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399章 居然是他的女友?

    某家坐落在京城最繁华商业地段一层的法式甜品店,以价格昂贵著称,同时也拥有着最正宗的法式甜点大师,开店不到一年就在京城声名鹊起。

    这家法式甜品店装修很有浪漫法式风情,又融合了北欧的极简元素,再布置大片的浪漫绿植,随处摆放着精致花瓶,里面的绿玫瑰绽放得生机勃勃。

    角落的一张桌子上,姜锦看着服务员端着托盘走来,赶紧把鸭舌帽帽檐压低了些,又推了推金边眼镜,刻意避开了服务员的目光。

    直到服务员放下甜点离开,她才如释重负。

    “啧啧,看你这做贼似的样子。”坐在她对面的安夏毫不客气地笑话她。

    姜锦在好友面前也一贯随性,想什么就说什么,这会儿不免大倒苦水:“你是不知道,我现在的伪装大法越来越不管用了,刚才在地下停车场,我就被人认出来,拦着要了签名和合照,亏我跑得快,不然你还要等上一个小时才能见到!”

    “这是好事啊!说明你更红了!全民都变成狗仔,哪怕你穿得再隐蔽也能认出你!再说了,多少明星还想到你这种程度都不行呢,你也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安夏托着下巴说道。

    姜锦对此敬谢不敏,还有,安夏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吗?

    她微笑看着安夏:“要我取了帽子,带你去街上走走吗?”

    “姜姐姐我错了!”安夏迅速低头。

    她可不想成为明天娱乐新闻头条——的背景板,记者口中的“姜锦友人”一枚。她要上新闻的话,希望是以优秀创业者、或者青年企业家这样的身份!她可是拥有着成为女强人的目标!

    玩笑归玩笑,也要回到正题上。

    “怎么今天突然想起约我出来了?昨天我们聊天的时候,你不是还跟我说加班加得快累死了吗?”姜锦一边用叉子吃着覆盆子慕斯,一边随口问起。

    “是累啊,要不是赚钱的动力驱使着我,恐怕我早就放弃成为一条咸鱼了。”

    “所以?”

    “所以找你出来放松一下啊!我知道这附近开了一家特别舒服的泰式SPA馆,要不然我们去试试?我请客!”

    “好啊。”姜锦一口答应。

    安夏见姜锦不知何时已经解决完一份覆盆子慕斯,赶紧拿起叉子,懊恼道:“你怎么吃得这么快?都不担心长胖的吗?”

    “我有运动,而且最近没什么行程,可以放肆一下。”

    姜锦庆幸她接的是珠宝代言,而不是别的特种代言,特种代言就是指对代言人的身材体重有要求的服装牛仔裤等品牌,还会把这些要求直接写进合同里。

    姜锦就没这么多顾虑,只需要保持她的外在形象就好。

    安夏可不能放任心爱的甜点被姜锦吃掉,也不管前段时间嚷嚷着减肥的事情,大快朵颐地挥动叉子。

    姜锦看她吃得畅快,不知何时放下叉子,会心一笑。

    安夏又瘦了好多,可能是工作真的太累,需要用甜食来补一补,她就好心任她吃个够吧。

    一共点了五份甜点,姜锦吃了一份半,剩下三份半都是由安夏解决的。

    吃完以后,又喝了几杯花茶,安夏胃涨得厉害,两人索性结账往商场里走去,逛逛街就当散步消食了。

    “夏夏,我问你啊,顾家那几位长辈,好相处吗?”姜锦斟酌一下,选了一个四平八稳的问话开头。

    安夏饱得都快翻白眼了,对姜锦的话题也无暇多想,没心没肺反问:“你之前不是去过北云山,和他们见过面吗?”

    “是去过,但接触不深,所以我想问问你的看法。”姜锦想要跟安夏说说情况,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实在是她跟顾寒倾的情况,太过复杂。

    安夏稍稍领会,却很快明白过来:“你是想问,他们面对你,会拿出怎样的态度吧?”

