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48章 除夕团圆

    姜锦听顾韩城解释,才知道他跟姜媛是大学同学。

    那个年代的京大学子,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两人因缘际会认识,关系还算不错。

    顾韩城之前对姜锦的态度,算是中立,不冷不热。对姜锦跟弟弟的事情,也没有明显的看法,先前的反对也是因为老太太。

    现在知道姜锦是故人之女,他的态度迅速发生了转变,并且把他跟姜媛相识的过程一一道来。

    “那个时候,你妈妈可是文学社有名的大才女,仰慕者无数……”

    姜锦听得很认真,对这些过往更是充满了好奇。

    在她开始记事时,姜媛和郑成扬的关系已经非常僵硬了,郑成扬常年不回家,姜媛就更少说起大学时期的故事。

    在顾韩城的讲述中,姜媛在大学时是绝对的女神,追求者多如过江之鲫,她身上发生的任何一件事情都让人津津乐道,夜晚男生宿舍里提及最多的也是她。可谁都没想到,女神姜媛居然被一个穷小子给追走了,可是让多少人都扼腕叹息,认为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毕竟姜媛的追求者这么多,才貌兼具的不是没有,相比之下,那个穷小子也不过就是有张好脸。

    顾韩城的脸色忽然尴尬起来:“咳咳,抱歉,我并非有意诋毁你的父亲。”

    姜锦却没什么反应:“没事的。”

    说牛粪算什么,哪怕是当着她的面唾骂,她也只会拍手叫好。

    不过姜锦倒是明白了,饶是顾韩城这位旁观者眼里,姜媛跟郑成扬的这段感情也相当不可思议,女神跟穷小子,委实不配。

    “对了,你的父母现在……”顾韩城的声音戛然而止,他这才想起,顾家反对弟弟跟姜锦感情的缘由之一,便是姜锦父母早亡,是个孤女。

    他心神猛然一震!惊骇爬上他坚毅的眉眼!

    “你妈妈她……你妈妈她……”顾韩城竟然有点难以问出口。

    “她去世了,在我十九岁的时候。”

    “生病吗?”

    “不……”姜锦的声音咽了回去,念及顾韩城也算是妈妈的老朋友,犹豫一下便诚然告知,“我妈妈有段时间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然后,就自杀了。”

    顾韩城几乎不敢相信他的耳朵。

    “自杀?怎么可能!姜媛是那么自信开朗的人!”

    他记忆中的姜媛,是被追逐的太阳,天生就明亮耀眼,意气风发的天之骄女,纤细又美丽,伤感阴霾这种事情素来都是与她绝缘的!

    姜锦扯了扯嘴角:“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外公也去世了,对我母亲的打击很大。”到底还是没有把郑成扬那些恶心的事情说出来,实在是家丑难以宣之于口。

    顾韩城却觉得没有这么简单,他的想法何等敏锐,又是身在政治场上精于人心的老狐狸,很快便从其中分析出了问题。

    他记得大学时,姜媛虽然没提及家世,但看她聪慧也天真的样子,就知道必然是被长辈们宠着长大的娇女。那么亲人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应当不存在,唯一可能对她造成重大打击的,就是婚姻和丈夫。

    方才姜锦在听到父亲的态度同样奇怪,像是侧面证明了他的猜测。

    郑成扬?

    念及这个名字,顾韩城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其实大学时候,他对郑成扬这个人的印象并不好,觉得这个男人看似一副温润儒雅,但那股气质太流于表面,让他觉得虚伪。姜媛跟郑成扬在一起之后,顾韩城也曾委婉劝过两句,但他毕竟是教养良好的世家子,自小的教育也不会让他随意对别人的生活指手画脚。

    他想,许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而现在,顾韩城后悔了,如果姜媛的自杀果真跟郑成扬有关系的话,那他当初若是坚持想法,多劝几句,一切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一念之间,代价却是一条鲜活美丽的生命。

    久居官场的顾韩城,坚若磐石的心,也因此产生几分愧疚。而这份懊悔,也难免转移到了姜锦身上。

    “我是你妈妈的朋友,如今你又是老三的女朋友,要是你有什么难处,记得找我,千万不要客气。”顾韩城真诚道。

    姜锦自然能感受到那份诚意。

    她故意开玩笑道:“阿倾怕是会不高兴的。”

    顾韩城愣了一下,又哈哈大笑起来。

    “的确!的确!他那个小子就是那么一个性格!从小就对自己的东西表现了极强的占有欲,厌恶其他人染指。别看他现在大了,人沉稳了不少,很多根本的东西却是不会变的!”

    姜锦顿时大感兴趣:“阿倾他小时候是什么样子啊?”

    眼前不由得浮现出一个清隽俊朗的少年模样。

    稚气未脱的顾寒倾,是什么样子?会浮躁吗?会冲动吗?会幼稚吗?

