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263章 安二哈惨兮兮

    姜锦和安飞白早在拍了上一部电影之后,就成了关系不错的朋友,私下一直保持着联系。

    先是安飞白提议,在开拍之前两人一起对戏,再讨论一下角色。姜锦觉得不错就答应了下来,时间定在今天下午。

    姜锦听到手机另一头安飞白的声音,想起上午周易说起的那个被她拒绝掉的提议,心里难免有些不自在。

    不过安飞白那个二哈性子,在手机另一头咋咋呼呼的,噼里啪啦地跟姜锦抱怨他今天录节目的时候遇到一个傻叉,气得他都快吐血了。

    安飞白完全没有提及“假恋爱”一事,也让姜锦心里的尴尬很快缓和。

    安飞白问姜锦下午见面的地点,他这会儿刚结束一个通告可以赶过去了。

    姜锦一愣。

    昨天她忘记约了安飞白对戏的事情,顾小叔说阿元托付给她几天,又恰逢周六,她就一口答应下来。

    可现在阿元在家,她总不可能把阿元一个人留在家里,自己出门儿去吧。

    若是带上阿元出去姜锦因为今早周易提议的事情,生出些警惕,更担心在外面会被狗仔拍到。

    权衡之下:“要不你来我家吧,地址你知道的吧?之前来过。”

    安飞白安静了一瞬,扭扭捏捏道:“啊?我一个人过去是不是不大好呀,就我们两个人在你家”

    姜锦无语:“你想什么呢?阿元在我家,我不能丢下他出门!才让你到我家来!赶紧打断你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哦。”安飞白拉长声音,听上去还有些失落?

    挂了电话,姜锦就看到一抹小小的身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射出来,飞快地跑上楼,一溜烟儿就不见了影子。

    “阿元这是怎么了?”姜锦不禁诧异。

    楼上,阿元在自己房间里面翻找了一会儿,终于在一个小包包里面翻出来一个盒子。

    盒子看上去就是普通的药盒,打开之后里面有很多小格子,分别装着不同颜色的奇奇怪怪的粉末,也不知道是作何用途。

    阿元打开药盒,目光在其中几个格子上点了一下,才心满意足收回,攥紧药盒。

    那双圆溜溜的可爱眼睛,眯起来竟然也隐约有着虎一般的风采!

    老虎虽然还是幼虎,但百兽之王还是百兽之王。

    安飞白到得很快,据说他恰好就在附近,直接就让司机开车过来了。

    助理本来也想跟上来,却被他拒绝。

    最后到姜锦家的,只有安飞白一个人。

    安飞白知道助理那点小心思,无非就是担心他会遭到什么算计。他从入圈这么久,凭优越的外表吸粉无数,人气一直居高不下,更有无数女明星想蹭他热度,跟他炒情侣cp。

    记得有一次,一部电视剧的女主角在和他合作之后,约他一起吃饭,中途借口自己东西忘拿了,让安飞白陪着她去酒店房间拿东西,理由是她一个人担心遇上粉丝,恰好她又没带助理经纪人。

    安飞白出于绅士风度答应了,但他也多长了个心眼,让自己的助理跟上一起。

    结果第二天就出了“安飞白酒店夜会神秘女郎”的消息,那个女演员拍到的侧脸很模糊,可照片一经传出,还是有人认出了她的身份,且大肆宣扬两人因戏生情,从戏内发展到戏外。

    那女演员还找到安飞白门前,说要和安飞白合作,半威胁地说自己还有两人一起进酒店房间的照片,安飞白不答应这些丢出去就能让他身败名裂。

    安飞白气定神闲,早就知道这个女演员心怀不轨,却偏要跟他演一出戏,又另外准备了自己和友人在一起的证据,在风口浪尖之际澄清了事实!

    谁让那个女演员的团队为了把声势弄得更加浩大,非要在字里行间些什么耸人听闻的“相处整整一夜”呢?事实却是安飞白的照片爆出来,人家当天晚上跟一群朋友在一起,着实打脸!

