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375章 自杀少女隐情

    就在姜锦都对其他人冷落漠然态度有些看不过去,想说点什么的时候。

    王则黎突然把演员除外的所有剧组人员都集中在了一片台阶前的空地上,他站在台阶高处,冷淡地看着所有人,板着脸的王导看上去非常恐怖,成了随时都可能炸开的火药桶似的。

    “我知道最近发生了一点事情。”

    他没有点名,但所有人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纷纷沉默。

    “外界会有很大的压力,也许会对我们《祸国》剧组造成一定影响。但我不希望这个影响来自内部!还有最后一星期的拍摄时间,好好结束该做的工作,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王则黎的语气看似平淡陈述,但所有人都听得出来他言语之下的严厉。

    娱乐圈看似很大,其实很小,一旦有谁在王则黎这样的大导面前落下口实,那整个圈子都会排斥他,那接下来面临的,只会是失业的局面。

    这些话没有对演员们说,但每一个嘴碎的演员都心里发寒,生怕王导把矛头对准自己。

    导演对演员的威胁还要大,一旦王导来一句封杀,那就真的只有回家种地了。

    ——这是王则黎的最后通告,他在告诉所有人,不要跟外面人一样,对乔珩的事情人云亦云,不然就等着回家吃自己吧。

    八卦和饭碗,孰轻孰重,有脑子的人都应该明白。

    因为有了王则黎的这番话,剧组难得地恢复了清静,拍摄的进度也在顺利接近尾声。

    乔珩饰演的角色也进入心情复杂的阶段,这对演技是一次大考验,若是以前的乔珩,呕心沥血才能找到其中精髓。

    但现在,许是因为感同身受,情感替代在电影角色当中,一个眼神也让他饰演的白川变得鲜活立体起来。得到许多,也失去许多……这大概是乔珩最近这段时间心情的真实写照吧。

    电影杀青前的最后一星期里,乔珩不是没有回过京城,去探望医院重症监护室的自杀少女。但他去了回来之后,只是沉默地跟关心他的姜锦与宋晖摇头,苦笑着表示没能见到她。

    那自杀少女似乎头部受到重创,至今昏迷未醒。

    姜锦和宋晖也不好说什么,安慰的话说过无数遍,最后只能拍拍他的肩膀,给予他无声的鼓励。

    乔珩时常会沉默。

    不再是从前姜锦眼中温和开朗的乔哥,他的时间除了拍戏,就是坐在角落里望着天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唯一能看到他笑容,便是他跟妻子苏曼打电话。大概是不想让妻子担心,所以乔珩一直表现得很轻松,还撒谎说已经跟自杀少女那边的家人见过面,情况慢慢都会好转的。

    不知道苏曼是不是真的信了他的话,反正乔珩是越来越沉默了。

    姜锦和宋晖能做的很少,只好在镜头前发挥出百分之两百的努力,让走向杀青的《祸国》不断臻于完美。

    终于,《祸国》经过三个月的拍摄,于十月深秋之际,杀青了。

    姜锦经历过四次杀青,每次杀青都像是过节似的,大家凑在一块儿欢声笑语地聚会,一个个跟解放了似的,有说不完的话,最期待就是作品上映播出之后能拥有好成绩。

    这次的杀青却没有这样的气氛,剧组显得格外沉闷,没人谈天说地,大家只是在离开之前,于宾馆来了一次简单的聚餐,就各自散伙。

    宋晖还有其他通告,没回京城,而是飞往其他城市。

    其他工作人员和王则黎等人要晚一步离开,是姜锦与乔珩带着他们的团队搭伴回的京城,不知道记者们怎么得知消息,居然提前堵在机场,把接机口围了个水泄不通。

    姜锦和乔珩下飞机才听说这个消息,只好临时转道VIP通道,悄悄离开,让那些记者扑了空。

    道别之前,姜锦不知多少次对乔珩说一定要挺过去,等过段时间就好了。

    乔珩笑道:“那是当然,我和曼曼即将迎来新的宝贝,我怎么会挺不过去呢?”

