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324章 相恋不自知

    在山林间玩耍捉鱼摘野果的时候,觉得并没有过去多长时间。

    当回到别墅,看到时间,才知道原来他们已经在山林里玩了三个多小时。

    现在已经快到下午五点,差不多可以开始准备晚饭了。

    脏累活都划分到顾寒倾身上,他拿了刀在院子里杀鱼杀兔子,精准的刀法不比经验丰富的老师傅差。尤其是兔子,一张兔皮剥下来的时候还是完完整整的,稍微处理一下,就能拿去做成工艺品。

    姜锦就带着阿元在别墅里的一楼厨房,洗菜洗水果。

    这山间别墅的院子里,居然还有一口井,别墅的用水系统源头也是来自这口井,专门过滤处理后,清甜甘冽,比得上真正的山泉水。

    井水用来冰镇水果尤其好,用冰凉的井水镇过,水果的酸甜味越发明显,姜锦尝了几颗,满意得不行。

    阿元他不喜欢吃甜的,但这种水果的酸甜味他却很喜欢,也围着桑葚吃个不停,没一会儿,嘴唇都染成乌紫色了。

    姜锦让他不能再吃了,水果太凉,小孩子吃多了闹肚子。

    便不管阿元可怜巴巴的眼神,把装水果的玻璃碗密封收起来,等待会儿顾小叔忙完了给他留着。

    然后,她就开始准备今天晚上的重头戏,烤肉!

    别墅厨房的冰箱里,有他们来之前就备好的新鲜猪肉牛肉,姜锦把五花肉切成厚厚的长条,把牛肉也切成一块一块的。另有鸡翅等,裹上调料后,用铁签串好。蔬菜也跟鸡翅一样,串在铁签上,方便待会儿翻烤。

    顾寒倾最先动手杀的几条鱼送了进来,姜锦把两条用佐料腌制好,等着待会儿上烤架。另外两条鱼,一条鱼脑袋如她所言做了剁椒鱼头,另外的则熬成鱼汤,加了一些山珍,据说都是这山林里的特产,原汁原味,格外清香。

    最后的爆炒兔丁,是顾寒倾亲自动手炒的。

    阿元虽然有些失望,但看着老爸在厨房大展身手,难得没有说什么贬低的话。反而踮脚趴在大理石料理台上,静静看着顾寒倾有条不紊的忙碌,故意把眼里的期待隐藏起来。

    姜锦则成为给顾寒倾帮忙的厨房助手。

    以前都是顾寒倾给姜锦打下手,这是第一次两人在厨房的位置对调。顾寒倾显而易见的心情愉悦,姜锦更是觉得新奇。

    对调了身份,两人刚开始还有些不习惯,但慢慢的,默契就培养出来。往往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要的是什么。或者,不需要言语,姜锦就已经把下一步给准备好了。

    这样畅快的合作非常愉悦,姜锦和顾寒倾没说话,彼此脸上都挂着笑。

    至于笑容中的深意,那就尽在不言中了。

    这是他们在山间别墅度假的夜晚,晚餐丰富到难以想象。

    在烤肉的时候,剁椒鱼头、爆炒兔丁还有鱼汤都成了丰盛的前菜。铁丝网烤架上,肉块滋啦滋啦地蹦着油花,一剪刀下去,都能看到肉块侧面丰富的纹理,还有跟着流淌的肉汁。

    顾寒倾把烤好的肉剪成适合入口的大小,放进旁边盘子里凉一凉,蘸点辣酱,裹上生菜就能吃,外焦内嫩的烤肉和清香爽口的蔬菜搭配在一起,吃一口也不会腻,反而有想继续吃下去的想法。

