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32章 风波又起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瞳孔微微颤抖,显示出主人的恐惧。

    四处一片鸦雀无声。

    滴答,滴答。

    那是水珠落在地面的声音。

    “是谁?”她隐藏着惶惶不安的声音,落入空洞寂静的房间里,就像是石子投入平静湖面,惊起涟漪波纹圈圈荡开。

    没有人回答她。

    因为未知,所以吓人。

    她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要抓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份未知带来的恐惧彻底掌控了她的心神,让她在黑暗中除了瑟瑟发抖以外,什么也做不了,连思考都不留余地。

    事实上,她也只能害怕。

    她的双手双脚都被绑了起来,她看不到这绳结绑得多么专业,看起来是活结,但越挣扎绳子收得越紧,最后勒得血液不通手脚发麻,才知道这绳结的厉害。

    她显然是个胆小的,挣扎了两下,发现无济于事后,就直接放弃了。

    她期待有人来救她。

    因为被抓走之前,她正在跟男朋友简阳打电话,最后发出的那声惊呼如果简阳听到的话,应该会第一时间报警。到时候就会有警察来调查,找到监控录像,发现她被抓走,顺藤摸瓜找到她,最后解救她于苦海。

    郑晓潇想得很美好,但这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是无数结果中最好的一种。

    至于最差的结果,当然就是郑晓潇无人问津,弃尸荒野了。

    郑晓潇本人当然不会往这么恶劣的结果去想,但她还是惴惴不安,毕竟从被抓来到现在,没有一个人出现。她只知道自己被关在一个很空旷很高大的环境里,有点类似于厂房,四周都是腐朽灰尘的味道,密封起来不见天日,连一丝阳光也不曾渗漏,让她都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

    为什么被抓来,郑晓潇不知道。

    绑架?不可能。

    郑成扬的那点身家她知道,够不上绑匪的眼界。何况新城地产现在就是一个摇摇欲坠的破船,什么时候翻船都不知道,还能指望郑成扬为了一个赶出家门的女儿大笔大笔砸钱?

    拐卖?也不对。

    郑晓潇到底是读了大学,有基本常识的人,被拐卖后是什么模样能猜出个七七八八,电视上都这么演,而她现在哪里像是被拐卖了?没有转移,也没有其他人,空空荡荡留下她一人,反而更害怕。

    仇杀?这个就不知道了。

    郑晓潇又想起那次在影视城拍戏时,姜锦那个表面善良实则心狠手辣的女人,暗中买通打手把她绑架,事后的恐惧她发誓不要再尝试第二次。

    不,现在的恐惧远远甚于那时。

    黑暗、无声、未知……这一切都变成了巨大愚钝的刀子,一点点磨着她的耐心和希望,最后连郑晓潇都不知道过去多久,残留理智如风中烛火几欲熄灭,到最后只能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试图打破这漫长到没有边际的黑暗。

    可惜,无济于事。

    郑晓潇不知道,这黑暗中有好几个红外线摄像头对准了她,一举一动都出现在隔壁厂房的监视器上,她尖叫嘶吼的声音更是分毫不差地被录下。

    此时,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厂房前,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中年男人推开车门走下来,留下司机没有跟随,大步流星地进了厂房。

    中年男人看上去五十出头的样子,保养得却非常年轻,脸上虽然有皱纹,却难掩他这个年龄沉淀下来的韵味与成熟感,就像是一杯醇厚的美酒,越老越是香气迷人。

    不过现在他的眼神里带着些许戾气,破坏了帅气的大叔样貌,整个人看上去有些阴鸷,气息沉沉如暮。

    他走进厂房的时候,坐在监视器前的几个人纷纷起身,冲他点头问好。

    “老板!”

    中年男人颔首应了,目光落在监视器上:“怎么样了?”

    “关了五个小时,看上去吓坏了,已经尖叫过两次了,心灵防线已经在崩溃的边缘,还要继续么老板?”

    没错,郑晓潇以为漫长到天荒地老的时间,其实只过去五个小时。

    “再熬熬,五个小时哪里够。”中年男人在下属推过来的沙发皮椅上落座,伸手摸出金属雕花烟盒,低头道,“既然能做那小子的女人,我们也该高看几眼,免得达不到目的,前面五个小时也白熬了。”

    其他人应了是,不敢再说。

    中年男人剪开雪茄,用打火机点燃烟草,慢条斯理地吸了一口,吐出袅袅烟雾,纯正巴西雪茄的味道顿时充斥着这个房间,霸道浓烈到直接掩盖了这个房间其他烟草味,足见可贵之处!

    吸了一只雪茄,时间也过去一个小时。

    中年男人难得耐性很好,就像是黑暗里蛰伏的豹子。

    凶狠毒辣,为达目的不折手段。

    终于,他起身。

    “走吧,去见见我们的女朋友小姐。”他讥笑一声,走进隔壁厂房,身后还带了四五个下属。

    几个男人进来的动静立马惊醒了随时可能崩溃的郑晓潇,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对着声音传来的门口痛哭流涕:

    “不好意思!求求你们告诉我到底是要做什么!不管是钱还是别的!只要能拿来的我都给你们!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放我一条生路!”

