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361章 今晚就留这吧

    “姜锦?你可算回来了!”周易从地上一跃而起,惺忪的眼睛迅速清醒。

    姜锦对周易会待在这里觉得奇怪,但当她打开房间门,看到焕然一新的装修时,就无暇理会周易蹲在过道里的事了。

    姜锦对住宿条件最大的要求是干净整洁,星级酒店的奢华套房她能住,普通宾馆的小小单间她也能住。

    这范阳的影视城比不上浙省影视城的声名赫赫,配套的住宿条件当然也比不上了。王则黎却不想把浙省影视城的那些出现在其他电影里面无数次的场景翻来覆去地拍,才选中了范阳影视城的鲜为人知。

    好处是有了,坏处大家也必须要忍受。

    剧组选中的宾馆,已经是这附近最好的宾馆了,想要更好的,就要进市区,那每次拍戏一去一回的,对剧组来说浪费太大,得不偿失。

    姜锦为了能在最大限度内让自己住得舒服,已经用了不少心思。但当她看到与离开之前截然不同的房间时,才知道自己那真是有够随便的。

    老旧的地板上全部铺满了柔软的地毯,土气的玻璃小茶几换成了高大上的实木,还有配套的实木布艺沙发。金色的窗帘也被换成了亚麻遮光窗帘,那些嵌入式衣柜的木门也被贴成白色,不仔细看都难以发现是改造过的。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细节,卫生间的马桶套了智能马桶盖,浴室花洒也换成了姜锦惯用的带精油的美容花洒,窄小的镜子换成一面明亮的大镜子等等,简直是处处有惊喜。

    总的来说,就是从八十年代的宾馆风,摇身一变成了品味格调皆不错的北欧极简风格,还有好些摆件都是姜锦喜欢的,在她东国阙的家里也有类似摆件。

    看到这些,姜锦不难猜到帮她改造房间的人是谁。

    “喜欢吗?”顾寒倾走到她身旁,还是有些不满意,“可惜时间不足,不能来场彻底改造。”

    姜锦眼睛亮亮地猛点头:“当然喜欢!不过我们这么改造,宾馆真的会没有意见吗?”

    她转身就看到顾寒倾一脸淡淡的呵呵。

    有意见?谁?

    姜锦:算了当她没说。

    不过这房间她是真的喜欢,比她之前住的狗窝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姜锦来到床边,用手按了按,熟悉的手感,应该是她在家里也习惯用的乳胶床垫,软硬对她来说刚好适中,也是她睡得最舒服的地方。

    她原本以为自己不认床,但习惯了家里舒服的床垫后,其他地方的普通床垫难免会不适应,星级酒店还好,床垫不会差到哪儿去。但这样的宾馆就不成了,床垫老旧,睡起来嘎吱嘎吱的,哪怕姜锦让方圆在下面帮她垫上了厚厚的被子,晚上也难以睡得安稳。

    接连几晚都没睡好,姜锦都忍不住自嘲,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没想到连这些细节,都被顾寒倾观察到,还细心帮她改造。

    姜锦别提多开心,笑得灿烂明媚,抱起阿元先到床上去滚了一圈儿。

    阿元咯咯笑得开心,她也同样笑意盈盈。

    顾寒倾宠溺地看着二人,对他而言,为姜锦撑起一片天,让她能够最大限度地自由翱翔,又在背后为她筑造温暖的港湾,就是他想做的事情。

    不过现在嘛。

    顾寒倾目光轻扫,落在这个房间里唯一的碍眼之人身上。

    周易被看得欲哭无泪,身体微微颤抖。

    一开始他的确是被这里镇住了没离开,但现在他是有话要说啊!被这位爷盯个几秒钟,脑子空白到要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但周易还是强撑起精神,对顾寒倾说:“那个顾少,这家宾馆房间不多,全部都被我们剧组的人员也住满了,所以”

    他很想说,要不您带着儿子,去市区的高档酒店住吧,这破宾馆实在是不符合您的身份地位。

    但他怎么也说不出口,尤其是在感受到这位爷愉悦的视线之后。

    “我知道了。”然后就是逐客的眼神。

    周易一步三回头,怨念自己为什么不能鼓起勇气把顾寒倾叫走。

    难道真要他在这里跟姜锦同被而眠?不行啊,他家的小白花不能这么轻易被采了啊!

