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56章 都是报应

    “郑成扬死了?”

    蒋郁不可置信地重复一遍所听到的,下意识去看姜锦的表情。

    姜锦低垂着头,浓墨般的黑发从素白脸颊两边垂落,挡住她的表情。除了她的表情,她的身体也同样僵硬着,像是被抽去灵魂的木偶。

    蒋郁匆匆挂了电话,跑到姜锦身边。

    “锦锦,你怎么样,还好吗?”他想要扶住姜锦的肩膀,手掌一靠近却又停住。因为,他看到姜锦的肩膀在微微颤抖。

    他心里所有的感慨,最后只能化作一声叹息:“……锦锦。”

    “刚才,是我听错了吧?”姜锦强作镇定,面无血色地抬起脸,“那个人渣,他怎么能死呢?他怎么能就这么轻易死了?”

    姜锦的声音好似羽毛,轻飘飘的没有着力点,听不出任何愤怒的力度。

    但在蒋郁耳中,这声音远比杜鹃啼血更为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蒋郁的沉默,让姜锦恍惚了一阵。

    “他,是怎么死的?”她终于问起一个关键。

    “仇杀。”蒋郁蹲在姜锦身前,用蔚蓝如海的眼眸看着姜锦,“锦锦,你先不要伤心,我们还没有彻底失去线索,不是吗?郑成扬虽然死了,但我们已经把范围划定了京城孤儿院,知道查到那几天送到孤儿院的女婴,挨个做DNA检测,我们也能找到她的!你不要灰心!我们还有机会!”

    “但是郑成扬死了。”姜锦扯出一个极为难看的笑容,“他死了,我的愤怒我的仇恨,该朝谁宣泄?他死了倒好,一了百了。”

    “锦锦。”

    姜锦深深吐了一口气,拍拍蒋郁的肩膀:“放心吧,我还没有找到女儿,没到要死要活的地步。对了,他在哪里?”

    “你说郑成扬?”

    “嗯。”

    “尸体还在警察局,要去看看吗?”

    姜锦点头,蒋郁立即起身打电话安排去了,毕竟姜锦是公众人物,就这么出现在警局,被人知道恐会让公众产生不好的联想。

    蒋郁在京城人脉通天,不用家族势力,也能够轻松把这件事给办好。

    十分钟后,姜锦乔装一番,跟蒋郁开车前往郑成扬尸体所在的警局。

    警局门口意外的清冷,完全没有来往的人,唯有一个看上去颇为精干的中年男人站在那里,看到蒋郁和姜锦从车上下来,便扬起笑容。

    “小四!”

    “王叔叔。”蒋郁迎了过去,低声跟姜锦介绍了一声这个是王局长,也是他爸爸以前的下属,“好久不见了王叔叔。”

    王局长打量了蒋郁好几眼:“你小子,现在看上去有点不一样了啊。”

    以前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居然也有这么礼貌含蓄的一天?

    王局长自然而然把这一点归功于蒋郁身边的姜锦,他虽然知道老领导的这宝贝儿子有点花,却第一次看到他为人鞍前马后的,稀奇啊稀奇。

    王局长目光落在姜锦身上,充满了打量,也知道这位就是正主。看她裹着毛呢大衣,戴着宽檐帽跟墨镜与口罩,连手上也带着羊毛手套,看起来裹得严严实实,完全分辨不出长相,便觉得奇怪。

    姜锦不卑不亢地跟对方问好,压低了声音喊了一声王局长。

    王局长乐呵呵笑着,和蔼可亲的完全没有局长架子:“跟小四一样,叫我王叔叔就好!”