    为首的中年男人已经重新点了一根雪茄。

    “郑小姐是吧?”他抬了抬下巴,倨傲的样子不像是五十多的中年人,反而更像是二十多岁张狂纨绔的二世祖!

    郑晓潇忙不迭点头说我就是。

    “听说你是唐许的女朋友?”中年男人狠狠吸了口雪茄,眸光凶狠,“我是唐许他爹!”

    郑晓潇呆若木鸡!

    ……

    十二月,冬风起,料峭寒意覆盖了整座城市,天气阴沉沉的看不到丝毫明媚阳光,蓦地给人心头笼罩上阴霾。

    但坏天气并没有影响到姜锦的好心情。

    难得她有兴致,亲自戴上手套在花园里除草。

    阿元今天也休息在家,跟着姜锦,有模有样地戴上小款手套,戴着一个小草帽,看上去活脱脱是一位勤恳辛劳的小花农,很快红扑扑起来的小脸儿,充斥着这个年龄难得的坚毅与耐力。

    姜锦的露台花园很大,一楼的大露台有一半儿的地方都种上了花花草草,其中一小部分是从老宅运过来,姜锦照料得很细致。二楼小露台也照姜锦的心愿种了棵西府海棠,姜锦花的大价钱不亏,这西府海棠居然活下来,还开了一次花,虽然花朵很少,但也不影响姜锦对这棵海棠的期待。

    这个花圃是整座房子,姜锦花心思最多的地方。连以前流连最多的厨房,如今都交给了顾寒倾打理,一家三口在家时多半是顾寒倾做饭,姜锦打打下手。如此之下,姜锦越发把心思转移到了花圃之上。

    现在是冬天,正是一年来整理花园的最佳时机。一些枯死的植物要被移走,空出的地方要留下准备来年的新植,还有重新规整的花园计划……杂七杂八的任务也不轻松。

    才忙活一会儿,姜锦就已经满头大汗。

    她回头去看阿元:“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阿元抿着小嘴摇头,继续埋头苦干。

    倒是姜锦过去,拉起他暂时离开花园,故意大大咧咧地说:“锦锦现在很累啦,阿元跟锦锦一起休息好么?”

    阿元自然不会反对地点头,笑嘻嘻地摘掉手套,跟姜锦一起坐在阳台的椅子上看风景。

    “圣诞节快到了呢。”姜锦摸着下巴,思索着,“阿元,要不要在家里种一棵圣诞树?说不定会有圣诞老公公来给你送礼物哦!”

    阿元一本正经地纠正姜锦:“锦锦,你错了,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圣诞老公公的哦。”他才一岁的时候就不信这种骗子童话了。

    姜锦歪头一笑:“为什么没有呢?说不定平安夜的晚上,圣诞老公公就会在你的床头袜子里放礼物了呢!”

    阿元没有戳穿询问锦锦要客串圣诞老公公吗,像个小大人般照顾姜锦的情绪,安抚口吻嗯了两声:“好吧,我相信有圣诞老公公啦。”

    姜锦乐不可支地趴在椅子上,看着面前明显少了生机的花园,很是苦恼。

    她之前还没有打理过这么大的花园,顶多在家里养过几盆小花,遇上这种寒冬就直接抓瞎,更怕京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雪,万一她的心爱花草又被冻死一批,那姜锦只有哭晕在厕所了。

    怎么办呢?难道要按照三哥的意思,找专门的花匠来打理?

    说实话,姜锦很享受当年姜媛一样打理花园的模样,亲手整理也有着怀念母亲的意思,并不想让外人染指。

    对了!笔记!

    姜锦忽然想起上次就打算翻找出来的种花笔记,应该就在老宅的那堆旧物里,里面肯定写了种花的心得!

    姜锦连招呼也没来得及打一声,风风火火冲进书房,开始漫无目的的寻找。

    阿元亦步亦趋跟了进来,在姜锦的同意下开始帮忙寻找。

    姜锦的描述中,那是一个深色的牛皮本子。

    姜锦翻箱倒柜也没发现的时候,阿元坐在地上,看到柜子角落里疑似笔记,伸手抽了出来,扬起灰尘洒洒。

    “锦锦!是这个吗?”

    姜锦循声望去,惊喜乍现。

    “对!就是它!”

    ……

    “我不是!我跟唐许没有任何关系啊!求求你!放了我!”郑晓潇的尖叫在空荡的厂房中显得如厉鬼恐怖。

    中年男人,也就是唐明辉,不耐烦地皱皱眉,并不相信郑晓潇的鬼话。

    他回国前就调查过,唐许这些年深居简出,行事作风都很低调,能和他扯上关系的女人只有一个!

    郑晓潇!

    “郑小姐,我们合作吧,你把我儿子叫来,我就放了你,如何?”

