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286章 为你上药

    回酒店的路上,顾寒倾找到家药店,给姜锦买了眼睛消炎药。药师听了症状描述,给他推荐了一款药膏。

    “药膏?没有眼药水吗?那我上了药之后怎么办?”姜锦看到小袋子里的眼药膏,脸儿都皱起了。

    顾寒倾发动车子,一手把着方向盘,斜睨了副驾驶座的她一眼。

    “你想怎么办?”

    “当然是要看剧本……”姜锦脱口而出后,才意识到不好,讪讪朝着顾寒倾咧嘴笑笑。

    顾寒倾也没说话,就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姜锦沮丧:“我知道了。”

    她在心里偷偷想,等顾小叔阿元不在,她一个人偷偷把剧本拿出来看看。最近这段拍摄日程内,每天晚上睡前翻阅剧本成了她的必修课,就跟某些人不玩手机睡不了觉一样,习惯成自然到她不看剧本就睡不了觉。

    顾寒倾也是观察入微,哪怕一边开车,也能在空暇之余捕捉到姜锦一闪而过的窃喜小表情。

    “阿元今天晚上应该更乐意和你待在一起。”顾寒倾随手丢出战略性武器阿元,不忘问后座的阿元,“到时候看好你的锦锦。”

    阿元虽不搭话,但也欢快嗯了一声。

    姜锦这下彻底没辙,只有偃旗息鼓。

    回到酒店之后,顾寒倾肩上趴着刚刚还信誓旦旦说要监督姜锦的阿元。也就十几分钟的功夫,他就窝在儿童安全座椅上睡着了,顾寒倾把他搬上搬下的也没醒,睡梦正酣的乖巧模样,惹得姜锦的手指蠢蠢欲动,就想捏捏他的鼻子。

    顾寒倾见她笑开花:“阿元不能监督你,我可以。”

    姜锦悄悄撇嘴,唇边却不由自主浮现一抹笑意。

    两人进了电梯,一路上到顶层,中途没有遇到别的人。

    今天的剧组格外安分,包括安飞白、桑成在内,就没有一个好奇追问顾寒倾身份的,其实有眼的人都能看出来,顾寒倾与阿元这对父子俩器宇轩昂、身份不凡,与他们亲近的姜锦的身份也大有文章。

    偏偏没有一个人问,这一点连姜锦事后想起来,也觉得有点不对劲。

    很久之后她才听安飞白说起,原来是剧组的高层用最严厉的措辞,下了封口令,绝对禁止所有人追问顾寒倾父子的身份,更是放话说,敢违了封口令的,就不要想在这个圈子混下去!

    事关饭碗,自然没有人敢多问一句,才有了姜锦的耳根子清净。不然就以剧组内部的八卦程度,漫天谣言能成雪花把姜锦给淹没了咯!

    姜锦的房间里,顾寒倾帮阿元脱去外套和鞋袜,用热水弄湿毛巾给他擦脸擦手,他正准备回他房间,去把阿元的睡衣拿过来给他换上的时候,转身就看到姜锦坐在梳妆台前,冲着镜子挤眉弄眼。

    她正在往眼睛里面涂抹药膏,却畏畏缩缩,迟迟没敢往眼睛里挤。

    毕竟眼睛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自己动手更是心里发毛,生怕眼睛会难受或者直接戳伤。姜锦也是顾虑,换了很多姿势,都没能找到合适下手的角度。

    她捏着一小只药膏,在镜子面前变换花样,没把药膏上到眼睛里,反倒把顾寒倾给逗笑了。

    “我帮来你。”他随手把睡沉的阿元塞进被窝,走到姜锦身边,拿走她的药膏。

    姜锦迟疑不定:“会不会很疼啊?”

    “怎么会?”顾寒倾走向沙发,淡定冲她开口,“过来吧,这里地方大,方便。”

    姜锦跟着起身,还有些诧异:“方便什么?”

