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400章 刘艺老师

    姜锦匆匆离开购物中心,倒不是因为听了郑晓潇兀自炫耀那番话,话里行间都以唐许是她男友为傲,平白让人觉得好笑。

    姜锦何曾在乎谁是她的男朋友?就算是唐许,她也顶多是惋惜唐许这样的优秀男子糟蹋在郑晓潇身上,然后一笑而过。

    倒是他话里话外隐隐透露的威胁,让姜锦不由得侧目。

    两人仅有的交集便是在影视城郑晓潇威胁她那一次……对了!姜锦脑中灵光一闪!忽然就想明白郑晓潇和唐许之间的关系!

    那次郑晓潇威胁她,被杀气腾腾的唐许记恨在心,姜锦怎么看也不觉得唐许会对郑晓潇生出别的心思,倒是要担心郑晓潇会不会遭殃。

    这么看来,郑晓潇自称是唐许女朋友这件事情,就越发透着诡异劲儿了。

    总觉得背后没有那么简单。

    等等,郑晓潇该不会以为影视城那次是她在背后使了手段,手里还握着把柄,才会说什么早点把不该留着的东西拿出来,免得引火烧身毁了大好事业云云。

    ——姜锦越想越复杂,而且她也无暇多想。

    因为她刚刚接到顾寒倾的电话,他语气很郑重地告诉她出了点事。

    具体什么事他没说,只让她回去商量。

    姜锦只好道别安夏,以最快速度开车回家。

    不知为何,一路上她都因为顾寒倾的那句“出了点事”心神不宁,好像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似的。

    心里不安,连带着姜锦的心情也越发焦躁,等红灯的时间都觉得格外漫长。

    好不容易回到了东国阙,车子往地下车库一丢,姜锦一路跑进电梯,冲进家门。

    顾寒倾正在客厅里打电话,见姜锦进来,用眼神安抚她不要慌张。便冲电话里吩咐两句,这才挂断电话。

    “发生什么事情了?”姜锦语气急促。

    顾寒倾起身,拽着她在沙发上坐好,又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姜锦连水都不想喝,语气越发焦急:“到底是什么事啊?”

    “先喝点水。”顾寒倾摸摸她的头发,直接把水杯塞进她手里。

    姜锦拗不过顾寒倾的坚持,只好听他的喝了几口水。这一喝还真发现她的口干舌燥,直接一口气把整杯水都喝下肚,情绪这才安稳一些。

    顾寒倾这才徐徐道来:“是蒋小四那边传来的消息,说他之前安排在海城的人发现,有人在调查你,而且还找到了你高中的班主任刘艺老师。”

    姜锦无暇去想,为什么蒋郁在海城还安排有人,她的脑子在听到“刘艺老师”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已经轰然炸开,乱成一锅粥。

    “怎么了?”顾寒倾见她脸色不对,嘴唇苍白得厉害,不由得担忧心生,握住她的手才发现已经一片冰凉。

    姜锦的声音都在颤抖:“……是谁,在调查?”

    “一个叫池云生的记者,顶峰娱乐的,你认识吗?”

    姜锦摇头。

    她不喜欢接受采访,私下行事一贯低调,所以在圈里认识的记者也不多。何况这个池云生,根本不能算是普通记者,而是人见人厌的狗仔,姜锦就更不可能认识他了。

    她倒是听说过他的大名,知道他臭名昭著,曝光过很多明星的隐私,圈内人都对他畏之如虎,算是得势便嚣张的小人。

    正式接触,却一次都未曾有过,这个池云生为什么会瞄上她?

    这一点倒好理解,以姜锦现在的名气与地位,多的是狗仔想要从她身上挖出大料来,姜锦更在意的是,是谁告诉池云生她高中班主任的身份?

    姜锦总觉得这背后,隐藏着深深恶意。

    顾寒倾也是这么认为,他说:“你过去的资料早在之前就被蒋小四整理过的,按理来说不可能被人轻易查到才是。这个池云生能得到这个消息,其中问题很大,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了,要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

