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85章 不再逃避

    唐许走了之后,姜锦怔了许久。

    难道她真如唐许说的,对顾小叔抱着并不单纯的心思?

    姜锦很想嗤之以鼻,信誓旦旦地告诉他,自己绝对没有这种可笑的心思。但她惊惧地发现,那样的话她根本说不出口。

    她觉得自己脑海里面一片混沌,唐许的话则是一把利剑横劈斩来,并没能分开混沌令天地清明,反而搅得混沌越发混沌,混乱越发混乱。

    姜锦捧着脑袋,坐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起身往楼上去。

    她先回了自己房间一趟,唐许到来本就是突然,没带来什么东西,走之后也没留下什么东西,连她借来的安飞白衣服,也被他一并带走。

    这两天姜锦偶尔来,多是给唐许送了饭,就匆匆离开,并没有发现,这个房间依然保持着唐许来之前的原样,沙发上他留下的血迹不见了,卧室的床上也还是保持着她起床之后的痕迹,她放在床头柜的书,她的拖鞋,她的行李箱……一切的一切,都在原来的地方。

    “难道他这两晚都是在沙发上睡的?”姜锦暗忖。

    原模原样的房间,让姜锦几乎要以为自己遇到唐许,不过一场幻梦。现在梦醒了,唐许离开,他对自己所说那些扰乱她思维的话,自然也就不复存在。

    许是姜锦的想法被听见了,她的房门被急促地敲响。

    姜锦过去开了门,就见站在外面的是阿元。

    他等了很久都没看到锦锦下来,得了爸爸允许下去大堂找了一圈儿没看见人,就又跑回了顶楼,试着敲敲姜锦的房间门。

    “锦锦,你去哪儿了?怎么不来找我?”楼上楼下跑了一遍的阿元,看上去有些委屈。

    姜锦揉揉他的头发,心有歉意。

    “你爸爸呢?”

    “他在打电话。”

    姜锦往走廊上一看,果然没见顾小叔。

    她先是松了口气,下意识害怕看到顾小叔,会勾起心里那些蠢蠢欲动的想法。但很快,她觉得愧疚,顾小叔这样的人物,说是每天日理万机也不为过,偏偏她还用唐许的事情去麻烦他,让他撇下公事赶过来,她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姜锦不由得回想起自己的心境变化历程。

    一开始,她但凡有丁点儿小事麻烦了顾小叔的,她都懊恼得不行,过于独立自主的她并不喜欢麻烦别人。那时候顾小叔对她来说,是一时的幸运,却不是能够依靠的对象。

    到后来,顾小叔帮她的越来越多,她好像也习以为常,千万的折价房子说收下就收下,他的关切,他的帮忙,他的照拂,最后被她当成理所当然。而现在,有事情要麻烦的,她也第一个想到了顾小叔。

    唐许的话则在她的耳边回荡——

    “你们本来就没有血缘关系,他一时兴起对你照拂,你却当成救命稻草紧紧抓住,万一哪一天他的兴趣过了,你又当如何?”

    是啊,若是他有了其他可以操心的晚辈,或者觉得帮她帮得烦了,甚至是……有了喜欢的人,眼里再不容不下别人了。

    她又当如何?

    她能当如何!

    姜锦觉得惶恐,手心冒汗,浑身炸毛,极度的不安。

    陷入安逸现状短短时日,姜锦就已经无法从中抽离,恨不得深陷此景,终生如此。所谓,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姜锦之前就是装睡的人。

    现在,唐许一刀劈开她的梦境,打碎了她的逃避,强迫她出来面对现实,面对自己的心思。

    ‘姜锦,你不能再逃避了。’她对自己说。

    她想起曾经的香樟村之行,山洞意外一吻之后,她当时的反应就是当鸵鸟逃避,离顾小叔远远的,看到他都尴尬。然后把她最真实的心思埋葬起来,不愿意去面对。

    那是她在逃避。

    现在,她不想再逃避了。

    不管她对顾小叔是否真的动了心,还是说只是单纯的晚辈对长辈的孺慕,她都需要去正视。

    这才是对她自己,和对顾小叔的尊重。

    “锦锦?你怎么了?”阿元担忧地抱着她的腰,伸手来摸摸她的脸。

    姜锦的神情变幻,她额头的冷汗,还有她眼里的怔忪,都被阿元看在眼里。

    阿元别的不懂,却感同身受察觉到了姜锦情绪上的煎熬。

    他笨拙的安慰,换来姜锦小小的笑意。

    “我没事阿元,就是一时有点不舒服,缓缓就好了。”

    阿元表示了然,小大人模样一本正经道:“锦锦是不是累着了?要休息一会儿睡觉吗?”

