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300章 北云山,涵碧园

    姜锦最后选中了一套青花瓷为主题的蕾丝连衣裙。

    浓淡相宜的青色笔触,在纯白色蕾丝上绘制下一道道精致小巧的图案,仅在衣领与裙角点缀,大部分都以蕾丝面料为主,淡雅不失秀美。

    试了出来,姜锦很满意,便属意买下。

    在她去试衣间换下衣服的时候,顾寒倾递出自己的卡,一张深沉内敛的尊贵黑卡,无言彰显着他的身份。

    店长毕恭毕敬接过,手指微微颤抖泄漏了她的心情,卡背面上那个龙飞凤舞的“顾”,更是令她胆战心惊。

    店长无比庆幸,她没有因为姜锦仅是一介演员就看低她,在从国风调过来,成为第一家大雅总店店长之后,她就决定放下身在国风的一切骄傲,以元老之身,全力帮助大雅的推广,明星这方面反而是必不可少的宣传资源。因此从始至终,她都对姜锦比较礼貌。

    现在对这个男人隐约的猜测,让她坚信自己对姜锦表现出来的礼貌是做得最正确的事!

    刷卡结账,小票和衣服都收好。

    姜锦换上原本的衣服出来,正打算结账的时候,却被告知已经买单。

    她回头,就看到顾寒倾对她淡淡一笑。

    她也没说什么,脚步轻快来到顾寒倾身前。

    “走吧。”

    顾寒倾更是满意姜锦没有纠结于谁买单的问题,带着她去吃了迟到的午餐。

    下午四点左右,两人启程前往涵碧园。

    车程足足花了一个小时,终于抵达了顾家大宅所在,北云山涵碧园。

    ……

    位于北云山之巅,如灵光飞来一笔,滴墨在千林万木中,开辟出一方世外桃源之所,山水围抱,藏风聚气,又有雕梁画栋,引园成景。

    这般僻静幽雅之地,摒弃了万丈红尘的浮躁,取那隐世悠然,怡然自乐。

    正值春光好时节。

    涵碧园娇花盛开,枝头绿意正浓,草木猗蔚,自成风景。

    临湖水榭之上,顾老夫人带着儿媳妇于知雅,以及孙儿孙女,待在此处。

    老夫人穿着一身绸缎旗袍,头发花白依然娴雅从容,时光带走了她的青春,却留下了无可比拟的优雅,这是连美丽都换不来的时间的力量。

    她旁边的于知雅,长子顾韩城的妻子,年过四十,却保养得如同三十左右的年轻少妇。同样是大世家出身,小时家人宠着,大了就嫁进顾家,一辈子平安顺遂,眼睛都清澈得跟湖水似的,笑容抹不去小姑娘般的天真。这份纯不是扭捏做作,而是发自内心,任谁看到她,都会认为她是一个被上天眷顾的女人。

    还有顾家双胞胎,一静一动,少年芝兰玉树,翩翩风度,小小年纪却初露锋芒。少女妍丽明媚,眼里也有不谙世事的清透。

    唯有安静待在一隅的小团子,几岁稚龄不知哪儿来的忧愁,捧着雪团儿般的脸蛋儿,盯着湖面发呆,也不嫌无聊。

    一家三代,各有各的事情,顾老夫人则和儿媳妇凑在一块,观察那青瓷鱼缸中游动的金鱼。

    “哎哟,你看看这银朝天龙,就是漂亮。”老夫人看着鱼缸里两条罕见的银朝天龙,喜爱得不行。

    这银朝天龙恰好是儿媳于知雅送的,银朝天龙虽然难得,但更难得的是这份心意,知晓老夫人爱鱼养花,就辛辛苦苦搜罗了这罕见的银朝天龙来,博她一笑。

    顾筱也在侧,跟哥哥顾笠安安静静倚着围栏看书不一样,她屁股下的凳子跟扎了针似的,她半分钟都坐不住,才呆上一会儿,就不舒服地扭来扭去。

    她是个活泼好动的性子,宁愿去后山看爷爷养的鹰,追烈獒跑上几圈,也不愿在这里看什么银朝天龙。

    “奶奶,不就是两条金鱼吗?看你夸得跟什么似的!”顾筱不满嘟哝着,就是不高兴妈妈要把她一并带到这儿来,让她自己去玩儿多好,就算打游戏也比在这里看傻金鱼好啊。

    于知雅故意板起脸:“顾筱!”

