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03章 正牌女友

    自古以来便有寒门难出贵子之说,因为世家背景带来的优秀精英教育,从这群世家子女出生之后便开始接触,从小耳渲目染,再差也歪不到哪儿去。真正这个世家圈子的子女,彬彬有礼、大气从容。

    至于外界传闻的什么嚣张二世祖,在世家这个圈子里面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抹黑门楣的家伙只有被逐出家族的下场,在这样严苛环境生长的世家子女,怎么可能出现坑爹坑妈的行为?

    在他们身上永远看不到嚣张跋扈这种东西,家族的严苛要求束缚着他们的一言一行。

    虽然在这样私下的朋友场合,这群男女少了拘谨,多了随意,但骨子里面带出来的傲然却挥之不去。尤其是在面对陌生人的时候,那种居高临下自然而然就出来了。

    但,这是对其他人!

    姜锦站在这里,没人敢倨傲,几乎所有人都恭敬地站起身,好奇却不失礼貌的看向她,目光温和友善,不存在任何让人不舒服的打量。

    因为,她背后是顾寒倾。

    被他们尊称为三哥的男人,从小到大都压在他们头顶上的真正天之骄子。从他带着姜锦出现在这个场合开始,这群骄傲的世家子们就知道,姜锦的身份远远超乎他们的预料。

    不管她是否家境贫寒,不管她是否身为明星,在这里,她都是顾寒倾的正牌女友,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顾寒倾的女朋友。

    ——这个身份,足以让所有人重视,并且尊敬。

    姜锦隐约明白顾寒倾带她来,是想把他的朋友介绍给她,但她不懂顾寒倾这种宣告的深层次含义在内。

    这是真正带着她走入他的圈子,以女朋友的身份。以这个地方为起点,要不了两天,整个京城都会知道顾寒倾有了一个重视疼爱的女朋友。

    是宣告,也是警告。

    顾寒倾的话语力度,可是非同一般。

    就像现在,姜锦面对所有人和善亲昵的笑容,也不由得在心里赞叹这些天之骄子并没有外界传闻的过分,明明一个个都非常懂礼貌,朝着她一口一个“三嫂”的,别提多亲热了。

    在场的几个年轻女孩儿更是对她发出善意信号,根本不存在任何嫉妒打压,甚至主动提起姜锦在娱乐圈的事情,有意往姜锦熟悉的话题上去靠。

    世家子恭维人的手段,那才叫圆滑,说的话叫一个漂亮。作为被恭维的对象,姜锦感觉不到任何刻意,但她们的每句话都能恰到好处地说中她心痒之处,饶是她克制了些,也在几句话间便被年轻女孩儿们哄得笑逐颜开。

    不消片刻,顾寒倾和姜锦在草坪上摆着的白色户外沙发上坐下。

    “三嫂来来来,尝尝我们会所的甜点。”成负狗腿地端了两盘点心上来,顺便递了一副刀叉给顾寒倾,“三哥要不要尝尝?”

    顾寒倾也没搭话,随手接过刀叉,切开粉色的慕斯,用叉子舀起一块,然后,送进了姜锦嘴里。

    ——他这一系列动作,可是分毫不差地落入周围一群人的眼里,顿时惹来惊异连连,就是谁都不敢作声。

    姜锦没有注意到周围安静了几秒,咬着顾寒倾递过来的叉子。

    “怎么样?”顾寒倾低声问她。

    “酸酸甜甜的,味道还不错,你也尝尝呗。”姜锦随口说着。

    顾寒倾听她这般说了,也想尝尝,就着刚才姜锦吃过的叉子,给自己切了一口。入口瞬间他就皱起眉,奶油味道他实在是不喜。

    “好吃吗?”姜锦期待地望着他。

    顾寒倾实在是说不出否定的话,只能硬着头皮违心点头。

    殊不知,这一幕落在周围人的眼里,有何等的震惊!

    有谁见过三哥吃瘪的样子?这就是!

    有谁见过三哥温柔体贴的样子?这就是!

    有谁见过洁癖三哥吃别人叉子的样子?这就是!

