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343章 抱抱亲亲生宝宝

    姜锦不知道怎么了,小声询问他,安抚他,拍着他的背,一颗心跟着被揪起,还以为阿元是真的被楼上黑吓着了。

    这个时候,亲爸到底是亲爸。

    阿元的那些小心思,终究也瞒不过顾寒倾。

    “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他微笑着问阿元。

    姜锦还奇怪着,就感觉趴在她肩上的阿元,把脸换了个方向,正正朝着顾寒倾。

    以她的角度自然看不到,现在阿元对顾寒倾的深深敌意,那恨不得把老爸跟自己与锦锦之间划出万丈深渊,最好隔得跟银河似的,就此永不相见。

    阿元面对巍峨如山的老爸也不害怕,恶狠狠地露出稚嫩的爪牙,想要以此展现他的凶狠,却在顾寒倾眼中,跟猫儿嗷呜叫一声没有区别。

    顾寒倾再问:“没有想说的?”

    阿元缓缓看了他一眼,最后重新把脸埋在姜锦肩上,闷闷的声音传来:“锦锦,你是不是以后都是爸爸的了?”

    “哈?”姜锦傻眼了。

    “你在跟爸爸谈恋爱对吗?”

    姜锦先是一僵,然后讪讪笑了起来:“被阿元看出来了呀。”

    果然不能小觑阿元,居然自己在蛛丝马迹中推测出了真相,难怪姜锦觉得他这几天很奇怪,老是在看狗血爱情电视剧。

    等等?她似乎找到了真相?

    “阿元,你知道什么是谈恋爱吗?”

    “知道。”阿元的回答极为不乐意,每一个都充满了沮丧,还有伤感,就像即将被大魔王夺走最心爱之物的感觉,“就是抱抱亲亲生宝宝。”

    姜锦满头黑线,再一次把那些三观不正的电视剧骂了个狗血淋头,不要用扭曲的爱情观价值观来荼毒祖国未来的花朵好吗。

    骂完了,还要安抚阿元:“阿元,电视剧讲的那些都是假的。”

    “那锦锦和爸爸不会一起抱抱亲亲生宝宝?”阿元眨着无辜纯良的大眼睛,很是懵懂地跟姜锦探讨这个话题。

    姜锦:“当然也不是”哎?她怎么跟阿元讨论起这么羞耻的问题来了?

    姜锦下意识瞥了顾寒倾一眼,果然见他在旁边兴致盎然,一副看戏的笑吟吟姿态,大概觉得姜锦和阿元这样的对话这边有意思。

    她在这里苦口婆心解释,就怕伤害了阿元,他倒好,要不要在旁边磕一盘瓜子啊?

    姜锦不满娇嗔地瞪了他一眼,顾寒倾不得不收敛了饶有兴致的眼神,重新变得一本正经。

    “阿元,你是不是害怕啊?害怕锦锦以后对你不好啊?”

    姜锦想,阿元这个年龄的小孩子想法也很好理解,无非就是怕爸爸有了女朋友,以后生了小宝宝,就不会继续爱他这个小可怜了。

    但她完全不会啊,阿元也是她的心头肉大宝贝,比顾三哥排的位置还要高好吗?她也不会是两面三刀的恶毒继母啊!

    她以为自己猜对了,哪想阿元抬起脸,冲她摇头。

    “不是。”他在姜锦惊讶的目光中,小眼神悄悄飘飘的往身后老爸的方向飞了飞,小声说,“不要爸爸,只要阿元和锦锦。”

    姜锦的惊讶情绪如涟漪一点点在水面上荡漾开。

    然后:“扑哧!哈哈!”

    她实在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阿元不知道什么话这么好笑,他刚才很认真的啊:“锦锦!”这就不乐意了,白嫩嫩的包子脸都皱出褶儿了。

    姜锦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阿元的童言稚语特别有意思,逗得她直乐。

    但阿元生气了,她还是不能继续嚣张:“好好好,我不笑了。阿元,为什么不要爸爸?”

    “他会抢走你!”阿元这次的声音倒是理直气壮,巴不得身后的顾寒倾也听见。

    姜锦满脸笑意:“但我现在不是在这儿吗?有被抢走吗?”