    顾筱笑嘻嘻凑上来:“我这不是无聊吗?你说奶奶养了这么一大池子傻鱼不够,还要再来两条?我很是不解呀!”

    顾筱是这一代唯一的女儿,难免娇惯了些,说话也直来直去的。

    老夫人反而就喜欢这种没有什么弯弯道道的直肠子性子,外面多少世家,把儿女一个个养得跟人精似的,一句话要拐三个弯才能表达自己的意思,交流都累。看孙女儿多好啊,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亲奶奶的面子也不给。

    好吧,被宠坏总是有道理的。

    “筱筱啊,那不是傻鱼,是锦鲤,这个是金鱼,可不一样的。”顾老夫人耐着心思给顾筱解释,“这养鱼啊,就是养心,你看你性子毛毛躁躁的,就是要养养鱼才能静下来。”

    顾筱赶紧摆手:“千万别千万别!”除非做成美味烤鱼,她还愿意多看两眼。

    于知雅故意沉着脸,还是很有威严的:“筱筱,好好跟奶奶说话。”

    “知道,要尊敬老人嘛。”顾筱一把抱住顾老夫人的手臂,撒起娇来毫无违和,“可奶奶看上去多年轻,说年轻二十岁都有人信啊!我怎么把奶奶当成老人呀!你说是吧奶奶?”

    顾笠嗤笑着往顾筱身上扫了一眼。为了离开这里去玩儿,真是够豁出去的,什么肉麻的话都能说出来。

    但,夸人年轻谁不乐意听?尤其是女人,年龄从来都是她们最在意的东西!

    “年轻二十岁?那奶奶岂不成了老妖精了!”顾老夫人说着不妥不妥,却笑得合不拢嘴。

    顾筱当然是一番又一番讨好甜蜜的话轮番上阵,说得顾老夫人心花怒放,抱着顾筱喊心肝儿哎。

    但是,顾筱的期望还是没能达成。

    于知雅养得如少女般天真,那是她不染尘世,并不代表她就不通透聪慧。

    顾筱是她肚子里掉下的一块肉,她能不知道顾筱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在想些什么?三言两语驳回了顾筱的小心思,直接把她压在这里不能离开。

    说着说着,于知雅随口问起,小叔子顾寒倾今天应该是要回来的,最近也很久都没看到他了。

    于知雅会忽然提起小叔子顾寒倾,也是有缘由的,所谓长嫂如母,何况于知雅比顾寒倾大了十几岁,她嫁进顾家的时候,小叔子顾寒倾还是个小小少年,一点点看着她长大,跟当妈的心情没有区别。

    恰好老夫人之前让她注意一下最近适龄的世家之女,门当户对又要品性过关的,于知雅就知道,老夫人放任儿子好些年,终于忍不住要插手管他的婚事了。

    老夫人嗯了一声:“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到,听他说,他要带上那个姜锦小姑娘一起来。”

    原本被拒绝了,今天不知怎的又改了主意。

    于知雅有些吃惊,她对姜锦这个名字有所耳闻:“是不是和阿元很亲的那个小姑娘?鸣溪的……”后面几个字就是禁忌,不好提起了。

    老夫人点头承认,表示于知雅想得没错。

    “起初也是我的邀请,我想着她照顾阿元这么多,总要给人家一点回报才是。”顾老夫人说着,看向盘腿坐在椅子上的阿元,那也是她的心病,“多亏了她,阿元现在才慢慢像个普通小孩子,会笑会闹,会高兴会不开心。看他这个样子,我就算是明日就奔赴黄泉,那也是心甘情愿的。”

    于知雅也有些感慨:“感谢人家是应该的,但母亲说什么不吉利的话,今天可是您的生辰,以后您还要过好些个生辰呢,还能看到阿元长大,结婚生子。”

    “希望有这么一天。”

    一直听着妈妈和奶奶聊天的顾筱眼睛一亮,姜锦姜锦,这个名字为什么如此熟悉?

