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397章 不知道也好

    顾韩城拍拍弟弟的肩膀,郑重其事地开口:“阿倾,爸妈的担忧不无道理,你现在就成了为爱情冲昏头的毛头小子,那以后呢?你不该被感情控制了理智。”

    “这种事情以前不会发生,现在也不会发生。我选择跟她在一起,也是在权衡所有之后做下的决定。”

    顾寒倾怎么会是冲动的人?

    早在肯定对她的心意时,他就已经作好了面对一切艰难的准备。

    “阿倾,爱情这种东西,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美好。”顾韩城依然认为现在的顾寒倾并不理智。

    顾寒倾眉一挑,眼中坚毅光芒如燎原星火:“大哥,你爱过一个人吗?”

    “哈,你该不会认为你大哥是连爱情都不懂的老古板吧?你大哥也年轻过好吗,我跟你大嫂……”

    “不是说大嫂。”

    顾韩城一下子安静了。

    顾寒倾像是没看见他瞬间变幻的神色,继续说道:“如果你爱过一个人,就应该会懂我现在的感受。你们说的,我都明白,但我并不认为这些障碍能大过我对她的感情。所以,我会竭尽全力去争取,不论结果如何。”

    说完,他便径直离开了涵碧园。

    回东国阙的车上,顾寒倾也一直在想今天的事情——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如果他要彻底扭转顾家人的看法,那也要先找到症结所在,然后逐一击破。

    老爷子是整个顾家最为顽固的人,他决定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所以暂且不提。唯一一丝可能性在老太太身上,大哥大嫂也是受到老太太的影响。可为何老太太的态度,会变化得如此之快?

    顾寒倾觉得,这才是症结所在,也是他要找到,并且解决的首要问题。

    只是顾寒倾再如何也想不到,老太太态度陡然生变,却是因为大嫂于知雅看似好心的一句话。

    “首长,到了。”司机突然出声提醒。

    顾寒倾才发现,原来车子早就抵达了东国阙楼下,还停了好一会儿,太过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他,竟然全然没有注意到。

    重新打起精神的顾寒倾,从进电梯一直到进家门,都在思考要怎么告诉姜锦这件事情。

    到家的时候,他发现家里有些冷清,敞开的阳台门吹进刺骨的凉风,白色纱帘随风而动,阳台上的花草也因为临近冬季,而少了春夏的生机勃勃,多了萧瑟寂冷,竟也有别样的美丽。

    草木扶疏中,一抹白色的身影格外显眼,毫无阻碍地落入顾寒倾眼底。

    他走了过去。

    姜锦正坐在画架前面,穿着厚厚的白色毛衣裙,一手拿着画板,一手捏着画笔,专心致志地描绘着花丛中傲然绽放的一朵鲜艳,笔下的颜色也是浓烈而不失细腻,细细勾勒出这片美景。

    姜锦太过认真,全身心都投入了画作中,再加上不想打扰她的顾寒倾故意放轻了脚步,最后顾寒倾在她身后站了半个小时,姜锦也一无所知。

    终于完成了一部分,姜锦停下画笔,活动了一下酸疼的手臂。

    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不知不觉肩颈已经僵得厉害,动一下还差点儿扯到肌肉。

    一只大掌悄然盖上她的肩颈,温热掌心暖着冰凉皮肤,他动作轻柔地帮她揉捏起来。

    姜锦先是惊了一下,但很快从气息判断来者是顾寒倾,身体也随之放松,眯起眼睛享受着顾寒倾的按摩手法。

    还别说,顾寒倾在按摩方面居然真有一套,还知道肩颈的穴位,一点点帮姜锦推拿,力道也非常适中。

    姜锦露出惬意舒适的神情,肩颈也舒服多了。

    “你还学过油画?”