    “嗯。”姜锦果断点头,还是安夏懂她!

    “首先你放心,不会出现狗血电视剧上,砸钱泼水,让你离开这种戏码。顾家是出了名的家风严谨,子孙后辈除了周鸣溪这个长歪的苗子,基本都教育得不错,不会做出有失风范的事情。你也知道,对于一些世家来说,家族的名誉重于一切。”安夏娓娓道来。

    姜锦却知道不会这么简单:“然后?”

    “然后?你就要警惕了,他们不会这么轻易接受你,世家的手段是贯来使软刀子,逼得你自己放弃,他们还能落得好名声的那种。”

    虽然同样身为世家之女,但安夏对这些手段一直嗤之以鼻,很是不屑。

    又不是旧社会,还搞什么家族倾轧这一套?累不累啊!

    “不过你也不要担心啦,就你们家那位,见神杀神,见佛杀佛的,你基本可以放心躲在他身后,等他把一切事情处理好之后再坐享其成,多好!”

    安夏不得不承认,虽然她从小就畏惧顾三哥此人,但人家是真的有担当,成长得根正苗红的天之骄子一枚。

    想来以顾三哥的思维,不大会把这些事情拿来烦恼姜锦。

    所以当朋友的,她也不用担心姜锦这个势单力薄的姑娘,会直接跟顾家干上吃亏什么的。

    安夏不知道,她还误打误撞猜对了!

    姜锦却不大确定。

    躲在他背后,坐享其成这种事情,真的可以吗?这真是她想要的吗?

    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

    “好像有热闹哎,我们去看看!”安夏一把拽住姜锦的手腕,直接就往吵闹传来的方向挤去。

    安夏手脚灵活,哪怕拽着姜锦这个拖油瓶,在人群中也丝毫不显累赘,反而游刃有余地拉着姜锦,三两下就冲到了人群的最前端。

    正在发生热闹的地方,是一家奢侈品店。

    这个品牌正是国际上的顶尖奢侈品牌爱马仕,主打高定女装和奢侈包袋系列,也就是传说中一只包可以买下京城一套房子的品牌。

    爱马仕一贯高傲,几万块的铂金包还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买到的,还要排队预定,或者以配货方式购买,总之姿态拿得很足,就算这样,也让女人们趋之若鹜,在京城的这家店里,常年人头攒动,不见冷清。

    但今天这家爱马仕却并非是因为什么活动而吸引了这么多人围观,因为爱马仕从不做活动,也从不打折。

    围观群众之所以聚集在这里,是正在观看那场富家女之间的撕逼大战。

    “果然是脑子有坑啊,五十万买一个包,都能在京城买个卫生间了!”

    “就是,现在大家都说富二代是脑残,其言不假啊。”

    “我倒是看得挺带劲的,跟电视剧似的!”

    “就是就是,加价啊!继续加价啊!”

    ——以上人等,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姜锦和安夏在人群里站了一会儿,就弄清楚了事情来龙去脉。

    原来是这家爱马仕店里,有两个富家女正在因为一个包“大打出手”。

    大打出手的方式很简单,就是砸钱。

    一个爱马仕新款铂金包,原本的价格是五万多。

    但因为两个富家女同时看上了这个包,所以两人正为了这个包你来我往的加价,据说价格已经加到一百万了,双方都杀得眼红,谁也不肯让谁!

    好一场撕逼大战!

    安夏得知真相,却兴致缺缺:“什么啊,这么没脑子的手段,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还不如直接上手打一架!抓头发扇耳光,谁赢了谁买走。”

    姜锦听得差点儿翻白眼。

    安夏还真是活脱脱的暴力分子。

    “没意思没意思,我们走吧。”安夏拉着姜锦又准备挤出人群。

    结果姜锦反而把她给拉住了。

    “等等。”

    “怎么了?”安夏诧异回过头来,就见到姜锦一脸凝重,似乎是看到了认识的人?“难道那里面有人是你认识的啊?”

