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83章 顾唐交锋

    姜锦的休息时间有限,她带着阿元在椅子上坐着玩一会儿,都没来得及跟顾寒倾说两句话,就被叫回去继续下一场戏。

    安飞白这才凑过来,问她:“那位是阿元的爸爸?”

    他对阿元至今心有余悸,虽然他已经原谅了一个小孩儿的恶作剧,但是那种味觉上的痛苦折磨给他留下了深刻的阴影。

    对阿元,他敬而远之。

    姜锦是没看到,她往顾寒倾和阿元走去的时候,本来追在她身上,想要问问她打戏怎么就拍得这么好看的时候,越过人影,一眼看到阿元,硬生生拐了弯儿又走回去了,神情更是滑稽可笑。

    “嗯。你问这个干嘛?”

    “没。”就是好奇养出那等小魔王的亲爹,是什么样子。

    现在一看,果然不是凡人,小魔王都在他身边服服帖帖的,一山更比一山高啊。

    安飞白诡异地生出一点安全感。

    姜锦看着安飞白神情变幻,他性子直,有什么心事都摆在脸上,姜锦多看两眼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你放心,阿元现在已经认识到错误,绝对不会再做当初的恶作剧了。”姜锦想了想,“要不然,待会儿我让他过来跟你说说话,你看看他多乖!”

    安飞白忙不迭摆手:“别别别,千万别!呵呵,呵呵!”笑得干巴巴的,脸上肌肉都僵硬了。

    姜锦无言拍拍他的肩膀,到桑导身边去了。

    安飞白落后一步,撞上阿元的目光,浑身骤然一僵。

    雪上加霜的是,阿元身边的顾寒倾也在打量他。安飞白这才发现,自己生出那诡异的安全感多么可笑,小魔王的爸爸只能是大魔王啊!他的眼神比小魔王恐怖百倍千倍好吗?

    明明没带任何情绪,但在那眼神的注视下,硬是有种所有外壳被剥掉,被一览无遗的恐惧感。

    安飞白被看得心里发毛,转身一溜烟儿跑了。

    姜锦!救命啊!

    “……嗯,桑导,我知道了。”姜锦说完,安飞白就跟颗炮弹似的冲到她身边,气喘吁吁。

    桑成扫他一眼:“马上就是下一场戏,你这是在热身运动呢。”

    姜锦憋不住笑出声来,表面严肃的桑导原来也很幽默啊!

    安飞白含糊应了两声,在姜锦身边总算找回了真正的安全感。

    好在姜锦拉着他,一起说下场戏的事,安飞白的二哈脑子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没一会儿就忘记了刚才的事情,认真起来的模样才是他迷妹们心目中的颜值男神。

    上午的戏份拍完,到了午饭时间,就在姜锦的保姆车上用盒饭凑合了一下。

    顾寒倾和阿元也吃的这个,姜锦还很愧疚,觉得顾小叔和阿元好不容易来探班,就带他们吃盒饭有点太寒酸了。

    结果,顾寒倾吃得很香,阿元更是吃得欢快,最后姜锦还把自己饭盒里的一半给他,他才吃饱。

    顾寒倾看着姜锦用纸巾给阿元仔细擦去嘴上的油渍,突然说:“阿元待在这里,没问题吧?”

    “顾小叔你要去哪儿吗?”姜锦直愣愣问了一句。

    “去见见你的那位客人。”

    姜锦心知他说的是唐许。

    刚才她想起唐许在房间里也不方便外出,就让刘安给他送了饭过去,顾小叔当时听在耳里,没说什么。

    姜锦有些担忧:“我昨天跟他谈过,他说顶多明天就会离开,这次本来就是我主动帮他,顾小叔你还是……”

    她担心,顾寒倾会和唐许像上次一样,争锋相对。

    那气势交锋,她至今想起来仍心有余悸。

    “你放心,我知道分寸,毕竟是客人。”他咬重最后两个字,“这次我会跟他好好谈谈,探一探他的目的。”

    他这么说了,姜锦就放心了,顾小叔说出口的话就没有不实现的,他既然说会好好谈,就一定会好好谈。

    “说实话我也好奇,他对我的态度很奇怪,像是认识我,我问他他却说不是。我还试探了他其他的事情,他都打太极推过去了。不过换作顾小叔你,应该能探出不少事实。”姜锦对顾寒倾无比笃定。

    顾寒倾以轻松的口吻笑道:“你的信任,让我压力很大啊。”

    他的话把姜锦都给逗笑了。

    顾小叔也会压力大?他不应该是无所不能的吗?

