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92章 她心跳的声音

    动物都很敏感,能够感知到危险与安全。

    比如这匹狡猾的黑马,她知道姜锦威胁不大,才敢朝她龇牙,威胁示意。

    但顾寒倾就不一样了,沾了血与火的顾寒倾,气势一放,连地面的青草都压弯了身子向他致敬,更不要说是这匹敏感的黑马。

    她稍稍安分了些,也是稍稍而已。

    这是第一步。

    顾寒倾亲手给她套上马鞍,过程中黑马倒是安分着没动,扑扇扑扇的大眼睛总像是酝酿着什么阴谋。

    待顾寒倾干净利落上马之后,黑马就开始使坏了。

    不是撅蹄子,就是故意仰身,时而冲得很快,时而放慢速度,折腾过的地方尘土飞扬,活像是什么战场。

    姜锦捂着口鼻,往后退两步,免得吃了一嘴沙子。远远在旁边的她,也帮不上忙,除了担忧地看着和安静地等待。

    马背上的顾寒倾很冷静,他似乎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状况,还能从容不迫地紧紧夹着马背,不让自己被甩下来,一边扯着缰绳,强势地牵引着黑马的方向,气势完全没有被黑马压下去,反而凛然一身的征服者风范。

    姜锦捏着拳头,目不转睛地看着这霸道帅气的一幕。

    好像第一次发现,顾小叔长得也很出众,尤其是他凝目抿唇的时候,有一种时下女性们最喜欢的禁欲般的美感……咳,她在想些什么!

    阿元也难得把关注力放在了爸爸身上,小拳头悄悄捏得比姜锦还紧,期待爸爸能享福烈马的眼神,比星星还要闪耀。

    他们眼睁睁看着顾寒倾被那发狂的黑马带着奔向远处,却没有半点办法,唯有看着他的背影,祈祷不会出什么意外。

    顾寒倾,永远是完美的代言词。

    只要他出手,就没有不成功的事情。

    然后。

    姜锦和阿元牵着手,欣喜地看着顾寒倾骑着那匹性子倔强的烈马回来,深黑骑装的他如骏马背上巡视领土的君王,目含威严,吾见吾至吾征服!

    他的英姿!他的俊美!他的威严!他的强大!

    就像彗星狠狠撞击着姜锦的心,她感觉到心跳疯了一般失去控制,凝目看着顾小叔的眼睛也完全失神,她的灵魂都仿佛被那抹黑沉着,却比天上煌煌大日还要耀眼的身影所攥住,不断沉沦。

    阿元兴奋地一跃而起,挥着拳头转圈圈的动静惊醒了姜锦,她来不及去整理方才纷杂的思绪,和阿元一起陷入为顾小叔高兴的情绪当中。

    成负和安瑜晚了一步过来。

    “怎么了?什么事情这么高兴?”成负素来不愿意错过任何热闹。

    姜锦咧嘴笑得眼睛都完成月牙儿了:“刚才那匹乌云踏雪,顾小叔用了不到十分钟就完全驯服了!你看!他回来了!”

    她的脚下更快感受到她的情绪,欢快地点着脚尖,恨不得就地起舞。

    没人看到安瑜探究的眼神。

    她好像没听错?这个姜锦喊三哥……顾小叔?

    安瑜一挑眉,淡淡的情绪浮现又迅速消失不见。

    成功归来的顾寒倾,宛若得胜的大将军,姜锦毫不客气帮他呐喊助威,啦啦队还要算上一个成员成负,阿元没喊出声,动作却很到位,勉强算半个吧。

    安瑜依然一副优雅的大家闺秀模样站在哪里,微笑着看顾寒倾归来。

    “三哥依然好厉害啊。”她忍不住赞叹。

    骑术这种作为上流社会小姐们的必修课,安瑜从小学就开始学骑马了,当然知道驯服一匹有多艰难。有人用鞭子,还有人用刀,顾寒倾就用了气势,便驯服了这样一匹烈马。

    感叹赞叹惊叹……最后归结一句,不愧是顾三哥!

    顾寒倾骑马到了几人身前。

    成负一边为三哥高兴,一边忍不住酸溜溜的心情:“三哥你可真会挑啊,这匹马我是费了大工夫买来的,绝对的潜力股!看她的毛发,多漂亮!看她的眼睛,多有神!看她的……”

    “锦锦挑的。”顾寒倾轻巧下马。

    “选的太好了!”成负握拳砸在掌心,果断称赞!

