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299章 高下立判

    周鸣溪脑子里有过很多牵强的猜测,说两人只是巧合碰到走在一块儿。

    但是,当小叔那般尊贵傲然得不可一世的大人物,却甘心愿意蹲在姜锦面前的那一刻。

    周鸣溪就知道,任何理由都说服不了自己。

    他更是无法对这一幕视若无睹。

    陆纯比他更意外震惊,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鸣溪你说什么?你说那是……谁?”她简直无法将那个男人,与圈子里那被视若神衹、高高在上的名字,联系到一起。

    她再怎么野望,再怎么肆无忌惮,也没有奢望过周鸣溪能够与这个男人相提并论,甚至从他手里夺走什么东西,她希冀的不过是周鸣溪能以真正顾家子弟之名,分得顾家的资源,而不是光有其名,空无实力。

    在陆纯看来,周鸣溪是把一手好牌打成了烂牌。

    那么这个男人,就是把一手好牌,打成了神牌!

    皇家同花顺与散牌之差!云与泥!天与地!

    那可是顾家老三!顾家之龙!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少将!

    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和姜锦走在一块儿?

    周鸣溪根本无暇去回答陆纯的问题,此刻对他而言,他只看得到那两人并肩而行的身影,深深刺痛了他隐藏在心底深处的劣等感。

    陆纯看周鸣溪甩开她的手,几步冲出去,就暗道不好。她还没来得叫住他,周鸣溪就一脸阴沉地在顾寒倾与姜锦不远处站稳,定定看着两人。

    “小叔,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他从牙齿缝挤出来的声音阴寒得很,自九幽之地升起,宣泄着他的嫉妒与恨意,“……还有小锦!”

    他灼灼目光落在姜锦身上,每一个眼神都是他对姜锦的质问!

    事实上。

    在姜锦看来也有些滑稽,谁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周鸣溪与陆纯?而且周鸣溪还以一副俨然质问的口吻!他以为他是谁?

    姜锦根本不屑回答他,低声对顾寒倾说:“我们走吧。”

    说罢就要绕过周鸣溪。

    顾寒倾并未反驳,跟上了姜锦的脚步,目光至始至终都未在周鸣溪陆纯二人身上停留分秒。

    周鸣溪几步冲过去挡住了两人的去路,气得神情狰狞、双目赤红,也不知道哪儿来的火气压制了他的理智。

    换作以往,他敢在小叔顾寒倾面前这么放肆?一个眼神扫过来,就足以让他战战兢兢的!

    现在周鸣溪昏了头,竟然敢言辞凿凿质问出声:

    “小叔!你能不能给我解释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继而看向姜锦,“小锦,你又告诉我,为什么会和我小叔在一起?”

    “这和你有关系吗?”姜锦不耐烦道。

    “你!”周鸣溪语噎。

    顾寒倾眸底荡漾的浅浅笑意如金光浮跃在水面之上,波光粼粼自成柔情。

    大抵他最喜爱看的,就是姜锦对周鸣溪这不假辞色的样子,光明正大地告知他,姜锦已经对周鸣溪没有任何留恋,他更是不需要半点操心。

    心喜片刻之后,就需要顾寒倾来“处理”周鸣溪了。

    他好以整暇地看向周鸣溪:“你这是在质问我?”

    对上那双冰寒沉沉的黑眸,周鸣溪瞬间如堕冰窟,手脚冰凉,血液倒流。

    他怎么忘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

    那可是他的小叔顾寒倾!

    曾经恐怖的记忆浮上水面,顾寒倾都不用释放半点威势,周鸣溪就已经冷汗直流,两股战战。

    片刻之前他质问顾寒倾与姜锦的语气虽然令人不喜,但勇气可嘉,毕竟没有几个人敢如他这么对顾寒倾说话。

    现在,这份勇气也喂狗肚子里去了,周鸣溪的所有胆怯、脆弱、卑微都无所遁形,在顾寒倾的强大气场下,成了缩头缩脑的胆小鼠辈。

    攻守逆转。

    前来质问的周鸣溪,反倒成了被质问的人。他的一切怒火和伪装,都在顾寒倾那一声声轻描淡写的话语中溃不成军。在小叔这位威势不可一世的长辈面前,他只能是俯首帖耳的恭敬晚辈。

    “你自认为是什么立场?”

    “你已经订婚,记住自己的身份!”

