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433章 祸不单行

    天色近暮时分,一辆低调的黑色辉腾停在了别墅门前。

    唐许推门下车,一身灰色呢料大衣,勾勒得身形清隽挺拔,眉眼疏阔秀美,唇边浮掠着温和笑意。

    但他身上却有着笑容也无法掩盖的冷意,裹挟着寒冬凉薄,阴郁比夜色更重。

    低眉顺目的中年妇人站在门口,弯腰问候了一句先生回来了。

    唐许脸上的温和笑意则在进门那刻就如潮水迅速褪去,无影无形,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随后换鞋进屋。身后助理跟进来,把唐许的公文包递给阿姨,两人默契的交接,连脚步都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沉默得像是黑白哑剧。

    直到唐许上楼,这份孤寂的沉默才淡去些许,尽数随他而去。

    才结束了跟一群老家伙的饭局谈判,唐许的心情却莫名烦躁,他径直进了书房,打开视频通话,听身在北美的下属报告最新并购案的进展,疲惫地撑着头,眼睛半闭半睁。

    报告到最后,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先生,那个……那位回国了。”

    唐许猛地掀开眼皮,眉心突突直跳,毫不疑惑下属口中那位的身份:“回国?什么时候?”

    “前天到的京城。”

    唐许压抑住怒火:“为什么我半个字都没有听到你们汇报!”

    “那位手下的人跟我们兜圈子,瞒天过海后悄悄回国,我们也是刚刚才得知这个消息。”

    唐许不由得焦虑起来,少见地失了沉静。

    他来回走了两步,灰眸难掩情绪:“调查他现在的位置,立刻!”

    “知道了。”

    视频通话一挂断,唐许就把自己扔进宽大柔软的沙发椅中。

    他闭上眼睛,念念有词。

    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他把一切都隐藏得很好,绝对不会发现她……

    手机疯狂响了起来,震动急促。

    上一刻还舒展躺开的身体,这一刻就猎豹般翻身而起,一把抓住手机接通,放在耳边。

    电话那头一片沉寂无声。

    “说话。”唐许沉声命令。

    “桀桀。”变声器处理过的声音响起,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冷,“唐先生倒是脾气大,对陌生人也这么命令呢?”

    唐许眸光阴沉:“你是谁?”

    “我,呵呵呵呵。”对方按笑声听起来像夜枭,刺耳得紧,不答反问,“唐先生你猜猜,到底是谁在我手上?”

    唐许一颗心骤然攥紧,书房暖黄灯光下的脸庞冷漠如冰雕。

    他控制住情绪,平淡无奇地说了一句:“关我什么事?”

    “唐先生真的不在意?你的小女朋友在我手上呢!”

    唐许手抖了一下,声音却听不出情绪。

    “我没有女朋友,你找错人了。”说完他就要挂电话。

    “唐许!”对方猛地叫住了他,“你真的没有女朋友?那喜欢的人呢?你最重要的人呢?都没有吗?”

    唐许冷笑:“我最重要的就是我自己。”

    “郑晓潇!”对方高声叫出这个名字。

    唐许先是愕然,然后就扬起恶劣阴冷的笑容。

    没想到,他无意之举,居然还成了挡箭牌?该庆幸吗?

    对方把唐许的一时误会当成了默认,得意地笑了起来:“还故意在众人面前撇清你们俩的关系,你这是在演戏吧?就为了保护小女朋友,跟我玩虚虚实实的那一套?”

    唐许这下不担心了,彻底放松身体,仰倒到沙发椅中,眉眼都舒展开惬意的笑。

    “你既然抓了我的女朋友想要威胁我,就说明你跟我有仇怨咯?”

    “当然!切骨之仇!”对方咬牙切齿地说。

    唐许声音听起来肃穆,却看不到他一脸的漫不经心:“那你想怎么样?”

    “想要救你的女朋友,就来这个地址……”

    “等等。”唐许突然打断他的话,“还是算了。”

    “唐许!”

    “我想了一下,单刀赴会太危险。既然我得罪了你,赔上一个女朋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对方对唐许的话感到不可置信,这是什么理论?

    “我抢了你的,你抢走我的,这样很公平。”唐许脸色一片漠然,根本不在意对方怎么处理他的女朋友。

    那人被气得够呛,还想说什么,却被抢先挂了电话。

    唐许丢开手机,轻呵一声。

    “没想到郑晓潇还有点用处。”他纤长如玉的手指拖着下巴,一敲,一敲。

    他心情骤然好起来,决定让人送点清酒过来。

    刚拿起手机,又是一个电话打进来。

    唐许都不耐烦了,郑晓潇都给他们了,还要怎么样?

