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434章 黑暗中相伴

    隔壁房间中,郑晓潇忐忑不安地看着周围的人,还是难以接受这样的场景变换。

    谁能相信,上一刻她还被绑在小黑屋里瑟瑟发抖,下一刻就被请出来待若上宾,客客气气地给她端来茶水跟零食,漂亮的大理石蛋糕还是出自那家大名鼎鼎的名媛下午茶。

    可惜郑晓潇无暇欣赏蛋糕的美味,连蛋糕和茶都不知道是怎么吞下去的,在这群凶恶之徒的注视下,味同嚼蜡。

    在她说了跟唐许没有关系之后,唐明辉抛出一句要不要合作。

    郑晓潇哪里敢答应,觉得面前这个如笑面虎的男人恐怖得很,一口回绝之后,心里想着这样总能放她走了吧。

    自以为恶毒的郑晓潇还是太天真,她被唐明辉直接怀疑那些话根本是骗人的,目的是为了暂时麻痹他们的神经,又在黑暗里关了两天,期望中的简阳也没有找到她,折磨得她都快疯掉之时。

    唐明辉问她,知不知道唐许真正在乎的人是谁。

    鬼使神差的,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张脸。

    ——如果让郑晓潇拖着一个人下地狱的话,她希望是她。她的光芒让郑晓潇嫉妒,她的优秀让郑晓潇嫉妒,她的完美让郑晓潇嫉妒。没由来的嫉妒,郑晓潇人生一切悲惨的开始,都是从那次要挟她开始。

    “姜锦……是姜锦……”她说。

    郑晓潇粒米未进,嘴唇干裂,头发枯燥,看上去像是在岸上被太阳烤了两天的濒死的鱼。

    她想让唐明辉信以为真,把那个女人也抓来,尝尝她现在的痛苦滋味。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唐许在乎的是谁,那个男人或许没有心,不然怎么可能像个恶魔一样把她推入深渊?

    唐明辉果然去调查了,结果出乎意料。

    他看着趴在地上的郑晓潇,以为她还对唐许存有留恋:“你这丫头倒是痴情啊,到了最后关头,还才肯说一句实话。”

    “什么……意思?”

    “原来那小畜生喜欢的是你姐姐啊,难怪要对付你们家。”

    郑晓潇懵了:“什么姐姐?”

    “不是你告诉我们的吗?你同父异母的姐姐,那个姜锦。当年她和她妈妈被你爸爸抛弃了,唐许这小子是在给她报仇呢,有意思,哈哈。”

    误打误撞的郑晓潇得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

    而后几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唐明辉找人守了两天,终于在姜锦外出之际将她绑来,以此为威胁,逼得唐许亲自前来赴会。

    郑晓潇趴在地上,也亲耳听到唐许的声音——

    “我想了一下,单刀赴会太危险。既然我得罪了你,赔上一个女朋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不是的……她不是唐许的女朋友……

    “我抢了你的,你抢走我的,这样很公平。”

    他在撒谎……他在撒谎……

    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骨血却燃起愤怒炽烈的火焰,把她残留的理智寸寸烧成灰。

    然后,她也亲耳听到冷情冷血的唐许,在得知姜锦被抓时,彻底的失态。

    郑晓潇笑了。

    笑容如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狰狞可怖。

    ……

    唐明辉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小黑屋监控,露出奇异的笑容喃喃有词。

    “看到这小子趴在心爱女人的身边却无能为力的样子,真是有趣啊。”让他想起了这小畜生的以前。

    多听话!跟狗一样听话!

    给根骨头就能帮着咬人!在阴沟里生活着卑贱又低下的他的儿子!

    唐明辉并不想要这么个儿子,如果不是因为他没有儿子,旁边又有一群庶子对他的继承人位置虎视眈眈,他早在知道有这么个儿子的时候,就亲自把他掐死。

    像是掐死跗骨之蛆般的他的耻辱。

    偏偏因为可笑的原因,他不得不让这个孩子活下来,亲眼看着他长大,怒火一日日焚烧。

    就像现在!哪怕这个孽子让他恨不得除之后快!他也不能杀掉他!

    只能看着他狼狈卑贱,又回到过去那个唐许,才能堪堪平息这段时间被一贯瞧不起的儿子虎口夺食的愤怒与耻辱。

    唐明辉满意地把唐许吃力蜷缩成一团的样子,看了一遍又一遍。

    “凑这么近也不能靠近她,是不是很满意?”