    光从声音头发和身形,老刑侦出身的王局长就知道,这位绝对一等一的美人儿。也是,以小四那脾性,不可能找个长相差的。

    王局长以蒋小四的长辈自居,想法一时飘远了,开始考虑谈婚论嫁,老领导会不会接受这个儿媳妇的关键问题上来。

    蒋郁也是察言观色的好手,一看王局长的表情,就知道这位一定是想歪了。

    他虽然心里还对姜锦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但也知道姜锦身上有三哥的烙印,该划清界限还是划清界限。

    “这位是我朋友,姜锦,也是顾三哥的女朋友。”

    姜锦的身份在这个春节之前,就已经宣扬开了,告诉王局长也没什么,反而这位王局长是蒋郁父亲的忠心下属,更不是多嘴多舌的人。

    王局长听到顾三的名字,登时有点胆战心惊。

    “顾家那位?”他见到蒋郁点头,才惊觉,“姜锦的话……是那个很有名的演员对吧?”

    姜锦嗯了一声,虽然很心急地想要进去,但是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是的,就是害怕被人认出来,所以才会这么打扮,希望王叔叔你不要介意。”

    王局长也明白,为什么蒋郁一个电话过来要求暂时清场了,心里的那点不悦也烟消云散,客客气气地邀请姜锦进去。

    一路上都没有看到几个警察,自然是王局长亲自清场的效果。

    那些避开的警察们,估计也知道是什么大人物要来,为了前途着想,也不敢发挥那点旺盛的好奇心,去偷看来者何人,所以姜锦跟蒋郁一路过来还算是顺畅,还有王局长给他们讲述这个案子的大致经过。

    “犯罪嫌疑人孙浩,之前跟死者郑成扬是合作关系,后来在合作里被死者坑了一把,家里一朝破产,妻子心脏病发去死,去年女儿也因为没钱治病而病死,所以他一直对此怀恨在心。这次找到机会把死者杀掉之后,他也没有离开现场,而是留在当场自首,并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

    “虽然说,他的行为属于自首,但因为虐杀死者的行为太恶劣,最后的判刑恐怕不会轻。看那个犯罪嫌疑人的态度,好像有点心愿已了,根本不在乎判处刑罚的样子,好像他现在家破人亡,一个亲戚都没有了,难怪会不顾一切地向死者复仇。”

    说话间,王局长把姜锦跟蒋郁带到了审讯室,隔着单向玻璃,能看到形容枯槁的犯罪嫌疑人孙浩正在录口供。他们站的房间,能够清晰听到孙浩的声音,他不仅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同时也没有隐瞒是有人联系他的事实。

    老警察问他:“所以,你是说有人告诉你死者郑成扬的下落,并且清楚你跟他的恩怨,才把他的所在地告知给你,让你前去寻仇的对吗?”

    孙浩点头:“郑成扬做生意到现在,得罪了不少人,我估计这个人也是想要弄死郑成扬,借刀杀人而已。不过我倒是不介意成为那把刀,反正杀死他为我妻子女儿报仇,是我唯一的心愿。”

    孙浩看上去长得斯斯文文,听说又是退伍兵出身身强力壮,现在录口供也是条理清晰得可怕,足以见得他对郑成扬的仇恨深到了什么地步。

    这一开始就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啊!

    “那你对你的猜测有证据吗?”

    “有,在我手机里面,第一条通话记录就是那个人的电话,我还录了音,在我的手机里面应该能找到。”

    王局长皱眉看着审讯室:“没想到居然还有隐秘。”

    姜锦同样脸色不善,倒不是因为对孙浩有什么仇恨,她气得是郑成扬死的时间不对,至于他会不会死,怎么死,她都漠不关心。

    姜锦在意的是,这背后是不是有谁在阻挠她调查女儿所在?

    她下意识跟蒋郁对视一眼,两人眼里都有疑惑。

    “我能去看看郑成扬的尸体吗?”姜锦提出要求。

    这下王局长却犯难了:“你真的要去看?他死得很惨,法医还没尸检过,放在停尸间也没有整理过。”

    王局长去看了一眼,他这样老刑侦出身的还好,就姜锦这种娇娇弱弱的小姑娘,看到岂不会直接吐出来?