    她真的很好奇,就追问:“大哥这里有没有他小时候的照片?我问他,他都不肯告诉我。”

    顾韩城笑呵呵道:“照片没有,应该都在老太天手里。至于老三小时候是什么样子?那还真是,唔,不好说。”

    如此不好界定的评价,反而越发勾起姜锦的兴趣。

    在顾韩城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优雅的女声由远及近:

    “在聊些什么?”

    于知雅端着水果盘走了进来。

    “你来了。”顾韩城冲她颔首,笑容淡去不少。

    姜锦问候之后,也起身帮着于知雅把白瓷小盘与银质水果叉依次摆好。

    于知雅也把托盘里的水果盘放下,各色水果按颜色摆成花朵模样,光看卖相就足够养眼。

    这里面的水果大多是冬季没有的,来自涵碧园后山的温室大棚,那里长期为涵碧园提供优质有机蔬菜,从选种到种植都是经过精挑细选,出产的蔬菜水果不比所谓的特供差。这些蔬菜水果数量不多,刚够顾家人用,只有很少一部分会送给亲近的家族。

    这样精心培育的水果,自然味道也非同一般,一点儿也没有反季节水果的寡淡。

    姜锦先往阿元嘴里塞了几块,这才慢悠悠品尝起来,吃过一块,手里的水果叉就逐渐动得频繁,追问年幼顾寒倾的想法也被打断。

    倒是于知雅又问起姜锦与顾韩城,很好奇他们刚才在聊什么这么欢快。

    不知道是不是姜锦太过敏感,她总觉得于知雅对这个问题相当在意,眼里的热切都快溢出来了。

    “我才知道,小锦是我大学同学的女儿。”顾韩城解释了一句,对姜锦的称呼也自然从小姜变成了小锦。

    于知雅紧紧盯着顾韩城的表情:“然后呢?”

    顾韩城皱皱眉:“还能有什么然后?”

    于知雅惊觉失态,勉强扯了一个笑容,不得不把多余的话咽了回去。

    老太太也在这个时候进来了。

    在座的除了阿元以外,都打算起身,却被老太太挥手打断,还说了一句“都是自家人,这么见外干嘛”。

    这句话让姜锦的心情染上淡淡喜悦,于知雅也悄悄看了姜锦一眼。

    “妈,我刚知道,小锦是韩城大学同学的女儿呢!”

    “什么?真的吗?”老太太也有些意外。

    顾韩城不得不接话,点头应是:“没错,我也是看到小锦手里的老照片才知道的。说起来,对了,小锦。”他转而向姜锦温声道,“能把那张照片传给我吗?你手里的那张老照片连我也没有。”

    姜锦爽快答应:“当然没问题!那加个微信吧!”

    “微信?哦!微信!筱筱帮我弄过那个,我找找。”顾韩城拿出手机翻找起来,一看就知道对智能手机并不熟练。

    倒是老太太好奇是什么老照片。

    姜锦赶紧把手机递了出去,那张泛黄的毕业合照便出现在老太太眼前,连坐在老太太身边的于知雅也一并看见了。

    “我还真没见过这张照片咧!”老太太戴着老花眼镜,笑着说,“喏,韩城站的就是第一排最中间。”

    顾韩城道:“我旁边就是姜锦的母亲。”

    老太太的目光也随之定格,看到了顾韩城身边那个漂亮女子:“咦?这姑娘看上去有些眼熟啊。”

    “姜媛是跟小锦长得很像。”顾韩城笑道。

    “不,不是。”老太太摇头,开始沉思起来,“我记得,好像在韩城你大学的时候,跟这姑娘有过一面之缘。因为她很漂亮,性子温和又知书达理,所以我对她的印象很深刻。”

    顾老太太瞥了一眼儿媳妇,见她专心致志看着照片,并没有注意她的话,自然也没有把当初错认姜媛为顾韩城女朋友的乌龙事件说出来。

    顾韩城的表情,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件事情,不由得摸摸鼻子。

    当着姜媛女儿的面,这种事情可不能再提。

    于知雅微微低着头,笑容略显僵硬。

    她攥紧手指,指尖都捏得发白,一如她眼底的黯然失色。

    此刻的于知雅,觉得挨着顾韩城的那张巧笑倩兮的脸庞,是如此的刺眼,就像一柄锋锐的刀,狠狠插在她的心脏上。

    于知雅竭尽全力,才没有显露出异样来。

    老太太和顾韩城都没有发现,唯有姜锦看到了,眼里多了几分沉思。

    “原来是姜媛同学的女儿,小锦可以说是承袭了妈妈的优点吧。”老太太对这位韩城同学姜媛,一直印象很好,还惋惜过姜媛没能成为她的儿媳妇。

    现在知道姜锦的身份,连带着对姜锦的印象也越发好起来。

    这也算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吧。

    大门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打了进来,说顾寒倾的车也到了。

    姜锦惊喜地差点儿站起来,下意识就想出去迎接。

    老太太没有错过这个细节:“看来小锦早就等着阿倾呢,那我们这些老骨头就不出去打扰你们俩团聚了。”