    安飞白之后站出来表示,那照片只是为了陪女演员去酒店拿东西,还有助理陪同,并没有发生大众以为的事情。此话一出,风向立刻全转向安飞白,女演员被喷得狗血淋头,说她蹭热度炒作还被戳穿,丢人现眼。

    安飞白的迷妹们战斗力可不是盖的,那女演员至今已然销声匿迹,听说只能在冷门剧里面演点女配角。

    ——经此一事,安飞白身边的人就特别注意这些邀约之类的。

    若是其他人,安飞白大概真的要考虑一下邀约的用心。

    但换作姜锦,安飞白就完全不用担心了。

    且不说东国阙是安保系统是出了名的缜密严格,更何况那是姜锦!她会跟他耍这种心眼!人家前脚才拒绝了炒cp的提议!至于后脚就算计他么?

    还别说,安飞白刚知道剧组提议跟姜锦炒cp的时候,心里有一点小小窃喜。

    只是这高兴劲儿没持续多久,姜锦的拒绝就如同一盆冷水泼在他头上。

    下午这时过来,安飞白还卯着一股劲儿,打算上门问问姜锦为什么要拒绝,是不是看不起他。

    当他站在姜锦面前,那质问的勇气顿时泄了。

    “怎么不进来?”

    安飞白慢吞吞走进门,跟在姜锦身后。

    他原本有些沮丧,可走了没两步,那些负面情绪就都散了。

    安飞白看得很开,姜锦的态度从一开始就点明了两人绝无可能,一场虚假的恋爱炒作又能代表什么呢?也是他自欺欺人了!

    “姜小锦,你倒是说说,凭什么这么嫌弃我?”他不满追问。

    “我什么时候嫌弃你了?”

    “那炒作的事情,你为什么要拒绝?”安飞白嚷嚷着,“你说你犹豫一下倒好,可你都没犹豫,一口就拒绝得斩钉截铁的,就像生怕被我给沾上了似的,弄得我多没面子!我们还是不是朋友啊!”

    姜锦故作苦恼:“那我告诉周哥,让他给剧组那边说说,我决定再考虑考虑?”

    “考虑之后再拒绝?”

    “当然!”

    安飞白撇着嘴:“我的粉丝都说我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我看你才是真正的娱乐圈清流。”

    姜锦逗他:“你以为他们说你是清流是在夸你呢?那是在说你奇葩!”

    “真的?”安飞白大怒,“原来他们是在拐着弯儿骂我呢?”

    姜锦没想到他真信了,哈哈大笑起来。

    安飞白被姜锦清脆的笑声弄得有些羞恼,总觉得她笑声里面有别的东西。

    “别,别笑了!你跟我说说,到底是不是在骂我!”安飞白说着,一脸愤愤不满,“我最讨厌网络上那些黑子了,还有各种恶评!居然有人说我是整容出来的,哼,要小爷我把从小到大的成长照片都摆在他们面前才肯信吗?”

    “到时候估计会说你的照片是p的。”

    安飞白嘟哝:“这倒是。”

    姜锦让安飞白在沙发上坐下,从厨房给他倒了杯水。

    顺便四下看了看,也没见阿元的身影。

    姜锦喊了两声“阿元”,没能得到半点儿回应,也许是在二楼呢。可刚刚不是看他在厨房那里转悠吗?难不成是饿了?

    姜锦把水杯放在安飞白面前,让他先等等,自己上二楼去看看阿元在做什么。

    等姜锦不见了人影,厨房的中岛料理台下,才冒出来一个小小的脑袋,远远看着沙发上没有任何防备警惕之心的安飞白——与他手里的水杯。

    安飞白还不知道自己在被某元窥伺中。

    他看到茶几上放着姜锦的剧本,书皮裹得好好的,除了边缘因为经常翻阅而起了毛边,其他都与崭新的剧本一般无二。

    跟姜锦这般保管极好的剧本比起来,他的剧本就有点磕碜了。

    面上被落了一滴不知道什么的油,大多书角都卷边了,中间还裂了一条大缝,险些把这份剧本分成两半。那是安飞白睡前看剧本,一不小心睡着,直接把剧本压得皱巴巴的差点儿坏了。

    表面上看去已经差别很大了,一翻内容,这种天差地别的感觉就更明显了。

    姜锦的剧本,把她的台词都划了出来,又用不同颜色的笔在每一页的空白处都作了备注,还贴满了便利贴,都是一些细节感想,演戏的时候拿起来就能直接通过小便利贴进入揣摩时的状态。