    壮哉我三嫂!

    一群人嘴上叽里咕噜话题都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眼神却一个劲儿地往顾寒倾姜锦身上飘,难得的八卦怎么也不想错过。

    而对姜锦的认知,也是反复刷新再刷新,看三哥在他面前服服帖帖,这群被三哥碾压血虐长大的发小,几乎要跪地高呼我三嫂千秋万代了!

    姜锦全然不知其他人的心思。

    顾寒倾坐了一会儿,被成负叫到一旁去。

    他走之前在姜锦耳边叮嘱几句,警告的眼神不忘在周围人群中扫过,其他人忙不迭点头,一脸苦逼。

    有您老人家的名头镇着,难道还有谁敢为难堂堂三嫂吗?

    顾寒倾离开后,剩下姜锦和阿元坐在沙发上,随意听着其他人的谈话。

    这派对比较松散,虽然布置得很惬意,但归根究底就是一个普通朋友派对,大家三三两两的凑作一堆,话题近的自然能聊到一块儿。

    聊天的话题也从艺术、文学到经济、政治,姜锦对艺术文学这块儿还有点研究,经济政治什么的就一窍不懂了。

    虽然他们有意拉她进入话题,但姜锦觉得自己半罐子水没有卖弄的必要,索性没有插入话题,自顾自地吃起她面前的那盘抹茶慕斯起来。

    法式甜点的做法相当复杂,看着小小一块,实则内含乾坤。就像姜锦现在正在吃的抹茶慕斯,上面用裱花袋挤出漂亮的淡奶油,尖尖上还点缀一颗白巧克力。下面托着抹茶色半圆体,吃起来有点像冰淇淋,里面又有巧克力、奶油等三层夹心,入口融化开的味道非常浓郁。

    姜锦品尝着甜点,不忘喂阿元一口。

    阿元不喜甜食,但抹茶慕斯甜味刚好,还挺合阿元口味,在不情愿吃了两口之后,就睁着亮晶晶的眼睛,趴在姜锦膝盖上赖着要吃更多。

    “这个冰的,少吃点。”姜锦说着,伸手去摸阿元的小肚子,鼓得跟青蛙似的,便佯怒道,“你看你,吃东西也没个节制,这小肚肚都鼓成什么样儿了?吃多了会肚子痛的知不知道?”

    阿元不好意思地笑倒在她怀里蹭了蹭,乖得跟猫儿似的。

    深知三哥家小祖宗脾性的,这下越发惊奇了,暗道这三嫂果然手段不一般,不仅把三哥拿捏得死死的,连阿元都被一并拿下,这是要入主顾家成为顾三夫人的节奏啊。

    姜锦和阿元分吃一块慕斯之后,姜锦放下盘子,对阿元说:“你也去小朋友那边一起玩玩儿啊,待在这里多无聊。”

    阿元摇头,他才不无聊呢,跟锦锦待在一起最开心了。

    姜锦看他黏糊劲儿,虽然开心,但还是希望他能有跟其他小朋友相处的时间,亲自牵着阿元的手跑到儿童玩乐区,塞进正在玩耍的小家伙堆里。

    阿元委屈巴巴地望着姜锦,姜锦虽然心疼,但还是狠下心,借着上卫生间的理由,暂时离开了一会儿。

    阿元见姜锦的身影消失不见,委屈的表情立马收起。

    高傲、冷漠,这才是他顾煦。

    一个小女孩儿跑过来,见小哥哥长得好看,便怯生生地说:“哥哥,我们一起玩吧?”

    旁边正在聊天的某男子,紧张地站起身,看向自家小公主的方向,暗恼没对女儿耳提面命别去招惹顾家那小祖宗。

    听说这小祖宗脾气坏得很,从不跟旁人多说一个字,小小年纪就被顾三哥练出一身好功夫。前年他才不到四岁,就在宴会上把一个十岁的男孩打得哇哇大哭,听说原因是要抢他的玩具,被打的孩子没理也没胆子去找顾家的麻烦。

    身为小公主的父亲越发担忧,就差直接冲上去把女儿抱走了。

    却突然见到,阿元朝那小女孩儿哼了一声,双手插在裤兜里,一副小酷哥的模样,悠哉悠哉地跟在女孩儿背后去玩了。

    虽然依然对其他孩子一脸不耐烦,但也愿意加入他们的玩耍中,再也没有当初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小煞星模样。

    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此刻。

    作为改变阿元的最大功臣,姜锦来到卫生间,洗了洗手,脑子里却还想着阿元望着她的眼神。

    还是快点回去看看他吧,万一阿元伤心哭起来怎么办?

