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455章 郑成扬之死

    姜锦何尝不是觉得欣喜?

    不论是京城还是孤儿院,都是她跟蒋郁综合种种信息后,作出的推测。可能性很大,却不是百分之百的把握。

    现在有了郑成扬这般反应,那就是确凿的证据!

    姜锦心下大定,早已经融入骨血的演技让她可以轻而易举地隐瞒住郑成扬的饿眼睛,装出成竹在胸的模样:

    “郑成扬,你精心打的算盘早就落空了,还想着一个亿?现在找到我女儿只是时间问题,等着吧,这件事情过了,我会好好跟你算账的!”

    姜锦已经达成目的,说完便离开了。

    郑成扬则开始疯狂冒冷汗,自言自语个不停:“她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有谁告诉她?可六年前明明是我一个人把那个孩子带去京城的!”

    郑成扬太迫切了,对贫穷的畏惧和成功的渴望,让他失去了沉静与理智,在这个关头也陷入了思维盲区,如果他还保持着冷静状态,估计会思考到两个问题:

    第一,如果姜锦真的对孩子所在成竹在胸了,又怎么会无聊到跑来见他?

    第二,关于孩子最重要的一点信息,他至始至终都没有透露。

    这两点,郑成扬显然忘了,他的焦虑情绪一直保持回到老同学家里,老梁正好在家,见郑成扬浑浑噩噩进门,便关切问他怎么回事。

    郑成扬欲言又止,老梁会心让妻儿先回房间。

    “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了?”老梁一副十分挂心老同学的样子。

    郑成扬抬眼看了看他,抿着唇,一言不发。

    老梁比他还着急:“你说你,都到现在了还不相信我?不管有了什么困难,说出来我才能帮你啊!”

    郑成扬见他热心肠的样子不像是作伪,才吞吞吐吐道:“其实,几年前我藏了一件东西,现在我需要以这件东西为筹码,跟一个人要钱让我东山再起……”

    他到底没有完全相信老同学,或者说,连郑成扬自己都心虚这种事情说出来,会收获鄙夷的目光,便替换了一下关键词,但大致意思却差不多。

    老梁也一点点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是,现在你要求的这个人,她声称已经找到你藏起来的那件东西了?”

    “还没找到,她说已经知道大致方向了,如果她已经找到,也就不需要我,我的所有计划也就全部落空了!”郑成扬越抓狂,思维就越混乱。

    老梁沉吟道:“那为什么你不亲自去看看呢?”

    “亲自去看看?”

    “对啊,既然你知道东西藏在什么地方,就过去看看它还在不在,如果在,就重新转移一下就可以了。”

    郑成扬惊喜地一拍大腿:“你说得对!我怎么没有想到!”

    他必须先姜锦一步去找那个孩子,但凡有任何线索,就先控制在他的手中,这样才能绝对利于不败之地!

    “老梁!谢谢你!”郑成扬满脸红光。

    老梁挥挥手:“哎,这点意见算什么。不过我倒是好奇了,就现在这个年代,你居然敢偷偷把东西藏在别的地方,而不是留在身边,不怕被人偷去啊!难道是银行保险柜?但听你的意思不像啊……”

    郑成扬见老梁苦苦思索着,却不会告诉他,这个所谓的东西,其实是活生生的人,当然不能随身带着,或放在银行了。

    “我留了一张支票。”郑成扬乐呵呵道,“所以托付的人,看到这十万支票上,也会留心一二的。”

    他的话让老梁越发摸不着头脑了。

    郑成扬见状,也不过多解释,笑得很神秘。

    他会留下一笔钱,倒不是因为他有多么仁慈。而是当时他一心想要把姜锦变为帮助他走向成功的垫脚石,能让这个倔强女儿听话的,他手里也就只有这么一个筹码了。

    那十万支票,只是他不想彻底跟姜锦闹僵而已。

    没想到,当初一念之差,竟然给今天的他留下一条后路!