    “我的儿子原来也有这样一面呐。”

    “不知道当着这孽子的面,把那女孩儿杀掉,他会如何?表情一定很有趣吧哈哈哈哈!”

    唐明辉疯狂大笑起来,在郑晓潇眼中,他看上去就是个神经病。

    一个恨不得亲手杀掉亲生儿子的父亲,不是神经病是什么?

    突然!唐明辉的声音戛然而止!

    “声音怎么没了?”同步监控的录音,突然寂静无声。

    电脑前的男人满头大汗,开始检查设备:“应该是什么地方出故障了。”

    唐明辉暴躁的大吼:“还不快点修好!一群废物!”

    “是,是。”

    ……

    眼睛上罩着的黑布被终于扯下,沉浸在眼睛看不见的恐惧总算消掉一些。

    可惜她的手脚都还被绑在椅子上,束紧的绳子让她动弹不得。而姜锦又实在不好意思,让唐许帮他解开。他的手都断了,总不能用牙齿帮她咬开吧?

    算了,先忍忍。

    姜锦又等了一会儿,待眼睛逐步适应周围黑暗了,依稀能看到靠在她腿旁的唐许,还有他那一身伤痕累累。

    “到底是谁把我们抓来的?”黑暗沉默中,姜锦开口问道。

    唐许咧嘴一笑,如沐春风的温和笑容,哪怕在黑暗里也耀眼得惊人。

    “不知道,大概是跟我有仇的。”他的语气听起来很轻快,一点儿不为现状担心的样子,“毕竟到现在为止,我得罪的人太多了。”

    姜锦默了默,忍不住吐槽:“就算要对付你,也不至于牵连我这个无辜吧。我出门买个圣诞树的功夫都能被绑架。”

    “买圣诞树?因为圣诞节要到了吗?”唐许好奇地问,这股好奇也让他强打起精神,眸光看着明亮了些,“圣诞节啊,圣诞树啊,圣诞老人,一定很漂亮吧。”

    姜锦不知怎的扑哧笑了出来:“你在作诗吗?”

    笑完她还有点佩服自己,这算什么?苦中作乐?

    唐许也愉悦地笑了两声,歪歪头,把脑袋靠在姜锦的膝头。

    “抱歉。”没等姜锦说什么,他就先表示了歉意,“我脑袋有点晕,能暂时靠一下吗?”

    姜锦嗯了一声。

    唐许闭上眼睛小憩一会儿。

    许是感受到她身上的安心气息,一股倦意如潮水涌上,让唐许有点控制不了地想睡一会儿。

    “唐许?”姜锦感觉到唐许的脑袋越发沉重,还有温热的黏糊感透过她的裤子,让她清晰感受,“你没事吧?”

    唐许轻声呢喃,像是已经睡了过去:“我没事,就是……有点想睡觉。”

    “你不要睡。”姜锦提醒他,生怕他这一睡就不醒了,“你的头上是什么,血吗?你的脑袋也被人打了?”

    半梦半醒间,唐许更是不会对有半点隐瞒:“是啊,他们打的,不然不会让我进来的。那个男人,我知道他的脾气,怎么会轻易放过我呢。”

    姜锦愣了一下:“你知道绑架我们的是谁?”

    唐许这次不回答了,只笑了笑。

    “让我睡会儿,没事的,我不会死。”唐许闭上带着笑意的眼睛,感受着她的关切,整个人像是泡在蜜里,连梦都是香甜的。

    姜锦相信唐许不会对他的生命开玩笑,便不再出声打扰他。

    那血迹似乎没有蔓延,应该是他头上的伤口已经止血了吧,睡一会儿也应该没事,对吧?

    冬天的酷寒与潮湿的阴冷,直往姜锦骨里钻。

    她感觉手脚因为被绑得太久而逐渐麻痹失去知觉,整个人又在寒冷里忍不住想要瑟瑟发抖。

    偏偏,她担心发抖会把唐许吵醒,见他伤痕累累好不容易休息,实在是不忍心打扰,只能强忍着寒冷和不适,手脚硬是没动弹一下。

    姜锦不敢睡,怕那些暗中窥伺的人会悄悄过来。

    她打起十二分精神,也紧紧盯着门口,生怕那门会被突然打开。

    好笑的是,那些把他们抓来的人,像是直接遗忘了他们似的,时间悄然流逝,也没有一个人走进来过。

    这多多少少让姜锦安心了些。

    再等等,再等等。

    顾寒倾一定已经发现她不见了,只要给他时间,他绝对可以找到她。

    姜锦不断给自己打气,熬过难捱的一秒又一秒。

    终于,靠在她腿上的唐许动了一下,然后徐徐睁开眼睛。

    唐许有些怔愣。

    这是时隔多久,睡得如此香甜?