    “加油。”

    姜锦最后只有这么干巴巴的一句,率先上了她的保姆车。

    车子离开的时候,她瞧见那些发现端倪的记者从机场涌出,眨眼就把乔珩围在了他的保姆车前,拼命把话筒往乔珩面前送,问题一个接一个。

    隔得这么远,姜锦都听到了那些刁钻刻薄的提问——

    “乔珩,请问你是否去医院探望过自杀的粉丝?”

    “听说你对自杀粉丝没有任何表现,是不是认为这件事情无关紧要?”

    “乔珩,请给我们记者一个正面回应!”

    “你是否认为这件事情错不在你?”

    他们极尽模糊夸大事实,过度渲染乔珩的罪过,用一个个问题试图把乔珩逼入死境。他们不在乎会不会把乔珩伤得遍体鳞伤,他们只在乎娱乐大众。

    姜锦叫停车子,准备让保镖下车去帮帮乔珩。

    就看见斜里冲出来一批年轻粉丝,迅速汇入记者人群中,拽着他们远离乔珩,几乎上升到了全武行的地步。

    他们一边护着乔珩,一边冲粉丝怒吼他们不要太过分。

    还有的情绪失控,忍不住朝着乔珩哭喊,让哥哥坚持下去,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

    乔珩静静看着这一切,眼神寂寥,久久之后才凝聚成一句“谢谢”。

    他没有去插手这场粉丝与记者之间的冲突,而是迅速上车离开,聪明的他当然知道这才是最好控制事态的方式,等他离开,情况自然会转好。

    姜锦看着乔珩平安离去的保姆车,叹息着让老刘开车。

    她收回视线,却发现身后传来小声的啜泣声,方圆居然哭了。

    “呜呜呜怎么办,乔珩男神太可怜了,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他的过错,那些记者怎么能这样啊?”

    冯萌萌抽出两张纸巾递给她,让方圆擦泪水。

    姜锦本想安慰方圆,话到了嘴边,却忍不住开始发呆。

    三哥说的事情会有转机,到底是什么意思?

    ……

    她回到家就立马给周易打了电话,让他最近一周都不要给她安排任何行程,她要在家里好好瘫上一个星期。

    电影拍摄实在是太累了,尤其是最近一个月,辗转几个拍摄地,气候不同,水土不同,环境不同……一番折腾下来,姜锦真是连抬手指的力气都没了。

    周易最近神秘兮兮的也不知道在做什么,连电影最后杀青都没来剧组陪着姜锦,好像如今身在国外,在帮姜锦跟一个代言接洽。对此姜锦也没有多问,反正全权委托给了周易。

    周易听到姜锦的想法,也表示赞同。

    “你在家呆呆也好,休息一下,暂时不要插手乔珩那边的事情。”周易身在国外,也听闻了乔珩身上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些新闻,“我知道这些话在你听来有些冷酷,但乔珩现在是众矢之的,你如果出声帮他,很容易被牵扯进是非之中,所以暂时保持沉默,是最好的选择。”

    姜锦眨了一下眼睛,并没有正面回答周易的话:“这件事情,我有自己的想法,你不用担心。”

    周易听她这么说,就不由得苦笑起来。

    姜锦一贯都有自己的想法,不是任意由公司和经纪人摆布的听话木偶。选择剧本是这样,公布恋情也是这样。

    估计这次乔珩事件,她也会忠于她的想法,任谁干涉都不行。

    周易只能寄希望于,姜锦不会把事情闹得太大。

    挂了周易的电话之后,姜锦始终在思考,到底用什么方式帮助乔哥比较合适。

    思考着思考着,连糊味都被思考出来了。

    “锦锦,你在想什么?”顾寒倾无奈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

    他的手臂随之越过她,径直关掉燃气,捞起平底锅往水池里一放一冲,糊味越来越大,直到弥漫着整个厨房,连抽油烟机也无法带走这浓烟糊味。顾寒倾不得不把姜锦暂时送出厨房范围外,再来处理一团乱局。

    姜锦如梦惊醒,被浓郁的糊味呛得连连咳嗽,眼角泪花都冒出来了,这才发现她干了些什么蠢事。

    “厨房怎么……咳咳!”

