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339章 小名阿鸾

    姜锦讪讪笑着:“不是因为你在家的时间不多嘛。”

    这是其一,其二是为了不被阿元看出端倪,时刻进行地下工作的姜锦同志,刻意没敢多瞅顾寒倾几眼,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层纸糊的窗户纸。

    结果就变成了,顾寒倾不在,姜锦和阿元待在一起,顾寒倾在,姜锦和阿元也待在一起。

    两人嘀嘀咕咕有说不完的话题,搞得顾寒倾被排斥在外,一如游离的第三者!

    素来清冷的顾寒倾,也无法对这个事实淡而化之,想要捏捏她的手,都要偷偷摸摸避开阿元,这种感觉让顾寒倾很是不爽。

    “是时候作出一些改变了。”

    姜锦听到这句,急忙从他怀里退了出来:“改变?什么改变?”

    “当然是让阿元接受这个事实。”

    “不行!”姜锦反对。

    顾寒倾握住她的肩:“你要瞒他多久?”

    姜锦不知道该作何回答,她只想着,能瞒一阵是一阵。现在她和阿元相处的时间,比顾寒倾和阿元相处的时间更多,她深知阿元的性格,若是知晓事实,他面临的不安该怎么办?

    姜锦想,哪怕等阿元再大两岁也好。

    可正如顾寒倾所说,她能瞒着阿元一时,能瞒阿元两年吗?

    姜锦有些茫然,只好沉默以对。

    顾寒倾望进她的眼底,温柔强大的目光也在无形中给了她很多力量,那种信任与坚定,姜锦从未给过任何人。

    顾寒倾对她说:“你要相信阿元,他远没有你想的这么脆弱。”

    “要不,再等等?”姜锦试图拖延一点时间,有点能拖多久是多久的逃避心态。

    顾寒倾果断摇头。

    “不行。”

    再有阿元这个一个小电灯泡持续照亮,他有女朋友跟没女朋友,能有什么区别?还不是孤身一人度过漫漫长夜?

    所以,阿元的问题必须解决!

    姜锦也看出了顾寒倾的决心,知道这次他是一定要让阿元知道真相。

    姜锦拿顾寒倾的决心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大战”一触即发。

    没想到,接下来的几天却一直很平静。

    父子俩的相处,一如既往的平淡,看不见半点硝烟战火。

    唯一奇怪的就是,阿元这几天迷恋上了看狗血电视剧。

    没错!就是那种你无情你无耻你无理取闹的狗血家庭剧!又或者是女一爱男二、男二爱女二、女二爱男一、男一爱女一的天雷爱情剧!

    姜锦是一次从练习室出来时,无意中看到阿元盘着腿,跟个小佛爷似的,老神在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表情严肃,眼神认真,活脱像是在研究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件。

    然后电视上就传来狗血天雷的台词!惊得姜锦当时在原地站了足足三分钟也没有缓过神来!

    她不知道为什么阿元会突然对此类电视剧生起兴趣,但秉承着关心阿元的前提,姜锦还是决定问问他为什么转变。

    “因为很有趣啊。”阿元眨着纯真的大眼睛,黑幽幽的眼睛干净剔透如琉璃,笑嘻嘻地对姜锦说,“很有意思的!”

    姜锦无法跟一个六岁小孩讨论狗血天雷剧到底有趣还是没趣,但她决定扳正一下阿元岌岌可危的世界观,千万不要被狗血天雷剧所影响了。

    “阿元,你要不要看看其他的电视剧啊?比如动画片?熊出没?”姜锦勉强从记忆角落找到这部长篇动画的影子,她记得,不少孩子都狂热地喜欢着这部动画片,阿元也看看,接触接触同龄孩子的爱好,多好!

    阿元摇头:“不要,太幼稚了!”

    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电视上响起这样的声音——

    “不行!你不能和他在一起!”

    “为什么?我是真的爱他,我爱他胜过一切!包括生命!”

    “因为你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然后就是撕心裂肺的哭声,还有悲壮凄惨的背景音乐。

    姜锦:“”

    她看着阿元津津有味的小脸,差点儿没忍住,就想问问他,难道这些电视剧就不幼稚了?