    脸色变得之快,一贯是成负的绝技。

    顾寒倾牵着缰绳,递到姜锦手里:“要试试吗?”

    姜锦嗯了一声,也不害怕,直接抓了绳子。

    那马对她残有敌意,姜锦的靠近让她全不客气地晃晃脑袋,打个响鼻,龇牙咧嘴威胁她离开。

    黑马被顾寒倾驯服,并不代表她的桀骜性格就能在十分钟之内被改掉,依然是个不安分的小姑娘。

    姜锦在顾寒倾的引导下,逐步靠近,最后翻身上马。

    顾寒倾看到姜锦上马的动作点点头,看上去很标准,教她的人应该很专业。

    骑在高头大马上,姜锦的视线完全不同,所谓登高而望远,呼吸的空气都要新鲜一些。

    时隔已久,姜锦感觉非常新奇。

    这匹黑马给她的感觉,和拍电影时候骑的马完全不同,毕竟拍电影可不敢拿几十万一匹的纯血马来凑数。

    顾寒倾抓住缰绳没放手,细心叮嘱她:“你先催动马儿走两步。”

    姜锦依言点头,一夹马腹,就催动黑马慢慢走了几步。

    顾寒倾始终不放心送开手,最后帮姜锦牵着马走了一圈儿,才将缰绳教给姜锦。

    黑马也是机灵,顾寒倾牵着缰绳时,表现得不能再乖了。

    等他一松手,她就高高扬起蹄子,撒着欢跑了出去。好在她知分寸,没有疯狂用力要把姜锦甩下来,就是跑得非常快,骑在骏马背上的姜锦被风迷了眼睛,耳边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

    阿元大惊失措:“锦锦!”

    成负和安瑜来不及吃惊阿元说话一事,就顾着看那跑远的身影。

    “这个……”安瑜皱眉担心。

    成负急得跳脚:“快来人!过来过来!”

    顾寒倾相比他们沉静很多,却无人知他心脏已经高高提起。他抿唇不言。没有任何迟疑就来到旁边一匹马旁,马背上还骑着人,却被他一把拉着拽下来。

    连连倒退几步的那骑马的人,怒不可遏:“哎你这人……”然后他就在顾寒倾冷冷的扫视中噤声了。

    顾寒倾翻身上马,一夹马腹就疾驰而出。

    跃马不出几步,他停了下来。

    看着远远骑在马背上的姜锦,眼里荡着淡淡笑意。

    姜锦骑在骏马背上,从容不迫地驾驭着黑马驰骋,坚定的身影与刚才的顾寒倾慢慢从容,都是那般英姿飒爽,都是那般帅气镇定。

    其实在顾小叔松开缰绳的一刻,姜锦就感觉这匹黑马要使坏。

    果然,黑马高高扬起蹄子,早在预料中的姜锦不慌不忙夹住马腹,压低身子,没有第一时间就被黑马甩出去。

    当黑马开始撒欢狂奔,速度主宰了她的世界,姜锦有条不紊地想起马术中的关键部分,稳住身形。不是让速度控制自己,而是让自己来控制速度。

    在她开始掌握节奏的时候,黑马再度成了顾寒倾在时的乖乖小姑娘。

    姜锦展现出来的技术,自然不能与顾寒倾相提并论,但是她的从容淡定却并不逊色,一个除了拍戏就没有再接触骑马的人,她这样的表现堪称惊艳。

    姜锦骑马而归的时候,看到成负和阿元自动海狮鼓掌,成负跟看球似的兴奋吹口哨,阿元的一张小脸儿也激动得红通通的。

    姜锦放慢速度,笑靥如花。

    顾寒倾也骑在另一马背上,缓缓走近她。

    他没提被吓到的一事,问姜锦感觉怎么样。

    姜锦大笑两声:“畅快极了!”

    顾寒倾被她的喜悦所感染,轻笑一声,翻身下马,将马交给一边呆滞的原主。这才来到姜锦身边,朝她伸出手。

    疑惑看了几眼的姜锦,直接把手掌塞进顾寒倾手里,借力跳了下来。

    立马有人上来牵住黑马小姑娘。

    “这马叫什么名字?”她问成负。

    “诺琳娜……”

    “你可以帮她起一个。”顾寒倾径直打断成负的话。

    他的声音盖住成负弱弱的声音,姜锦没能听见黑马小姑娘的本名,就顺着顾小叔的意思:

    “叫踏雪吧!”