    被偷换概念的阿元不知道怎么回答,小脸儿上流露出茫然的神色。

    他就是不喜欢锦锦身边有别人,不管这个人是谁,哪怕是他老爸也不行。锦锦只要有他就好了,他也只要有锦锦就好了。

    阿元这般想着,又有些委屈,用脸蛋儿在姜锦脸上蹭了蹭,一个动作却有着属于孩子的小小忧伤。

    姜锦看出来他是真的很不高兴,也很抗拒这件事情,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背,脑海里反复调整过很多次接下来解释的说辞,却觉得怎么无从下手。

    顾寒倾不再沉默地扮演旁观者,从姜锦怀里把阿元一把抱走。

    这一动作,姜锦没反应过来,阿元也没反应过来。

    姜锦下意识抓了一下,阿元则扑腾着小手小脚,愤怒地瞪着顾寒倾,也倔强抿着唇不肯跟他说话。

    到了这个时候,也不能改变原则!就是不说话!

    顾寒倾给了姜锦一个安抚的眼神,表示接下来的事情他会解决,就把阿元放在干净的大理石料理台上坐下。

    “爸爸想跟你好好谈谈,好吗?”顾寒倾一脸的严肃认真。

    阿元直接扭开头,拒绝交谈。

    顾寒倾不管他接不接受,都直接抱起他,将折腾不安分的小家伙按在怀里,把他的反抗全部镇压。

    这样还能面不改色地对姜锦说:“我先带他过去,明天带他去一个地方。”

    “嗯。”姜锦连连点头,看顾寒倾把阿元强制抱走的时候,还忍不住忧心忡忡。

    但她同样看懂了顾寒倾眼神的意义。

    不要担心,他会解决。

    就像一句许诺,也安抚了姜锦心里最后的焦躁,逐渐沉淀。

    阿元被带回家之后,老大不乐意,连正脸都不肯对着老爸。

    顾寒倾说:“你现在有心思跟我谈谈吗?”

    阿元扭开脸,表示拒绝。

    “那好,明天再说。”顾寒倾居然不再坚持,丢下阿元,上楼去了。

    阿元眼珠子一转,转身就朝着玄关的方向冲去。

    上楼中的顾寒倾脚步一顿,露出神秘又无奈的笑容,摇摇头,继续走了。

    阿元跑到门口,就去扭动门把手。

    嗯?打不开?

    阿元以为是被反锁了,折腾了好一阵,都没有把门打开。

    难怪顾寒倾可以放心大胆地把他丢在这里,不担心他会跑到姜锦那儿去,原来是早有预谋!

    阿元悲愤地握着小拳头挥了两下,却又觉得很无力,也不想回房间,坐在亮着一盏微黄灯光的玄关地上,贴墙蜷成小小一团,小身影孤寂清冷。

    很快他在这里坐着睡着了,头上感应式灯光也暗了下来,阿元的小身影似乎淹没在了黑暗里。

    直到,洗完澡换了衣服的顾寒倾,无声无息地从楼上走来。

    他走过去抱起阿元,动作轻柔到连阿元都没感觉到颠簸,就躺在他结实坚硬的臂膀里,安安稳稳地睡的正香,脸上没有忧虑,漂亮安静得像个小天使。

    顾寒倾把他抱回房间,换了衣服,再塞进被子。

    整个过程居然都没把阿元弄醒。

    阿元翻了个身,钻到被子下,卷成虾球状。

    顾寒倾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寻找最熟悉的睡姿,伸手摸了摸他头顶的软发。

    他知道,除非是在姜锦身边,他每次一个人睡,都习惯这种婴儿式的睡姿,潜意识中寻找着母体中的温暖,这是孩子没有安全感的表现。

    他试图做过许多事情,想要帮助儿子成长,最后都收效甚微。

    直到姜锦的出现。

    他知道阿元是恐慌自己被抛下,他在孤儿院虽然只待到两岁,之后就过上了宠溺上天的顾家小宝贝生活。但他智商很高,跟顾寒倾一样,至今仍记得一岁时的事情。

    所以对阿元而言,孤儿院生涯留下的阴影,远比想象的还要严重。

    作为父亲,他不会粗暴强硬地让阿元直接面对这个事实。

    他会以谆谆教导,让阿元一点点懂得人生的真谛。

    父亲之于孩子的作用,莫过于此。

    “睡吧。”他拍拍被子,又在床边坐着好一会儿,才起身离开。

    翌日清晨。

    阿元发现自己是在床上醒来,就老大不高兴,他知道一定是老爸把他抱了上来。

    在他兴冲冲地等着去姜锦家吃早饭时,顾寒倾却抱着换好衣服的他,直进电梯。

    怎么不去锦锦家?