    “不要给你母亲丢脸。”

    一字一句,一言一语,都如刀如剑,在周鸣溪心脏上刻下伤痕累累,还不能反抗。他暗自咬着牙,久久才应了一句“是”。

    顾寒倾与姜锦越过二人离开,至始至终都没有把他们看在眼里。

    姜锦更是连多余眼神都没给陆纯一个,全然把她当成了空气。

    陆纯掐着掌心,眼睁睁看着周鸣溪在几声言语下凝固成了雕塑,僵硬在远处,许久都未动弹。

    她忍住耻辱感,姜锦随意一露面,挟顾寒倾之威,轻而易举便摧毁了她连日来的自信,还有她借着顾家之力建立而起的骄傲。

    她再一次体验到了大学时,亲眼目睹心爱之人去追求闺蜜好友时的感受,嫉妒如毒舌啃噬她内心,使她因为嫉妒而面目全非。

    陆纯知道自己不能输,慢吞吞来到周鸣溪身边,暗恼他的不成器。

    还没说几句话呢,就被三言两语拨开,弱鸡得过分。

    “鸣溪,你怎么样?”

    周鸣溪宛若被触动了某个点,怒气终于找到宣泄口,他一巴掌拍在陆纯关切的手上,喝道:

    “滚开!”

    说罢气焰熊熊地离开,也不管还大着肚子的陆纯站在原地。

    陆纯一声不吭,没管周围人好奇又谴责的目光,慢步跟了上去。

    ……

    “感觉怎么样?”顾寒倾问起姜锦,还关心起她的心绪变化来了。

    姜锦无所谓的口吻:“没事,我不至于因为他们二人影响到了心情。”

    顾寒倾深深看她一眼,故意提及:

    “我以为,你该是不甘心的。”

    “顾小叔你的意思应该是,我会恨他们吧?”姜锦洒然一笑,“不会,我的心很小,要留给我爱我关心的人,没有空余去留给两个贱人。他们做什么都与我无关,未来结局好坏我亦不关心,自然提不上恨不恨了。”

    若是恨,就代表心里还是残留对这个人的爱。

    姜锦早就认清她对周鸣溪的感情,除了丁点的懵懂的,剩下的都是适逢其会,谈不上多深的感情。与周鸣溪分手一事给她带来的伤心程度,远远比不上发现被好友陆纯背叛时的痛心。

    所以,她很早很早,就觉得斩断对周鸣溪的一切情绪,将他当作陌路人。

    事实也是如此,若不是今天碰到,姜锦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想起这个名字,早被她抛弃在了时光长河中。

    说着这般话的姜锦——大气!洒脱!豁达!干练!更有一种满溢而出的魅力!

    顾寒倾眼神恍惚一瞬,又很快凝聚点光成灵。

    “你能这般想,当然是最好的。”正好他不用操心怎么掐灭她脑子里有关周鸣溪这个唯一前男友的影子。

    略过遇上周鸣溪与陆纯这茬,姜锦和顾寒倾继续愉快地逛街。

    嗯,还是少了很多兴致。

    姜锦尤为遗憾的,是顾小叔给她脚后跟贴创口贴时,那刹那暧昧浮动的懵懂情绪,就像猫儿爪子,一下一下挠着她的心。

    多好的氛围!多好的能与顾小叔增长关系的机会!

    居然就这么被那两个人给毁了!

    郁闷!

    姜锦不经意撇下嘴角,闷闷不乐了许久,直到在一家店选中了给顾老夫人的礼物,一条印花独特的丝巾,出自某顶级奢侈品牌,整个京城都找不到一模一样的第二条,每一条单品的花色都是限量版,也是这个品牌的宗旨。

    这样娇贵的丝巾,价格也很娇贵,足足五位数。

    就一条丝巾来说,绝对的价值不菲。

    但姜锦觉得很值,跟董其昌真迹这个级别的寿礼比起来,她这条小小丝巾只能说是寒酸了。

    选好寿礼,姜锦还需要另选一条裙子,换上去参加今晚寿宴这个半正式场合。

    她知道这个购物中心新开了一家“大雅”。

    提起大雅,她就想起蒋郁合作的广告片。虽然那只是工作,一切都是演技,还是让姜锦莫名心虚,接连瞥了顾寒倾好几眼。

    “你做了什么坏事?”顾寒倾目光未动,不知怎的就把姜锦的悄悄打量尽收眼底。

    “怎么会!”她下意识反驳。

    “我看你偷偷摸摸的眼神,俨然一副干了坏事不愿意承认,又害怕被责备的样子,阿元时常如此。”顾寒倾含笑看她一眼。

    姜锦哼了一声。

    大雅店面应该悬挂海报的地方还是干净的,昨晚才拍摄完成的广告,没有这么快速地制作完毕投入门店。

    姜锦在门口看了一眼。

    顾寒倾心有所感:“就是你跟蒋小四一起拍广告的代言品牌?”