    蒋郁却明白姜锦的执念,对王局长说拜托了。

    王局长只得答应,带他们来到停尸间前,问了一句:“死者跟姜小姐有什么关系吗?”

    姜锦虽然不愿承认,但还是道出事实:“从血缘上,他是我的亲生父亲。”

    王局长惊了一下,却已经看到姜锦推门而入。

    待在停尸间的法医等人本来要斥责什么,但是看随后跟进来的王局长,便把话给咽了回去,悄然退到旁边,郑成扬尸体周围顿时空了出来。

    姜锦走过去,在距离郑成扬尸体几步远的地方,停住了。

    她冷眼看着郑成扬的脸,面无表情。

    这尸体的确有些惨不忍睹,但姜锦却完全没有恶心的意思,她只觉得内心荒凉一片,愤怒找不到宣泄,最后横冲直撞,让她现在的状态有点诡异。

    就像表面平静的火山,内里却是愤怒燃烧的火红岩浆。

    咆哮着,沸腾着。

    王局长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法医等人很有眼力见地暂时出去了,他也没有例外。停尸间便只剩下姜锦跟蒋郁。

    姜锦往前走了一步,直到来到郑成扬旁边,掀开盖着的白布,露出灰白色的脸庞,脸上还有些鼻青脸肿,却也保持了难得的平静。

    “你怎么就这么死了?”姜锦轻飘飘地问,“你还没有告诉我孩子在哪儿,我还没有跟你算账。你骗了外公的东西,把他活活气死。抛弃了我跟妈妈,把妈妈逼疯。又想以我作交易,带走了我的孩子。我还知道,妈妈跳楼之前,也是因为你去找过她,她才受不了刺激选择自杀……”

    她狠狠一拳砸在郑成扬旁边,就差一点,就差一点拳头就落在郑成扬脸上了!

    “锦锦!”蒋郁低呼一声。

    姜锦没有在意,她只是俯下身,用冷到极致的声音低声说:

    “你犯下了这么多罄竹难书的罪行,现在被人活活杀死,这是不是老天有眼,天道轮回?”

    “我告诉你,这还没完,我一定要让你的灵魂也在地狱受尽煎熬,生生世世被烈火里焚烧,在热油里翻滚,永生永世不得转世!”

    她阴沉仇恨的声音,就像是一个如影随形的诅咒,哪怕透过灵魂,也要追寻落在郑成扬身上。

    可惜,尘归尘,土归土。

    一个人死了,到底什么都没剩下了。

    姜锦又站在旁边,冷漠垂眼看了许久。

    等她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蒋郁叫住她。

    “我认识一个老道士,能做让人不得超度的诅咒法事。”

    姜锦不由得笑了:“哈哈,你还真是,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认识啊……联系方式给我吧。”

    “必须的。”

    其实姜锦和蒋郁都知道,这世上哪有什么灵魂,更没有什么的地狱天堂,不然郑成扬早就该死了。说白了,不过是为了安慰一下内心而已。

    他们从停尸间走出来,恰好跟迎面走来的一对母子迎面撞上。

    妈妈是姚燕,儿子是郑晓宇。

    姚燕看上去精神还不错,前夫去世对她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打击。但郑晓宇就没有妈妈那么平静了,看得出来他哭了很多遍,眼睛都肿了,让姜锦差点儿认不出这个在长生山上傻乎乎跟着阿元滑雪的少年。

    姜锦明白什么叫做恨不及人,她跟郑成扬不管有什么仇恨,这对母子都未曾伤害过她的利益。甚至姚燕也是被欺骗者,最近几年才知道郑成扬曾经有过妻女,还狠心地抛弃了他们。

    至于郑晓宇,就更加什么也不知道了。

    姜锦本来没打算跟着母子俩打招呼,她裹得严严实实也看不出真正模样。结果路过母子的时候,姚燕目光紧盯着她,喊了一身“姜锦”。

    姜锦脚步一顿,取下墨镜露出的眼睛,复杂地看向姚燕。

    两人目光一触即离。

    然后擦肩而过,再没有交集。

    郑晓宇以为是他听错了:“妈妈你刚才喊什么?姜锦?”

