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421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顾寒倾摆明了态度,安家人也不可能一味偏袒安瑜。

    安家老大安尚便是安瑜的父亲,女儿对顾三的那些心思,他多少知道一二,也乐见其成,毕竟顾寒倾的优秀摆在那里,谁不想要这么一个女婿?

    前段时间听闻顾寒倾有女朋友了,并非自家女儿,他虽有些惋惜,却也没放在心上。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平时乖巧懂事、视若骄傲的女儿,竟然暗地里使了这么些下作手段!连顾家那六岁的小孙子都算计进去了!

    现在事主上门兴师问罪,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是脸上无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丢脸归丢脸,到底是当父亲的,安尚斟酌了一下,尽量用委婉的语气开口道:“顾三呐,小瑜做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了,是她的错,也是我这个当父亲的没有教好她。但这件事情,能不能通融一下,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都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看来,安先生很宝贝你的女儿。”

    安尚当即心下一沉。

    顾寒倾年龄虽小,都能当他儿子了,但辈分却跟他属同辈,再加上安家、顾家交好,顾寒倾才几岁的时候,就板着脸喊大他二十岁的安尚作安大哥,没有半点违和。

    现在,他却摈弃了安大哥这个称呼,开口叫了安先生。

    疏离客气尽显。

    这态度,也摆明了是要跟他安家划清界限啊!

    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安尚扯扯嘴角:“顾三如今也为人父了,也应该知道我这个当父亲的无奈,不管儿女是不是犯了错,总是希望拉她一把的。”

    他尽量把自己表现得无奈可怜一些。

    “当父亲的当然要宝贝女儿。”顾寒倾若有所悟地翘起嘴角,黑眸寒意料峭,语气平静得听不出情绪,“我也同样宝贝我的未婚妻和儿子,他们所受的委屈,我也要讨回来才是。”

    “顾三……”

    “立场不同罢了,安先生你说是吗?”

    安尚苦笑着暗道糟糕。

    顾寒倾虽辈分属顾家二代,但却是顾家公认的继顾韩城之后的三代领军者,将左右整个顾家派系未来的掌权人,也就是所谓的顾家家主。

    顾家在就是一棵根系发达的茂盛老树,关系复杂,盘根错节。虽然顾家直系只有寥寥几人,但顾家旁系却是人才辈出,也对主家忠心耿耿,光是姓顾的后辈,就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更别提依附顾家存在的大大小小家族。

    特别是顾家在几十年前便开始执行的“人才培养计划”,当时在周围人看来相当愚蠢的慈善行为,在几十年后种因得果,受过顾家这个计划恩惠的人数都数不清,社会各界都有因为这个计划而功成名就的精英,可想而知这是一股何等强大的力量。

    顾家家主一句话,其威力不用言明!

    都说顾家是京城的顶尖权贵世家,也有安家、蒋家等家族能跟它比肩。可真正的安家、蒋家人都知道,他们的底蕴远远不及顾家。

    就算是安家,也是需要顾家未来掌权人友谊的!

    安尚很快从慈爱父亲的角色摆脱出来,在身为安瑜父亲之前,他也是安家二代长子,需要为安家未来考虑,而不是为了袒护女儿,而枉顾家族利益。

    一个家族的成长,总是需要各种退步与牺牲。

    安尚很抱歉要对女儿做一个不称职的父亲,但他还是决定向顾寒倾低头。

    “你说得有道理,儿女自有儿女福,小瑜做错了事,也该她自己承担才对。”

    安尚此话一出,算是彻底表明立场了。

    在场安家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觑。

    可谁也不敢说什么。

    唯有安夏这个安家叛徒,恨不得举双手双脚给顾寒倾鼓掌!

    就是要这么给我锦锦找回场子!让安瑜那丫的尝尝被教训的滋味!

    一想到从小到大在安瑜身上吃过的苦头,如今一朝扬眉吐气,安夏的嘴角就止不住地往上翘,觉得顾三哥真是英明神武,还一箭双雕……

    然后她就被亲哥偷偷掐了一把,让她收敛着些,小心被大伯看见。

    安夏憋住笑,正觉得无聊呢,就见房间打开,安老爷子让他们都进去。

    安尚侧身礼让,面对顾寒倾也丝毫不敢摆年长者架子,顾寒倾早从二十岁开始,就洗刷了其他人对他年龄的轻蔑,用实力证明他应该受到礼遇。

    顾寒倾欠身致谢,这是教养。

    但也越过安尚,第一个走进了安老爷子的房间。

    安老爷子倚在床头,手背上挂着吊瓶。而安瑜垂头站在床边,红通通的眼睛看上去是刚哭过,应该是被安老爷子教训过的。

    “三儿啊。”安老爷子开口就唤了顾寒倾。

    顾寒倾上前一步:“您说。”

