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401章 坦白一切

    刘艺老师心里想着,等这个难关熬过去了,再慢慢筹钱,从姜锦手里借的几十万必须还!

    但当顾寒倾着手帮刘艺老师处理丈夫事情之后,刘艺老师就有点懵了。

    丈夫从嘈杂的六人病房转到了双人病房,另一张病床还是空着无人入住,还有独立卫生间与厨房,房间环境好了不止一倍;

    原本的主治医生等一应人等也全部换成了新的业界大牛,手术前天还有一堆专家为她丈夫的病情会诊讨论。

    刘艺老师忧心忡忡地拉着姜锦:“这,这得花多少钱啊?”

    姜锦笑着摇头:“刘老师,不用花钱的,因为这医院的院长认识我男朋友,所以给了一点便利而已。”

    刘艺老师震惊得看着医院院长带着一票副院长主任医师等等,站在姜锦男朋友那位小顾面前点头哈腰的笑得谄媚,没能及时缓过神来。

    这是认识?这是巴结吧!

    刘艺老师先前只是觉得姜锦这男朋友长得好看,跟姜锦站在一起,两人单单容貌来看便如神仙眷侣一般,尤为契合。现在经历了三观洗礼之后,乍看顾寒倾,哪里只是长得好那么简单?气度尊贵颐然,威势浑然天成,俨然身居高位者,绝对身份不凡啊!

    当以院长为首的医生们到刘艺老师面前来嘘寒问暖的时候,刘艺老师还是展现了为人师表的傲骨,没有毕恭毕敬,也没有得势张狂,不卑不亢地一一感谢这些专家们的费心。

    自打丈夫住院后,她了解良多对这方面也有一定了解。

    现在这种待遇,根本就不是钱能换来的,只有权势和地位才能获得院长等人的倒履相迎,她也是沾了姜锦的光。

    姜锦自觉地退到顾寒倾身边,戴着鸭舌帽,又有面容冷厉的顾寒倾在旁,根本无人敢多打量她,自然也就认不出她的身份。

    “谢谢。”姜锦悄声在顾寒倾耳边说了一句。

    她知道,以顾寒倾的能量,可以轻易让刘艺老师的丈夫获得更好待遇,高干病房或者转院到更好医院都没问题。

    但不仅姜锦没提,顾寒倾也没这么做,两人都默契地达成了一致。

    因为他们都知道,固然他们帮助的方向能够给刘艺老师带来更多方便,但也要懂得衡量刘艺老师的承受范围,恩情太重,就该换刘艺老师惶恐不安了。

    姜锦是来帮她,不是来施恩。而现在的标准恰到好处。

    顾寒倾抿着近乎看不出的浅笑:“你的老师,为人很好。”

    能够在这般境况之下,对他人许下的重利毫不动摇,这份定力听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可要难多了。

    所以才显得刘艺老师的选择难能可贵。

    相比她的付出,顾寒倾这点回报不算什么。

    他更看得出姜锦对那位班主任的感情,怀念、感动、依赖……哪怕是为姜锦,顾寒倾也会多费写心思。

    “刘老师帮我保守的秘密其实……”

    顾寒倾打断她的话:“不用告诉我。”

    姜锦却坚定摇头:“不,我该告诉你的,只是不是现在。”

    “……好,我等你。”

    刘艺老师丈夫的病很快定下手术日程,姜锦也在医院碰到了刘艺老师的儿子,他看上去很羞愧,几乎不敢面对姜锦的眼睛。

    姜锦也听说了过程中刘艺老师儿子的态度,但她没放在心上。

    为人子,心情急切也能够理解。

    探望了刘艺老师的丈夫之后,姜锦没有在海城多呆,顾寒倾还有工作要回京城,她当然也要一并回来。

    临走之前,姜锦反复嘱咐刘艺老师,一旦有什么情况就给她打电话,刘艺老师也答应了。顾寒倾见姜锦不放心,便让人留心这边,随时给姜锦汇报。

    回到东国阙,已是夜里。

    阿元早就下课回家,但家里锦锦跟老爸都不在,他的晚饭都是由人送来解决的。阿元对此很是不安,平时他下课回家,锦锦总是会等着他,这都成了习惯,突然不见锦锦,小家伙焦躁得连饭都吃不下。

    被派来照顾阿元的人也急得不行,怎么劝阿元也不吃饭,最后只能如实汇报给顾寒倾。

    顾寒倾听到这个电话的时候,表示知道了,却看了靠在他肩上疲惫睡过去的姜锦,并未把这件事情告诉她。

    所以姜锦一直到进门之时,才陡然看到阿元扑了过来,委屈地直喊锦锦。

    “阿元?”姜锦小睡了一会儿,精神劲儿还有些迷糊,“怎么了?”

    阿元摇头,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他一下午都心不在焉的,直到现在亲眼看到姜锦,他的焦躁与不安这才尘埃落定。

    姜锦抱起阿元,走到餐厅,见一陌生女人站在那里冲她尴尬的笑,知道这位应该是临时派来照顾阿元的小阿姨。

    除了她以外,还有一桌子的饭菜没动,桌面上摆着阿元的专用碗,里面盛着满满一碗米饭,却一口都没动。

    姜锦轻轻拍拍阿元的背,柔声问他:“怎么不吃饭啊?”