    事实在姜锦看不到的顾寒倾眼眸深处的郑重。

    在他眼里,唐许是与他旗鼓相当的对手,容不得半点轻视。

    ……

    唐许吃过午饭,接了几个电话,吩咐了属下几件事情。

    同时他也得知了顾寒倾在今天上午抵达的消息。

    他的人就在附近,顾寒倾出京时他们没能提前探知,但他在片场露面,唐许就不可能不知道。

    从知道顾寒倾到了之后,他就抱着手臂稳稳坐着,等他前来。

    顾寒倾果然来了。

    两人站在门口对视一眼,目中之剑出鞘见光便立马收回,完成了短暂的交锋。

    “我知道你会来见我。”唐许说。

    “我也不一样。”顾寒倾道。

    “请进。”唐许侧开身子,俨然一副主人的姿态。

    顾寒倾面不改色地走进来,到客厅的沙发上落座,毫不客气。当然,他本来就不用客气。

    “鸠占鹊巢,还如此怡然自得,唐先生的气度,顾某佩服。”顾寒倾朝着慢他一步的唐许,再次亮剑。

    就算这里只是姜锦的一个临时住所,他也不允许唐许的自以为是。

    唐许一脸风淡云轻,并未被这番话所挑衅。

    “顾先生才是,明明没有血缘关系,却居长辈之名,插手他人之事,这份心胸,唐某自愧弗如。”唐许挑起眼尾,“不如管管你顾家的后辈。”

    “顾家家风严谨,后辈懂得如何自省,不用当长辈的操心。倒是你唐家,刀光剑影,步步惊心,可千万不要牵扯了无辜之人!”

    顾寒倾说这番话的时候,已然眯起眼睛,警告意味浓厚。

    他意在让唐许处理好自己的家事,别为了一己之心,把姜锦也扯进他唐家的那摊子烂事儿来。

    在抵达浙省之前,他就查到,这次唐许负伤,背后始作俑者就是他的亲堂兄唐文!因为唐家内斗之事,派人追杀唐许要他的命!

    顾寒倾目中晴空生云,隐有雷霆咆哮怒吼。

    他怒了。

    一想到唐许硬是赖在姜锦身边,很有可能会把姜锦也牵扯进来,他便勃然大怒,不可遏制。

    动的真刀实枪,牵扯上便是危及性命!

    “一条犬吠而已,需要放在心上吗?”唐许不以为然。

    要不是他有意为之,唐文那个废物会活到现在?他手下的渣滓能伤到他?

    不过是为了演戏演得逼真一点,不料被顾寒倾捉了把柄。

    此时唐许的心里,并没有表面上看去的从容。

    顾寒倾轻呵道:“犬吠也能伤到唐家之狼,那这条犬也该是獒犬,与狼相争也不落下风。”

    唐许眼神一沉。

    “我不会伤害她!”

    两人都知道说的“她”是谁。

    唐许更是堵着一口气,上不去也下不来。

    偏偏他还不能道出实情,不然以顾寒倾的奸诈,必然会将事实真相告知姜锦。姜锦本就对他有所警惕,若是知晓真相,怕是会离他更远。

    顾寒倾靠向身后,坐姿看上去懒散随性,实则是迷惑手段。细细看下来,他是隐势不发,浑身上下没有半点破绽,他身躯里的每一滴血液每一个细胞,都不忘向唐许竖起战旗。

    他嘴角扯出一抹戏谑的笑容,不言不语,就是对唐许那句话的轻蔑!

    一时之间,沉默在两人之间,暗潮涌动,空气难平。

    ……

    因为阿元在一旁摇旗呐喊,姜锦发挥超常,预计三点多拍完的戏,提前两小时完成。

    换作以前,桑成会继续拍摄接下来的戏份,但今天情况特殊,他也留不下人,挥挥手给姜锦放假了。

    姜锦毫不犹豫跑向阿元,一把抱起他。

    果然沉甸甸的,好似重了不少。

    多亏她的体力也上升许多,现在抱着阿元并不吃力。

    “锦锦完工了,带你去片场其他地方玩儿好不好?”