    结果,顾寒倾在烤架前忙碌,姜锦和阿元只需要动嘴吃肉就行了。

    这种幸福美满之下,姜锦还是没有忘记她的良心,亲手给顾寒倾包了一份肉,直接送进他嘴里。

    阿元一看,这就不干,张着嘴巴也要姜锦投喂。

    姜锦好笑地给他也包上一个,投入他的嘴巴,两颊都塞得满满鼓起来了。

    一顿烤肉,吃得很尽兴。

    姜锦摸着胀胀的胃,为自己的冲动欲哭无泪,却老是改不了被美食诱惑。万一过几天,周易拿着体重秤冲到她家里来,发现她长了几斤肉

    ——姜锦已经能想象到时候电闪雷鸣的场景了。

    她不能再心安理得地坐下去,哪怕知道散步消耗的卡路里微乎其微,但她也拉着阿元,绕着院子走了一圈又一圈,试图用这种方法来缓解内心的罪恶感。

    阿元似乎有些累了,姜锦看到他揉了几次眼睛。

    “想睡了吗?”她问。

    阿元摇头,想要继续精力充沛地陪着锦锦走路。

    事实上,下午的他挥洒了不少精力,流了那么多汗,怎么可能不累呢?阿元年纪还小,从早上马不停蹄赶过来,没有午休,现在恐怕早早困倦得不行了。

    姜锦带着他去浴室洗漱一番,冲掉一身汗热,重新成了那个清清爽爽的糯米团子阿元。

    姜锦让他上床睡觉,阿元却不肯,睁着沉重的眼睛就是不要睡觉,难得犟脾气,非要跟着锦锦,让姜锦也拿他没办法。

    最后只有带着他,另抱上薄毯,来到院子里的葡萄架下。

    初夏的暑气在清亮的葡萄架下无所遁形,留下的都是无处不在的凉意,看着昏暗灯盏下的别墅小院,听着静谧夜色里格外清脆的虫鸣,姜锦坐在躺椅上,阿元靠在她怀里,两人都昏昏欲睡。

    姜锦迷迷糊糊地哼着摇篮曲,阿元还是乖巧地窝在她怀里,闭上了眼睛,没一会儿就睡沉了。

    姜锦哼歌的时候保留了一点清醒,直到有人在她旁边坐下,惊得她一个激灵,什么睡意也没有了。

    “睡了?”顾寒倾看到阿元沉甸甸地压在姜锦的手臂上,伸手就要把阿元抱起来。

    但睡着的阿元也跟有意识似的,顾寒倾一动手把他从姜锦怀里抱起,他就开始哼哼唧唧,挥舞着小手挣扎不停。

    顾寒倾怕吵醒他,只能他把放回去。

    阿元重新回到姜锦怀抱才老实起来,小手无意识地摸索一阵,抱住姜锦脖子,蹭了两下安静不再动。

    姜锦用薄毯给他裹上免得着凉。

    顾寒倾也拿阿元没办法,任他躺在姜锦怀里,乖乖巧巧睡着,长长的睫毛,白嫩的脸蛋,还有红通通的小嘴,粉雕玉琢得像个小天使。

    当然,睡着的时候才是天使。

    顾寒倾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一趟,再过来的时候,手上端了两个杯子。

    “山楂茶,消食解腻。”

    姜锦把杯子接在手里,放在鼻前嗅了嗅,挺香的,一种特别的香味,跟绿茶红茶不同的香味。

    姜锦好奇喝了一口,味道居然还不错,吃多了肉而油腻的食道,也随着温和的山楂茶流过,慢慢化解打开。

    “味道真不错。”姜锦笑眯了眼,也没忘记偷瞄阿元两眼。

    阿元一向睡得沉,姜锦这点程度的声音并不会影响到他。

    在姜锦和顾寒倾都压低声音说了几句之后,也不用担心阿元会被吵醒,放心大胆地聊天来。

    顾寒倾就坐在姜锦旁边的椅子上,惬意舒展着自己的身体,端着粗朴陶瓷杯喝茶的动作,在浓浓夜色的背景下,更是衬托出神秘的优雅,比天上的星星更能吸引人的眼球。

    说起来,这里的空气可要比京城好多了。京城到了夜里,根本看不到丁点残破的星光,整个天空就是雾蒙蒙的一片。山里的空气就不一样了,没有经历污染,无论天空还是喝水,都是清澈透明的。

    譬如在葡萄架下,仰头就能看到漫天的繁星,跟细碎的钻石洒落在黑色幕布上似的,更能衬托出那清冷的星辉月华,美极了。

    还有身边坐着的人。

    他的存在,宛如定海神针,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能提供给她强大的安心感,让她能放空脑子,自在地享受欣赏星空的乐趣。

    “周鸣溪和陆纯离开京城了。”顾寒倾言简意赅地把周鸣溪和陆纯的事情说了一下。

    在他平静的叙述下,周鸣溪打人,陆纯流产这些惊心动魄的波折变故,也变得寡淡不再惊人。

    姜锦不知道该先说顾寒倾叙述方法的特别独到,还是该想她是否已经彻底放下这段过去。

    她的表情先是茫然。

    她眨了眨眼睛,复杂的心绪如涟漪在平静湖面上荡漾开来。

    想起曾经大学的无忧时光,想起以前快了的时候。

    时光,真是不留情。

    “这样啊。”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问一句,“他们去哪儿了?”