    “先谢谢你,能给我们安家处理的机会,保住了我安家最后的一丝颜面。”安老爷子诚恳地说,“至于安瑜这件事,我也会给你一个交代。”

    顾寒倾颔首不语。

    安瑜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扭头求救般看向爸爸安尚。

    一贯疼爱她的安尚,竟然故意撇开了眼神。

    安瑜有些慌了:“爸爸……”

    “安瑜,我问你,你知道错了吗?”安老爷子前所未有地一脸严肃,眼里也有几分杀伐果决,果然也是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老将军,气势半点不输顾家老爷子。

    安瑜扯出悲哀的笑容:“错?我有什么错?爷爷,爱一个人有错吗?我只是喜欢顾三哥而已!”

    安老爷子勃然大怒:“原来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你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是!爷爷你的话都很有道理!但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喜欢了三哥多少年,凭什么一个姜锦冒出来,就抢走了他……”这会儿的安瑜,已经歇斯底里到完全破坏温雅的大家闺秀形象了。

    “安小姐。”顾寒倾打断她的话,“我记得自己从未过给你半分错觉?”

    安瑜这语气,是要跟他扯上点什么?那他还真是冤枉了。

    “我喜欢你啊!三哥!我从小就喜欢你了!我做这么多都是为了你!我知道顾老爷子喜欢喝茶,就想方设法地收集上等茶叶!我知道顾老太太信佛,就日日夜夜地练习手抄佛经!我还为了你,放弃了去国外芭蕾舞团的机会,加入了离你军区最近的文艺团,就是为了能和你多在一起——”安瑜一口气把这些年做的事情都说了,悲戚的声音如杜鹃啼血,“但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看不到呢?”

    “我应该看到吗?”顾寒倾抬眼,目光凉薄而不见半丝温柔。

    安瑜竟然一时哑然。

    到头来,只会喃喃低呼:“你不能这么对我……”

    顾寒倾也不会给她半点喘息的余地:“安小姐,我从未要求过你对我付出什么,你的那些艰辛,不过只感动了你自己,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安家哥哥有些看不下去了,见安瑜脸色苍白摇摇欲坠,忍不住站出来:“顾三哥,我知道是舍妹做事有失分寸,但请你给她留一点颜面……”

    没等顾寒倾说什么,安尚就用冷厉的眼神把儿子逼了回去。

    安老爷子意外的脸色平静。

    “安瑜,我也不认为三儿的话有错。”安老爷子对安瑜失望透顶,“在你自以为是的付出一切时?可曾考虑过你的家人?你的父母?你为了一个男人说放弃就放弃芭蕾舞事业,同时也放弃了自己。就算是爷爷,也没有办法同情你。”

    像安老爷子这样的人,历经人生百苦,洞察通达,早已是生活的智者。

    撇开安瑜是他亲孙女不谈,安老爷子对这样愚蠢的行为只有瞧不起。

    安老爷子都这么说了,安家其他人也都寂静了。

    连安尚都感染了失望的情绪,想起女儿从小到大为了练舞蹈那么辛苦,一双脚都变形了,却为了男人放弃了追逐更高事业的机会。那会儿他与妻子身为父母,除了劝阻,并不能对一意孤行的女儿做什么,但心里,何尝没有对女儿的失望还有痛心?

    父母辛辛苦苦把你养大成人,是为了让你因为一个男人而赴汤蹈火的吗?

    而且这个男人,还未必感激你的付出。

    安尚低低叹了口气。

    顾寒倾面无表情。

    安老爷子说:“所以安瑜,你离开京城吧。”

    “爷……爷。”安瑜震惊得看着安老爷子,几乎不敢相信她刚才听到的。

    什么?她的爷爷,疼爱她至深的爷爷!居然要她离开京城!

    离开京城,并不是简简单单的离开,而是把安瑜流放了,她将离开安家的权力中心,离开京城。

    也就是说,她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安家公主。

    她享受不到安家那些至高的资源,会沦落得跟安家普通族人一样。

    哪怕安家长子还是她的父亲,哪怕她还姓安,但她的地位也一落千丈,再也不能跟以前骄傲的她,相提并论了。

    安老爷子的做法,不所谓不残酷,连安尚都被震惊了。

    他以为安老爷子顶多让安瑜出国呆个两三年,算是给顾家表明一下他的态度,没想到安老爷子一句话,就剥夺了安瑜独一无二的地位。

    “爸!”他艰难开口,“这对安瑜来说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安瑜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爷爷!爷爷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疼爱我了吗?我是小瑜啊!你最喜欢的小瑜!”