    姜锦嗯了一声,却情绪低落。

    她想起什么,缓缓抬头,情绪复杂地看了顾寒倾一眼。

    他又接了一个电话,起身走向阳台在说什么,巍峨的身影高大到为她撑起一片天空。

    此刻,姜锦百感陈杂。

    刘艺老师是除了她之外,唯一知道当年之事的人。

    若是这个池云生记者把当年的事情挖出来了,且不说外界的传言如何,会不会直接毁掉姜锦的演艺生涯。光是顾寒倾……姜锦不确定,他在知道之后,会是怎样的态度。

    姜锦痛苦地闭上眼睛。

    那段过往对她的人生而言,是个难以抹去的污点。

    或许,她应该主动跟顾寒倾坦白。

    她希望他是从她这里亲口得知,而不是从别人那里调查而来。

    挂了电话的顾寒倾转过身来:“我想你应该要去海城一趟。”

    “怎么了?”姜锦茫然跟着起身。

    “你的高中班主任,她的丈夫得了肝癌需要高昂手术费用,那个记者池云生就是以此为条件要挟她,让她把你的秘密说出来,就能够得到一笔足够负担手术费用的钱。”

    顾寒倾稍微思索,便其中肯定有问题。

    一个小狗仔哪里能随随便便砸个几十万?这背后一定还有其他人的手笔。

    倒是池云生追问的什么姜锦身上的大秘密——顾寒倾并没有放在心上。

    “然后呢?刘老师……说了么?”

    姜锦脸色煞白。

    ……

    海城第一中学教职工家属院。

    刘艺老师坐在客厅里,表情木木的没有任何反应。

    屋里一片空荡,冷清得厉害,儿子一走像是把热闹也带走了,他临走时说的那番话,就像一把钝刀子反复割着她的心脏。

    他说:

    “难道在你眼中,为学生保守的区区秘密,竟然比爸爸的性命还要重要?”

    “如果爸爸去世了,都是妈你的错,知道吗?”

    “我会把房子卖掉离婚!我一定会给我爸把病治好!”

    当时刘艺老师的语气冷静到了极致,她说:

    “就算你爸知道也会支持我,不论我们走到怎样的绝境,都不能违背做人的原则。而你若是要选择卖房离婚,我这个当妈的阻止不了你,那是你的事情你的选择,后果也由你自己来承担。”

    儿子气急败坏,摔门离去。

    没错,刘艺老师最终还是选择了拒绝池云生的诱人条件。

    哪怕他把好处说得天花乱坠,刘艺老师也不愿意为了丈夫的苟活而出卖自己的灵魂。教书育人三十年,有的时候把品格和灵魂的高尚,看得比性命还要重要。

    那是人生在世必须坚持的东西,若是失去了为人的底线,那么也不配生而为人。

    刘艺老师一边反复告诫自己,她的选择没有错,一边伏在膝上痛哭流涕,哭得不知时间流逝,连给医院的丈夫炖骨头汤的事情也忘了,翘班离开学校的事情自然也忘了。

    直到一个同事给她打来电话,说主任发现她不在学校,登时大发雷霆,让她立即赶回去。

    刘艺老师知道这次恐怕她的班主任职务也保不住了,心情极度低落的起身收拾东西,准备赶回学校。

    临走之前,她还在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把脸,不想让自己哭红的眼睛看上去那么明显。

    一路出门下楼,刘艺老师丝毫没有对主任大怒而生出焦急,她慢吞吞地走着,像是失去了希望的行尸走肉,神情浑浑噩噩得四下茫然。

    走出昏暗楼梯间,蓦地接触到明亮的日光,刘艺老师还有些不适应,哭痛的眼睛被阳光刺疼得厉害,眼前一片发虚,缓了好一会儿,她才凝聚了目光,看清楚不远处光芒中走来的纤细身影。

    那是一个年轻女孩儿。

    面容一如记忆中姣好美丽,却已然蜕变不同,少了稚嫩惶恐,多了成熟坚定。

    刘艺老师有点恍惚,几乎要以为她看到的是错觉。

    “姜……锦?”

    “刘老师。”姜锦露出似哭非哭的表情。

    五分钟后,两人坐在了附近一家咖啡厅。

    这家咖啡厅开在老街区,附近住户都不会花几十块喝一杯咖啡,所以生意并不好,姜锦与刘艺老师进来的时候,里面一桌人都没有。

    顾寒倾落后半步,直接找到店主,花钱包下咖啡厅,让店主也暂时避开,在门口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到这对久违师生的见面。

    刘艺老师好奇地看着顾寒倾,见他冲她礼貌颔首,又走到距离她们最远的一张桌子坐下,拿了一本杂志随意翻看。

    “他是?”

