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349章 不是你喜欢的吗

    幽灵出现在女主角身后的时候,观众席上所有人都被惊了一跳。

    任谁,正被女主角的台词带入伤感的情绪中,却忽然发现女主角身后有一张惨白的脸,都会往恐怖的方向联想。

    第一排坐席的中间位置,顾寒倾阿元父子俩会心默契地对视一眼,心中了然却不动声色。

    二楼包厢中,唐许目光始终专注认真地看着舞台上,淡然一笑。

    等最初的惊惧过去,仔细一看,才发现惨白的不是脸,而是被头顶白色灯光反照得惨白的银质面具。

    这面具也很巧妙,笑眯眯的眼睛,还有上耸的颧骨,这似乎是乐观开朗的人脸。但是面具下半张露出的嘴唇,哪怕在笑,也笑得诡异森然。

    唇瓣轻启,恶魔的低语在女主角耳边响起。

    女主角的表情随即开始挣扎变化,似是受到了那声音的引诱,开始的反抗还很激烈,但是慢慢的,她反抗的力道和弧度变弱,双手慢慢垂下,心神全然被恶魔所攥住。

    幽灵计谋成功,却没有欣喜若狂,上翘的嘴角反而逐渐耷拉下来,声音中的蛊惑也淡去许多,肩膀下垮,整个人呈现出消极的情绪,与他那大笑开朗的面具形成荒诞不经的对比。

    观众席上的每一个人都能感觉到幽灵的情绪。

    他不开心,就像是游戏人间者,经历了太多类似的事情,已经失去了最初的激情和兴趣,对这个世界慢慢失望。

    前排的几个老剧迷面露感叹。

    这改编自歌剧魅影的话剧幽灵简直震撼眼球!尤其是幽灵!从他出现后,他周身的气场和氛围就把所有观众带入戏里,纤瘦的身躯却有庞大的力量迸溅,尽情挥洒着自己的演技!

    看得出来,这个“幽灵”很年轻,还是少年模样,就是不知道话剧界何时出现了这样一个天才型演员!

    他们期待着接下来的表演,觉得台上这幽灵实在是惊艳,哪怕只是看他的独角戏,也不会索然无味。自打他出现,连属于女主角的视线都被一并吸引过去,那种强烈的存在感,甚至掠夺了女主角的生存空间。

    他的演技富有层次感,情绪外放却不失细腻,就像是拎着粗糙的刻刀在小小一方印章上刻下兰亭集序全篇给人的震撼感觉。

    随着剧情的推进,**迭起,所有人的心脏都随着幽灵的表演而起伏不定,痛恨这个恶魔,又惋惜他的癫狂。

    当恶魔死去的那一刻,剧情达到**,台下观众席上,皆是伸长脖子、情绪激昂的众人,既痛快又遗憾。

    之后的剧情,就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姜锦下台了,顾寒倾身子微晃,作势欲起身,又坐了回去。

    他本想带着阿元去找姜锦,打算离开的时候,第一排坐席的弊端也显现出来了。至少他不能不顾忌身后观众的感受,大大咧咧地站起来往外走,何况他坐的还是正中间位置。

    小矮个阿元就没这么多顾忌了。

    他轻巧地从椅子上跳下来,给老爸飞了个得意的小眼神,趁着顾寒倾不注意,撒丫子跑掉了。他个子矮,后面的观众虽然能看到黑影一晃而过,但也无伤大雅。

    顾寒倾看着阿元往后台跑去的背影,并没有叫住他。

    以阿元的聪明机智,他完全可以放心。

    只是有的时候,孩子太聪明机智了,也是一种苦恼。

    他抬起手指,轻轻摩挲下巴,无奈又好笑。

    包厢中。

    郑晓潇竭力保持镇定,坐在沙发椅上,想用优雅从容的姿态认真观看话剧,但她的目光总是不断地往身边瞟去。

    一桌之隔的位置,坐着唐先生唐许。

    曾经他是郑晓潇从不敢企及的对象,现在,唐许就坐在她咫尺之遥的位置。

    郑晓潇甜蜜的想,她多的不奢望,只要能跟唐先生一起共进晚餐,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她又按耐不住,反复偷摸打量唐许,一边感叹造物主对这个男人的特别厚爱,一边想着他是不是对这部话剧特别感兴趣,居然看得连眼珠子都没动一下。