    阿元捂着鼻子跑过来,匆匆把一杯水递到姜锦手上,又迅速跑开,远远看着这一幕,暗笑他的机智,知道厨房肯定会出事,所以提早躲得远远的。

    姜锦喝了水,才觉得舒服些,至少不再咳嗽,但那糊味浓烟,仍然让她皱眉不已,不由得懊恼她的灵魂出窍太厉害,连锅烧糊了都不知道。

    顾寒倾简单收拾了一下厨房,见糊味始终不散,只好转身拉起姜锦远离厨房,过一会儿味道散了就好。

    “想什么这么出神?”

    姜锦低着头,闷闷不乐地回答:“乔哥。”

    “还在为他的事情苦恼?”就算心知姜锦是把那乔珩看作亦师亦友,但顾寒倾仍然会嫉妒姜锦对他的伤心。

    本来不打算插手这件事情的,但顾寒倾实在是无法允许这种情况继续。

    “等等。”

    姜锦呆呆抬起头,只来得及看到顾寒倾离开的背影,他没关门,直接回了对门自家,应该是拿什么东西去了。

    既然他说等等,姜锦也就耐心等着。

    期间还有阿元在她面前耍宝逗乐子,让姜锦的好心情慢慢复苏,不再跟之前一样憋得厉害。

    阿元果然是她的开心果!

    姜锦正想着,就听到门口的动静,是顾寒倾回来了。

    他走到姜锦面前,递出一个小小的U盘。

    “里面是一些资料,可以帮乔珩证明清白。”

    “证明清白?这个……怎么证明?”姜锦捏着那小小的金属U盘,有点愣愣的。

    这件事情本来就跟乔哥没有关系啊,是那个少女粉丝自己选择从楼上跳下去,而非乔哥左右了她的想法。只能说那少女想法太偏激,一时冲动做了不好的选择,不能就说乔哥有罪吧。

    所以一开始就无罪,又如何证明清白?

    这,是个伪命题吧。

    顾寒倾不紧不慢地在姜锦旁边坐下来,拿走U盘,插在被扔在客厅的水果笔记本端口上,打开一些资料,往姜锦面前一放。

    “这是一些调查资料,那个女孩儿在跳楼时还拿着手机,正是因为她在自杀前于网络上公布了偏激的言论,恰好被一些人看见,在下面用言语刺激她,才造成了女孩儿一时想不开。”

    姜锦听完都懵了。

    乔珩粉丝自杀事件当中,居然还大有隐情?

    她看到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几十张图片里的内容,不由得手脚发凉。

    原来,那少女本就是乔珩的脑残粉,听到男神隐婚的消息,极度不能接受,最后憋着一口气,在网络的某论坛上发表了一个帖子,在里面写道“如果乔珩不跟那个女人离婚,我就跳楼自杀!绝对不是开玩笑!”

    少女年纪小,心智不成熟,发表这篇帖子也是情绪激愤下的行为。

    若是没有后来的事情,也许她自己都会慢慢淡忘这件事情,多年以后想起来,也会为今天的中二行为感到羞耻。

    少女显然没有这么幸运,老天也没有眷顾她,反而给了她厄运,让她的这篇帖子被论坛上的一些人注意到了。本来论坛上类似的帖子不少,但因为少女是第一时间发布,而且帖子里面的内容情绪最为强烈,在收到了很多回复之后,居然被顶成热门帖了。

    下面的回复,有的还算正常,说少女太傻,为一个明星要死要活之类的,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的生命,辜负爸妈的养育之恩。

    但有的,却太恐怖了——

    “快来围观脑残粉啊,哈哈,居然说要跳楼自杀?你倒是自杀一个给我看看啊!别跟疯狗似的乱吠找存在感!”