    她把情况想得很糟糕,患得患失之下,也心乱如麻起来。

    恰好有人从外面坐进来,穿着卡其色薄款羊毛呢子大衣,里面搭配乳白色麻花毛线长裙,踩着一双红色高跟鞋,提着红色的gucci酒神包,连妆容但是气场强大的淡红色系,一抹艳色从眼尾飞翘而起,连带着她那双漂亮的眼睛也少了凌厉,多了妩媚。

    姜锦无意往镜子看了一眼,恰好与对方对视。

    然后,双方都愣了一下。

    “姜锦?”对方叫出她的名字。

    “安娜?”姜锦同样想起她们的一面之缘。

    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淡淡温馨。

    “上次戛纳之后,我们都好几个月没有见面吧?”安娜主动提及,语气有些怀念。

    姜锦同样感慨:“是啊,当时我还可惜没能要到你的电话号码,心想着能不能在戛纳电影节上再碰到你一次,可惜了。”

    安夏冲她默契眨眼:“真是心有灵犀了,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

    “那现在可以给我一个电话吗?”

    “当然!”安娜直接报出一串数字,问起姜锦,“你是来参加朋友聚会的?”

    “对,你也是吗?”她直接把那串数字保存起来,在存安娜的名字时,手指停顿了一下,“你的中文名字是?”

    安娜一看就是华国人,自然要以中文名字相称。

    安娜灰心一笑:“啊,忘了介绍,我叫蒋朝朝,朝气蓬勃的那个朝。”

    姜锦倏地抬头,目光落在她灿烂的笑脸上,瞬间愕然。

    蒋朝朝?

    ……

    成负正在跟一群发小聊城西那块地皮的事情,他大着胆子把顾寒倾拉进来参谋,却被顾寒倾以无聊眼神横了几眼,直接被晾在一边。

    成负不甘心,还围着顾寒倾各种劝说的时候,就见远处有人朝着他们大步走来。

    “莫问?”成负眼睛一亮,赶紧招手,“快来快来,我们这里正在聊大事呢!你来给我参谋参谋!”

    这是瞄准顾寒倾不成,又将矛头对准莫问了。

    刚到的莫问就面临这么一出,一头雾水。

    “说什么呢?”

    成负见这家伙走得慢悠悠的,上去一把搂住他的肩膀:“你这小子,怎么这会儿才来?”

    “我上午有台手术,结束就立马过来了。哦,中途还去接了朝朝。”莫问说完,跟顾寒倾也打了个招呼。

    顾寒倾朝他掀起眼皮,算是回应了。

    成负却彻底目瞪口呆,一边瞟顾寒倾的脸色,一边抱着庆幸问莫问:“谁?你说谁?蒋朝朝也来了?”

    莫问皱眉:“不是你叫她的,怎么现在换作你大惊小怪了?”

    成负暗道要遭,朝着莫问挤眉弄眼,试图传递信息,可惜无济于事。

    顾寒倾已经眯眼看向他。

    成负干巴巴地笑着,直接把莫问拖到一边。

    “现在怎么办!蒋朝朝来了,三嫂也来了!你这是要引起三哥的桃花大战吗?”成负气急败坏地说。

    莫问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

    “来之前你不说?”

    “之前蒋朝朝不是说不来吗?”

    “后来她说你难得邀请,她又有空,就过来了。”莫问也有点懵。

    成负都快抓狂了:“这下怎么办?”万一出什么事,他这个聚会主办方,绝对会被三哥虐得很惨很惨啊!

    莫问倒是想得开:“没事儿,哪有你想的那么夸张?”