    要培养相似的爱好,才能有共同的语言。

    郑晓潇打定主意,挺直背部,正襟危坐,聚精会神地看着舞台,恨不得看出一朵花儿来。

    她没发现,唐许的目光早就从舞台上挪开,叫人送来一方温热软帕,仔仔细细地把每一根手指头都擦干净。

    双手都擦过一遍后,他丢开软帕,站起身来,往包厢外走去。

    郑晓潇这才被惊醒,腾地站起来,却被唐许的下属给挡住了。

    “唐先生只是要去外面透透气,郑小姐坐在这里安心看话剧就好。”

    郑晓潇当然不可能把自己并不喜欢看话剧的事实大吼出来,只好点头勉强笑了两下,尴尬僵硬地重新坐在沙发椅上。

    此时的唐许,已经从包厢出来,通过单独通道,走向后台。

    他脸上挂着闲适自在的笑意,脚步微不可查地变得轻快。

    后台,姜锦回到化妆间,靠在椅子上歇气。

    演话剧真是耗费精力巨大,她这一出戏下来,比拍电影什么的累多了。尤其是那高度紧绷的神经,突然松懈下来,反而有些不适应。

    冯萌萌帮她拿来一个蒸汽眼罩,薰衣草味有助于舒缓神经,放松大脑。

    姜锦戴上眼罩,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脑海里一切都放空的时候,姜锦蓦地想起电影怦然首映礼的时候,有人给后台布置下一大片花海,还有用鲜花编织的一匹独角兽。

    最璀璨梦幻的,是那顶缠绕这鲜花枝条的水晶花冠,虽然后来鲜花枯萎,但水晶花冠至今放在她的衣帽间好好收藏着。那顶晶莹剔透的水晶花冠,美丽得不可思议,就像是童话成真,毕竟每个女孩儿孩时都有一个公主梦。

    起初收到后,姜锦还让人调查过,想要把这贵重的水晶花冠还回去,但是怎么查也找不到目标,时间久了,这顶水晶花冠几乎都要被她遗忘在角落了。

    随着那水晶花冠送来的,也是一张卡片,上面写着“愿你岁岁无忧”。

    对了!她今天收到这束花的卡片,字迹与那张卡片一模一样!

    难道送花的人是同一个?

    姜锦一下子坐起来,掀开眼罩,正打算给周易打电话,问问关于今天那束花的事情,就抬头看见有人站在不远处正看着她。

    “啊!”姜锦惊呼一声,身子紧紧贴着沙发靠背。

    惊魂未定之余,她定睛一看,才发现那倚靠着梳妆台,笑得春风怡荡的人,不正是唐许?

    姜锦也不知道为何,反正在看到唐许之后,着实松了口气,就像是潜意识知道,他不会做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一样。

    “你怎么会在这里!”任谁被狠吓了一跳,都难以摆出好脸色,姜锦没有骂他悄无声息闯进化妆间,已经是很有修养了。

    唐许手上捏着姜锦戴过的银质面具,翻来覆去的把玩着。

    “被吓到了?”

    “你觉得呢?”姜锦没好气道,“唐先生,你就这么随意闯入别人的化妆间,连门都不敲,怕是有些不妥吧?”

    唐许见姜锦不悦,摸了摸鼻尖:“我敲过了,是你没听见。”

    “所以这能成为唐先生不请自入的理由吗?”姜锦当即反驳。

    唐许一摊手:“你不能把我当成一个见偶像心切的狂热粉丝吗?”

    姜锦上下打量唐许,实在不知道他浑身上下到底哪里跟“狂热”二字搭边了,随口胡诌也要有个限度吧。

    姜锦嘴角下撇,不愿与唐许过多争辩:“唐先生是有什么事情吗?”

    “都说了,我现在是一个见偶像心切的狂热粉丝。”唐许温和无害地说,“而且我还给你送礼物了,你收到了吗?”

    “什么礼鲜花?那束花是你送的?”

    “喜欢吗?”

    姜锦逐渐会过意来:“那当初我电影首映礼之前,那些花还有水晶花冠也是你送的。”

    唐许并不回答,只是笑得如沐春风地看着她,眼中的温柔都快满溢出来了。

    姜锦并不觉得欣喜,反而觉得毛骨悚然。

    从那么早开始,唐许就已经开始关注她了?那这么说,当初的相亲错遇事件,也不是偶然咯?