    乌云踏雪本来就是个传说,但这匹小姑娘,完全能担当起乌云踏雪的威名。

    成负颇能苦中作乐,踏雪?好像也不错?

    从此以后,这匹黑马小姑娘就有了新名字,承自名驹乌云踏雪的“踏雪”。

    顾寒倾问姜锦还要不要骑一圈的时候,姜锦摇头,拉着阿元的小手。

    “没有孩子能骑的马吗?”她记得有一种小矮马,专门适合阿元这样的小孩子骑乘。

    “当然有了。”成负立刻就吩咐人牵一匹小矮马过来。

    小矮马性情温顺,身高不过一米,套上马具和马鞍,跟个玩具似的,与阿元的身高完美契合。

    尽管阿元更想像爸爸和锦锦一样,骑着高头大马,风驰电掣地奔跑在草原上,但显然他年纪还太小,这种危险的运动不适合他。

    小矮马就小矮马吧,聊胜于无。

    姜锦牵着小矮马,带着阿元围着马场慢慢走,偶尔会跟他说说骑马的要点。

    她说的都是很基础浅显的东西,更深奥的她不懂,让顾小叔来教导会更好,她也就不瞎指挥了。

    两人慢慢走到安静之处,没了旁人,阿元也开始了肆无忌惮的叽叽喳喳。

    各种好奇提问纷至沓来。

    姜锦再次受到了铺天盖地的问题洗礼,慢慢习惯的她也能应付自如了。

    顾寒倾也没有打扰两个人的时间,翻身上了黑马踏雪。

    小姑娘不听话,还要好好教训一下才行。

    毕竟这是送给锦锦的马,他无法容忍再发生刚才一样的事情。

    成负心有余悸地感叹了一下方才的场面,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看向差点儿被他遗忘的安瑜。

    “安妹妹也来一圈吧,刚才你不是挑了一匹吗?”

    安瑜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顾三哥骑的那匹踏雪,常年接触马术的她岂会认不出那是纯血马?而她挑的马虽然不错,但远远不能跟纯血马相比。

    安瑜知道,这应该是成负哥买的几匹纯血马,也就是他亲近的朋友才有资格挑选。而她跟成负的关系远远够不上亲近朋友,顶多是世交关系,人家当然犯不着眼巴巴地把纯血马送到她面前任她挑选。

    那么,那个姜锦呢?为什么说那匹马是她挑的?

    安瑜若有所思,笑了笑之后没有追问,更是不可能不懂分寸地向成负追问,或者强要成负也送自己一匹纯血马,哪怕她知道自己开口,成负碍于家族不会不答应。

    但她不会。

    她是出身高贵的世家之女,一言一行皆代表家族。

    不该有的言行,绝不会有。

    安瑜走向等在一边的她挑选出来的马,栗色的毛发光亮,看模样也是个神骏的,在这个马场里面,除了纯血马,这匹马就应该属于一流中的一流了。

    她利落上马,动作规范有力,一看就是经年训练过,深谙骑术此道。

    她看到成负冲她比划了一下大拇指,露齿一笑,策马而出。

    安瑜的骑术的确不错,一匹普通马,也能驱使出稍逊纯血马一筹的速度。在顾寒倾刻意放满了速度,有意磨磨这匹踏雪的性子时,安瑜很快追上了他,与他并肩而行。

    “顾三哥。”她侧头一笑。

    顾寒倾“嗯”了一声,心不在焉。

    此时。

    远远的。

    姜锦带着阿元走了一小圈儿,回到了出发的地点。

    成负还站在那里没动,顾寒倾和安瑜却已经不见了。

    姜锦随意张望了一下,就看到并马而行的一男一女,男的是顾小叔,女的是安瑜。

    顾小叔背对着她看不清表情,但安瑜脸上毫不掩饰的挑眉娇笑却被她看得一清二楚。

    两人关系很好吗?顾小叔也会有跟人相谈甚欢的时候?

    姜锦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手指,用了连她自己都没发现的力道,捏得指尖发白,全身血液凝结,恍若置身冰天雪地。

    “三哥和安瑜呀——”一旁的成负拉长了声音,窃笑地看着姜锦。

    原来,姜锦不知什么时候,把自己心里的疑惑喃喃出声,全被成负听了去。

    她的目光瞬间盯上成负。

    前一秒还游刃有余的成负,这会儿就被姜锦的眼神看得发毛。

    他缩缩脖子,嘿嘿笑着:“其实三哥和安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