    顾韩城也神情温和道:“是啊,小锦,你出去看看吧,老三见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自然不会拒绝这个机会的姜锦,欢快地跑出客厅。

    想到方才顾家人徐徐改变的态度,姜锦的心情在高兴之余,也有些酸涩。原来得到认可,是这样的感觉,她庆幸自己没有放弃。

    现在,除了态度莫名的于知雅,顾家就只有立场难测,也最为捉摸不透的顾老爷子,这位绝对boss了。

    姜锦暂且不想这些,脚步越发轻快,顺着进来的青石小路,一路朝大门而去,想着就要见到阔别已久的顾寒倾,嘴角边不自觉上扬。

    当她远远看到那道熟悉又思念的身影在曲径通幽处出现,脚步开始急促,最后直接变成小跑。

    “阿倾!”她远远喊了一声。

    顾寒倾就在那道路尽头处站定,遥遥看着姜锦。

    直到姜锦冲到他面前,飞扑向他。

    他也张开双臂,笑容越发盛大灿烂,寒意凛冽化作春华万千,暖意融融到天地都为之失色,最后化作巨大温暖的翅膀把姜锦整个人都包裹,一颗心顿时安定下来。

    “阿鸾!”

    顾寒倾紧紧抱住姜锦,阔别已久,顾寒倾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确认姜锦是真正存在,而不是他身处异地,午夜梦回之时恍惚看见的一道羽化身影。

    他不由得把手臂收得更紧,贪恋地嗅着属于姜锦的气息。

    姜锦的腰被勒得有点疼,她却一声不吭,温暖的手掌轻轻摸着顾寒倾的头发,就是一贯安慰阿元的方式。

    顾寒倾被她的动作给逗笑了。

    “把我当成阿元了?”

    “我在安慰你啊。”姜锦歪头一笑,在脚尖落地后,又把脸贴在顾寒倾的胸膛,感受他沉稳有力的心跳。

    园林里一片寂静,也没有来往的打扰者,可以让阔别已久的顾寒倾姜锦,好好怀念一下这份融于心脏的喜悦。

    姜锦看着那张清隽俊朗的脸庞,深邃的眼神像是广袤星空,要把她整个人和灵魂都吸进去。

    “你瘦了。”姜锦摸着那张脸庞,低喃道。

    顾寒倾哭笑不得:“怎么会?我比出发前体重多了一点三公斤。”

    因为这次年关跟随领导们在各大军区视察,免不了各路应酬,每天虽不是大鱼大肉,但也吃尽了地方特色美食,不长胖才怪!

    姜锦故意摆出凶恶的表情:“好啊!人家出门都是对女朋友思念成灾,茶饭不思的,不瘦都是好的,你居然还胖了?”

    “那是因为,我把对你的思念都吃进了心脏。”顾寒倾谈恋爱后,情话技能自动点亮,这种让姜锦心花怒放的漂亮情话拈手就来。

    姜锦哼哼两声,笑容却早就灿烂得不成样子。

    “哎哎,我们别在外面耽搁太久了,他们都还在里面呢!”

    欣喜归欣喜,正事姜锦也没忘,催促顾寒倾过去。

    顾寒倾却轻轻拽了她一下,斟酌问起:“我父母,对你还好吧?”

    姜锦微愣,随即笑道:“你是想问,老太太跟老爷子有没有为难我吧?”

    被看出来了,顾寒倾也不意外:“所以呢?”

    姜锦唔了半天,偷瞥着顾寒倾的神色。

    他居然紧张了?

    这一发现倒让姜锦出乎意料。

    不想让顾寒倾担心的她,赶紧解释:“你放心啦,他们都对我很好,看来我们之前的努力都是有作用的,他们都已经开始接纳我了。”

    提及家人态度,姜锦不免又要说起她妈妈姜媛跟顾韩城的事情,就从发现姜媛笔记本里老照片开始,到方才认出顾韩城是合照里姜媛身边男子的整个经过,对顾寒倾一一道来。

    “原来还有这份渊源?”顾寒倾听到姜锦说顾韩城对她态度很好,还让她有事就找他,便沉沉笑道,“看来我还要谢谢妈,冥冥之中帮了你我一把。”

    姜锦推了他一把:“谁是你妈妈啊!那是我妈妈!”