    阿元也不说话,就是趴在姜锦肩膀上,看上去情绪怏怏的。

    姜锦也没吃饭,就抱着阿元一起在桌前坐下,顺便让小阿姨再盛两碗饭。

    顾寒倾晚了几步进来,见阿元还赖在姜锦怀里,也不肯回椅子上好好吃饭,姜锦还要轻言细语地哄他,便沉下脸来。

    “阿元,怎么还不吃饭?”

    姜锦感觉到怀里的阿元抖了一下,换个位置继续趴着,却坚定不移地赖在姜锦身上不肯离开。

    顾寒倾已经大步走过来,也不说话,静静直视着阿元的眼睛,莫大的压力通过眼神传递给阿元,饶是阿元也有点坚持不住,闷闷不乐地从姜锦怀里爬了出来,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姜锦倒没管这父子斗法,唤顾寒倾也坐下,开始吃这顿迟来的晚饭。

    小阿姨舀了饭就被顾寒倾打发走了,以前他也习惯身边有小阿姨照顾。但后来一家三口住的时间久了,就越发不喜欢家里有多余的人。若不是家里的情节还需要人打理,他甚至喜欢有人踏足属于自己的私人领域。

    小阿姨走了,阿元也不再保持沉默,跟个好奇宝宝似的对姜锦追问个不停,问她为什么不在,是去什么地方了。

    “锦锦又要去工作好几个月吗?”阿元这样问的时候,小眉毛都皱成一堆了,由此可见他对姜锦一去就是几个月的工作怀抱着多大的怨念。

    姜锦想了一下,也没有对阿元隐瞒,把她老师丈夫生病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阿元,全然将他当成大人看待,丝毫没有对小孩子就可以糊弄的意思。

    阿元很喜欢这种平等交流的感觉,神情有些振奋:“那阿元也要去探望锦锦的师公吗?”

    “那倒不用,海城太远了,要坐飞机去,阿元不是还要上课吗,所以等以后有机会的话,锦锦就带阿元去拜访锦锦的老师。”

    阿元虽然不用去幼儿园,但他每天需要学习的课程远比幼儿园花费的时间多得多,这些课程里一部分是顾寒倾给他安排,一部分是他按照自己的兴趣亲自选择的,有专门的老师对他一对一教学,听说阿元进步很大,他的高智商在学习这块儿展现得淋漓尽致,很有其父的风采。

    课程多了,时间自然少了,连姜锦平时在家里,也就只有等阿元下课还有上课之前能跟他待在一起,若是姜锦有工作,待在一起的时间就更少了。算下来,反倒是姜锦和顾寒倾在一起的时间更多,阿元只能往后排,跟以前姜锦阿元整天腻在一起的黏糊劲儿相差甚远,让阿元都不满了。

    这不,在家里越发黏着姜锦。吃了饭后也不去做别的,就待在姜锦身边和她一起看电视。

    姜锦原本打算跟顾寒倾坦白的事情也不得不泡汤,毕竟她还没有告知阿元的打算,只得把这个世界往后推。

    不过很久没跟阿元一起玩儿,姜锦也生出调皮心思,直接陪阿元玩起游戏来。

    别看姜锦比阿元大那么多,游戏技术在阿元面前却完全是个渣,不得不请求外援顾寒倾来帮助。

    顾寒倾跟她当然不是一个级别的,哪怕他很少接触这些游戏,也能通过强大的肢体协调能力和反应能力,稳稳压住阿元一头。

    阿元面对爸爸的强力碾压,也没有灰心,反而越挫越勇,小性子倒是很倔强。

    姜锦忽然发现战局成了她跟顾寒倾两个大人一起“欺负”阿元这个小孩子,想想怎么也过不得,就果断转投阵营到了阿元身边,开始为他呐喊助阵,俨然和阿元成了一派,一起对抗大魔王顾寒倾。

    莫名被抛弃掉的顾寒倾也是哭笑不得,他这是在帮谁呢?真是立场不坚定!

    他自然不能随便输给姜锦和阿元,拿出八分认真的态度,把阿元姜锦二人血虐了一盘又一盘,最后惨兮兮地关掉游戏,改看电视去了。

    看电视好啊,电视和平,我爱和平。

    许久没有这么玩,气氛着实是好到热烈。还有结果就是阿元趴在姜锦腿上,不知什么时候就呼呼大睡起来。

    姜锦把他抱回房间,换了衣服塞进被窝里。

    当她从楼上下来,站在楼梯上,一眼便能看到顾寒倾认真专注的侧脸,什么时候走到他身边的都不知道。

    顾寒倾朝她招招手,把姜锦顺势揽进怀里。

    “你想说的事情,是打算现在告诉我吗?”

    姜锦抬头讶然:“你怎么知道?”