    安飞白的剧本里面,也写了不少备注,看上去却乱得多,内容也很零散,都是想到什么写什么,不像姜锦,理出来一条完整的脉络。

    他的剧本和姜锦的剧本比起来,有种回到了学生时代的感觉。

    一个是学霸的课本,一个是学渣的课本。

    安飞白叹了口气,有点知道为什么自己在演技这一道上,永远差着姜锦一步了。

    先从这个态度来看,他就远远不如姜锦。

    安飞白接这部升仙,一是姜锦决定出演给了他信心,另一则是团队有意让他转型,不要再走整天耍帅的路线,恰好升仙里面男主角有一段忍辱负重的时期,才挑中了这个剧本。

    可安飞白到底没有太重视,只是把升仙当作他众多作品的其中之一。

    他永远都做不到姜锦这样,无论什么角色,都一视同仁,把角色当成自己的一部分,那种认真与专注,令他自愧弗如。

    在电影里面,姜锦已经给了安飞白很大的震撼。生活里,姜锦给安飞白的影响就更大了。

    安飞白想,他也许真的该改变改变过去的态度。

    演戏,不是可以随便对待的事情。

    他无声地叹了一口,觉得有点口干舌燥,就顺手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入口还只是普通的液体,只是味道有点奇怪。

    安飞白没多想,一口气喝了大半杯。

    等这杯无色无味的水真的进了胃里,安飞白才明白了这世界最痛苦的感受是什么!

    他的胃迅速翻江倒海起来,一种想吐又吐不出的感觉掐着他的脖子,涨得安飞白俊脸通红。他的舌头更是经历了恐怖的味觉洗礼,常人都无法想象的味道极致,他在一瞬间尝了个遍!

    在楼上找了一圈儿都没找到阿元的姜锦,刚好在此时下楼,就看到安飞白掐着自己的脖子,极为痛苦地倒在沙发上。

    “安飞白!”姜锦大惊失色,几步跑了过去,“你怎么了?”

    安飞白颤抖的手指着水杯,嘴巴却闭得紧紧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安飞白!安飞白!”姜锦狐疑地看向水杯,难不成是这杯水有什么问题?

    不对啊,这个水就是她从厨房倒的,不久之前她才在厨房喝过,也没有任何问题!

    她百思不得其解,又不知道要怎么缓解安飞白的痛苦,只有找出手机,准备拨打120。

    安飞白憋了半天,才眼泪汪汪地喊出一个字:

    “好辣!哈!”他不断哈气又吐气,试图缓解席卷舌头的辣味。

    姜锦放下才按出数字的手机,忧心忡忡道:“安飞白!你怎么样了?怎么会突然这样!”

    安飞白来不及说半个字,一张脸的颜色紧跟着又变了!

    这一次是酸!

    极致的酸!酸得他牙都要倒了!

    安飞白捂着嘴巴,只有在沙发上打滚,才能缓解这种感觉。

    姜锦慌了:“我还是叫救护车吧,安飞白,要叫救护车吗?”

    她举棋不定,毕竟她跟安飞白的身份,张扬地叫救护车很容易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安飞白被味觉折磨的同时,还抽空听到了姜锦的话,一个劲儿摇头。

    “手机助理”他艰难挤出几个字。

    姜锦恍然大悟,想起安飞白的助理就在楼下等着,在茶几上找到安飞白的手机,点亮屏幕。

    “你手机有密码啊!密码是多少?”

    安飞白实在是说不出来,哆嗦伸出手,用自己大拇指的指纹解了锁。

    总算是看到了手机电话簿界面,姜锦利落翻出“助理”的号码,拨了出去。

    电话被接通,姜锦三言两语说清楚了情况,安飞白助理以最快速度冲上楼,来到安飞白身边,慌张这是怎么了。

    姜锦也不知道。

    好在味觉折磨持续了不到一刻钟就逐渐散去,安飞白已经大汗淋漓,仰躺着没有半点力气。

    最后,他的助理带走他去医院做检查,姜锦在助理怀疑的目光中留在了家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