    说着,还拉着姜锦往卧室里走。

    姜锦舍不得拂了阿元的心思,就带着他躺倒床上,看阿元有模有样地拍拍她的手臂,给他唱摇篮曲。

    唱了两句,阿元哑声,一头扎进姜锦怀里,不好意思冒头。

    姜锦笑起来:“阿元忘词了?”

    阿元还是不肯抬头,点点脑袋。

    “那锦锦给阿元唱吧。”姜锦说着,唱起那首经典的摇篮曲。

    她天生是个音痴,唱歌时常跑掉,之前《升仙》剧组邀请她演唱主题曲,被她找理由拒绝,没脸说不是因为她不想唱,而是因为她不敢唱。

    现在她放低了声音,轻轻哼着摇篮曲,难得没有跑调,就是清如泉水的声音不知道蜿蜒到什么地方去了,已经没了摇篮曲原本的曲调。

    阿元也听得专注,眼皮一垂一垂的,显然困了。

    姜锦见状,轻轻拍着他的背,干脆哄他入睡。

    结果,想要哄锦锦睡觉的阿元,反而被锦锦哄睡着了。

    姜锦扯过被子来给两人盖上,困倦之意跟着涌上,毕竟也累了大半天,精力耗费得差不多,睡意涌上来就抵挡不住,索性闭眼睡去了。

    再次醒来,已是下午六点过。

    窗外天色暮霭沉沉,繁星初上,在京城看不到的星子遍洒天幕,在这里却能看得清清楚楚。

    姜锦怀里还有一双比星星还要耀眼漂亮的黑曜石眼眸。

    刚睡醒,姜锦神情慵懒,伸了懒腰,在阿元额头上吧唧一口。

    “什么时候醒的?”看阿元这模样,应该是醒了好一会儿了。

    阿元思索了一下:“给爸爸开门的时候。”

    “给爸爸开门……顾小叔来了?”姜锦一下子坐了起来,身体里最后一点倦懒跟着褪去,睡了很好一觉,她也精神百倍。

    顾寒倾的声音隔着虚掩的房门传来:“醒了?正好出门吃晚饭。”

    姜锦带着阿元洗漱一番,出来时候已经精神爽利。

    “顾小叔你什么时候来的?”姜锦眸光闪了闪,很快又恢复正常。

    顾寒倾坐在茶几前,正在翻看什么东西:“半个小时之前。我先打了电话,你们俩都没接,我就猜测应该是睡着了。”

    姜锦懊恼地抓抓头发:“本来打算小睡一会儿,结果一睡就是两个小时。”

    “这个点正好赶上晚饭。”

    姜锦走过去:“顾小叔你在看什么?”

    顾寒倾轻笑一声,盖上书页,上面赫然写着“升仙”二字。

    “啊,是我的剧本?”姜锦连忙小跑过去,“不对啊,这不是我的?”

    “嗯,这是另外一份。你的剧本上有你的心得和备注,我不便翻阅,又好奇你们这部电视剧的剧情,就要来一份看看。”

    很好,没有吻戏和亲密戏。

    姜锦不知道顾寒倾看剧本的真正目的所在,还虚心请教顾寒倾剧本问题,想要问问他的看法。

    “我不过是外行,怎么能指导你……”顾寒倾目光落在姜锦眼睛上,皱眉,“你眼睛怎么了?”

    “我眼睛?”姜锦抬手就要去摸,却被顾寒倾眼疾手快捉住了。

    取而代之是他的指尖。

    略带凉意的指尖,触碰上微微红肿的眼皮。

    温热滚烫的掌心,紧攥着冰凉纤细的手臂。

    姜锦的脚趾跟着蜷缩一下,脑袋直往后面缩。

    顾寒倾误会了:“痛吗?”

    “没,没…不痛的。”姜锦老老实实坐好。

    “你这是哭过了?”顾寒倾低沉下来的声音似有怒涛低号,震怒而迫切地想要知道能让姜锦流泪的人是谁!

    姜锦自己都诧异,她没哭啊。

    等阿元心领神会抱来镜子给姜锦照的时候,姜锦才发现她的眼睛果然有些红肿,眼睛里还有充血的血丝,眼角发红看起来的确有点像是哭过了。

    “应该是眼睛肿了,有点发炎。”没注意到还好,一发现眼睛发炎,姜锦就想用手去揉揉,总觉得眼角痒痒的。

    这次她的两只手都被捉住了,顾寒倾一手大掌便能轻巧将其握在掌心。

    “你熬夜了?”