    姚燕看了看周围,低声说:“嗯,就是那个姜锦。”

    她在儿子房间里见过姜锦的海报,当时还怔愣许久,唏嘘不已。

    “她怎么会,妈妈你怎么认识她?”郑晓宇有些紧张。

    “她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姚燕浑不在意地说出石破天惊的事实,也不管郑晓宇完全惊愕的表情,“不过她很恨你爸,虽然不知道这次为什么来看他,但是我想,她应该是不愿意跟你我牵扯上关系的,所以这个秘密你知道就好。”

    郑晓宇紧紧抿着唇。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不断刷新对父母的认知。原来他一直怀念温馨平常的过往,真的只是一场虚幻的梦境而已。

    母子俩进了停尸间,看到郑成扬的尸体。姚燕难受地扭开头,毕竟夫妻二十多年,她做不到完全无视。至于郑晓宇,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郑成扬人生最后的幸运,就是还有一个儿子,能帮他送终。

    看过郑成扬后,母子俩才从负责这次案件的警察口里,得知了整件事情的经过,并且提到了有人联系孙浩,有意把他引导去找郑成扬寻仇一样。

    可惜对方用的是不记名电话,追查起来难度很大。

    郑晓宇的身体狠狠颤抖一下,想说的话差点儿冲口而出。

    姚燕却一把拽住他,跟警察道谢后,将儿子拽到无人的走廊转角。

    “妈……妈……”郑晓宇浑身都在颤抖。

    姚燕也难以平静:“嗯,我在。”

    “是不是姐姐……”

    “住口!”姚燕叫住他,又匆忙看了几眼四周,“这件事情你记得不要告诉任何人!”

    “可是!”郑晓宇简直快要疯掉了,“是姐姐……郑晓潇,她找你要到了联系方式,是她有意把那个男人引去见爸爸的!她是杀人凶手!”

    “小宇!小宇!你听妈妈说,现在你一定要冷静,这件事情不归你管知道吗?警察如果能查出来是他们的事情,我们现在要赶快离开京城。”

    姚燕原本还想过段时间再离开,现在猜测出真相,她是一秒钟都不想在京城多呆下去了。

    那个丧心病狂的孽女,居然借刀杀人弄死了她的亲生父亲!

    冤孽啊,都是冤孽。

    姚燕深知郑晓潇对儿子表现出来的敌意,万一她瞄上郑晓宇……光是想象,就够姚燕胆战心惊的。

    她拽着郑晓宇就走,打定主意立马回家,把房子挂在中介那里,她和小宇今天就离开!

    母子俩离开后,不易被发现的拐角处才走出来一个人影,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的背影。

    一声叹息后,他也跟着走出警察局,来到门口停着的车上。

    后座的姜锦听到开门的动静,朝他看过去。

    “有帮我谢谢王局长吧?”

    “当然。”蒋郁顿了顿,到底把刚才听到的事实说了出来,“……没想到这里面居然还有他亲生女儿的手笔。”

    姜锦漠然道:“都是报应。”

    一饮一啄,自有天定。

    这件事情因女儿而起,因女儿而终——姜锦接下来的当务之急,是要在京城各大孤儿院的孩子里,找到她的女儿!

    根据郑成扬前去京城时间等多个条件,一番筛选之下,又因为担心孤儿院资料有疏漏,具体范围并不只是局限刚出生的婴儿,而是扩大到所有身在襁褓的婴儿,时间也扩展到前后五天,确保名单完整而没有疏漏。

    最终出来的名单,一共有二十七个孩子。

    这二十七个孩子里,有二十个女孩儿,七个男孩儿。他们有的还在孤儿院,有的则已经被人领养。

    蒋郁手下的人,自然把目标锁定在了女孩儿身上,不到一天时间,这些孩子的资料与照片,就都摆在了姜锦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