    “以后也会是我妈妈。”顾寒倾揉揉姜锦的头发,用你肯定跑不了的眼神望着她,顺口提及,“这次春节,我们也去看看妈妈吧。嗯,还有外公。”

    反正他已经打算跟姜锦求婚,也应该提前拜访拜访丈母娘。

    顾寒倾的提议也是姜锦想过的,现在由顾寒倾主动提出来,她当然更加高兴了。

    “好哇!等大年初一过去我们再定个时间!不过你有空吗?我知道,像你们这样的大家族,逢年过节都是很忙的。”

    “还有事情能比我拜访丈母娘重要?”

    姜锦又清脆地笑了起来。

    两人牵手进去的时候,客厅里所有人都在看着两人。姜锦不知道是否早已习惯视线的注视,被他们看着也没有羞窘,反而大大方方地握着顾寒倾的手,任他们打量。

    顾韩城笑得最为亲切,看起来很乐意见到他们俩感情笃定的画面。

    老太太也在微微笑着,心里无声感慨着,小儿子顾寒倾能有找到心爱之人、与之幸福美满的一天,这就够了,这样的事情她以前可是从未奢望过。事已至此,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顾寒倾恢复到往日沉稳的模样,一一跟家人们问好。

    “你父亲他还在书房呢,听说最近得了一幅什么画作,整天如痴如醉,都吃饭都顾不上了。”老太太提起这件事情,就少不了抱怨。

    顾寒倾笑了笑:“二姐呢?”

    “你二姐要下午才能回来。”

    顾韩城也插话进来:“乔乔也是,都大过年的,还整天忙得跟陀螺似的,也不知道休息休息。”

    “不然二姐也不会把东雅集团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对顾乔的工作实力,顾寒倾还是绝对认可的。

    这就是顾家的优秀基因,顾家儿女就没有一个碌碌无为的,不论是稳打稳扎的顾韩城,还是锐意进取的顾乔,或是光芒万丈的顾寒倾,每一个都在各自的领域发光发热。

    有这样三个后辈,顾家又能继续延绵荣光。可想而知,到了春节去扫墓的时候,顾家的祖辈们又该乐呵得合不拢嘴了。

    顾寒倾到家,就到了该用午饭的时间。

    姜锦一上午都没见到的顾老爷子,也出现在了饭厅里。

    他看到姜锦,态度虽然称不上热忱,但也绝非是冷淡,看起来似乎也没有太过反对的样子。

    午饭也是在顾家家宴的饭厅用的,而不是之前姜锦去过的招待客人饭厅。

    种种细节,都让姜锦感受到了顾家的转变。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除夕团圆,到了下午顾乔回家的时候,才算是真正实现。

    老太太问女儿,女婿周安知怎么没有跟她一并回来。顾乔轻描淡写地解释说他有事不在国内,春节后才会回来。

    至于周鸣溪跟陆纯,大家都没再提起,顾乔当初对两人作出这般处理,顾家其他人不可能不知道,他们都选择尊重并且认可顾乔的决定。身为周鸣溪的母亲,顾乔的选择远比想象中更加沉重。

    顾寒倾听到母亲跟姐姐提到周安知,不知为何眸色沉了沉,想要对顾乔说什么,却考虑到现在的气氛,不得不把原打算说出来的事情,暂时隐瞒下来。

    这么好的氛围,还是不要破坏为好。

    夜色将近,整个涵碧园张灯结彩,园林里悄然挂起红色灯笼,辉煌灯光映照得夜幕沉沉下的涵碧园,雕梁画栋、华贵明亮到了极致。

    整个涵碧园并不只是有顾家一家人在团圆,包括顾家下人们,也带着家人来到涵碧园最大的饭厅,享受一顿丰盛的晚宴,穿着红底金丝织锦旗袍的老太太,笑得和蔼可亲的出现在小孩子们面前,亲自给他们发了红包。这也是涵碧园每年春节的习俗。

    至于家宴桌上的饭菜,并没有比大饭厅里丰盛多少,顶多是饺子要特别一些,那是老太太带着于知雅跟姜锦亲自包的,顾寒倾也难得大显身手一回,看得老太太瞠目咋舌,连连摇头说都快不认识这个儿子了。

    饺子里面还被包上了用赤金精细敲打而成的顾字花钱,上面的祥云五福纹样精致无比,一大堆饺子里面故意只包了三枚,取一个好兆头。

    结果姜锦吃到一枚,阿元吃到两枚。

    “看来小锦今年的运势要一飞冲天啊!”

    “阿元也是呢,居然吃到两枚,保佑我们阿元来年更加聪明活泼!”

    阿元不乐意地往姜锦身上靠了靠。

    花钱太硬,咬得他牙疼。

    姜锦笑得不行,心里更是暖洋洋的,因为刚才的花钱,也因为现在的氛围。

    阔别多年感受到来自家人的温馨,姜锦更希望,以后年年如此。

    ------题外话------

    还有一章结束本卷,预告,前方高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