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79章 他的光明,他的温暖

    姜锦惊呼一声,伸手摇了摇他。

    唐许顺着她的力道,无力仰躺着,他腹部所在的那块沙发也跟着露了出来,浅色沙发布上,大片殷红血迹看得姜锦心惊肉跳。

    她伸手掀开唐许的衣服,这才看见他腰上有一道刀伤,伤口附近血肉模糊。那伤口应该很深,不断往外冒着鲜血。

    这是就是唐许所谓的一点小伤?

    姜锦震惊地看着唐许那明明冒着豆大含住,神情却依旧安然无恙的脸庞,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竟然忍了这么久?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什么睡着了!分明就是晕过去了!

    姜锦心情复杂,最后不敢耽搁时间,转身找到一个白色的袋子,里面装着纱布、止血药粉等物,这也是她在回来的路上,恰好经过一家药店时,鬼使神差进去买的。

    本想给唐许处理一下身上的小伤口就够了,现在看来,他不去医院不行,伤口这么深,说不定已经刺伤了内脏。不去医院,恐怕要酿成大祸。

    姜锦打算先用药粉帮他处理伤口,再找人一起送唐许去医院。好在她的保姆车就在酒店的车库停着,随时都可以出发,比找救护车更快!

    思索只是瞬间,姜锦缓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拿起药,开始帮唐许简单地处理起伤口,手法还算不错,很快唐许的伤口就被暂时止住了血。

    唐许是被痛醒的。

    他费力睁开眼皮的时候,恰好看到姜锦在为他忙碌。

    这个景象,在他午夜梦回间出现过很多次。她的关心,她的伸手,她的垂怜,都是他的良药,维持着他苟延残喘的人生。

    他凝视着姜锦的模样,发起呆来,连伤口的疼痛都被他忘记了。

    姜锦包扎好伤口,一抬头就见到唐许正呆呆地看着自己,脸上没了那虚假的笑容,看起来反而更顺眼了。

    “你醒了?正好,我叫人送你去医院!你的伤口太深,不去检查一下不行!”姜锦二话不说,伸手就要去扶他。

    唐许渴望地看了她那双纤细的手臂好几眼,最后还是决定推开,不过那推开的动作着实是恋恋不舍,比划起来像是在跟姜锦打太极。

    “不用了。”他扶着沙发坐了起来,脸色依旧惨白,却比刚刚要好上很多。

    姜锦又气又急:“你怎么这么犟?你这刀伤万一刺破脾脏,你连命都没有了,逃过所谓的追杀又有什么意义?”

    “我内脏没有受伤。”他先说了一句,又目光熠熠地看着她,“你关心我啊。”

    姜锦气急败坏地咬住下唇:“谁担心你!如果不是你威胁我,我怎么可能把你带回来!我绝对会离你这个麻烦远远的!”

    唐许挑眉一笑,自是不信。

    他当然不可能跟她说,什么追杀都是他胡诌出来的,那群伤了他的家伙早跟阎王爷喝茶去了。至于威胁她的话,只是为了能有一个理由,顺理成章地跟她回来而已。

    “你不会的。”他的语气非常笃定。

    姜锦气笑了:“你怎么知道我不会?”

    “因为,你是姜锦。”他如水的目光落入姜锦眼底,似要看尽那星光深处,攥住那一分温柔与美好。

    一字一句的话,就像是他的信念,永存于心。

    姜锦一时愕然,半晌说不出话。

    良久。

    她艰难开口:“有句话我想问你很久了,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

    唐许似乎料到了她会这么问,摇摇头:“不认识。”

    姜锦狐疑地盯着他看,唐许便用真挚的眼神正面迎上她的打量,证明自己没有撒谎。

    看了半天,姜锦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只好作罢。

    “先不说这些,你怎么就断定自己内脏没有受伤?”姜锦语气坚定,“必须去医院检查才行,你别固执。”

    唐许轻描淡写地来一句:“久病成良医。”

    受的伤多了,受伤到何种程度不用检查,他一感受便知。

    何况他腰上的伤口,是他刻意为之,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他又怎么舍得离开这个有趣的世界呢?