    事不宜迟,郑成扬一分钟都不想耽搁,生怕他犹豫的时间里,姜锦就先找到那个孩子的下落了,那他的消息也彻底失去利用价值。

    他匆匆跑进房间换了一身衣服,不是那身晃眼的阿玛尼西装,而是从老梁那里借来的黑色运动服,再戴个帽子和口罩,低着头,郑成扬悄悄走出老梁所在的小区。

    他担心会有人监视,一路上都非常警惕,时不时打量周围,还故意避开了人多的地方,专门挑那些小路走。

    郑成扬刚走过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空荡荡的角落就突然窜出来一个人,势如猛虎地扑向郑成扬,对方的力道之大,郑成扬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就被打晕,拖进了黑暗里!

    ……

    蒋郁接了一个电话后,扭头就对姜锦说:“果然!他去找孩子了!”

    “真的?”姜锦捏紧拳头,压制住惊喜,眼里异彩连连,“京城这一片这么多家孤儿院,我们找起来难度太大,现在有郑成扬给我们指路,就要容易多了!”

    “没错,范围缩小,再找到温和的时间,我们终于要成功了!”

    努力数日,终于看到希望曙光,姜锦就恨不得时间走得快一些,再快一些,这样她也可以早点见到女儿。

    激动之际,突然见到阿元小跑过来,拽着姜锦就要往楼上去。

    “怎么了?”姜锦不解。

    阿元也不说话,只是拉着姜锦往楼上去。

    蒋郁倒是饶有兴趣地看着阿元和背景,忍不住想,这小家伙跟姜锦的女儿年纪差不多大吧?等姜锦女儿找到了,撞上这么一个占有欲强的家伙,两个小孩子之间没有摩擦才怪了!到时候姜锦可有得头疼!

    许是希望曙光就在前方,蒋郁也有心情开个玩笑。

    姜锦也是这样,心情不错的她,看着阿元探头探脑地站在楼梯上往下望,便好笑问他怎么了。

    “锦锦。”阿元皱着眉一脸郑重,“那个家伙最近怎么经常来?”

    “因为锦锦跟蒋叔叔有点事情要商量。怎么,阿元不喜欢蒋叔叔啊,我还以为他上次送了你无人机,你已经改变对他的看法了呢。”姜锦亲昵捏捏阿元的鼻尖。

    阿元有点不好意思,说实话,他是真的差点儿被蒋郁给收买了。尤其是那个无人机,可是他这段时间最喜欢的大玩具,爱不释手。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阿元还真不能像以前一样,对蒋郁冷言冷语。

    话到了嘴边,连称呼也改了:“那……蒋叔叔把你带走了怎么办?”

    “带走?”

    “我要帮爸爸看住锦锦。”阿元骄傲得挺起小胸脯,一脸义不容辞地坚毅表情,活脱脱像个小战士。

    姜锦愣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

    “你爸爸跟你说了什么对吧?”

    阿元想了想,点点头:“嗯,爸爸说虽然要相信锦锦,但外面的狼太多了,我和他都要保护锦锦不被狼叼走了。”

    姜锦乐得不行:“阿元啊,锦锦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狼嘴里的一块肉!”

    阿元呆萌得抬起眼,没听懂姜锦的意思。

    就在姜锦打算继续解释的时候,蒋郁风风火火地从楼下冲上来。

    速度太快,到现在还气喘吁吁——

    “锦锦……郑成扬……郑成扬不见了……”

    “你说什么?”

    ……

    阴暗小巷,堆满垃圾的角落,郑成扬被狠狠砸在墙上,闷哼一声后重重摔在地上,整个人就像是身边的垃圾袋一样狼狈不堪。

    郑成扬自认为是很讲究的。

    大概是因为出身贫微,所以在成功后,就越喜欢讲究排场,所用东西不求最好但求最贵,用儒雅也掩饰不了暴发户的底蕴。

    但现在,他已经无法再讲究,除非他能在这次劫难中活下来。

    郑成扬知道,这很难很难。

    因为站在对面的那个男人,已经把他恨进骨子里了。

    郑成扬却没有打算就此放弃:“咳咳,孙,孙浩,你冷静一点……”