    好像,还真的不幼稚。

    什么幼稚电视剧会牵扯上车祸打胎失忆三角恋等等元素?姜锦忽然有点理解当家长的心态,不想看到伤害孩子世界观的影视作品出现,所以才有了家长联盟屡次向广电投诉的事件。

    姜锦满嘴苦涩,不得不败走。

    算了,阿元是个心智健全的孩子,他远比同龄人更成熟理智,他应该知道什么是好的坏的,不会随便受到这些电视剧的影响。

    姜锦坚信这个道理之后,偷偷摸摸去找顾寒倾。

    被冷落的顾寒倾留在自家处理公务,正在翻看的是最新的内参文件,眼里闪烁着若有若无的戏谑光芒,像是在嘲讽什么。

    姜锦溜过来了,她和顾寒倾已经交换自家的密码,进出都如入无人之境,轻松得很。

    顾寒倾早在她轻轻开门的时候就听到了声音,却没放下手里的绝密文件,不过翻看的速度慢了下来。

    姜锦鞋都没穿,光着脚轻手轻脚才起来,时不时往门口方向望望。

    “怎么不穿鞋?”顾寒倾皱起眉,顺手把文件丢在桌上。

    姜锦赶紧跳到沙发上,把腿盘起来,然后用严肃无比的语气说:“三哥,我发现了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什么?”顾寒倾随口问着,却伸手握住姜锦的小脚,把玩如玉石雕刻般完美的小脚,骨肉匀称,脚趾头像一颗颗珍珠似的挤在一块,漂亮极了。

    姜锦被摸得痒痒,把脚缩了回去,继续维持郑重其事的表情:“我觉得,阿元好像发现了!”

    “发现什么?”顾寒倾继续漫不经心,转而去把玩姜锦的手,把每根手指都捏了一边,还跟玩玩具似的,用大拇指在手背上的小软涡揉来揉去,享受着软软的触感,看神色倒很是满足。

    姜锦不满:“三哥!”

    “嗯。”

    “顾寒倾!”

    “嗯?”顾寒倾挑起眼,带笑看着他,那古井无波的黑眸,此时却在姜锦面前妖气横生,苍茫光河流转间,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姜锦被看得心惊肉跳,耳朵发烫。

    她直呼其名之后也觉得有点不妥,忽然就勾起以前的不少回忆。那时候他们还恪守这不能僭越的雷池,相敬如宾,却每每因为阴差阳错,发生不可避免的交集。

    她还记得自己在焦急之下,大声喊着他的名字,把全部的希望和信任都寄托给了他,也彻底开始了两人纠缠不断的命运。

    或许,名如命,从她喊出那个名字开始,他们的命运就注定剪不断理还乱了。

    顾寒倾握着她的腰,一把将她拽到自己腿上坐着,眼底黑沉翻滚汹涌。

    “再叫叫。”

    “什么?”

    “我的名字。”

    姜锦咬着唇,不好意思地撇开视线,总觉得越看他,脸上就烧得越厉害。

    “别咬嘴唇。”顾寒倾捏着她的下巴,目光在她嘴唇上巡视了一遍。姜锦的嘴唇着实漂亮,颜色如海棠花色般醉红醺然不说,唇瓣饱满柔软,上嘴唇还有圆润的唇珠,最是适合接吻。

    顾寒倾忍不住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口,轻咬了一下她的唇珠,又舔了一下。

    他自以为傲的自制力,在姜锦面前什么都不是。看到她就想把她扣在怀里,捏捏,亲亲,抱抱。

    顾寒倾觉得自己像是得了肌肤饥渴症,不过此病症只针对姜锦一人。

    姜锦虽然被亲得醉晕晕的,但还是注意到了一个细节,不满地挡开顾寒倾的手。

    “你捏我脸的手,刚才摸了我的脚!”她委屈地控诉。

    摸了脚摸了手还来摸脸,多脏啊!

    “不脏,都是干净的。”

    顾寒倾眼里,她全身上下哪怕是脚趾头,也都是干干净净的。

    姜锦却拗不过心里的小别扭,反复警告顾寒倾不准再这样。

    顾寒倾拿她没办法,只好先答应下来:“让你叫叫我的名字,也就这么搪塞过去了?”

    “顾寒倾。”她低低唤了一声,那三个字就在舌尖打转缠绵,吐词一点也不清晰,却听得顾寒倾浑身舒坦,身体的每个毛孔都在畅快地呼吸。

    明明是被很多人叫过的名字,为什么到了她嘴里就是不一样了呢?