    阿元笑眯眯地点头,跟锦锦待在一起总是好的。

    姜锦心想顾小叔才离开没多久,与唐许的相谈应当还没结束,她现在过去也不合适,正好带着阿元玩玩,看看她工作的地方,就算一举两得了。

    抱着阿元离开的时候,姜锦突然来了灵感,神秘兮兮地叫来方圆,吩咐了她两句。

    没一会儿,方圆带着一个袋子回来。

    姜锦拿出里面的衣服,那是一套缩小版的男童古装,颜色与姜锦身上的衣服如出一辙:“铛铛铛!阿元看看,这是什么?”

    “锦锦一样的衣服?”阿元高兴坏了,哪里还想穿什么父子装,果断脱掉换上跟锦锦一样的!

    姜锦帮着他换了一身衣服。

    片刻之后,重新出炉的小仙童惊艳了太多人的眼睛,他皮肤跟牛奶一样白白的,穿这样的绿色最是衬肤色,再加上他唇红齿白,粉雕玉琢般的可爱,惹得在场不少一众女性,母爱爆棚,还有人按耐不住想要上来跟阿元拍照。

    姜锦尊重阿元的意见,阿元却拧着眉,坚定拒绝其他人靠近,拍照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

    阿元拽着姜锦想要离开,这里人多得让他烦躁,还有那些看他的眼神,更是让他不喜,要不是锦锦在,他早就黑脸了。

    姜锦察觉他的不乐意,连忙领着他离开。

    周围人一少,阿元脸上才重新露出笑容,至于身后跟着的几人无关紧要。

    他被姜锦牵着,一大一小在剧组搭建的摄影棚胡乱逛着。这些摄影棚都是剧组花了大功夫,原图设计几经易稿,为了还原书中波澜壮阔的仙侠世界,也是煞费苦心。

    但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当这些场景呈现在眼前时,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阿元看得目不转睛,偶尔还会好奇问姜锦几个问题。

    姜锦有的能给他解释,有的她也不知道。

    就是有些惋惜,不能带他到外面走走。这影视城其他地方是对游客开放的,素来游览的人很多,她这个样子出去恐怕会被无数人围观,还会连累阿元被一起拍照放上网。

    不过这几天倒是可以抽空,带着阿元在附近的景点逛一逛,有些地方她也没去过,听说浙省风景绝佳,灵动秀美,引得她也颇为神往。

    看在她这段时间都勤奋刻苦的份儿上,桑导应该会给她准假吧?应该吧?

    当顾寒倾与唐许无声交锋,看不见的硝烟无处不在。

    当姜锦和阿元参观片场,心倾于这别致的风景。

    他们都忘记或不知郑晓潇的存在。

    对郑晓潇而言,她正经历了人生中最痛苦的折磨,那些人带走的照片还有临走之前的威胁,都让她抓狂。

    衣衫褴褛地窝在破旧小屋里,她竟然开始惧怕太阳,不敢走到光天化日之下,害怕明亮的阳光会照出她身上的侮辱,让她回想起那煎熬的每一分每一秒。

    “啊!啊!”她歇斯底里地叫着,在牙齿里愤恨嚼着姜锦名字。

    发泄过来,她颤抖着手拿起手机,给母亲姚燕打了电话。

    姚燕听说女儿遭遇的事情,几欲崩溃,也不敢声张,当天买了机票,以最快速度赶到浙省女儿的身边。

    彼时郑晓潇没敢回去酒店,而是另找个家酒店,让服务员给她买了身全新的衣服。那些人打量揣测的目光,让她失了理智破口大骂,直到一个人待在房间里面才平静。

    姚燕到的时候是下午,看到的就是女儿狼狈不堪地倒在酒店的床上。

    这是一家快捷酒店,以郑晓潇以往的风格绝对不会住,连睡在这种床上都觉得脏,但现在,她分明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潇潇!”姚燕朝着女儿扑过去,握着她的肩膀,“你不要吓妈妈,你到底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她在郑晓潇电话里听了三言两语,就直接赶过来,事情真相她还不清楚,惴惴不安的一颗心高高提着。

    郑晓潇平静地坐着,跟母亲说了事情的经过。

    “还好还好,所以你没有被,被那个是吗?”姚燕最害怕就是这个,“对了!这件事情千万不能告诉你爸爸!”

    ------题外话------

    补上欠更一章,还有三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