    “你让我冷静?你居然让我冷静?郑成扬啊郑成扬,你怎么说得出这样的话!你这杂碎!”名为孙浩的高大男人,站在郑成扬身前,像看死狗一样看着他,恨不得立马把他杀之后快。

    他想象这个场面无数次了,现在真的做到,孙浩只觉得心里无限悲戚。

    孙浩宁愿这是一场梦。

    “你现在杀了我,也无济于事,不是吗?只要你放过我,我就给你钱,我有很多钱,很多钱……”郑成扬鼻青脸肿得不像样,但他还不想死。

    孙浩仰天大笑,退伍兵出身的他身强体壮,可以轻易把郑成扬拽着领子提到面前。

    他眼睛通红都是血丝:“没错,无济于事,就算我杀了你,我的妻子和女儿都不会回来了。我的乐乐,我的乐乐……”乐乐是他女儿的小名。

    郑成扬一个劲求饶,在生死面前完全放下了自尊。

    孙浩充耳不闻,自顾自说道:“郑成扬你知道吗?我女儿死得有多痛苦!我老婆临终前让我一定要好好照顾女儿,我却食言了。我的女儿……她还那么小,都没来得及多看几眼世界……郑成扬,这些都是因为你!”

    说完,他眼里冒出凶狠的光,不知道从哪儿抽出一把匕首,毫不留情地挥向郑成扬,斩断他的一根小指!

    十指连心,平时光压一下就疼得够呛,更别提是用匕首砍断一根手指。

    郑成扬的小指头掉在地上泥水里,随之洒落混合泥水的还有喷溅的血液,手指截断面更是血流如注,很快染红了郑成扬的手掌。

    郑成扬啊地惨叫一声,在孙浩手下身体控制不住的发抖,不知是疼的,还是吓的。

    “孙浩孙浩!求求你放过我!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只要你放过我!”

    “你要我放过你,但谁来放过我的老婆,我的女儿?”

    孙浩挥动匕首,再次斩断郑成扬的第二根无名指。

    这次郑成扬惨叫得更厉害了,疼痛占据他的理智,让他除了求饶,连思考二字怎么写都不知道。

    半晌,他郑成扬才顶着一张苍白如纸的脸,哆嗦着嘴唇:“孙哥,孙哥,嫂子跟侄女的事情我都不知情啊,真的不知情。”

    “你还好意思叫嫂子侄女?郑成扬,我就知道轻易让你死了,是太便宜你!”孙浩想起与郑成扬好得能穿一条裤子的那段时间,他时常来家里做客,都是妻子帮他们做饭,她甚至还记得郑成扬喜欢吃什么,每次他到家里来都会做。

    现在想来,什么朋友情谊都是他的一厢情愿!

    愤恨涌上心,又动手削掉郑成扬的一根手指,听直到到郑成扬的惨叫声才稍稍安心。

    “你不要狡辩了!我知道如果不是你坑我,我又怎么会破产?拿着我的钱,心安理得吗郑成扬?”

    挥动匕首,一根手指落地,这次郑成扬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了。

    “我女儿那么痛,她哭着说想要活下去!为什么连这个机会都不给她!郑成扬,你该死该死!”

    再次挥动匕首,这次手指落地后,郑成扬的右手就光秃秃一只手指都没了,看上去血肉模糊有点可怕。

    孙浩这还不急,居然找出医用纱布来帮郑成扬包扎一下,让他不会这么早就因为流血过多而死去。

    削断手指只是第一步,在把郑成扬十指都削掉后。孙浩又一拳一拳砸在郑成扬身上,把他的每根骨头都打断,整个人像烂泥趴在地上。

    郑成扬无望地看着天空,眼里空洞没有希望,嘴里不断冒着血沫。

    他觉得自己这一生有点讽刺,用女儿去要挟别人,最后又因为别人的女儿而死。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报应?

    ——反正,不管再多的后悔还是别的,在郑成扬的喉咙被割断的那一刻,他脑海里唯一的想法竟然是……啊,终于结束了。

    随后,眼睛紧闭,整个人也落了气。

    孙浩微微喘着气,看着趴在脚边已经逐渐凉掉的郑成扬尸体,最后落下一滴泪水。

    乌拉乌拉。

    那是由远及近的警笛声。

    是孙浩自己亲手打的电话。

    警察们提枪包围了小巷,哪怕早有预料,看到这么血腥恐怖的虐杀现场,也险些直接呕吐。

    孙浩丢开匕首,举手投降状,眼神平静得像似水。

    “我自首,人是我杀的。”他说。

    杀了郑成扬,他的人生,已经没有遗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