    顾寒倾挪开阿元攥住他衣领的手,声音温和:“我说过,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阿元愤怒,什么地方!他才不想去!

    但去不去由不得他决定,阿元直接被塞进车里,跟着顾寒倾一起来到京城郊区的一处山中秘密训练基地。这里极为隐秘,若不是经过逼仄的小路,还有遮掩的山体,几乎难以知道这里还有一处特别的训练基地!

    经过严密的岗哨,阿元被顾寒倾从车上抱下来,就看着满目的绿色和尘土飞扬不解了,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有军官看到顾寒倾的到来,上前啪地敬了礼。

    “首长好!”中气十足的问候。

    顾寒倾颔首:“把他带来吧。”

    “是!”

    阿元站在顾寒倾身边,难得没有再闹腾,而是静静等着看老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然后,他看到一个熟悉的人跑来,那咧嘴傻笑的神情,于他而言也是印象深刻,毕竟从某种意义来讲,他跟阿元有过命的交情!

    成景!

    当初阿元被人贩子拐卖时,和他一起反击坏人的成景!

    成景一上来,先是被顾寒倾吓得一怵,跟着教官喊了一声“首长好”,敬礼也有模有样的,行为举止皆有军人风范,一看就知道在这里训练的时间不短了。

    顾寒倾示意那个教官离开,自己也暂时离开一下。

    “你们二人,可以谈谈。”

    “是!首长!”成景啪地再敬礼。

    等这里只剩下成景和阿元两人了。

    成景眼泪汪汪地抓着阿元的手,虽然不知道他十岁的半大孩子,为什么有脸依赖一个比他小四岁的儿童,但他那模样就跟见到亲人似的,喊了一声:

    “老大!”

    阿元瞥了他一眼,嫌弃地甩开成景的手。

    成景也不在意,围着阿元团团转:“老大!我可算见到你了!老大!我现在好激动啊!老大!你跟我说说话呗!”

    阿元一个眼刀子扎过去。

    成景嘿嘿笑着:“我忘了,老大你不喜欢说话的是吧?”

    阿元轻嗤一声,不理他。

    成景也不在意,拍拍他厚实的胸膛:“老大,你看我!是不是比以前帅多了!”

    阿元鄙视地看了他一下。

    帅?他是在搞笑吗?

    不过,比起当初的瘦竹竿,现在的成景身上长了很多肉,精气神看上去也截然不同。若不是阿元记忆力好,估计都忍不住这面目全非的小子了。

    成景还在那里扳手指:“现在我伙食好啊,一顿能吃三碗饭呢!跟以前吃不饱饭的日子比起来,别提多幸福了!”

    阿元嗤之以鼻,就这点追求?

    成景呵呵笑着,一如既往地能默契看懂阿元的想法:“老大,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没大志啊,每天能吃饱饭就满足了?可你不知道,之前我在家的时候,我爸妈整天出去打牌,我每天能吃上一顿饭就不错了,还经常东家吃了吃西家,没得吃就只有饿肚子。那时候我也没钱坐公交,每天走一个小时路去上学,饿得肚子咕噜咕噜叫,也只能用凉水塞饱肚子那个时候我就想啊,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当军人!第二大梦想就是吃饱饭!现在我两个梦想都实现了哈哈!”

    成景父母烂赌成瘾,当初成景会被人贩子抓到,就是因为他父母丢下他跑路了。后来哪怕成景被救出来,也因为父母不在,亲人不愿意接手,而没有去处,最后只好被送入孤儿院。

    但他这么大年龄的孩子待在孤儿院很尴尬,没人愿意收养。直到顾寒倾吩咐人露面,把他带到部队,才真正改变了成景的人生。

    不过,部队有部队的规则,当然不会招收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入伍。

    成景算是情况特殊,被部队收养,训练一段时间后被天赋极佳,作为后备苗子开始培养。但他只是在空闲时与假期时会在基地里跟着其他士兵训练,平时他跟其他孩子一样上学,住在山里的一处农户家里。

    看他一脸傻乎乎的样子,没人知道十岁多的孩子,已经在半年来的训练中,成绩足以赶上二十岁的成年人,成为这座训练基地里面耀眼的新星。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