    “小瑜,正是因为爷爷疼爱你,才会为你做出这个决定。”安老爷子虽然也很心痛,但还是决定硬起心肠。

    安瑜噗通跪倒在地,朝着安老爷子膝行而去,一个劲儿的苦苦哀求。

    安家其他人也跟着求安老爷子收回命令。

    安老爷子板着脸喝退所有人:“安尚,我死了之后如何,那是你的事情。但现在,安家还是我当家做主,还有你们,全都闭嘴!这事儿我是为了安瑜好,跟顾家无关!”

    安瑜不信,转身跑出安家。

    安家哥哥不放心,朝着妹妹追了过去。

    “既然事已至此,那我也告辞了。安伯伯,好好保重身体。”顾寒倾道别离开。

    安老爷子点点头,让安尚送顾寒倾出门。

    这句嘱咐,说明他真的对顾寒倾没有半点怨气。

    顾寒倾笑了一下:“您老真是良苦用心。”

    顾寒倾这话,其他人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唯独安老爷子跟着笑了。

    “希望她能明白。”

    安老爷子神色复杂。

    正是因为对安瑜这个孙女儿还留有期待,所以他才会做下这个决定,希望安瑜在离开安家公主这个身份之后,能够真正清醒过来。

    有的时候,富贵家世并不是垫脚石,反而是拦路虎。

    对安瑜而言便是如此。

    若是没有安家,她行事能这么嚣张随意?说到底,她还是觉得不管闯下什么祸,安家都会帮她收拾而已。

    安老爷子偏偏不给她这个机会,现在还只是阴谋小计,那以后呢?是不是要买凶杀人了?

    在安瑜犯下更多错误之前,安老爷子宁愿先亲手折了孙女的翅膀,希望她在挣扎之前,重新长出更有力更坚硬的羽翼,洗礼如凤凰浴火重生。

    但愿他的良苦用心,安瑜能明白。

    顾寒倾走了,安老爷子休息了,安家众人坐在客厅里还在说方才安瑜的事情。

    “爸爸也太狠心了,小瑜怎么说也是我们安家人,怎么能因为那顾三几句话,就把她驱逐了呢?活跟我们安家怕了顾家似的!”说话的是安家姑姑,因为安家男多女少,所以也是从小被宠着长大的,性情有些骄纵。

    她也没有女儿,便对安瑜这个从小嘴甜可爱的侄女儿很好,此时难免帮她打抱不平,认为老爷子和顾寒倾都过分了。

    其他人没说话,倒是安夏插嘴了:

    “姑姑,话也不是这么说啊,安瑜她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代价。如今人言可畏,流言更是猛如虎,那被传丑闻的受害者,万一手段弱点,性子弱点,一时悲愤自杀都有可能的!到那个地步,安瑜怎么负责?”

    安夏是半点都看不惯安瑜的行径,亏得姜锦够坚强,换个人,早就崩溃了。

    安家姑姑脸色难看:“安夏!你这是在帮谁说话呢!还是不是我们安家人?安瑜可是你亲姐姐!”

    “我这是帮理不帮亲!”

    “好了,夏夏也说得有道理。小瑜既然被流放,我们就多弥补弥补她,别让她在外吃苦就是。等过段时间老爷子气消了,说不定就让她回来了。”虽然他也知道可能性渺茫。

    安家老爷子很少做决定,但一旦做决定,没有任何人可以扭转他的想法。

    安夏轻哼一声,揣着手机跑出气氛沉闷的客厅,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给姜锦打了电话过去。

    这会儿都快十二点了,正在准备午饭的姜锦在电话响了许久,才终于接通。

    她拿了AirPods蓝牙耳机戴上,一边切菜一边跟安夏喂了一声。

    “怎么想起跟我打电话?”

    “哟,贤妻良母,现在正在给你的未婚夫顾先生做饭吗?唔,老夫掐指一算,你家亲爱的未婚夫顾先生,应该不出半个小时就能到家了。”

    姜锦惊讶地抬起头:“什么未婚夫顾先生?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你什么时候学的算命啊,一卦千金安小姐?”

    安夏听到这声安小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哎哎哎,千万别叫我安小姐,听着就一股子寒意。”

    大概是顾寒倾对安瑜的一声声“安小姐”,让她印象太深刻了。

    敬谢不敏,敬谢不敏啊。

    “怎么了?感觉你怪怪的。”

    安夏不再跟姜锦开玩笑,一本正经道来:“好吧,我告诉你,你们家顾先生,刚刚到我爷爷这儿,兴师问罪来了!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呐!我都没有想到冷心冷血的顾暴君,居然也有这么爷们儿的一面!帅到爆炸啊!”

    真是可惜没给锦锦来个实况转播什么的。

    姜锦把菜刀哐当一方,惊讶得没边儿了:“什么?”