    姜锦仔细看了一会儿,郑重其事地点头:“没错,我认识。”

    不仅认识,还孽缘很深呢。

    此时正在爱马仕店里,为了一个包砸钱上百万的两个脑残富家女之一,不正是与姜锦有过一面之缘的郑晓潇?

    姜锦除了知道这个郑晓潇偶然在《升仙》里面与她有过合作,同样也知道她的另外一个身份——郑成扬的大女儿。

    但是,她怎么会在这里?

    姜锦简单地跟安夏说了一下与郑晓潇的关系,听得安夏瞠目咋舌。

    她是为数不多知道姜锦并非父母双亡的人之一,毕业后两人友情甚笃,有次姜锦无意中说漏嘴,才把她还有一个亲生父亲的事情告诉安夏,并简单说了一下是渣男父亲抛弃了她和母亲,所以她还不如当父亲直接死了。

    当时可是把安夏恨得咬牙切齿,要不是姜锦拦着,估计她已经借着安家大小姐的身份,把姜锦渣爹查出来,找机会给他添堵了。

    就是没想到,今天在街上随便逛逛,也能遇上渣爹的女儿。

    该说是孽缘呢?还是孽缘呢?

    “啊,要不要冲进去给那个女人两耳光啊,手好痒。”安夏正义心爆棚,这都快坐不住了,两手也在蠢蠢欲动。

    还是姜锦最为冷静,一把拉住她:“算了,别人的争端我们何必掺和进去,就在这里看看热闹好了。”

    安夏想想也是。

    就在这时,事情发生了新的转变——

    穿着一身香奈儿套装的富家女抱着手臂冷笑:“郑晓潇,能不能别在这里打肿脸充胖子?一百万?你有那么多钱吗?就你爸,一个包工头子,还四处宣扬攀上了蒋四公子,牛皮吹这么大,也不怕闪了腰。”

    郑晓潇面不改色地用手指卷着长发:“我爸跟蒋四公子的关系轮不到你来置喙,别的不说,我家公司最近情况如何,大家有目共睹。倒是你们家公司,听说欠了银行好几个亿,在这里充什么大款啊!别前脚买了包,后脚就跟家人收拾东西跑路了!就是不知道一只铂金包能帮你装下多少东西!”

    两人的争锋相对给了围观群众新的谈资。

    姜锦听着“蒋四公子”的名头,莫名有点想笑。

    安夏见她神色就知道中间有猫腻,八卦心熊熊燃烧的她赶紧追问,才从姜锦这里知道了更多的事情内幕。

    “天哪,蒋小四太会来事了!”安夏果断给蒋郁的行为点赞!

    就是要收拾收拾这家子才行,看看那个女人嚣张的样子,不知道还以为她家真的资产几百个亿呢,事实呢,就是个外强中干的货。

    姜锦听那两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逐渐索然无味,正打算在被人认出来之前离开,就听见富家女气急败坏的声音:

    “郑晓潇!我说过!让你别整天打着唐公子的名义在外面招摇撞骗了吧!他怎么可能看上你当他的女朋友!”

    围观群众一片哗然!

    搞什么嘛!原来事情的真相是两个富家女在因为一个男人争风吃醋啊!

    太失格太失格了!还不如宫心计来得好看呢!这么没有技术含量,差评!

    姜锦即将要离开的脚下一顿,震惊地回头,戳戳安夏的手臂:“夏夏,我刚才该不会是听错了吧?”

    “你没有听错,就是唐公子。”安夏撇嘴,“这京城敢直接称唐公子的,除了唐家唐许,也没有别人了吧。”

    唐许?

    姜锦讶异地瞪大眼睛,他怎么会和郑晓潇扯上关系?还跟郑晓潇是……男女朋友关系?