    这次是视频通话,唐许的手指在挂断上悬空许久,还是点下绿色的接通。

    “怎么,大发慈悲想让我跟女朋友来句道别……!”随意吐出的话戛然而止!唐许瞳孔骤然紧缩!浑身都在跟着战栗!

    那是!那是!

    饶是隔着手机,远远看到那被绑在椅子上的身影,连大片大片的黑暗也阻挡不了他的目光,紧紧追随在她身上不肯挪移。

    “为什么……”唐许的脖子像是被无形掐住,连话都说不出来。

    电话那头的人没有露面,却看到了唐许这彻底失控的表情,满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果然呐!唐许啊唐许,原来你也有弱点!啊哈哈哈哈!”

    唐许浑身上下血液凝固肌肉僵硬,莫大的恐慌笼罩了他的理智,让他连基本的演戏都做不到。

    他艰难开口:“地址……”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对方故意逗他。

    “我说地址!”

    暴躁的唐许,直接砸了触手可及的所有东西!

    他不能留她在黑暗中!绝对不能!

    一个小时后,唐许抵达了京郊的一处废弃厂房,多年前这里原本规划要修建化工厂,但是后来老板资金链断掉直接跑路不见人影,这里地处偏僻,几公里内都荒无人烟,根本没人愿意接受,久而久之就荒废了。

    后来这里发生了一起臭名昭著的凶杀案,传出去后就更没人来了,荒凉得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唐许亲自开车过来的,按照对方的吩咐,独自赴会,一个人都没带。

    到了这附近,唐许又拨出电话,按照对方引导的,把车停到一处厂房前。

    “我到了。”

    他对电话里说。

    对方笑呵呵地让唐许进去。

    前方厂房开着一扇小门,月朗星稀之下,那扇门里却凝聚了危险未知的黑暗,极有可能迈进去,便是生死两线。

    唐许除了手机什么也没带,连把随身的匕首都没有,却毅然决然地迈进那道门。

    “然后呢?她在哪儿?”

    唐许话音刚落,便心神一凛,第一反应就是要避开。

    他本来能避开的,却不知道想起什么,硬生生停住脚步,承受了这狠狠一棍!

    砰!

    木棍与身体撞出一声闷哼,大力砸在唐许的后脑勺,让他当即站立不稳,半跪在地上,有温热液体随即淌下。

    唐许一手紧握着手机没放,一手往脑后一摸,满手都是鲜血。

    他眼前一阵阵发黑,几乎就要晕厥过去,却偏偏靠着意志咬牙撑了下来。

    “现在行了吗?”他恶狠狠对电话里说了一句。

    暗中给了唐许一棍的人也悄悄退到一边。

    踢踏踢踏。

    那藏匿在黑暗中的人,缓缓踱步而出,一双手工雕花牛津皮鞋出现在唐许视线之内,而上半身仍然被黑暗遮蔽,看不清楚模样。

    “哈哈哈哈!”对方显然不愿意暴露身份,戴着变声器,笑声也分外怪异,“怎么样,挨了一棍的滋味如何?”

    唐许紧紧盯着黑暗中的人:“她呢?”

    “哎呀哎呀,你说你,怎么这么着急呢?该让你见到总会见到。”

    “我问她在哪儿!”

    “呵呵。”对方很乐意欣赏唐许这副样子,吩咐人,“给唐先生搜搜身,外面的车也处理了。”

    “是。”

    唐许被两双手强硬地按住,白皙如玉的脸被直接压在厚厚灰尘里,狼狈不堪。而他身上也被搜了个遍。

    “没有。”

    “好。”那人满意地看着趴在地上的唐许,示意人遮住他的眼睛,才一步一步走上前来,那双手工雕花牛津皮鞋直接踩在唐许的头上,“难得这么听话,唐许啊唐许,你的样子就像是一条狗。”

    唐许冷笑不答。

    那人往他身上踹了几脚,又叫人把他拳打脚踢一番,直到唐许奄奄一息了,才让人把他丢进小黑屋。

    “我就大发慈悲,让他去跟心爱的人作伴吧。”

    ……

    有道是,祸不单行。

    姜锦现在深刻地体会到这个道理,甚至开始怀疑她最近是不是水逆,不然怎么能倒霉到这个地步?