    “等等。”

    周易惊喜回头,还以为顾寒倾是改变主意了呢。

    顾寒倾冲他颔首:“行李。”

    “啊?”周易慢了半拍,才注意到他怀里还抱着姜锦的一个行李包。

    赶紧放下后,周易被驱逐出了姜锦房间,只能望着紧闭的门板唉声叹气。

    其实,周易的担忧眼神岂会被顾寒倾忽略?

    以顾寒倾的眼力,自然能猜测到周易在担忧什么,不免觉得好笑。

    当然,他还是认可周易这份对姜锦百般考虑的心,如果他是那种巴不得把姜锦送到他面前来的经纪人,顾寒倾反而要考虑是不是该给姜锦换一个经纪人了。

    就这一点看来,周易还不错,知道发自内心地为姜锦考虑。

    不过顾寒倾也表示,周易是真的想多了。

    且不说他会不会把持不住,就说阿元也在这里,他能做什么?

    顾寒倾眼前莫名晃了一下,一个画面一纵即逝,让他跟着口干舌燥起来。

    顾寒倾清了清嗓子,掩饰了眼底的不平静。

    “三哥,你嗓子不舒服吗?”姜锦听到声音,朝他看来。

    顾寒倾摇头,无奈地走到姜锦面前:“你的经纪人方才说,宾馆没有多的房间了。”

    姜锦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没房间了?那三哥怎么办?跟周易挤一间屋子吗?

    别说顾寒倾不会同意,她想想也不愿意啊,周哥那么小的房间,她怎么舍得让三哥去住!

    除了周哥的房间那就只有乔珩或宋晖的房间?

    姜锦郑重其事地考虑了一下,依然觉得不靠谱。

    那难道三哥不能住在这里了?

    姜锦最先反应就是不行!

    顾寒倾一直在观察姜锦的表情变化,好吧,也是他没有厚脸皮到那个地步,主动要求跟姜锦住一起什么的,实在过于唐突,有违他的原则。

    就在顾寒倾叹气打算说,去另找酒店的时候。

    阿元撅起小嘴,不满道:“不行!只有我能和锦锦睡!”

    他扑过去抱住姜锦的腰,牢牢占据他的所有权,也拒绝老爸的靠近。

    姜锦先愣了愣,然后就是脸颊爆红。

    “啊!阿元!我还没,还没”姜锦脑子混沌一片。

    她哪里说过要跟三哥睡了?她还没说!也压根儿没往那处去想啊!

    不过阿元这么一反对,倒是给了姜锦一个单独的选择。

    让顾寒倾,留下来!

    姜锦眼神开始乱飞,怎么也压不住脸颊的烫意,最后在顾寒倾含笑的视线中败下阵来。

    “三,三哥,你今晚就,就留在这里吧!”姜锦结结巴巴说完这么一番话,都不敢去看顾寒倾的表情。

    阿元还想嚷嚷着不同,就见老爸瞥了他一眼。

    好吧,他只有委屈地闭上嘴巴,用皱着的眉毛来表示他的不满。

    反正他会好好保护住锦锦的!

    在姜锦的害羞,阿元的反对,以及顾寒倾的愉悦中,父子俩都决定留宿在姜锦的房间,连行李也被人一并送了过来。

    撇去一开始的极度害羞之后,姜锦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想想也觉得没什么嘛!

    又不是她要求和三哥睡在一起,而是情况所迫啊!再说了,还有阿元在呢,阿元就是他们俩中间牢不可破的楚汉河界,她和三哥能什什么

    姜锦整理行李的动作一顿,思绪也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啊啊啊。

    她狂甩脑袋,背着顾寒倾偷偷幻想什么的,真是莫名羞耻!

    忽然间。

    就像是触碰到心里深处的那个冰冷的极点,一股凉意以心脏为中心,朝着四肢百骸蔓延而开,冻结她的血液,僵硬她的心神。

    那些噩梦的记忆,就像是狰狞的野兽在她面前咆哮嘶吼。

    姜锦狠颤了一下,下意识紧紧闭上眼睛,试图用这种方法保护自己。

    但这没用!她就像是风中飘摇的烛火,颤颤巍巍地守住自己,却在狂风巨浪面前脆弱得不堪一击!