    “你是不懂女人的嫉妒心!”

    莫问眼一抬,指着某个方向:“喏,你口中的桃花大战来了。”

    成负扭头看过去,就见姜锦和蒋朝朝两人说说笑笑走出来。

    这一幕,不知道让多少人目瞪口呆。

    说说笑笑?姜锦和蒋朝朝说说笑笑?

    谁不知道蒋朝朝暗恋顾寒倾十几年,还在她三十岁的生日宴会上,当着众人的面给顾寒倾表面,最后还被拒绝了!

    姜锦呢?顾寒倾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承认过的正牌女友,众人口中的三嫂!还极有可能成为未来的顾三夫人!

    这两个女人,应该是实打实的情敌才对,怎么会这么和和睦睦地走在一块儿?看上去气氛很融洽的样子?

    还是说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蒋朝朝瞥见周围人的反应,低声对姜锦说:“看来他们很奇怪我们会走得这么近,还能一起聊天。”

    姜锦故意调侃:“难道他们认为我们俩应该站在一块儿抓头发?”

    蒋朝朝光是想象一下场面,就忍不住皱眉:“太难看了。”

    “对啊。”姜锦表示认同。

    两个再次想到一块儿去的女人相视一笑,虽然她们之间相差六岁,但所谓三岁一个代沟在她们之间全然不存在,姜锦和蒋朝朝就像是天生的老友,随便一个话题都能聊得起劲儿。

    她们也不管别人眼中的看法,反正是聊得热火朝天,让姜锦直接把顾寒倾都给忽略了,拖着蒋朝朝几乎要引为知音。

    顾寒倾在姜锦身边坐下,警惕地扫了蒋朝朝一眼。

    没有错过他这个眼神的蒋朝朝,简直要哭笑不得了。

    她喜欢的人是顾寒倾没错吧?怎么突然画风一边,从顾寒倾的爱慕之人,变成顾寒倾的情敌了?

    不过说起来,姜锦还真是可爱,看起来温温柔柔的一个人,在部分事情上的观点却犀利得一针见血,真是意外地合她胃口,让她非常想跟姜锦做朋友呢。

    蒋朝朝看顾寒倾的样子,就像是警惕护食的大尾巴狼,而姜锦就是他怀里懵懂不知的单纯小白兔,顿时恶从心起——

    她倒了一杯水,用热水冲了冷水,兑出一杯恰好的温水。

    然后,她拉起姜锦的手,把温水水杯塞进她手里,故意关切道:“你看你的手都冰冰凉凉的,先抱着杯子暖暖。”

    姜锦笑眯眯地应了,也不急着喝,按蒋朝朝所说,揣在手里煨热冰凉的手掌,还跟着惬意眯起眼睛。

    “谢谢。”她歪头冲蒋朝朝一笑。

    蒋朝朝登时有种想捏捏她脸颊的冲动,实在是姜锦长得粉雕玉琢,二十多岁的年龄,皮肤却好得能掐出水来,让她这个三十岁的女人羡慕不已,恨不得亲自上手摸两把。

    而且自然流露出温良气息的姜锦,就像是蒋朝朝理想中的小妹妹,不是蒋暮暮让人头疼的类型,而是姜锦这样温和又不失锋芒、善良又不失聪慧的女孩儿,简直就是妹妹的完美人选!

    这般想着,蒋朝朝的手指越发蠢蠢欲动了。

    她也发现,在她的心思刚刚冒头之时,顾寒倾深沉锐利的目光就随之落在她身上,不悦之意越发浓厚起来。

    “锦锦。”他突然唤了一声,在姜锦不解的目光中,轻巧抽去她手中蒋朝朝给的玻璃水杯,用手包裹她的冰凉手掌,“还冷吗?”

    那热度从掌心传递姜锦全身,什么寒意自然也跟着驱散。

    “不冷的。”她低头浅笑。

    蒋朝朝猝不及防被秀了把恩爱,心塞塞的感觉真是让她这个单身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还有这个顾寒倾,她以前怎么不知道这家伙占有欲这么强?简直是幼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