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22章 馒头

    最近几天,姜锦刻意减少了出门的时间,每天基本都是在家养养花、看看书、追追剧、听听音乐,跟普通宅女没有太大的区别。

    许是所有时间都空闲下来的缘故,以前姜锦忙里偷闲能有几天这样的时光,那叫一个享受,美得冒泡。但现在她每天都面临着这样千篇一律,很有可能接下来一段时间都是这样的节奏,便让她心烦意乱起来。

    表面上,姜锦看上去没什么变化,跟以前过着一样的日子,还有空研究研究烘焙,连高难度的法式甜点都在自学摸索,似乎挺充实的样子。

    但姜锦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直到顾寒倾的一句话,戳破了她的心思——

    “阿鸾,你最近的心情很烦躁吗?”

    姜锦一惊,她看上去哪里烦躁了?连一次也没有发过脾气好吗?

    “你晚上总要辗转许久才睡。”

    姜锦赋闲在家,顾寒倾为了能经常陪着她,夜里留宿时间也多了,难免注意到了这些细节。

    因为他每次都要等姜锦睡着,才能安心入眠。

    姜锦嘴上虽然不赞同顾寒倾的说法,但心里却是有几分承认的。

    她是真的烦躁了。

    但她能怎么办呢?也不能让顾寒倾阿元时时刻刻留在她身边,周围朋友也大多有要忙的事情,连周易这个经纪人也回老家去看父母了,算下来,真正闲着没事儿做的,只有她一个。

    其实姜锦也不是完全没事做,她还有很多书可以看,顺便多学学表演理论知识。但姜锦潜意识在对自己说,她太闲了,闲得心情也在跟着毛躁。

    姜锦不由得自嘲,不论她在周易面前说得多么伟大,事实永远比设想残酷。而牺牲和让步给她带来的影响,也远远超出她的预料。

    姜锦的烦恼,顾寒倾也知道。

    他清楚姜锦是为了减少曝光率,才特意选择不出门的。

    那些记者都跟疯了似的,恨不得掘地三尺找寻姜锦的踪迹。偏偏姜锦为了让这件事情尽快平息,连门儿都不敢出,最大的活动范围就是楼下花园,看到人来还要绕道走。

    顾寒倾心疼得一塌糊涂。

    大抵也是因为他知道,姜锦选择暂退娱乐圈的真实原因。那些小心思盘算,怎么可能瞒得过他?除了心有灵犀外,还有一个以娘家人自居的多事经纪人,在旁边蹦蹦跳跳显示存在感,就怕他看不到姜锦的心意。

    顾寒倾怎么会看不到?他不仅看到,也愿意收下这份心意,用更多的关心来弥补她。

    早早回家,陪她做饭,帮她擦头发,一起看电影,以至于还学会给她讲睡前故事——这可是连阿元都没有过的待遇!

    顾寒倾这是把姜锦当女儿疼了。

    有时候他都在想,如果他跟姜锦有了一个如她漂亮的女儿,那他宠女儿的架势,估计跟宠阿鸾差不多。

    但是,还不够。

    就算这样,也仍然不够。

    顾寒倾还想给她更多更多更多……

    于是,顾寒倾想起姜锦许久前跟他讲过的遗憾,一个完美的计划也逐步有了雏形,正在心底生根发芽。

    是的,他在策划一场盛大的求婚。

    浪漫、完美、刻骨铭心的求婚。

    就是为了那份特别的求婚礼物,这场求婚筹备时间可能会比较漫长,在这之前,顾寒倾想找点其他的东西来填补姜锦的空虚。

    所以,他暂时被感性控制了大脑,做了一件在事后看来比较傻气的事情,在没有征得姜锦同意的情况下,就为家里请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