    姜锦被他一句话说愣了。

    她从这语气中听出了唐许的自信从容。

    他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姜锦举棋不定,说不好到底是要带唐许去医院,还是不去医院。坚持一会儿,她放弃了,她总不可能把两个保镖叫来,硬是把唐许给扛出酒店吧?

    那估计她房间有男人的消息,第二天就能传遍整个剧组。

    “既然你这样说了,就算了。”姜锦泄气又无奈,收拾了这些药,“我给你简单包扎了一下,你再看看还需不需要别的东西。”

    “这样就够了。”唐许弯唇而笑。

    姜锦动作一顿,蹲在茶几前整理东西,头也不回:“那边桌子上有我买来的粥,你应该没吃饭,可以吃点。”

    “好。”唐许脸上笑意更明显了。

    姜锦收拾好东西,就留在茶几上。

    就是苦恼沙发上的血迹该怎么办,还有唐许的衣服,都沾了血污,不可能让他一直这么穿下去。姜锦开始后悔自己没有在夜市上看看,是否有卖衣服的店。

    “你等等。”

    她风风火火留下一句,匆匆去了隔壁。

    安飞白站在门前,瞪大眼睛:“你说什么?你要什么?”

    “很稀奇吗?”姜锦翻了个白眼,语速很快,“行了快拿给我,别在这里耽搁时间!”

    安飞白惊异连连地看了姜锦几眼,才转身进房间去,拿了一套衣服。

    “就这套是我没穿过的,意国一个小众潮牌的衣服,我让人到欧洲去买来的,费了好多劲儿呢。”安飞白不断说着自己对这套衣服有多么多么喜欢,又是怎么怎么舍不得。

    “我会买新的还你。”姜锦心想,反正是唐许解决她不用费心,就阔绰地一挥手,“十套!”

    安飞白撇嘴:“说得跟谁缺了这十套衣服似的。我比较想知道,你这套衣服是要拿去给谁?你房间里有别人吧?”他说着就想要往走廊探头。

    姜锦把他的头推回去:“别多问,给我保守秘密!还有,我今晚会去找云宁!”言下之意就是她房间里面真的有别人,但她不会留在这里。

    她看出来安飞白的嘴贫之下,是对她的担心。

    “那样最好,哦,我这里也可以匀出沙发给你。”他朝姜锦挤眉弄眼。

    “谁稀罕!”

    姜锦扭头就走,气得安飞白嘀咕“连谢谢都不说”。

    姜锦回到房间,把衣服给了唐许,让他去卫生间换上,顺便清理一下自己,好早早休息。

    唐许谢过,拿了衣服进了卫生间。

    片刻之后出来,他那一身黑色衣物被换下,穿上了一套新潮夸张的Oversize卫衣搭配破洞长裤。

    姜锦亲眼目睹,险些笑喷。

    实在是反差太大了!

    姜锦第一次见到唐许,他一身素衣麻袍,仙风道骨,气度如高洁之士,从容如净世之莲。

    第二次见到他就是刚刚,虽然狼狈,但一身黑衣也契合他的气质,沉稳如山,巍然不动。

    现在他穿了一身新奇又夸张的衣服,气质与衣服格格不入,最后造成一个让姜锦捧腹大笑的笑料。

    唐许无奈,举起过长的袖子,把他的手掌都给遮住了,正是这件衣服的设计理念,也是最近最流行的款式。

    “很好笑么?”

    姜锦忙不迭点头,脸都快笑开花了。

    唐许不觉得丢脸,反而跟着姜锦笑了起来,眼中不掩喜悦。在他看来,自己能让姜锦笑得这么畅快,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等笑过了,姜锦揉着岔气的肚子,慢吞吞起身:

    “今天晚上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

    唐许几步上前:“我睡沙发就好。”

    “不用,你睡床吧。”

    “那你呢?”

    姜锦不假思索:“我去找剧组里的演员朋友一起睡。”

    唐许不好说什么,等姜锦离开,他才苦笑起来。

    “真是半点也不信任我啊。”如果换作是顾寒倾,你是会离开,还是会留下?