    “方便压住你。”顾寒倾缓缓吐出。

    他极黑到浓郁成墨的眼眸,像是在酝酿什么东西,伴随那句话吐出,空气也跟着炙热起来,令姜锦忍不住血流加速,尽数朝脸上涌去,涨红了她的脸。

    不过在偏黄的灯光下,看不大出来。

    姜锦努力收敛澎湃的思绪,走向顾寒倾的脚步不由得变慢。

    他本就高大如神的身躯,忽然间变得越发巍峨。高山仰止,景行景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姜锦心跳漏拍一下,磨磨蹭蹭地来到沙发前,做距离顾寒倾足有一米远的地方落座。

    “怎么,怎么上药?”她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顾寒倾像是没看见她的不自在,神情自若地扣住她的肩膀往后一拉,姜锦猝不及防被拉得仰倒,脑袋直接摔在顾寒倾腿上。

    姜锦还没来得及嫌弃后脑勺下面的大腿硬邦邦到她硌得慌,就浑身僵硬,像是被冻住了似的。

    她……现在……躺在顾小叔的腿上?

    姜锦茫然无辜地睁大眼睛,不知为何没有及时爬起来,而是懵懂地望着头顶上顾寒倾遮住头顶刺眼灯光的脸。

    同样是逆光面对她。

    姜锦觉得唐许像是一个黑洞,无时无刻不在吸收着周围的光芒,让他周围行程一个黑暗之域,他则是其中最深沉浓郁的黑暗。

    顾寒倾却是让背后的光,尽皆成了他的背景,夺取天地之光华,成就他之耀眼。好似那煌煌大日,高悬于空,灿烂的光芒并不刺眼,反而暖暖的落在她身上。

    姜锦才眯起眼睛。

    就听到顾寒倾低沉的声音宛若在她耳边回荡:“跟个小孩子似的,上药还要压着你。”

    “啊?”

    姜锦还没搞懂顾小叔的话是什么意思,顾寒倾就伸出一只手,轻巧镇压了她的动作,另一只手捏着她的药膏,对着她的眼睛快准狠挤出!

    “啊!”姜锦眼睛被刺激到,紧跟着闭上眼睛。

    但是那药膏已经落入她眼中,随着她闭眼的动作,反而软化融入她的眼球表面。

    姜锦的脚扑腾两下却无济于事,顾寒倾如法炮制,也用此办法给她另外一只眼睛上了药。

    这次的刺激让姜锦恨不得摇脑袋,眼睛前面更是因为药膏,睁也睁不开,就只有紧紧闭着。

    顾寒倾大掌落在她发顶不让她动弹。

    姜锦眼睛糊了药膏,看不到顾寒倾此时眸光暗沉到了极致。

    本是借着她上药之名,哪想作茧自缚,她躺着的地方可是他的大腿!待她一折腾,幽幽香气钻进他口鼻,受折磨的人成了他自己!

    顾寒倾脸色紧绷,脖子上青筋已现。

    “别动。”他低喝一声,平静的声线下似乎压抑着什么东西。

    姜锦手不能抬,脑袋不能动,眼睛还看不到东西,这种控制不了身体的惶恐,让她急切地抓住顾寒倾的衣袖。

    “顾小叔?顾小叔?”

    顾寒倾嗯了一声,再次扣住她脑袋:“别动,现在还疼吗?”

    “好像……不疼了。”姜锦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那药膏化在她眼中就不疼了,是她自己胆子小,被吓着了而已。

    顾寒倾心不在焉地应了,漆黑一片的眼底描绘出独一无二的姜锦。

    眼睛紧闭着的她,看不到外物,就只有抓住身边唯一的他。脸上全然没有恐惧害怕,有的只是彻头彻尾的信赖。

    在顾寒倾这头心思深沉的腹黑狼面前,毫无防备的小白兔就像是一盘香喷喷的大餐,任他随意采撷。

    那张极尽完美的画笔勾勒出来的眉眼,敲开了他坚硬如石的心防,训练多年养成的克制与内敛,尽数在她面前溃不成军。

    她就是那魅惑一切的妖精,什么都不用做,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成了让他深陷而不得自拔的毒药。

    连心神都被攥去,唯一的心念就是靠近……靠近……

    姜锦隐约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在靠近自己的脸颊。

    她看不见,就只有喊“顾小叔”。

    她的声音成了魔咒,生生暂停了他的动作。

    等他理智回笼,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时候,心里波涛骇浪岂止千重。

    他距离她近在咫尺!

    险些就吻了她!

    顾寒倾懊恼地抬起头,淡淡袅袅的遗憾舍不得离去,勾着他的心尾飘荡。

    姜锦的信任与毫不防备,成了对他最大的讽刺!若不是她喊了一声顾小叔,他就枉顾她的意见吻上去了!

