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457章 她去世了

    一张张照片,一张张小脸。

    哪怕在笑,也是强颜欢笑。

    姜锦看得有些心疼,这些孩子怯生生的目光实在是戳人心窝子。

    姜锦把一张张照片翻过,每一个人的信息都仔细看过。她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这上面并没有她要找的女儿。每一张可爱的小脸虽然心怜却陌生,情绪中除了情绪再无其他。

    但姜锦不肯顺着直觉就此放弃,哪怕是百分之一的希望,她也绝不肯错过。

    于是在蒋郁的帮助下,一场艰难漫长的DNA鉴定对比开始了。姜锦提交了血液样本,接下来困难的是收集这些孩子的DNA数据样本。

    那些还在孤儿院的孩子还好说,蒋郁以慈善名义帮京城所有孤儿院的孩子建立一个DNA数据库,慈善找人一举两得。

    但已经领养出去的孩子,要想拿到他们的DNA就困难多了。

    两天过去,孤儿院孩子们里始终没有找到姜锦女儿的时候,蒋郁那些手下就开始凸显作用了,那叫一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什么办法都想尽了,终于收集齐了所有资料。

    姜锦的情绪在一日复一日的等待里,不断变得焦虑。偏偏她不愿意让蒋郁看出来,所有烦躁都必须压抑在心里,这样的结果就是让她整晚整晚地睡不着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里全部都是她可怜不知所在的女儿。

    在漫长等待后,这二十个女孩儿的所有基因资料都收集完毕,跟姜锦的基因数据进行了对比。

    姜锦知道结果能在今天出来,就早早开车去找蒋郁,一路上精神恍惚,既害怕听到答案,又期待听到答案。也是她够幸运,才一路安全而没出事故。

    倒是她出现在蒋郁面前的时候,把蒋郁吓了个够呛。

    “你一个人开车过来的?”

    “为什么这么大惊小怪?我一个人开车很奇怪吗?”

    “我是担心你的安全。”蒋郁并没有被姜锦表面的镇定自若给迷惑,他能看出来姜锦被压抑深深的烦躁,“我本来还想去找你,倒是你先过来了。”

    姜锦所关注的只有一点:“基因鉴定的结果怎么样?”

    蒋郁默了默:“锦锦,这个——”

    姜锦都不用猜,光是听他的语气,便知道结果一定不好。

    “她不在这里吗?”姜锦一颗心顿时跌入谷底。

    “嗯,这二十个孩子里都没有跟你基因数据吻合的,你的女儿不在其中。”蒋郁顿了顿,又安慰她,“也许是资料疏漏呢?我们可以把时间再扩大一些,前后五天还是太短,还是改成一个月为基准比较好。”

    姜锦默不作声。

    “你不要急,反正京城的孤儿院就那么几家,孩子也就是那些,年龄摆在那里,我们挨个挨个找,总是能找到的。”

    姜锦静静听着他说话,内心早已是说不出的疲惫。

    但她能如何?放弃吗?

    当然不可能。

    “对了,你之前不是说,在调查海城医院那个护士的情况吗?”姜锦打起精神,提到另一个线索。

    京城孤儿院和当初作为帮手的护士,这也是姜锦跟蒋郁手上唯二的两条线索。

    孤儿院这边受阻,姜锦唯有寄希望于找到那个护士。

    虽然目前情况并不好,但蒋郁还是决定如实相告:“我已经让人找到了六年前在海城医院任职的所有护士名单,主要调查他们的银行账户,主要看六年前有没有大笔的资金往来情况。最后虽然发现有三个人的资金数额变动异样,但最后追寻过去,并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蒋郁过往商界屡屡成功,还被称作点金神手,这其中跟他手下缜密强大的情报网有关。有的时候,情报往往能成为决定一场成败的关键因素。

    他手下的情报网调查贯来非常迅速并且详细,这次的调查,不仅有关于这份护士名单上本人的银行账户,甚至连他们亲属的银行账户也一并调查过。

    所以,蒋郁现在所说的,可信度非常高。

    “那他们会不会是通过其他方式,比如现金?”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如果是通过现金的话,这个调查可就困难多了。”蒋郁也是实事求是,不由得苦笑起来,“如果这个护士拿到现金后,并没有存入银行,那我们只有从其他方面着手了。”

    姜锦沉吟道:“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想想。一个人,她做了坏事,只要这个人不是什么反社会人格之类,天生对做坏事无动于衷,那么她在这次事件之后,一定会表现出一定异样吧?”