    “妈妈,奶奶,你们说的姜锦,该不会是那个演员吧?”

    顾老夫人点头:“小锦的确是演员,怎么了?”

    “原来她跟我们家认识吗?哇,这个世界简直不可思议啊,我们班上有好些人很迷她的,还有一个同学,用水粉画了她的好些张剧照,有人开价好几千要来买呢!”

    “那你喜欢她吗?”顾老夫人笑盈盈问起。

    顾筱一摆手:“我?我才不粉这些明星,一个个表面上道貌岸然的,内心里不知道藏着什么鬼呢!”

    她少女时期不懂事时,也粉过爱豆,喜欢得撕心裂肺的那种,心心念念要去其他城市甚至异国追看演唱会,专辑买了一张又一张,所有的零花钱压岁钱都砸在了爱豆的身上。

    后来发现她喜欢的爱豆,原来是伪君子,装得特别有礼貌,私底下抽烟、喝酒、打架、骂脏话什么事儿都干。刚开始她以脑残粉的姿态各种维护,直到对方被抓进牢里,她才如梦清醒,深切感觉到自己被背叛。

    从此一生黑。

    粉丝之路也就此终结,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粉上任何一个爱豆。

    虽然以她十几岁的年龄,以一辈子发誓什么的有点搞笑。但从那之后,顾筱是真的对偶像明星没有关注了,连带着对偶像明星之类的感官都不好起来。

    所以姜锦什么的,哪怕她最近再火,粉丝们把她吹捧得跟光芒万丈的女神似的,对她而言也无感。

    她好奇这个姜锦是什么身份,怎么会和自家熟悉起来的?

    还是跟她那恐怖的小叔叔?

    顾筱八卦心熊熊燃烧:“奶奶,妈妈,该不会这个姜锦就是小叔叔的女朋友吧?”

    她表示完全不可置信。

    她那尊贵得不可一世的小叔叔,也会有女朋友?她一直以为那种大冰山该注孤生的!新时代女性谁喜欢跟冰坨子待在一块儿?长得再帅都没用!

    于知雅这下是真的有些生气了:“筱筱,不要胡说!”

    “为什么?”顾筱摸着下巴,煞有介事道,“该不会是我们家门楣太高,看不上姜锦这种明星进家门吧,所以奶奶你是要拆散他们吗?泼水还是砸钱?”

    顾老夫人对孙女儿的脑洞也是无奈了,所以要少看韩剧。

    “别胡乱猜测,惹恼了你小叔,奶奶我都护不住你!”

    顾筱嘀咕着:“从小到大都是这句话。”但还是讪讪闭嘴了。

    从小到大,板着脸跟小老头似的小叔,就是顾筱的噩梦。

    她调皮捣蛋时,长辈们也总用这种话吓她“你小叔来了”“再不听话就把你送给你小叔”“小心小叔来把你带走”!年纪小小的她还当真最怕小叔,一提就安分了,生怕被小叔带走。

    从此,“小叔”两个字成了她心底的阴影。

    哪怕年龄大了懂事了,心理阴影还是挥之不去。

    就只有顾笠那样的变态,才会喜欢跟在冰山小叔后面问东问西的!

    阿元撑着脑袋看鱼,对大伯母还有奶奶口中的“姜锦”无动于衷,是因为他根本没有听见,全部心思都沉浸在了他自己的小世界中。

    哎,锦锦什么时候才能拍完戏呢?

    哎,他能不能再去给锦锦探班啊?

    啊,锦锦说会回来看他的,那是什么时候呢?

    想着想着,其他的话语都没能入他耳,也错过了关键的话题。

    他包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阿元看到是爸爸的电话,拿过来接了。依然是以往的习惯,不出声,等对面说完,就挂电话。

    也不知道顾寒倾对儿子说了几句什么,阿元眼睛一点点点亮。

    顾笠就在他旁边,对这个小堂弟,也是最崇拜的小叔的儿子,颇为照拂。

    见他表情和眼神都变了,就问他怎么了。

    阿元也不理会,直接从高高的椅子上跳下来。

    “哎阿元!”顾笠跟着站起来。

    顾老夫人也顺着看过去,见阿元两下套上他的小鞋子,都来不及穿好,就迫不及待地跑出临湖水榭,小身板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么快的速度,两下就跑得不见了人影。

    顾老夫人担忧道:“这是怎么了?”

