里面,墙壁上贴的都是姜小姐的照片。从那些照片的时间推断,这个王杰跟踪姜小姐已有三个月之久。不过最初只是一些活动照的偷拍,直到这个月内,他知道了姜小姐的住所,并且多次尾随她。”

    他停顿了一下,“不过这个月他的跟踪,我们是通过姜小姐小区监控确认的,奇怪的是没有照片。哦,也许是因为我们在出租屋找到的那个摔坏的相机,这个王杰的财务状况不是很好,我们也能够理解他会选择潜入姜小姐的屋子,盗取财物的作案动机。”

    “只是,王杰现在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心理医生说他处于随时可能发病的情况,我们审讯过他多次,都难得从他那里得到认罪的答案。”

    周易觉得有点道理,又觉得那里不对。

    要说哪里不对的话……大概就是进屋行窃的这种事情,不像是私生饭做的事。

    如果说这个王杰是想要姜锦贴身的东西拿来收藏,那反而可以理解,私生饭就热衷于做这样的事情。

    而且他们跟普通的热情粉丝不一样,普通粉丝收集偶像的东西是带有一种膜拜的心态,也是单纯的喜欢。但是私生饭们,却抱着一种病态的目的。

    “不对。”顾寒倾终于开口。

    局长忙恭敬问:“首长是有什么指导意见吗?”

    他可不是在拍马屁,而是深知顾寒倾的能力。

    这位在少年时期,就帮助警方破过国内多起大案,他鹰眼如炬,往往能够从一些很细碎的地方找出重要的线索。

    十几年前某个连环杀人凶手,恶名闹得全国上下人心惶惶,警方束手无策的时候,顾寒倾就是凭借洞若观火的观察力,以及抽丝剥茧的细节推断能力,最后挖掘出了这个凶手的作案动机以及作案规律,并在他下一次行凶之前,将他绳之于法。

    局长也是老警察升上来的,对这些事情还是亲身清理过,对顾寒倾自然拥有百分之百的信任。

    顾寒倾指着方才局长拿出来的监控录像截图画面,在几个地方点了点。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他说。“都是这个王杰曾经出现的地方。”

    局长沉思:“是有什么不对吗?”

    “他的神情,姿态,都不对。”顾寒倾敏锐地看出问题,“他实在不像是一个对监控摄像头很敏感的人,不然也不会被拍到这么多次了。看他的举动,对监控摄像毫无防备,这样的表现,不应该出现在一个能够熟练破坏监控摄像头的人身上。”

    局长皱眉:“乍一听好像有点问题,但会不会是他之前是没注意,第二次却是蓄意破坏摄像头呢?”

    不得不说,有的人天生存在罪犯潜质,做起犯罪的事情来反而更加得心应手。也许这个王杰就是这个类型,才会轻而易举地破坏了监控摄像头呢?

    仅仅这一点,推断无法成立。

    “昨晚,我去看过现场,还发现一点。”顾寒倾又从面前桌上的一堆现场照片中,翻出其中一张,“这个,是一条拴着玉坠的红绳。”

    顾寒倾说的,正是阿元送给姜锦的礼物,上面拴了枚小小的玉坠儿,一看便能察觉出不凡,莹润细腻,玉质极佳。

    局长也是有眼力的:“这是……羊脂白玉?”

    “嗯。这条手链就放在姜锦首饰盒的上层,如此明显的昂贵玉坠,没有被拿走不说,连首饰盒都没有被打开。”

    顾寒倾这么一说,局长也跟着打开了思维:

    “对啊,如果是为财而来的话,这么明显还极有可能装着名贵饰品的首饰盒,为什么不打开呢?这一点实在是太矛盾了!除非,除非……”

    “除非入室行窃,和这个王杰,根本是两个人。”

    局长一拍桌子:“没错!就是两个人!”

    先前他们先入为主,王杰是在犯罪现场被逮捕的,姜锦又是前脚发现家里被翻乱,后脚就被王杰所挟持。

    他们便很轻易地将这两桩事情当成前后关系,混为一谈,并把第二桩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也当成了第一桩案件的嫌疑人。

    事实却是,入室行窃和挟持根本就是两个案件!

    “并且,这并不是单纯的入室行窃,对方是有目的而来。”

    顾寒倾的话,也让案件情况越发明朗。

    正如他所说,入室行窃为的就是财,为什么不拿走这么名贵的羊脂白玉呢?虽然那玉坠并不大,可羊脂白玉稀罕,这么小小一个,也够管好几万的了。

    接下来,调查进展有了重大突破,主要分为两批,一批继续查王杰,看能不能从他身上得到线索。

    他既然能在姜锦一回来就抓了她,说明他在那里呆了有一段时间,说不定还看到了小偷的样子。

    另一批,则着手调查入室行窃案,双管齐下,效率也更高。

    周易出去接了个电话,重新进来的时候跟顾寒倾说:“顾先生,小锦她已经醒了,打电话问我们情况呢。”

    “先让她在酒店吃个早饭,我们待会儿过去接她。”顾寒倾还没忘了嘱咐,“嗯,让她喝杯热牛奶,缓解一下情绪。”

    一旁的局长,忍不住嘴角抽搐。

    像是今天第一次认识了这位。

    酒店姜锦房间内,她听周易转告顾寒倾的话,低声应了。

    哪怕她没什么胃口,也还是下去自助餐区吃了点早餐。尤其是喝了一杯热牛奶,很快感觉好了不少,浑身都暖和起来的样子。

    她吃完早饭没一会儿,顾寒倾就跟周易一前一后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