    安夏啧啧几声:“果然是瞒着你去的啊,没想到顾暴君也能有这么温柔细致的一面,姜小锦你的御夫之术很厉害嘛,什么时候教教我,让我把以后老公也驯服得服服帖帖的。”

    “你别贫了,赶紧跟我说说是怎么一回事!”

    姜锦语气有些急,安夏也不敢跟她继续开玩笑,就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给姜锦都说了一遍,顺便提到了安瑜的下场。

    “……安瑜那个哭啊,我第一次看到她这么狼狈,都是你们顾先生的功劳哇!你可要好好犒劳犒劳你们顾先生!”

    姜锦听得一阵怔然。

    她虽然跟顾寒倾说过,猜测安瑜就是那个幕后黑手,但她还真没计划对安瑜做什么,顶多就是兴师问罪一番,要安瑜付出什么代价,她根本没想过。

    一来是安夏这层关系,二来也是知道顾家跟安家的交情。

    说到底,她不想让顾寒倾为难。

    没想到,他一个人闷声不吭找去安家帮她找回场子了,还半个字都不肯跟她透露,连今早的电话里,都神秘兮兮地说是去拜访一位老人家。

    怔愣过后,就是满溢而出的甜蜜,心情雀跃地快要飞起来了,忍不住嘻嘻笑了两声。

    安夏吐槽她:“看你这得意劲儿,有男朋友了不起啊!”

    姜锦哼哼两声:“我这是佩服你爷爷呢。”

    “我爷爷?他怎么了?现在我家里人都在讨伐爷爷的行为,觉得他太过了。当然,我觉得很痛快就是了。”

    姜锦有一些简单的猜测:“我觉得啊,你爷爷是想给安瑜再一个机会,让她找回自己的价值,老话不是说么,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安夏半晌才回过神来,觉得可能真是这么回事儿。

    “……你们这些文化人,说个话都拐弯抹角的。”安夏嘟哝着,却不肯承认是她脑子没转过弯来。

    不仅是她,姑姑他们也没反应过来吧,还使劲地谴责老爷子,果然是一家人吗,智商水平都差不多?

    挂了电话之后的姜锦,站在那里,愣神许久,心情说不出是高兴、雀跃还是甜蜜。直到咕噜咕噜水开声音把她飞游天外的魂儿给叫了回来,她才慢吞吞地继续开始做菜。

    半个小时后,顾寒倾跟阿元到家。

    阿元进门就气鼓鼓地找姜锦告状:“爸爸他让我等了一个小时!说好十一点半的!锦锦你说说他!”

    姜锦扑哧乐了:“是啊是啊,你爸爸怎么能这么没有时间观念呢?实在是不负责任的男人啊!对吧阿元?”

    阿元使劲儿点头,冷刀子般的目光嗖嗖往顾寒倾身上飞,小眼神那个怨念不满喏,恨不得跟姜锦一起讨伐老爸的过分行为。

    顾寒倾清了清嗓子:“我是有事要办。”

    “什么事啊,帮我找场子吗?”姜锦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眼里却泛着盈盈水光,喜悦之意掩都掩饰不住。

    顾寒倾愣了一下,才徐徐反应过来。

    他怎么忘了,安家那儿可是有着姜锦的内应!

    “你知道了?”

    “安夏说的,还有,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顾先生的未婚妻小姐了呢?”姜锦歪着脑袋,故意促狭问他。

    顾寒倾真是半点不好意思都没有,坦荡荡地反问姜锦:“姜小姐不喜欢这个称呼?那改改,换成顾太太也是可以的。”

    一本正经说情话的本事,顾寒倾也是技能Max的boy啊!

    倒是姜锦腾地闹个大脸红,顾寒倾这算是在求婚吗?不行不行,连戒指都没有,她怎么能轻易答应!

    她不满哼哼两声,小模样儿却羞涩并开心着。

    唯有阿元对这二人间的粉红泡泡视若无睹,皱眉疑惑地问:“锦锦,什么是找场子?”

    姜锦:“呃……”

    冷汗直流,好像一不小心教坏了小孩子。

    “这个找场子的意思呢……”姜锦找不到解释的办法,只好求助地看着顾寒倾。

    顾寒倾错开她的目光,大义凛然道:“我去做饭。”

    说罢,卷起袖子接过厨房的活儿。

    阿元问题还一个接着一个:“未婚妻又是什么?”

    “就是……约定要结婚的关系。”

    “那锦锦要成为爸爸的老婆了吗?”

    姜锦:“……”阿元不要这么直接啊!

    厨房料理台前的顾寒倾悄悄勾起嘴唇。

    养个儿子还是很有用的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