    “傻姑娘,你的欲言又止都写在脸上呢。”顾寒倾好笑地捏捏她的脸,“也不知道以前你是怎么把情绪掩饰得这么好的?”

    以前他还觉得看不懂姜锦。

    现在却发现,姜锦在他面前就是一张白纸,喜怒哀乐都摆得清清楚楚的。

    跟以前把什么都隐藏起来的她相比较,这得多累啊。

    姜锦也怔怔的不由得出神。

    大概是因为信任?

    也是因为信任,所以她心甘情愿地在他面前,把那血淋淋的伤口再度撕开来,把那段痛苦的记忆与他分享。

    “六年……哦不,应该是七年前了,我遇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姜锦开始说起那件事情,语气竟然意外的平静,“我被一个陌生人强暴了。”

    她不愿意去回想更多的细节,光是想到那段可怕的时间,姜锦都觉得煎熬得厉害,像是把心脏扯出身体,放到油锅里滚三滚,痛彻心扉都不能完全描述她现在的心情。

    顾寒倾猝不及防听到这句话,猛地捏紧了姜锦的肩膀。

    一股勃然而生的怒意自他的身体里爆发,寸寸撕裂四周平静的空气,宣泄着他的愤怒!在惊涛骇浪之后,便是余留不绝的心痛!

    是谁伤害了她?这个让他都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的姑娘,居然面临过那般恐怖的事情?

    光是想想,顾寒倾都能感受到从她身上传递过来的悲戚与痛苦。

    他能做的不多,只有将她紧紧拥入怀里。

    “这不是你的错。”

    姜锦扯出一个似哭非哭的笑容,难看得紧,却一滴泪水也没有。

    大概是她早就哭干了眼泪。

    “然后,我怀孕了,我决定把那个孩子生下来。”姜锦回忆起当初,精神都有些恍惚了,“我知道我的选择很疯狂,但那会儿我妈妈患上精神疾病,情绪极度不正常,还几度尝试自杀。我只有她一个亲人,也不想失去另外一个亲人,我肚子里的孩子,虽然他生父不明,但她毕竟是我的女儿。”

    顾寒倾沉默下来。

    他已经不敢顺着姜锦的话继续往下想。

    “刘艺老师就是在那个时候得知了我的情况,因为我突然说要休学,她不放心,最后无意中发现了真相。虽然她也生气过,最后却选择帮助我,连我的医院都是她帮我联系的,还帮我照顾过妈妈,所以我至死都会感激刘艺老师。”

    “再然后……”姜锦疲惫地靠在顾寒倾的肩膀上,能在此时有所依靠,也算是她目前最大的幸运了吧。

    顾寒倾不断地抚摸着她的长发,心痛得无以复加。

    姜锦已经缓缓道出:“……再然后,我生她的时候难产,醒来的时候医生还来不及告诉我她已经去往天国,我的妈妈就跳楼自杀了。”

    姜锦无意识地紧紧抓着胸口的衣服,忽然觉得呼吸有些急促,莫大的痛苦从天而降疯狂地碾压她的血她的肉她的骨。

    姜锦瞳孔放大,眼神呆滞,仿佛深陷梦魇不得自拔。

    “阿鸾……阿鸾……”

    是顾寒倾一声一声,那她从黑暗里面拽了回来。

    姜锦抬起茫然的眼眸,迎上顾寒倾痛得发红的眼睛,他捧着她的脸,视若珍宝地在她额上脸上落下怜惜的吻。

    “阿鸾,你看着我,听我说。”顾寒倾低沉的嗓音涌动着大地般包容温和的生机,也给她的灵魂重新注入了力量,让她不由得打起精神。

    “阿鸾,这件事情并不是你的错,你是受害者,该死的是伤害你的人。至于你的妈妈,还有可怜的孩子,她们都希望看到你能振作,拥有全新的人生。这也是你的老师告诉你的,不是么?”

    姜锦毫无焦距的目光在顾寒倾脸上扫来扫去。

    她突然就笑了。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谢谢你选择包容我,让我知道此生和你在一起,是我多么大的幸运。

    顾寒倾正是知道她的意思,所以把她轻柔抱住的时候,也无声呢喃了一句谢谢。

    是我该谢谢你才是,谢谢你能够给我机会,来照顾你保护你,能让我知道原来生命的存在是这样有意义的事情。

    真正的爱情,并非是某些失败者口中,因为生活不断消磨的消耗品。

    而是因为彼此的感激和诚恳,而让这段感情不断延伸,让男女之间的感情从悸动生长为相濡以沫,从情人变成家人。

    因为姜锦遇到的是顾寒倾,因为顾寒倾遇到的是姜锦。

    所以他们感激。

    姜锦选择坦白,固然诚恳,但也艰难。

    因为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有顾寒倾一般的心胸。

    但姜锦决定相信她的选择,相信顾寒倾,所以她毫不保留地道出一切。

    她庆幸遇到的是顾寒倾,也庆幸她的伤疤,因为有顾寒倾的包容和理解,才能逐步走向愈合,让她斩断痛苦的过去,拥抱全新的未来。

    ------题外话------

    删删改改了很多次,终于码完这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