    姜锦不自在笑了两声,什么时候顾小叔对“广告”“代言”“品牌”一类的一词如数家珍了。

    “那条裙子挺漂亮的,顾小叔我们进去看看吧。”她生硬地转移了话题,抢先一步迈了进去。

    顾寒倾嘴角微不可查地勾起,又迅速隐去,寒意料峭覆盖他刀刻五官,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提前一步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慢一步进来,原本打算上来问候客人的女店员,低下头连连后退,下意识避开顾寒倾,连直视他都不敢。

    等回过神来,她已经连连后退出很远,明显失了一个合格专业的店员的仪态。

    好巧不巧,迎上顾寒倾的女店员,正是刚才借机勾搭周鸣溪的那个兔子女店员。

    这次她是真的要哭出来了,刚才已经被斥骂一通,再出什么纰漏,店长会直接让她滚蛋的。

    “抱歉客人,是我不小心。”她抬起委屈的眼眸,瞳孔不由得一震,几乎忘了身处之地,所有的心神都在为这个君王般威严的男人所倾倒。

    她看到他的视线只落在前面进来的年轻女孩儿身上,那般纵容宠溺,却连多余的眼神都不会给旁人。

    她不由得想,如果她也是出生在教养良好的富贵家庭,拥有这般品貌,是不是也能得到这样男人的青睐?

    才被压下蠢蠢欲动的私心,再次复发,她双臂夹紧,将胸前挤出波澜壮阔,以最清纯完美的一面凑上前,正欲开口。

    顾寒倾皱眉,一股刺鼻的香水味肆虐了他的嗅觉,让他脚步一顿。

    五感本就比常人敏感的他,更加厌恶这种化学味道。他是出于良好的世家教养,没有掩鼻快步走开,也没有开口说讽刺人的话,只是瞥了一眼。

    他以毋庸置疑的强势,以眼神为刀,划出万丈深渊,远远将让他不适的人隔离。

    女店员跟冰块似的被冻在原地,连小心思都没来得及展现,就被男人的目光吓得双腿虚软,瘫坐在地。

    顾寒倾收回视线,快步来到姜锦身边。

    她正提着一条裙子朝着镜子在自己面前比划,店长认出了她,知道她是品牌的代言人,当然也有资格现场买走衣服。店长看到顾寒倾走来,更是暗自心惊,揣测这个男人的身份。

    “会不会太素了。”顾寒倾鼻翼微动,姜锦身上闲适淡雅的幽幽清香,拯救了他被肆虐而过的嗅觉。

    有旁人在,姜锦不想顾小叔顾小叔地叫他,刻意略去名字——

    “是吗?清雅一点不好吗?”毕竟是寿宴,穿得大方得体才是重要的吧。

    顾寒倾目光在店里扫了一圈儿。

    “那套不错。”他指着店里中央玻璃橱窗的鲜花长裙礼服说道。

    在他看来,烂漫张扬的繁花似锦,才能衬托出姜锦的气质和肤色。

    店长正想说那是我们的镇店之宝,不对外售卖的尹柳女士的亲手作品。不知为何,在这个男人的威势下,她说不出半个拒绝的字。

    倒是姜锦笑了:“太夸张了!”

    “适合你才是最好的。”顾寒倾沉吟,“不过尺寸需要临时改,太麻烦。我母亲有专门定制衣服的设计师,名尹柳,手艺不错,你需要吗?”

    店长内心的震惊无以复加。

    姜锦对国风已有深刻了解,知道顾老夫人这等级别,都是尹柳赶着上门给她定制衣服,排队什么的对她而言根本不存在。

    “我是要选去寿宴的衣服,简单大方一些就好。”她对店长说,没在意顾寒倾的话,哪怕她知道他是认真的。

    顾寒倾有些遗憾。

    他很欣赏她美丽的一面,能够肆无忌惮地绽放出来,是对她的尊重。

    ------题外话------

    周鸣溪跟顾小叔根本没有可比性啊,还是要把他拉出来溜溜,放心,爬得越高摔得越惨……

    这章写到后面响起了我一位姐姐的直男癌丈夫,穿个吊带说伤风败俗,化个妆问要给谁看,估计在这等男人眼里,女的就要跟中东妇女一样包裹得严严实实才是良家妇女。看我们顾小叔多懂得尊重女性,仙女们,美丽需要绽放才有价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