    顾寒倾百思不得其解,决定再让她多喊两声,找找里面的关键。

    姜锦不乐意了:“不叫了,直呼其名的多不好,你要姜锦姜锦的叫我吗?”

    看她振振有词地跟自己讨论,顾寒倾险些笑出声来。

    他压住笑意:“不喜欢,我喜欢叫你锦锦,或者比这个更独特的,别人都不知道的称呼。”

    姜锦蓦地想起了自己的小名,自从母亲和外公去世之后,就没人再这么叫她了。

    “阿鸾。”

    她的声音很小,顾寒倾却听得很清楚,跟着重复了一遍:“阿鸾?这也是你的名字吗?”

    “嗯,是我的小名。”姜锦心情忽然就有些郁结,懒洋洋地趴在顾寒倾的胸膛上不肯动弹。

    “那我以后,都叫你阿鸾。”顾寒倾看得出来她对这个名字有着特别的眷恋,这点让他格外高兴。

    当她把自己私密的小名告诉他的时候,是不是就代表着,她内心深处也朝他悄悄打开了一条门缝?

    顾寒倾乐见其成,也沉醉其中。

    姜锦跟着点点头,这就在顾寒倾怀里笑了起来,也不知道在笑个什么劲儿,跟个小傻子似的。

    “等等!”她的笑声突然被掐住了,倏地坐起来,“我刚才在跟你说事呢!怎么就扯到小名儿上去了?”

    顾寒倾感叹她原来没忘呢,只好认真地应付她:“好吧,你刚才在说什么事?”

    “我在说阿元好像发现了!”姜锦的神情一点点凝重起来,“你已经告诉他事实了?”

    “还没。”

    得到这个答案,姜锦反而意外了。

    她以为就顾寒倾的性子,会最快告诉阿元的。

    难怪看阿元这几天来很平静,唯独开始看狗血电视剧这一点,有点说不出的诡异。

    姜锦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顾寒倾:“你说,他怎么突然喜欢上看这些东西?”

    连她都看不下的狗血天雷连续剧,阿元一个六岁的小孩儿还能看的津津有味?

    顾寒倾煞有介事地说:“或许,是为了更合理准确地研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探索人生更深层次的关联与意义。”

    “什么意思?”姜锦自认虽不是什么才华惊人,但也不至于连话都听不懂吧。

    所以顾寒倾的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顾寒倾顿了顿,“他很无聊。”

    姜锦虽然有些怀疑,但觉得顾寒倾说阿元的话也不无道理。最近她要准备接下祸国剧本的事情,即将与两大影帝搭档,姜锦这个电影圈实打实的小萌新还有些亚历山大。

    为了更好地迎接电影的开拍,姜锦从现在开始就在苦练基本功,她还抽时间去京电上课,以学院派的方式来系统学习演技技巧和台词功底。虽说她之前的演技也被一夸再夸,但野生的演技派和学院演技派到底不一样,各有利弊,姜锦也想通过两者的比较,来找到上升的途径。

    她不断地提升自我,为的是成为更优秀完美的演员,也为站在顾寒倾身边的时候,没人会觉得她配不上他。

    为此,她付出了百分之两百的努力,能休息的时间越来越少。

    以前她还有空带着阿元去外面玩玩儿什么的,现在她整天关在练习室里,阿元也只能呆在家,出去的时间很少。他没有朋友,不喜欢出门,会感觉无聊孤单很正常。

    姜锦不由得叹气:“是不是该让阿元继续上幼儿园,或者找个学习班什么的,接触一下其他同龄孩子也好啊。”

    顾寒倾失笑道:“你饶了他吧。”

    姜锦跟着笑了起来:“也是,阿元一直都觉得那些孩子很幼稚,不屑跟他们一起玩儿的。”

    “不过,你另一句话很有道理。”

    “上幼儿园?”

    “不,学习班。”

    顾寒倾想起,因为阿元情况特殊,顾家对他一直没有太大的要求,只要他开开心心就好。不像他,在阿元这个年龄的时候,已经在接触各种课程的学习,早就超出同龄人的学习范畴。

    所以,归根究底。

    阿元就是太闲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