    顾寒倾说了一个地方,那是艰苦贫穷的边省,风沙大,日晒强,气候干燥,比不上温柔解语的江南水乡,更比不上繁华热闹的京城。

    “是顾阿姨安排他们过去的吗?”

    “嗯。”

    姜锦隐隐有点知道顾阿姨的用意,她怕是抱着最后对周鸣溪的期望,把他送去边城的。也是,一个当母亲的,怎么能轻易地放弃自己地孩子呢?

    但愿周鸣溪能理解顾阿姨的心思。

    讨厌一个人很累,忘记一个人最难。

    姜锦不打算讨厌周鸣溪和陆纯,讨厌和仇恨,只会伤害到自己。

    她宁愿把那份讨厌的心思,用在她关心爱护的人身上。她不想一味地沉浸在过去,她更想放眼看向未来。而唯有看破和放下,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

    姜锦的豁达和通透,顾寒倾很佩服。

    有多少人能像她一样?

    所以她总是特别的。

    顾寒倾不再提到那两人,就让他们如姜锦希望的一般,名字在风中逝去消失。

    他说起阿元,说起他的趣事。

    姜锦也会说起拍戏,告诉他在剧本上的苦恼。

    顾寒倾的沉默冷淡,不是因为他不善谈,而是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

    但对于姜锦,他愿意花费口舌,用简单的交谈,来拉近彼此心灵的距离。

    两人很聊得来,观念大多相近,哪怕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两人偶尔会有争执,但这种争执也不是激烈的,反而更像是思想上的交流与碰撞,目的是为了促进彼此更好的进步和发展。

    姜锦和顾寒倾都是不愿意在原地踏步的人,他们用思想探索不同,在观念达成契合。

    就像是一个人,自打生下来就踽踽独行在苍茫无尽的大漠之中,人生中遇到的险阻和困难,成了烈日烘烤干裂的皮肤,成了炎热蒸发体内的水汽。还有在这漫长步行中,无处不在的孤独。

    精神的孤独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你会感觉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有意义,你会觉得生无可恋。

    而当人终于找到合拍的对象——

    就像上帝在你耳边呢喃,看,那就是你丢失的另一半!

    那种灵魂上的愉悦,远比任何肤浅的东西更加快乐!

    正如现在的姜锦和顾寒倾,他们没有发现,从一开始的趣事闲聊,到后来的无所不谈,这些细节给他们悄然带来变化,是大脑的清醒和精神的愉悦,是灵魂上的水乳交融。

    一场畅谈之后,姜锦和顾寒倾最深刻的认知就是:

    就是她(他)了。

    当天晚上,姜锦和顾寒倾聊到很晚,姜锦都没觉得怀里抱着的阿元已经压麻了她的手臂,起身回房间的时候,手臂酸疼得都快抽筋了。

    还是顾寒倾帮她抱走了阿元,又回来帮她揉捏手臂,说起阿元最近越来越重,让姜锦减少抱他的时间,免得累着自己。

    姜锦哪里忍心?阿元朝她伸出手求抱抱,她就不知天南地北,什么都愿意答应。

    深夜,仰躺在床上的姜锦迟迟不肯入睡。

    她望着天花板,苦恼而甜蜜地心想,她真的在名为顾寒倾的陷阱里沉溺到不可自拔了怎么办?她真的不想再和他这样保持距离下去了怎么办?

    她的苦恼,也同样出现在另一个房间中。

    顾寒倾靠着软枕,手臂枕在脑后。

    他鲜少有这种放空思绪的时候,自打懂事起,他的大脑就无时无刻不在运转,精密地计算着一切,才能让他保持冷静与理智,这也几乎成为他的本能。

    现在,他却在想姜锦,想她在清冷月辉下美得不可方物的侧脸,想到她垂眸低眼是温柔静美的笑容,想到她柔缓如清泉的声音。

    今晚,不知有多少次,他的心脏涌动起拥抱她的冲动,想要揽她入怀,让她的眼睛里盛满他的倒映。

    顾寒倾难得感受到焦虑,他更是在心里反复地说,不能再这么继续拖延下去了。

    ——对于这两个相恋而不自知的傻子来说,情感的进一步,往往需要契机。

    没想到,这个契机很快就到来。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