    汽车真皮后座上,威风凛凛的“客人”似乎感受到了顾寒倾的注视,朝着他汪汪两声算是招呼。

    顾寒倾默。

    算了,如果姜锦不喜欢的话,就带回涵碧园养着,反正那大片后山上还养着獒犬,多一只金毛也不算什么。

    唯独就是一个小时前的要狗记,有点不堪回首。

    这狗,原本是他朋友的,到他手上还有一段曲折。

    ……

    一个小时前。

    顾寒倾结束工作,照常打算直接回家,多陪陪姜锦时,成负的电话就打进来了,让他过去聚会。

    顾寒倾想也没想一口回绝,却被成负死皮赖脸地抓住了,隔着电话居然有胆子谴责他有异性没人性,好长时间都没跟朋友见过面了,连美人乡英雄冢都扯出来了,满嘴胡言乱语。

    那边的朋友似乎还不少,顾寒倾也听到了莫问催他过去的声音。

    考虑到已有一个多月都没跟朋友照面过,顾寒倾稍稍觉得不妥,勉为其难地给了他们半个小时时间,还要算上过去花的时间。

    他们换了一地儿玩,而不是九重会,不管九重会再繁华,看久了也腻,需要找点新鲜感。

    顾寒倾姗姗来迟,在周围一众朋友都在享受,喝酒聊天打牌什么的,唯有他在掐着手表时间,半小时一分也不多一分也不少。

    莫问都忍不住吐槽他,说他不该从军,该去当律师,收钱按秒算,绝对能赚个盆满钵满。

    顾寒倾不屑与他这种单身狗说话。

    一发小突然倒起苦水来,说他前段时间为了追一小女朋友,专门养了条金毛跟对方寻找共同语言,妹子追到手了,金毛却闹得他够呛,整天在他家胡作非为,像个小魔王。

    尽管以此人条件,请个住家保姆帮忙照顾狗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此人独居惯了,家里清洁都是自己打扫,只能痛苦地沉沦在养狗生涯中,每天还有百忙中抽时间遛狗,更是经常把任务交给秘书,人家都快有意见了。

    让他随手送人吧,又舍不得,到底是亲眼看着长大的狗儿子,万一到了别家被虐待了就不好了。

    此人开玩笑说,要是在场哪个朋友想要的,二话不说拿去,因为对他们的信心是必须的。

    不等其他人开口。

    掐着手表指针流逝的顾寒倾来了一句:

    “给我吧。”

    “啊?”全场齐刷刷地疑惑声,每个人的目光都落在顾寒倾身上。

    顾寒倾漫不经心解释,说是家里比较空,想养只狗找点闹腾气儿。

    所有人都不信,却只有成负贼兮兮笑着调侃他,问是不是三嫂喜欢狗,准备带回去给三嫂养的。

    那原狗主人听到是要给三嫂献殷情,一拍大腿应了,这下不担心狗儿子吃苦了,三哥那是什么人物啊!

    顾寒倾冷静的开始分析,刚才他的行为是否属于脑子发热,但想到回家后也许能看到姜锦惊喜万分的表情,便中断了无聊分析。

    半小时没到,顾寒倾就催促着原狗主把金毛带来。

    对方虽腹诽,可也只有照办。

    半个小时,一秒不多一秒不少的,顾寒倾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半个小时后,他到了东国阙楼下。

    ……

    顾寒倾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是糊涂了,只想着姜锦看到狗后会欣喜,简单地把喜欢动物当成女孩儿的天性。

    如果姜锦是特例呢?如果姜锦并不喜欢动物呢?如果姜锦看到这条狗后不喜反怒呢?

    ——堂堂顾寒倾,也有忐忑不安的时候。

    下车前,顾寒倾看着身边这位贵客欢快地甩着脑袋,决定先带它去姜锦那儿去面试一番再说。

    果然。

    当姜锦看到顾寒倾牵了一条狗进门,还是一岁多的金毛时,就一脸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随着这位特殊客人一起到的,还有狗窝、磨牙棒、玩具、食盆、进口狗粮等等属于它的东西,被顾寒倾的勤务兵帮上来,在门口堆成一座小山。

    “这是……”

    顾寒倾有些失望:“不喜欢么?”

    姜锦赶紧摇头摆手:“没有没有,不是我不喜欢,只是我没弄明白你怎么会突然牵着一只金毛回来,打算养狗么?”

    姜锦怎么想,都觉得养狗这件事跟洁癖的顾寒倾相差甚远。

    是他的话,应该会嫌弃狗毛吧。

    倒是幻想一下穿着暖色休闲装的顾寒倾,用狗绳牵着金毛在花园漫步的场面,应该美好得跟画差不多。

    “送给你的。”

    谁知顾寒倾来了一句。

    姜锦大脑一下子当机了,说话都结结巴巴起来:“送,送给我的?”

    “开心么?”

    “岂止是开心,觉得我简直要飞起来了……”姜锦喃喃道。

    顾寒倾觉得好笑:“不就是送了一条狗,你就能开心成这个样子?”