    姜锦干咳两声,不敢撒谎:“……偶尔。”

    “你呀你。”顾寒倾语气充满了对姜锦的无奈,看她眼睛发红,又很心疼。

    姜锦挣脱顾寒倾的手掌,觉得再这么下去,她的皮肤就要被烫化了。

    她按了按眼睛周围,没敢去碰眼睛。

    “一点发炎而已,待会儿去买点药膏就好。”

    姜锦这么不放在心上,顾寒倾也拿她没办法。好在他观察了一下,眼睛发炎的确不算严重。

    “那今晚不能吃辛辣刺激的食物了。”顾寒倾果断道。

    姜锦瞪大眼睛,无比失望:“啊?那怎么行?我都已经想好了,我们一起去吃火锅!阿元也喜欢吃辣椒的,对不对?”

    她还求助地看向阿元。

    被蔬菜沙拉逼到角落的姜锦,非常想念火锅,就等着这一顿放肆一回呢。

    阿元居然摇摇头:“我不喜欢辣椒。”

    姜锦咬着唇,感觉像是被阿元背叛了。

    阿元还上来安慰她:“锦锦不能吃辣椒,乖乖的,听话啊。”

    这些话不是姜锦经常对阿元说的吗?他还学得有模有样的!

    姜锦哭笑不得,不得不接受了这个决定。

    晚饭没了火锅,换成了养生山珍汤锅,勉强搭了个“锅”字,姜锦也接受了。

    顾寒倾开着车,带着姜锦和阿元七弯八拐的,开了半小时车找到一条偏僻小巷子里的院子,招牌都没挂,一看就是熟客才找得到的私家菜。

    “顾先生吧?成先生提前打电话安排过了。”

    说着,和蔼的老板娘领着三人进了院子里的一间小包厢,面积不大,但是隔着木格窗能看到夜色下的中庭花园,民国时期风格的装潢很有新意,一个红泥小火炉放在桌子中央,奶白色的汤锅放在上面咕噜咕噜冒着泡。

    很快其他的菜也上来了,大多是清淡的素菜,姜锦有一种再次面对蔬菜沙拉的恐惧。

    顾寒倾给她舀了一碗汤:“尝尝。”

    姜锦一勺子汤水入口,眼睛瞬间睁大!

    半晌,她才憋出一句:“好鲜!”

    她那挑剔的舌头当然能尝出,这不是放了增鲜剂的味道,而是用不同山珍实实在在熬出来的鲜味。热汤入口之际,鲜味如烟花在舌尖绽放,美妙之感席卷全身,让人话都说不出来,唯留长长叹息。

    姜锦一边喝汤,一边摇头,话都来不及多说,一碗汤就见底了。

    姜锦意犹未尽地舔舔下唇,那汤的鲜味还绕之不去呢。

    她更好奇的是:“顾小叔你怎么会知道这家汤锅?”

    顾寒倾这才解释道:“我一个朋友的强烈推荐,他在这边开了间度假山庄,时常会过来,这是他偶然发现的店。”

    姜锦恍然点头,忙不迭又动手给自己舀了一碗。

    阿元也喝得欢快,他年纪还小,对美食已经有了自己的追求,这个汤锅就颇为符合他的胃口,跟姜锦一样喝了一碗又一碗。

    顾寒倾叫来老板,加了汤后,才往里面煮菜。

    这般鲜美至极的汤锅,煮出来的菜叶子都不一样。姜锦这段时间吃蔬菜沙拉都吃出阴影了,可一吃到这样的菜,还是感受到了全新的惊喜。

    在这样的汤锅面前,没吃到火锅,姜锦也觉得不遗憾了。

    顾寒倾隔着雾气,看到姜锦无意识地不断眨着眼睛。

    她应该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动作,眼睛用力眨了一下又一下。

    “眼睛还是痒?”他问。

    姜锦筷子一顿,皱眉弄眼一番,诚实承认:“好像是。”

    “你的眼睛应该跟劳累过度有关,明天跟剧组请个假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姜锦兴致勃勃问起。

    “朋友的度假山庄,你的眼睛多看看绿色比较好。”

    姜锦当然不会拒绝,她本来就打算请假陪顾小叔和阿元玩两天,现在眼睛发炎得正好,找剧组请假都有理由了。

    ------题外话------

    还有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