    换在一些人身上,一个如此优秀翩然的男人在暗中默默关注你,应该是甜蜜还是欣喜?还是幻想两人会有如花似锦的未来发展?

    但搁在姜锦身上,她只觉得诡异,莫名,还有害怕。

    “为什么?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关注我?”姜锦悄然握紧拳头,视线警惕地与唐许对抗,“我们并不认识不是吗?还是说,以前我们见过,我却不记得了?”

    姜锦确保记忆没有出错。

    唐许见姜锦害怕,眉眼愈发温柔,他冷淡的灰眸也只有在看向姜锦时,能暖上点点温度,不再是死人一般的黒寂。

    “那水晶花冠,不是你喜欢的吗?”他不答反问。

    姜锦紧皱眉头:“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了?”

    “不是吗”他低声呢喃着,又粲然笑开,“没关系,你喜欢什么,我都会送给你。”

    “唐许!”

    “你害怕?别担心,在这个世界上,我会伤害任何人,唯独不会伤害你。”

    姜锦嘴角紧抿。

    她能感觉到,唐许不是在随口乱说,他那郑重的语气,无疑是在宣告他的誓言,他会用生命来守护的誓言。

    但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他对她这么特别,为什么他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她?

    “难道是因为顾三哥?你和他有什么过节吗?”至少看顾寒倾那态度,绝不会跟唐许友好就是。

    唐许眉一挑:“顾三?哦,你和他在一起了对吧。”

    “你怎么知道?”姜锦暗暗吃惊,这件事情,她和顾寒倾都只告诉了有限的几个人。

    “很简单啊,你看他的眼神不一样。之前是压抑的,现在是毫不掩饰的。”唐许的语气和态度,全然没有嫉妒与不满。

    要说喜欢姜锦,这态度也太平静了。

    姜锦自问她也不是魅力惊人,能够吸引一个根本没见过的男人喜欢上她,这个人还是京城里唯一能与顾寒倾分庭抗礼的唐家唐许。

    外界都说他是一条孤狼,冷血冷情,连血脉至亲都能狠心下手。

    还有老辈评价,说唐许若生在乱世,那必然是曹阿瞒般的绝世枭雄,足有那能力,争霸天下。

    这样一个存在于口口相传中的唐许,会随随便便对姜锦另眼相看?

    姜锦觉得其中肯定有什么缘由,但具体是什么,她也说不上来。

    “所以呢,你知道我和顾寒倾在一起了,又当如何?”

    “祝福你啊,毕竟我希望你一生都平安喜乐,不要遇上任何挫折和苦难。”唐许眸光隐动,耳边却反复回响姜锦喊出的那声顾寒倾。

    真亲昵啊,被她这么温柔地唤出名字,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此生之年,他是否有幸,也能听到这么一声呼唤?

    姜锦不知道唐许此刻正在悄悄发呆,她对唐许说的什么祝福嗤之以鼻:“之前在浙省,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当时他可是把她的心思狠狠戳破,然后嘲笑了一番,说她的不自量力,说顾寒倾绝对不会对她另眼相看。

    在那之后,姜锦可是憋屈了许久。

    现在如何,他口口声声说的不可能,是不是被打脸了?

    姜锦不由得生出得色,颇有点挑衅地看着她,等着唐许为了当初的胡乱说话而尴尬懊恼。

    结果当然是,没有。

    唐许从沉思中忽然惊醒,恰好听到姜锦的话,反而笑了。

    “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现在的顾寒倾对你来说,才是更好的选择。”

    “现在?”姜锦为什么觉得这个词眼很奇怪。

    唐许笑而不答。

    他现在再怎么力争也没有意义,唐家就是个烂泥潭,把姜锦拖进来只会伤害到她。倒不如先让包厢里的虚荣女人充当一下挡箭牌,等他肃清了唐家,重建一片清朗,到时候,他也能光明正大地让她知道一切,知道她对于他而言,是怎样的存在。

    即将炮灰的郑晓潇在他眼里并不无辜,她姓郑不是吗?

    她的姓,她的血,都是生来带有的原罪。

    拥有这个姓这个血的人,也终有一天会付出代价。

    ------题外话------

    求个月票啦啦啦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