    “锦锦?”

    一只温暖的大掌落在她的肩膀上,将她的心神都唤了回来。

    姜锦迟钝地抬起头,看到顾寒倾担忧的视线,僵硬冰凉的身体才一点点找回温度,因为他带给她的安全感,而逐渐安心。

    “你怎么了?”顾寒倾伸手覆盖姜锦的额头,发现她脸色煞白得可怕不说,还冷得吓人,盛夏之际却如同被丢进冰天雪地走了个来回,身子还在瑟瑟发抖。

    他拦腰抱起姜锦,将她塞进被窝里,一把扯过整床被子把姜锦整个人裹成个大雪人。

    正在床尾坐着叠衣服的乖乖阿元,屁股下的被子被用力扯走,他整个人直接在半空中转了一圈儿,然后啪叽摔到了床底下。

    好在地上铺着厚厚地毯,阿元没有摔得太厉害,只是一时头晕眼花的没能及时爬起来。

    阿元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趴在床尾去看二人——

    顾寒倾全心全意都在看着姜锦,摸摸她的手,又试试她额头的温度,哪里有精力去注意因为他摔下床的阿元?就算注意到了也没关系,男孩子皮糙肉厚的,摔两下也没关系。

    姜锦也没注意到阿元摔下床了,她靠在顾寒倾怀里,垂着眼眸,因为过去的梦魇而反复折磨的心情,在这瞬间爆发,精神上的痛苦远比身体上的痛苦来得惨烈,让她现在像是大病了一场似的。

    被忽略的阿元瘪瘪嘴,还是决定坚强地爬起来,把一并散落在地上的衣物都捡起来,这才扑过去看姜锦,屁股墩儿上的小小疼痛也不在乎了,他更关心姜锦如何,是不是病了。

    在父子俩的担忧眼神中,姜锦摇摇头。

    “我没事,就是刚才那瞬间有点低血糖。”姜锦耷拉着眼皮,看上去没精打采的,却也把真正的情绪尽数掩盖。

    顾寒倾能从她的表情举动发现她的心情,是因为她毫不掩饰。

    当她决定掩盖之时,没人能看破她演技下的真正情绪。

    不,不是没人。

    阿元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像是听到冥冥之中哭泣的声音,让他也伤心得紧,下意识地趴在姜锦的膝头,担忧又安慰地望着她。

    姜锦朝他微微一笑:“我没事的阿元,缓缓就好了。”

    顾寒倾也没发现姜锦在故作隐瞒,他还以为是姜锦最近吃少了引发的低血糖。

    而且姜锦刚才那样子,跟低血糖的症状也的确很像。

    不作他想,顾寒倾忍不住责怪,让她不要这么苛待自己的身体,该吃还是要吃。

    姜锦笑呵呵地应了,先前的阴霾冰冷似是消融在了父子俩太阳般温暖的关怀下。

    顾寒倾想要找点吃的来帮姜锦补充糖分,可惜姜锦为了角色减肥,房间里没有任何零食。至于阿元,不用想了,他直接不吃甜食。

    “阿元,照顾锦锦,我去附近商店。”

    阿元郑重其事地接过任务,像个小战士似的守在姜锦身边,寸步不离。

    而姜锦望着顾寒倾离去的背影,眼神终于忍不住流露出复杂情绪。

    她以为她早已经忘记了。

    曾经她和周鸣溪在交往的时候,因为纠缠于过去的梦魇,而压根不敢靠近周鸣溪,连他的触碰都觉得抗拒,最大的亲密仅限于牵手,次数还不到两次。

    后来遇上顾寒倾,她以为从那个噩梦中挣扎出来了。

    他温暖的手掌,他宽厚的怀抱,他甜蜜的亲吻这一切都让她觉得享受而不是抗拒。

    姜锦从那个时候就相信,她已经走出了灰暗的过去,迎接了拥有顾寒倾的明亮未来,以后肯定也会越来越好。

    但今天,她才发现。

    不是的。

    原来,她一直未曾从六年前的噩梦中走出来。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