    “我的男朋友。”姜锦小声解释,又瞟了远处顾寒倾几眼,嘴边不自觉多了温柔笑意,只要看着他便心生欢喜。

    “好好好,看得出来他很细心,也对你很好。”刘艺老师很满意,也越发庆幸她的选择。

    如果她真的把那件事情说出来,会给姜锦和她男朋友带来怎样糟糕后果和毁灭打击?

    姜锦应了几声,在老师面前有些羞涩,也掩不住甜蜜。

    但她很快正色,重新回到正题:“刘老师,那件事情我已经听说了。”

    在京城的时候,顾寒倾说还不知道刘老师态度如何,已经派人过去阻止了。但在来的路上,他们俩才得知,刘艺老师毅然拒绝了那个狗仔池云生的诱惑,并且一个字都没有往外透露,还为此跟儿子大吵了一架。

    姜锦说不清此时的心情何等的感动和复杂。

    就像是当初她走投无路,母亲疯癫失控,她被迫怀孕,生父苦苦相逼……她几乎被逼入绝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

    是刘艺老师帮助了她!

    以她已满十八周岁成年为由,解决了户口问题,让郑成扬失去了拿捏她的把柄。后来失去孩子和母亲,若不是刘艺老师的开导,姜锦也不能这么快振作起来,重新参加高考,就读京城大学。

    几年前她离开海城的时候,刘艺老师说:

    “别再回海城了,也不要给我打电话,彻彻底底忘掉不好的过去,重新开始吧。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一定会拥有幸福人生的。”

    姜锦泣不成声,之后也果然按照刘艺老师说的,没有与她联系。

    不过那时姜锦在京城也是艰难度日,学费生活费几乎让她喘不过气,哪怕能拿到奖学金,姜锦也要拿出一切空闲时间打工,忙碌得根本无暇回顾过去。

    后来她生活逐渐好转,姜锦有想过去拜访刘艺老师,但却迟迟未成行。

    一是因为刘艺老师对她说的话,二则是……姜锦有意逃避过去,不愿再想起让她痛彻心扉的事情。

    几个月前她还让周易调查了刘艺老师的近况,知道她过得不错,也就松了口气,没有再继续纠结。谁想到,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刘艺老师的人生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而她居然是在这样状况下,跟刘艺老师再次见面。

    姜锦心里难受得紧,抓着刘艺老师的手,一个劲儿地说对不起。

    刘艺老师温和拍着她的手背,安抚她:

    “有什么好说对不起的,当初是我不让你来看我,你做得很好,人生也重新开始得很好,何必要想起痛苦的过去?”

    姜锦有千言万语要说,话到嘴边只凝聚成一句:“谢谢你。”

    “傻孩子,原本就不属于我的东西,要来也是良心不安,不如不要。我也看得出来,那个记者是心里憋着坏要对付你呢,哎,你现在名气这么大,肯定有人想要对付你,你是我一手拉回来的孩子,我不想再看到你摔进去。”

    刘艺老师心中感慨不已。

    她教过这么多学生,对姜锦印象是最深刻的。

    并非因为姜锦漂亮,还是发生在她身上的那些事情。而是刘艺老师亲手把她从绝望边缘拉了回来,亲眼看着她拥有崭新人生,刘艺老师也再一次发现了身为老师的意义。

    她对姜锦的感情是特别的,也是衷心希望她能好好的。

    跌入深渊这种事情,一辈子有一次就够了。

    “刘老师,我听说师公身体不好,在医院……”姜锦委婉地表示愿意出这笔医药费。

    刘艺老师断然拒绝:“不,不行,我拒绝那个记者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自己的良心,又怎么能要你的钱呢?而且这件事情我已经找到解决的办法……”

    她都已经想好了,儿子的新房不能卖,但家属院的房子却可以卖,虽然卖不了多少钱,但几十万手术费还是能有的。

    姜锦紧紧握住刘老师的手:“老师,让我帮帮你吧。当年你帮了我那么多,我什么时候拒绝过?现在就当我是在报答你!”

    刘艺老师有些摇摆不定。

    就听到姜锦故意俏皮地说:“放心吧刘老师,现在我能赚很多钱,师公的手术费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刘艺老师忍不住笑了:“你这丫头,你的钱到底是你的钱……这样吧,这钱算是我从你这里借的,以后我一定会还你的。”

    姜锦知道刘艺老师相当有原则,当老师这么多年,从不收家长的礼物,要她平白无故收下姜锦的几十万,的确有些困难。

    借就借吧,反正还不还都无所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