    “你不懂,我的雀跃心情你是不明白的。”姜锦嗔怒地瞪他一眼,又满心欢喜地去看他身边蹲着的漂亮金毛。

    能让顾寒倾发小亲自选中的狗,当然不会便宜,所以这条金毛血统纯正,外形更是非常漂亮,身姿矫健不说,还拥有一身缎子般的金色毛发。

    姜锦越看越喜欢,不仅是喜欢这只金毛,也喜欢这是顾寒倾送她的礼物。

    她当即蹲下身来,朝着那只金毛拍拍手。

    那金毛倒是跟她很有缘,一拍手就直接跑到姜锦身边,还凑到她身上蹭了蹭示好,看上去性格倒是挺温顺的。

    姜锦揉着它的脑袋,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怎么会想到买狗的?”

    顾寒倾把要狗记如实相告,姜锦光是想想顾寒倾开口跟朋友要狗,然后身周朋友震惊的模样,就扑哧笑得不行。

    “哈哈哈哈哈,他们一定特别奇怪你居然会开口要狗!”

    顾寒倾一脸正经:“怎么会,他们表示非常理解,因为他们都知道,我要这狗,就是为了送给你。”

    姜锦登时不知道该不该继续笑下去了。

    不笑了,还是感动吧。

    她摸摸鼻子:“那这狗狗叫什么名字?”

    “没有。”

    或者有旧名字,但为了更好融入新家,这个旧名字也就理所当然被遗忘掉为好。

    新名字的话……“馒头怎么样?”

    顾寒倾沉默一会儿:“名字可以。”

    “不错吧嘿嘿!”

    “但以后我们女儿的名字,还是不要你来取了。”

    “谁要跟你生女儿了!”姜锦被他那自然得不能再自然的语气撩拨得面红耳赤,结果脑子拐个弯儿才听懂顾寒倾的意思,害羞变成了怒火,“顾寒倾你是在嘲笑我的取名字水平吗?”

    “当然不是。”顾寒倾搂着她,低头在她白嫩的脸颊上亲一口,“只要你喜欢就好。”

    “喜欢就好,还不是瞧不起我取名字水平的意思?”姜锦那个气啊。

    好吧她承认,她取这个名字纯粹是因为刚才那瞬间,有点想吃馒头……香香软软,面粉还带着甘甜味儿的那种大白馒头。

    干脆给金毛狗狗也取个这个名字好了。

    嗯,很脱俗。

    比亚历山大之类的好多了。

    馒头幽怨的眼睛:“汪汪汪!”

    ——抗议无效。

    至此,姜锦家里多了一条漂亮的金毛大狗,它的名字叫馒头。

    因为馒头的到来,姜锦的心情明显好了很多,还能时不时在她脸上看到笑容。虽然他们的生活只是多了一条狗,但悄然间却多了很多变化。

    就像是平静的生活,因为一条新生命的到来,而多了生机勃勃。

    起初,顾寒倾还认为,把这条狗带回来是正确的选择。

    不出一天,他就开始怀疑这个正确的选择。

    姜锦跟馒头腻歪在一起的时间,居然比跟他腻歪在一起的时间还多!

    他在厨房做饭,按往常的习惯,姜锦这会儿特别粘人,赖在他身边撒娇啊,乖乖的像只等待主人抚摸的猫儿,黏糊劲儿让顾寒倾心里也暖乎乎的。

    馒头到了之后呢?厨房里不见了姜锦的身影,理由是她正在给馒头洗澡。反正家里大,姜锦就把一楼的客房布置成了馒头的房间,它的东西都堆了进去,还在角落铺上柔软的狗窝。

    浴室自然也成了馒头的专用浴室,卫生间里的浴缸成了它洗澡的地方,姜锦放了一大缸水,馒头就在里面欢快地扑腾啊,逗得姜锦哈哈大笑,连隔得老远的厨房都能听到她的笑声。

    不仅是姜锦,连阿元都很喜欢馒头的到来,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牵着馒头在家的里里外外都走了一遍,美名其曰带它认识新家。

    傍晚,晚饭后的顾寒倾问姜锦想看什么电影。

    姜锦摆摆手:“不看啦,我要带馒头出去散步。”

    “……我陪你。”

    “你忙了一天,在家休息休息吧,我和阿元去就好了。”

    顾寒倾看着那一大一小一狗欢快出门的背影,其乐融融的气氛像是把他排斥在外,一时之间说不出的心情复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