    “现在的孩子都是脑子有毛病吧,我说你这种脑残,活着也是浪费空气,不如死了算了。”

    “跳吧跳吧,跳一个给我们看看,说不定到了天堂就跟你男神在一起了!”

    “什么样的明星有什么样的粉丝,哗众取宠,我就不信楼主真的敢跳!你跳了我就真服气,到时候帮你智商上税交钱不谢!”

    唯恐天下不乱。

    姜锦一开始还能看下去,越看就越难受,觉得那一个个尖酸刻薄的回复帖,就像是一张张咆哮狰狞的鬼脸,借着看不见本人的网络屏障,挥洒着自己的恶意,摧毁着一条年轻正在花季的生命。

    他们不在乎自己的言论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因为在网络上敲敲键盘是不用负责的。他们更像是一群看戏人,真正见血的跳楼才是他们想看的,因为刺激,因为有趣。

    这些话语,连成年人看了都难忍愤怒,更何况一个年纪尚轻、处于心高气傲阶段的高中少女呢?

    脸色煞白的姜锦,脑海里顿时浮现一个画面,关于少女的画面——

    对于年轻少女而言,威胁跳楼,起初只是一个念头,吓唬吓唬人的念头。

    到后来,这个念头被刺激成了现实,直至她站到五楼楼顶时,都还在看手机上的那些回复帖,无数言语如刀刺激着她脆弱的自尊心,她的账号里还收到一些私信,来自一些无聊人士对她的谩骂,让她快点去死,别在这里演戏。

    那些话,变成一只只手,推着她走向天台,从五楼一跃而下。

    少女不知生命的珍贵,当她从楼上跳下之时,只有一个想法。

    她总算是证明了自己,她不是不敢跳楼的胆小鬼。

    少女很愚蠢,没错。

    但那些隐藏在屏幕后的人就不恶毒了,就没有罪吗?

    他们都是差点害死少女的间接凶手。

    “我要把这个U盘给乔哥!”姜锦腾地站了起来,却摇摇欲坠地跌倒在沙发上,脸色越发苍白如纸,连精神看上去都不大正常了。

    顾寒倾没想到这份资料会带给她这样的影响,一把抱住她,神情紧绷。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几秒前,姜锦还是慷慨激昂的对抗女战士;几秒后,她就只能窝在顾寒倾怀里萎靡不振。

    “没事。”她轻轻摇头,闭眼小憩的时候,皱起的眉心也没有舒展,“就是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情。”

    “过去?”

    姜锦低低嗯了一声,迟疑了片刻,才缓缓开始解释道:“我母亲,也是跳楼自杀的,在我面前。所以看到这个跳楼的少女,我也想起了当时的画面。”

    母亲姜媛当面跳楼带来的打击太大,姜锦当场不受控制晕厥,昏迷了很长时间才醒过来。

    那件事对她来说,是一辈子的噩梦。

    顾寒倾赶紧把笔记本给盖上,懊恼怎么没问问就把资料给姜锦看了。

    这份资料里恰好有少女跳楼时拍下的照片,大概就是那模样触碰到了姜锦记忆中的死穴,把过往的噩梦都翻了出来。

    姜锦休息了一会儿,觉得力气恢复了些,就挣扎着起来,说要尽快把U盘给乔哥,让他尽快以官方立场发表通稿证明他的清白。

    顾寒倾压住她:“不行。”

    “三哥!”

    “现在天色已晚,也不用急于一时,明天再给他也是一样,你现在必须好好休息!”顾寒倾眯起眼睛,寒眸中多了警告的意味,“不要让我后悔把这个U盘给你。”

    姜锦知道这是真的没有商量余地了,只得按照顾寒倾的意思,早早休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