    久到……他都快忘记了。

    “谢谢你。”他低声说了一句。

    姜锦听到没头没脑这么一句,才知道唐许醒了,事实上唐许动的那一下,她的腿已经麻木到么有感觉了。

    “你醒了就好,我还担心你醒不过来了。”

    唐许舒展开笑容:“怎么会呢。”

    姜锦突然闷哼一声。

    “怎么了?”唐许大惊,目光准确寻到姜锦的脸庞,见她紧皱着眉的样子,惊慌失措到没了分寸,“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腿抽筋了。”姜锦咬牙强撑下来,“等等就好。”

    唐许懊恼道:“抱歉,我忘了你还被绳子绑着,我来帮你解开。”

    “不用!”姜锦赶紧拒绝,“抽筋也不厉害,稍微等等就好,绳子也不用解,反正我们应该很快就能从这里出去了。”

    唐许嘴角耷拉着,像是在笑,又像是在苦笑:“……因为顾寒倾?”

    “嗯,他一定会来找我的。”她从没怀疑过。

    这份信任,也实打实地传达到唐许身上,让他说不出的滋味复杂,又羡慕,又嫉妒,又庆幸,又懊恼。

    人类,真是复杂矛盾的情绪结合体呀。

    唐许顺着姜锦的意思,没有坚持要帮她解绑。

    半晌,他才说了一句:“累不累,要不要睡一会儿?”

    这实在是个很诱人的提议。

    因为姜锦真的很疲惫,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她没有拒绝:“那你看着门口,有人来了就叫醒了,我小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好,你别担心,好好睡吧,不会有危险的。”唐许耐心又温柔地哄她。

    姜锦很想问,你怎么就知道不会有危险。

    但话没能问出口,她就靠着椅子,偏头沉沉睡去。

    “看来是真的很累了呢。”唐许的灰眸在黑暗中熠熠生辉,“对不起啊,阿鸾。”

    姜锦若是醒着,听到这个声音,一定会大吃一惊。

    唐许居然叫她阿鸾?

    他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

    这是除了她外公、妈妈以外没有人知道的小名!之后她也只告诉了顾寒倾!

    被时光掩埋的秘密,终究会一件件的剥开。

    ……

    姜锦睡得很沉。

    姜锦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回到了香樟村的姜家老宅,那里也是她童年最温暖美好的记忆。

    春日阳光正好,草长莺飞,乱花迷眼。

    姜媛在后院开辟出来的花圃一片生机盎然,深红浅红花团锦簇,深绿浅绿春意勃勃。

    还是五短身材的小团子姜锦,从别处拖来一张摇椅,冲蹲在花丛里的姜媛吃力地喊了一声“妈妈”。

    姜媛一回头,被吓坏了。

    “阿鸾!你怎么把椅子拖过来的?”那可是张大摇椅,阿鸾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能把它拖动?这实在是让姜媛吃惊到不行。

    小姜锦嘻嘻地笑了两声,看着妈妈把摇椅搬到花园旁,撒开腿小炮跟了上去。

    “妈妈坐!妈妈坐!”

    小姜锦兴奋地连蹦带跳,要姜媛坐下来。

    “阿鸾觉得妈妈辛苦,想让妈妈休息一下是吗?”姜媛笑得无比满足,还有什么比女儿这么乖巧懂事更让她开心的?

    小姜锦也不接话,笑嘻嘻地扯着姜媛在摇椅上要她坐下。

    姜媛拗不过女儿,放下进行到一半的花园工作,摘了手套,取下草帽待在女儿头上。然后抱着她,在摇椅上躺下。

    摇椅是父亲姜瓒亲手做的,当年不识人间疾苦的金玉公子哥儿,经历了数年留洋漂泊的岁月,又吃过各种苦头,也不知不觉学会了很多东西。

    比如木工。

    有的时候,姜瓒也能靠着帮村里人做木活,赚取一点钱贴补家用。

    他的手艺很好,这摇椅躺下来更是舒适,轻轻晃荡着,让人昏昏欲睡。

    摇啊摇,那时那年,不曾知道愁为何滋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