    坐在阿元身边的顾笠也摇头不明情况:“好像是接了一个电话?”

    “会不会是小叔子到了?”于知雅猜测。

    顾老夫人点头:“有可能,我们也去看看。”

    心心念念的小儿子终于肯归家,老夫人也按捺不住激动了。

    顾筱最高兴:终于可以不用在这个继续呆着了!

    ……

    姜锦从顾小叔车子的副驾驶下来,看着经过重重山林景色,陡然出现的一座苏式园林,被惊艳得怔怔出神。

    太漂亮,太符合她的口味了。

    顾寒倾把车钥匙交给下人开走,自己来到姜锦身边。

    “和你家的老宅很像,对吧?”他一看就看破姜锦眼神里的心思。

    这里是有点像是香樟村的姜家大宅,但是跟姜家大宅不一样,姜家大宅是点滴打磨出来的温馨小家,这里则是气派婉约的豪门大宅。

    姜锦点点头,忍不住再度缅怀那即将逝去的姜家大宅,那里终将只是她童年时去而不返的一段泛黄记忆罢了。

    她的惆怅,落在顾寒倾眼里,他却没有出言安抚。

    而是挑眉一笑,神秘意味不言而喻。

    “该到了。”他没头没脑说了一句。

    姜锦还想问是什么“该到了”,就见一阵小旋风从大门里扑了出来,小火箭似的冲进她怀里,撞得她趔趄几步,还是顾寒倾在身后扶住了她的肩膀。

    “阿元!”许久没看到阿元,姜锦满心满眼都是惊喜。

    阿元跟猴子似的往姜锦身上爬,在姜锦抱起他之后,更是搂着她的脖子不肯松手,依恋她得紧。这里有许多外人在,他没开口说话,就是哼哼唧唧地表达自己的不满。

    姜锦竟然神奇地听懂了。

    “嗯,我说过要回来看你的,所以这不是来了吗?”她笑眯眯的,心情大好。

    阿元抬起小脑袋,控诉地望着她,眼泪巴巴的,可怜得像是被抛弃了。

    姜锦摇头:“不行哦,阿元要上幼儿园。”

    阿元的眼神越发委屈了,跟锦锦待在一起不行吗?

    “当然可以,在你放假的时候。”

    阿元哼哼两声,小嘴不满撅起。

    姜锦无奈失笑:“好吧好吧,哪怕我在那边拍戏,也会抽周六周日的时间回来看阿元的。”

    姜锦的无条件宠溺,看得顾寒倾心里都有点泛酸了。

    什么时候,锦锦能待他有阿元的一半好?

    第一次觉得赖在姜锦怀抱里的阿元那么扎眼,垂在两侧的手蠢蠢欲动,有种想把这小子拎出来的冲动。

    阿元似乎感觉到了危险的味道,警惕抬起头,第一时间就锁定了顾寒倾。

    顾寒倾迅速敛去情绪。

    “你跟阿元这么都能交流?”他表示惊奇。

    姜锦不解,在她眼里这件事再平常不过:“是啊,这很奇怪吗?”

    顾寒倾笑而不语,姜锦开心就好。

    目光落在阿元身上,他跟护食的小狼崽似的,死死抱着姜锦的脖子不撒手,又凶又萌地朝着顾寒倾瞪眼,可惜眼神没有半点杀伤力。

    顾寒倾反而伸出手,揉乱了他的头发,两下打破了阿元蓄起的那点威势。

    阿元可伤心了,直往姜锦怀里钻,软乎乎的脸蛋儿在姜锦颈窝那里蹭啊蹭的,蹭得姜锦都被痒笑了。

    被爸爸打击了,要锦锦抱抱亲亲才能起来。

    顾寒倾的笑容险些龟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