    顾寒倾对艺术品的了解仅限于基本的欣赏水准,画画什么的就一窍不通了。唯一能拿出手的是素描,曾经他为了解枪械,一笔一划地把枪械构造图按照精准比例画出来过,但艺术性什么的,就不用提了。

    姜锦有些自得地说:“我都是跟外公学的!他老人家画画很厉害,国画西洋画都懂一些。他小时候还教过我油画的古典画法,就是太复杂了,涂涂抹抹好多层,我那会儿年纪小坐不住,就学了个皮毛,现在正在慢慢捡起来。”

    外公给姜锦带来很多好的启蒙,让姜锦有了一个好的开始,但后来外公去世后,就是姜锦自己琢磨着学习了。

    不过她本身艺术天赋也不高,没能继承到外公的惊才绝艳,早就被外公认定为资质平庸。所以现在姜锦也不追求多高的艺术成就,打发打发时间,修身养性也就不错了。

    反正,她最近也没有工作安排,画画是很好的消遣方式,又让姜锦找到了童年时对新奇事物的那种兴趣。现在好好练习,以后说不定还有资格开个画展什么的,也算是变相继承了外公的衣钵,给他老人家脸上长光了。

    顾寒倾听姜锦炫耀她外公,点头赞同。

    姜瓒大师,画法技巧糅合中西方之精髓,是集两家之大成者,岂是姜锦一句“画画很厉害”就能概括得了的?

    顾寒倾觉得姜锦这姑娘也实在有意思,自己外公那名头说出来能吓坏一票人,居然藏着掖着谁也没说,连他也不说。他也只好顺着她意思,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更不发表任何意见。

    “怎么样?我画得还不错吧?我也觉得不错,这么久没动笔了,也没有丢下半点技巧呢,我外公知道了,肯定特别高兴!”姜锦开心地嘀咕着,笑得一派天真烂漫。

    在顾寒倾面前,她是真的不知道谦虚为何物,幼稚得像个孩子,嘚瑟炫耀着所拥有的东西,迫切地希望得到他的肯定。

    顾寒倾把手掌盖在她头顶,轻拍了两下。

    “嗯没错,你画得真的特别好。再练习一下,多完成点大作,就能举办个人画展了。”顾寒倾好不违心地说着夸奖的话。

    姜锦哪怕知道他是特意在逗她开心,也对此非常受用,仰脸笑眯了眼,阳光在她白净的脸上跳跃,如精灵偷偷亲吻她的脸颊,美好得与光芒同质。

    顾寒倾望着她的笑,忍不住发呆出神。

    她的笑容里,有他拼尽努力也想要守护的东西。

    在这一瞬间,他迅速打消原本想法,决定暂时不告诉姜锦,顾家的那些事情。或者等他处理得差不多了,再来告诉她。

    顾寒倾实在是不想把那些沉重压力,也放到她的肩膀上。

    他只想她笑得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的。

    现在,顾寒倾甚至庆幸,今天一开始就抱着打探的想法,所以他根本没有把去北云山的事情告知姜锦,不然以姜锦的聪慧,他怕是瞒不过去的。

    不知道,也好。

    “啊,阿元要回来了,我要去准备晚饭了。”

    “我来吧。”

    “一起一起,我也好久没有大展身手了。”

    “好吧,姜主厨。”

    “嘿嘿。”

    彼时满心欢喜的姜锦,享受着与顾寒倾阿元单纯快乐的小时光,不知道来自北云山涵碧园的压力,不知道暗中作妖的魑魅,更不知道因为某些人作祟,那些陈年往事正在翻滚,试图编织成一张黑暗的大网,将她吞噬,吃干抹净。

    顶峰娱乐报社总部。

    作为圈内最有名的八卦娱乐报纸,顶峰娱乐横行的方式有点特别——

    那就是,挖掘明星的各种丑闻。

    顶峰娱乐紧跟时代的步伐,在微博、微信等多方面平台上都拥有公众官方账号,还有各大网络论坛,拥有无数水军和探子,每天收集着真真假假的明星八卦,吸引八卦者的眼球,杂志销量一直高居不下。

    哪怕现在纸质媒体江河日下,顶峰娱乐也凭借早早向电子媒体转型,而占据八卦媒体的半壁江山,事业版图是做得风风火火。

    但顶峰娱乐并不满足,对大料一直求知若渴。

    只要有热爱八卦者存在,就永远有他们顶峰娱乐的生存空间。

    “所以,你盯上了姜锦?”