    郑晓潇瑟瑟发抖道:“你,你不是他爸爸吗,为什么不能你……”

    “郑小姐!”唐明辉的语气已经极度不耐烦,“那个逆子连我电话都不接,现在人也找不到,我这个当父亲的也是无奈才会找上你啊!怎么样,想好了吗,给那家伙打电话如何?”

    郑晓潇直觉能听出这父子俩的浓浓不和感,有什么父亲为了见儿子一面,能把儿子女朋友抓来威胁的?

    “我真的不是唐许的女朋友,你随便出去问问,都知道他在宴会上说了不认识我!真的!”

    现在换郑晓潇庆幸了!幸亏她不是唐许女朋友!

    “真的?”唐明辉沉下脸色,眼神阴鸷得可怕,“如果你骗了我,那你就准备好在这个地方一直待下去,懂吗?”

    郑晓潇尖叫出声:“不要!我不要待在这里!求求你!我真的不是唐许的女朋友啊!我和他有仇!对!我和他有仇!”

    她下意识吼出对自己有利的话,虽然在一个父亲面前吼着跟他儿子有仇,似乎有些荒唐,但郑晓潇怀疑这对父子绝不是善茬!

    唐明辉果然笑了:“哦?真的?”

    “真的!”郑晓潇痛哭流涕,对黑暗的恐惧已经战胜一切,“是他毁了我,还害我被我父亲赶出家门,现在都不认我了……”

    唐明辉听得饶有兴致,让郑晓潇把详细经过讲来。

    听完后,他冷笑了两声:“果然是那畜生的手段呢,郑小姐,你怕是得罪他了吧,这一切都是他的圈套啊,为的就是对付你,嗯,也许还有你家。”

    这下有意思了,唐明辉知道他那个孽障儿子就是条毒蛇,咬人一击毙命,现在居然会花这么大心思对付郑家?

    难道其中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

    “郑小姐,有兴趣跟我合作么?”

    郑晓潇抬起狼狈不堪的脸,眼里残留着希望的光火。

    ……

    “可算是找到了!果然还是阿元厉害!”姜锦吧唧在阿元脸上亲了一口,抱着阿元一起翻看这笔记。

    整个本子都是娟秀婉约的字迹,姜媛从小学的是簪花小楷,和她好静文雅的性子有关。生平第一次鼓足勇气反抗父亲,就是为了郑成扬。

    谁能想到,最后居然落了个这种下场?

    姜锦不愿再回顾那些恩怨,过去已经与她无关。

    “看,阿元,这是你外婆的笔记哦。”姜锦既然决定把阿元当亲儿子,那姜媛就该阿元喊外婆。

    “外婆?”阿元跟着喊了一声。

    姜锦满意地摸摸他的头发:“你外婆见到阿元,一定会特别特别喜欢你的,她性格那么好,最喜欢阿元这样懂事又听话的小孩子了。”

    阿元笑眯了眼睛,在姜锦怀里晃着脑袋,看上去非常高兴。

    姜锦翻了翻笔记,果然是姜媛对种花的心得,非常详细,姜锦照本宣科都没有关系。

    “这下神功在手,花园我有啦!”姜锦乐呵呵地笑道。

    书的夹页里轻飘飘落下一张照片。

    阿元伸手捡起:“锦锦,这是什么?”

    姜锦拿起来一看:“咦?是你外婆大学的毕业照哎!”

    说完姜锦又觉得心情郁沉,据她所知,郑成扬那个男人跟她妈妈是大学同学,两人也是就此认识的。该不会这张老照片上,还有郑成扬的脸吧?

    这么难得宝贵的旧照片,姜锦不想因为郑成扬毁掉,赶紧仔仔细细检查起来。

    这是一张放了二十多年的照片,边角都已经泛黄了。

    上面用黑色毛笔字写下京大XX届毕业生,那个年代大学生很稀罕,京大学子更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从这照片里,每个人脸上洋溢的骄傲还有自信就知道了。

    找了一遍,姜锦没发现郑成扬那张脸,很满意。

    倒是在人群第一排的中央,看到了笑得含蓄腼腆的姜媛,乌发雪肤,温柔娇俏,时光定格在她最美的年华。

    “你外婆真漂亮,是不是?”姜锦感慨地跟阿元说了一句。

    阿元使劲儿点头:“锦锦,你和外婆长得好像!”

    “真的吗?”姜锦摸了摸脸,这样的夸奖对她来说真是最大的赞美,顿时垂眼笑得温柔无比,跟照片里的年轻姜媛越发相似了。

    姜锦目光微动,无意落在姜媛身边的男人身上,表情严肃,一丝不苟的把手背在身后,年纪轻轻却看上去像个老干部。

    长得还挺帅气的,剑眉星目,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但姜锦绞尽脑汁,也没有想起到底在哪儿见过。

    兴许这位现在已经成了知名大人物,姜锦无意中在新闻杂志上见过?

    又或者,长得好看的人都是一样的好看?

    姜锦摇摇脑袋,暂时把疑惑抛在脑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