    姜锦的第一反应就是,唐许该不会抱着跟蒋郁一样的目的把?

    但她很快嘲笑自己的异想天开。

    哪怕唐许对她态度暧昧,但也不至于做到蒋郁那一步吧,蒋郁跟她是好友,又总是因为过去那件事对她心怀愧疚。唐许呢?不管他口口声声说对姜锦感情非同一般,姜锦也是不会轻易相信的。

    她甚至在警惕这个男人,所以并不相信他是在帮她。

    也许他跟郑晓潇真是男女朋友呢?

    因为……爱情?

    这样的猜测固然令人啼笑皆非,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至少姜锦不敢胡乱猜测。

    顶多是觉得唐许还是很优秀的男人,跟郑晓潇这样的女人在一起,有点可惜了。算了,也不关她的事情。

    姜锦摇摇头,拉着安夏继续逛街去了。

    有时间在这里看热闹,不如多买几件衣服。

    没一会儿,郑晓潇与另一富家女的争端,以郑晓潇胜出而告终。

    她以胜利者的姿态刷卡之后,围观群众也纷纷散去。

    郑晓潇提着袋子,如得意昂扬的骄傲孔雀,走在路上的时候,恨不得把下巴抬到天上去!这就是金钱带来的魔力!

    初尝甜头的郑晓潇也越发肯定要成为唐许的女人。

    她应该成为唐许的女人,她必须成为唐许的女人!

    心里这般想着,郑晓潇在看到手机屏幕上亮起的“简阳”二字时,毫不犹豫地掐断电话。

    抱歉简阳,我是因为你动摇过,但你的存在还不足以让我放弃唐许!

    郑晓潇伤感了一秒,就迅速整理心情。

    紧接着,她越过人群,看到了一家店里跟朋友相谈甚欢的背影!

    那背影饶是化成灰她也认识!

    姜锦!

    郑晓潇挟带着刚刚战胜的汹汹气势,大步朝着姜锦迈去。

    远处,一个紧盯着郑晓潇的灰色夹克男人瞬间冷汗直流!

    他本来奉命来盯着这个郑晓潇的一举一动,免得她出什么幺蛾子,给唐爷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谁曾想事情居然朝着无法挽回的地步狂奔而去!

    郑晓潇找上了姜锦!

    姜锦是谁?灰色夹克男人再熟悉不过,那是他们被反复耳提面命,要保护帮助的对象,比唐爷生命更高的存在!

    可想而知,这位姜锦小姐对他们唐爷来说拥有怎样的意义!

    所以,在发生这样的状况之后,灰色夹克男人立马打了电话出去,几经辗转,终于接通到了唐爷唐许手上。

    “说。”

    “唐,唐爷,那个,郑晓潇去找姜小姐了,还在她面前炫耀,说跟您是男女朋友关系。”

    “什么?”

    灰色夹克男人听到那冰冷声音中的杀意,不断地抹着汗水:“抱,抱歉。”

    “她的反应如何?”

    男人知道唐爷问的是姜锦,战战兢兢回答:“好像有点惊讶,然后……她走了!郑晓潇正气得跳脚!”

    手机另一头,唐许疲惫闭上眼睛:“她大概是不会在意的罢。”

    “唐爷?”

    唐许面色淡漠如冰,灰眸中涌动浓浓寂冷之意,恐怖杀意压得他身周之人连气都不敢喘。

    “不用盯着郑晓潇了,把人手都撤回。”唐许轻敲桌面,下达命令,“停止第一套方案,改用第二套方案。”

    “是!”

    ——郑晓潇怎么也没想到,她走向姜锦的一时决定,会彻底改变她的人生,摧毁她短暂的风光!

    ------题外话------

    担心有人会觉得情节跳跃,所以解释一下,这几条线是同时进行的,再加上分章缘故,所以会显得比较分散。

    不过接下来该虐郑晓潇了,蹦跶够了,该是她吃苦头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