    安瑜拿刀挟持她的事情还没过去几天,转眼她出个门的功夫就又被绑架了。

    她不就是眼看圣诞节快到了,想买棵圣诞树把客厅角落布置一下吗?

    这次她还特意带了一个保镖出门,还是顾寒倾亲自安排的退伍兵一位,没想到双拳难敌四手,敌人有备而来,姜锦也不可避免地落入敌人之手。

    姜锦的第一反应,难道还是安瑜?

    不会,现在安瑜已经被拘留了,安家也彻底跟安瑜断了来往,她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儿还有余地来绑架姜锦?

    除了安瑜,姜锦实在是想不到有谁跟她这般深仇大恨了。

    莫非是郑成扬?

    姜锦稀里糊涂地猜测着时,在绑在黑暗的椅子上过去了不知多久。

    终于,她听到门外隐约传来动静,然后门被打开,灰尘扑鼻而来,把姜锦呛得不行,连连咳了几声,偏偏她因为眼睛上绑了黑布,根本不知道来人。

    “是谁!”姜锦抓住这个难得机会,急促地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要钱还是报仇?会不会是抓错人了?”

    没有人答话,倒是有什么东西砰地丢在她面前的地上,砸得咚的一声。

    紧接着,门又被关上了。

    而她面前的……好像是个人?

    姜锦试探地伸出脚,想要踹踹对方的时候。

    “咳咳咳。”那人剧烈咳嗽起来,恨不得把肺都咳出来似的。

    果然是人!姜锦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警惕:“那个……你也是被抓来的?”

    她身体绷紧,就怕对方有敌意,她才好随时反击。

    “锦锦。”唐许笑着露出带血的牙齿,伤痕累累的他却在看到姜锦的那一刻完全忘却了疼痛,“你没事,太好了。”

    这个有些熟悉的声音让姜锦一怔。

    “……唐许?”知道是熟人,哪怕是她所警惕的熟人,姜锦也大喜过望,“你怎么也被抓来了?难道你跟这人有仇怨吗?”

    唐许艰难地爬起来,他没有被绑住,可以好好蹲在姜锦面前看看她的样子。

    “抱歉。”他不想对她撒谎,只好如实告知,“你是因为我被抓来的,他们想要威胁我。”

    姜锦一时语噎,无言以对。

    她扯了扯嘴角:“不是,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既然要威胁你,又为什么要抓我?我是不是太无辜了?”她真不知道该埋怨还是苦笑了。

    唐许又咳了两声,喉咙像个破洞的风箱。

    “对不起。”他又道。

    姜锦叹了口气,知道埋怨他也无济于事:“算了,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

    唐许低低应了一声,却在姜锦看不到的地方,露出浅浅的舒心笑容。

    他笑起来跟猫儿似的,眼尾都带着欢愉。

    看到她,真好。

    和她在一起,真好。

    能挨着她这么近,真好。

    姜锦不知道唐许的那点小心思,她急切地想要脱离这种险境。

    “唐许,对方既然抓了你我,又没有第一时间杀掉你,说明他们是有所求吧?”

    唐许嗯了一声,换了个位置背靠在姜锦腿边。

    “大概是想要教训教训不听话的我。”

    教训不听话的唐许?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姜锦刚皱眉,就感觉到他的靠近,温热的身体挨着她的小腿,让姜锦极其不适应,下意识就想要挪开双腿。

    但紧随其后飘进她鼻间的血腥味,让姜锦动作一顿。

    “你受伤了?”

    “有点。”唐许笑得不以为意,仿佛让他头破血流的伤也无关紧要,还能反过来安慰姜锦,“没关系的,都是一些皮外伤,我避开了要害,就是手断了。”

    姜锦沉默下来,也不好意思避开了,任由唐许温顺地靠着她。

    一时之间,两人都显得格外安静。

    “那个,很抱歉。”姜锦礼貌开口,“你能不能帮我把眼睛上的黑布拿下来,我觉得不大适应……啊对了,你的手断了。”

    她有些懊恼让断手的唐许帮忙,早知道就不开口了。

    结果,唐许窸窸窣窣地翻身起来,弯腰凑近她的脸,温热气息逐渐逼近。

    “你做什么!”姜锦脸色煞白,身体紧绷。

    她警惕的姿态让唐许忍不住失落。

    “我只是想帮帮你。”

    说完,他就凑近姜锦,用牙齿咬着绑在姜锦眼睛上的黑布,扯了下来。

    姜锦方才知道是她误会了,结结巴巴地道了声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