    他走到窗边,凝视头顶的皓皓明月。

    他感觉自己就是飞蛾,明知道那炽烈的光就是一团火焰,会烧得他粉身碎骨,他也还是不顾一切扑向火焰,就为了追寻片刻的温暖。

    姜锦就是他的火焰,他仰望的光明,他追寻的温暖。

    但是,他所有深沉的心思,姜锦一概不知。

    她随便找了个要和云宁一起商讨剧本的理由,待到大半夜,又以时间太晚懒得回去为借口,直接就在她的房间顺带留宿了。

    云宁根本没多想,反而因为要和姜锦闺蜜般睡在同一张床上而开心。

    她还是第一次跟朋友睡在一块儿,两人都睁着眼睛没有睡意,胡乱聊着天。

    最后聊过什么都忘了,就记得当时的开心。

    第二天早饭过后,姜锦才从刘安陈奇身上,知道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你们从我出门的时候就开始跟着我?还跟了我整整一晚上?”姜锦诧异问起,颇有想以袖遮面的感觉。

    亏她还洋洋自得自己的逃出计划很完美,结果从始至终身后都跟着两个人,而她根本就不知道!

    刘安神情严肃:“姜小姐,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昨晚带那个人回来的时候,被另外一个女人看到,还拍了照!”

    姜锦一惊:“是谁?照片呢?”

    “对方是用手机拍照,我已经动手删掉。”刘安道,“但这件事情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姜小姐你。”

    姜锦却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没这么简单就解决。

    但后续如何,她现在也管不了,刘安和陈奇口中描述的那个女人,她根本不认识,没什么用。倒是两人对唐许的来历完全不好奇也不追问的态度,让姜锦起初有些疑惑,紧接着释然。

    两人必然是训练有素、守口如瓶的,该知道的事情不会忘记,不该知道的事情也不会多问。

    姜锦再一次感慨顾小叔的真知灼见,送了这么两个人才给她,真的是一份大礼!

    念及顾小叔,姜锦就觉得,唐许这件事情应该告诉顾小叔才是。

    她拨通那个号码,等待接通。

    一般来说这个点儿,顾小叔刚好吃完早饭,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正在忙碌,忙起来的话很有可能接不到她的电话。

    这几天姜锦给顾小叔一连打了几个电话,他都繁忙到说不上两句话便匆匆挂断,要么连接通的机会都没有,过后再打过来解释因为太忙,也三言两语挂了电话。

    莫名的,听到手机里缓慢沉重的“嘟”声,姜锦竟然有些紧张了。

    这一次,顾小叔接通得很快。

    也许是姜锦的急迫传递给了他。

    “锦锦?”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温和,蕴含莫大的包容力量,瞬间抚平了姜锦心里那份因为唐许出现而冒出的浮躁。

    “顾小叔!”一个多星期以来,第一个顺利的电话,姜锦都差点儿忘了自己原本的目的,光顾着打电话去了。

    顾寒倾笑了两声:“这几天过得还好么?”

    虽然这电话在他的预料之中,但再次听到她的声音,顾寒倾还是有一种甘霖解渴的感觉。

    姜锦听不出顾寒倾被压制得很好的情绪,就听见他轻飘飘的一句问候。

    就像是找到了依靠,从来都很坚强的姜锦,竟然在顾寒倾面前流露了委屈——

    “一点儿也不好。”

    “嗯?”

    “昨天晚上,我遇到了唐许。”姜锦一点一滴将昨晚的事情娓娓道来,声音也越来越平静,那委屈之意很快消散。

    顾寒倾本有些遗憾,但听到姜锦提及的人,他不得不警惕。

    在京城安分了才多久,就跑去浙省了?

    果然是冲着姜锦去的?

    顾寒倾沉思着,实在是无法把唐许和姜锦联系起来。听姜锦说,她分明记得自己从未见过唐许。

    那么,唐许对姜锦的那份特别又是从何而来?

    或许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过往?

    顾寒倾用指关节轻轻扣着桌面,这是他的大脑在思考的习惯动作。

    “顾小叔?”

    “你不用担心,今天处理了手上的事情,明天我会带着阿元一起过来。”

    姜锦惊喜道:“来浙省?”

    “当然。”

    顾寒倾几句话平息了姜锦因为唐许出现的不安,待他挂掉电话,叫来下属。

    “调查唐许的一切过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