    一支笔在电脑屏幕上敲了敲,面上赫然是姜锦被私下偷拍的照片,笑容里充满了明净阳光,似乎看不到半点阴霾。

    就像姜锦一直以来给大众带来的印象,美好、单纯、健康、漂亮、低调,以及私生活的绝对干净,男朋友也是毫不藏着掖着直接公开,最近的大新闻就是为了好友乔珩的仗义执言,引得多少路人对她心生好感。

    这样的姜锦,似乎是没有任何黑点,美好到不敢相信。

    比如现在坐在电脑前,被问话的这位,顶峰娱乐的金牌狗仔,大名鼎鼎也臭名昭著的池云生。明星们厌恶他的无孔不入,八卦群众为他的爆料如痴如醉。

    而他现在,正如同事所说,瞄上了姜锦。

    同事惋惜又认真地说:“其实我还挺喜欢她的,当狗仔多了,难得看到这么干净的女明星,尤其是做事如此低调,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简直是两个样子。”

    “呵呵。”池云生直接给他一个不屑的冷笑,“我说你当了这么多年狗仔,还没想开呢,娱乐圈能红成她这样的,有哪个是单纯的?”

    同事振振有词:“那不是因为她背景强大嘛,听说她是京城某世家的千金大小姐,来圈子里就是玩票的,所以走得演技派艺术路线!”

    “这你也信,我打听过姜锦的大学同学,她不是京大的吗?听说她大学时拿奖学金,生活过得很清贫,你认为这样的人会是什么千金大小姐?”

    “千金小姐隐于草根体验生活?”

    “滚吧你就,小说看多了!要是你出生是个金汤匙,你愿意这么吃苦?在我看来,像姜锦这样形象干净的明星,不挖则以,一挖就是惊天大料!等着吧,我一定会把这个大料挖出来的!”池云生说着,看向姜锦的目光充满了恶意与野心。

    姜锦在他眼中已经不是什么女明星了,而是让他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的踏脚石!

    就在这时,池云生的手机像是感受到他在内心的宣誓,适时响了起来。

    那是池云生的工作手机,爆料人也通常是用这个手机联系他,所以池云生哪怕看到是个陌生号码,也选择迫不及待地接通。

    “是池云生记者先生吧?”一个轻柔的女声在耳畔响起。

    池云生有瞬间的痴迷,觉得这声音真是好听极了,而且还那么温柔地喊他记者先生,让身为娱乐圈人人喊打过街老鼠的池云生,不免生出享受嘚瑟之意。

    但身为老手的他,不会就这么被轻易迷惑住,他很快正色,询问对方有什么事。

    那女声柔声而道:“听说,你最近在调查姜锦的过往?需要我为你提供一点线索吗?”

    池云生的脸色瞬间严肃起来。

    远在京城某处富人区的别墅中,刚打完电话的杜白芷站在落地窗前,眺望绿色养眼的风景,唇边得逞的笑意还没有淡去。

    突然,她声音响起一个人的声音:

    “事情还顺利吗?”

    杜白芷慌慌张张地把手机藏在身后,冲门口的人喊了一声“妈”。

    杜白芷之母杜若,轻轻笑着:“在我面前有什么好藏的,你那点心思我能不知道?不就是想要报复报复姜锦吗?”

    杜白芷撒娇地扑在杜若身上:“妈,我这是在帮哥哥啊,他因为这个女人过得多苦?结果呢,这女人还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的!”

    话语间,杜白芷却难掩对姜锦的眼红。

    恰好她手上有一条非常有用的线索,杜白芷岂能就这么放过好机会?

    不管是眼红推姜锦一把,还是打着给哥哥周鸣溪报仇的名义,杜白芷都觉得她的行为无可厚非。

    杜若爱怜的摸摸女儿娇嫩的脸蛋:“哎,你哥哥要是知道有你这么乖巧懂事的妹妹,一定会非常疼你的。”

    “那当然。”杜白芷一脸得意。

    其实她知道,讨好周鸣溪没有那么简单,他是那个女人的亲生儿子,骨子里就带着顾家人的高傲,不大可能轻易接受她。

    所以,她必须要让哥哥看到属于她杜白芷的价值,才能知道拥有一个妹妹有多么值得庆幸。只有这样,她才可能被接纳。

    杜白芷从小就懂得,讨好哥哥,比一切都重要。

    ------题外话------

    卡文啊,在电脑前坐两小时只写出四百字的绝望……理解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