    这样的事实冲击着顾寒倾多年来形成的认知,他紧紧闭住眼睛,剑眉皱起,悄无声息到姜锦越发疑惑。

    “顾小叔?”她又喊道。

    这次顾寒倾终于有了反应,他到底是控制情绪的大家,短短半分钟时间就整理好了心情,至少面上看不出来。哪怕姜锦现在能睁开眼,也看不到他的半点失态。

    “你先躺一下,我去给你拿热毛巾。”

    顾寒倾轻轻抬起姜锦的脑袋,又搁在沙发上,然后起身离去。

    他需要独自的时间,来整理一下难平的心绪。

    姜锦耐心等了一会儿,都没见顾寒倾回来,忍不住喊了他两声,还坐了起来,试图睁开眼睛往四周张望。

    顾寒倾在她脑后开口:“让你别睁眼睛,你还真是不听话。”

    姜锦乖乖把眼睛闭上,心里嘀咕着,你早点回来我怎么会睁眼睛?

    顾寒倾重新坐在她旁边,这次没让姜锦躺在他腿上,那种感觉难受到……唯有男人能够感同身受。

    姜锦安静地盘腿坐在他身边,任由顾寒倾用带着热气的温毛巾敷在她的眼睛上面,热敷之后,她的眼睛舒服多了,药膏最初的刺激感也完全散去。

    姜锦惬意得昏昏欲睡,连头发丝儿都舒展开来,顾寒倾自然也看得见。

    “要睡了?”

    顾寒倾一问,姜锦反而摇头。

    “不,睡不着。”

    顾寒倾轻笑一声:“我看你这就要睡了。”

    姜锦苦着脸:“我要看了剧本才能睡着,这个眼睛什么时候能睁开啊?”

    “不是跟你说了,让你少用眼,手机和电脑都不许看,书和剧本也不许看。”顾寒倾口吻强硬,毋庸置疑。

    “霸道。”姜锦嘀咕着,还振振有词反问他,“但我不看剧本就睡不着怎么办?顾小叔你给我读吗?”

    她本来就是故意开玩笑。

    顾寒倾听了却没有反对:“可以。”

    姜锦愕然,顾小叔真的要给她读剧本?

    现在换作她不知所措了。

    顾寒倾继续看不见姜锦的欲言又止:“去床上?”

    姜锦:……

    顾小叔你不能好好说话吗?知道这三个字有多歪的意思吗?

    也有可能歪的污的都是她,人家顾小叔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声音一本正经,浩然正气好吗?

    ——那是她看不见顾寒倾脸上淡淡的笑意。

    傻子都知道他并非无意,毕竟顾寒倾可不是什么懵懂不知的青葱少年。

    顾寒倾见她哑然不答话,又来了一句:“走不动,要我抱你吗?”

    “不!不用!”姜锦耳根子都红了,忙不迭低吼出声。

    顾寒倾伸手扶住她,姜锦小心翼翼地从沙发踩到地面,抬脚差点儿撞到茶几。还是顾寒倾握着她的腰,把她拉了回来。

    “小心。”

    他似乎有些无奈,最后只得伸了手握住她的手,牵着她往房间的方向走去。

    中途遇到一些障碍,都是顾寒倾出手帮她避开。

    这样也不可避免会让两人身体接触到,姜锦觉得脸烧得越发厉害,这段短短走向房间的路,也漫长到有如天荒地老。

    一切都有终点。

    姜锦在卧室的床上躺下之后,担忧问了一句:“会不会吵醒阿元?”

    顾寒倾越过她看了一眼:“吵不醒的。”

    “好吧。”姜锦舒舒服服躺好,开始听顾老师的床头故事。

    顾寒倾拿了那份他白天翻阅过的空白剧本,按照姜锦的指示,给她挨着挨着读了。

    顾寒倾不是演员,朗读台词的时候刻意压低音量,自然拿不出剧本里面人物的心情。饶是这样,姜锦也听得津津有味。

    对她来说有趣的不是剧本,而是顾寒倾给她念剧本。

    念着念着,对她果然有催眠神效的剧本翻了一页又一页,姜锦的眼皮跟着越来越沉重,直到完全闭上,进入香甜梦乡。

    顾寒倾见她呼吸趋于平稳,知晓她应当睡沉了。

    停了念剧本,他摸了摸她的头发,手指顺着冰凉柔顺的发间滑下,发丝在他指尖缠绕不去。

    “晚安。”

    他低头,在她额上落下轻轻一吻。

    克制守礼,却饱含深情。

    ------题外话------

    睡前发糖,还欠两更。晚安,仙女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