    “你说得有道理,我立马让他们往这方面深入一下。”

    蒋郁一个电话出去,很快又接到一个电话。

    简单几句后,挂了电话的蒋郁脸色沉沉,心情很是不好。

    “锦锦,有件事情……”

    “什么?”姜锦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手下的人刚得到一个消息,说是六年前,也就是我们推断出郑成扬到京城的那两天时间里,在京郊的一家孤儿院,的确有人看到一个男人开着车来,悄悄在孤儿院门口放下了一个女婴。”

    姜锦的心瞬间揪起,蒋郁的语气已然昭示接下来的坏消息——

    “那个女婴因为穿着太单薄,又在冷风里吹了一个多小时,后来被孤儿院的人发现时已经晚了,感染上肺炎,几天后就去世了。”

    姜锦摇摇晃晃站起来,脸上血色尽褪,原本就欺霜赛雪的皮肤,现在更是白得连血管都能看到。

    她张张嘴却没能发出声音,倒是眼前一黑,无力倒下,失去知觉。

    “锦锦!”

    蒋郁反应够快,一把扶住瘫软的姜锦,迅速掐住她的人中。

    他一边大声叫人进来,一边焦急地看着姜锦的情况,紧张之色溢于言表。

    好在蒋郁有家庭医生,一个电话十分钟就赶到了庄园,对姜锦进行了一番简单的身体检查。

    姜锦身体其实没什么大碍,就是最近吃不好睡不好,再加上刚才得知坏消息的打击,心情一时郁结才会晕倒。医生检查之后就给她吊上葡萄糖,还吩咐人给她熬一点软糯营养的鸡肉粥。

    蒋郁坐在她的床沿,看到姜锦那张因为消瘦而越发显得只有巴掌大的小脸,嘴唇更是干得起了皮,还是他刚才用棉签蘸着水涂抹了一下,才稍微好了那么一点,依然显得黯淡没有血色,快要跟皮肤的颜色融为一体的苍白。

    姜锦之前一直裹着厚厚的大衣,等脱掉外套才发现,短短几天时间里,她就已经迅速消瘦而下,如白雪堆就的皓腕,更是纤细得恍若一折就断,躺下之后锁骨也如此明显,可想而知她瘦了有多少。

    姜锦这种消瘦可不是什么好事。

    蒋郁抓乱了一头黑发,郁闷地坐在床边,很是懊恼他的粗心大意,居然这么关键的问题都没有注意到。

    姜锦躺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悠悠转醒。

    “锦锦,你可算是行了!”蒋郁惊喜地冲到她面前,难免责怪她两句,“我知道你这几天心情焦虑,但也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啊,医生都说你是低血糖了!”

    姜锦对蒋郁的絮絮叨叨充耳不闻,她只是寂静无声地躺在那里,双目空洞地望着天花板,整个人的精气神彻底被抽走了。

    现在姜锦的脑袋里就只有不断反复回荡的三个字——

    去世了。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蒋郁,看到了姜锦这副模样,有点心惊肉跳:

    “锦锦,锦锦。”

    他连着唤了两声,姜锦都没有任何反应,也让蒋郁一颗心不断下沉下沉。

    一个绝望中的人,好不容易拥抱了希望的曙光,却在苦苦追寻之后,发现到头来还是一场空,这种打击将是原本的百倍千倍。

    蒋郁看到姜锦现在空寂无声的样子,除了喟叹,也能够理解她的状态。

    他当然不能坐视,那个糟糕的消息还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现在蒋郁已经开始后悔告诉他了。

    蒋郁想着,心情沉闷之余,不由得压低了声音:“锦锦,你先不要失望,现在我们也只是得到一个消息,那个孩子说不定不是你女儿呢?”

    姜锦依旧躺着,无动于衷。

    蒋郁也知道他的说辞很无力且苍白。

    没有找到孩子的信息。

    去世的女婴恰好也是被开车男人送来的。

    种种疑点都能对上,去世的就是姜锦女儿的可能性非常大,连蒋郁自己也不得不承认。

    努力解释了半天,蒋郁的这番话连他自己都快瞒不过去了。

    恰好厨房端了熬好的鸡肉粥过来,鸡肉丝都熬碎融入了米粒里,雪白的米粥看不到半点金黄的油星儿,唯有一股浓郁的鸡汤味儿,热气腾腾让人食指大开。

    蒋郁赶紧把粥端到姜锦旁边,献宝道:“锦锦,锦锦,你快尝尝这个粥,刚熬出来的!味道特别好!”

    他夸张地描述着,试图打动姜锦。

    姜锦眼珠子轻轻转动一下,最后闭上眼睛。

    她真的什么也不想吃,怎么也不想动,恨不得就这么躺下去,直到地老天荒,也不用去在意那些痛苦与悲伤。

    蒋郁见怎么劝说也没有效果后,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匆匆走出房间,叫来管家吩咐两句,这才回到房间。

    面对沉浸在死寂中的姜锦,蒋郁只好使出绝招。

    “锦锦,我知道你现在心情特别不好,但是你也要考虑到关心你的人们心里的感受啊,像是阿元,他要是知道了你现在的模样,该有多伤心啊。”

    姜锦的手指动了两下,闭上的眼睛也重新徐徐睁开。

    “阿元?”她开口,声音嘶哑得厉害。

    蒋郁却由衷高兴起来,笑得跟花儿似的:“对啊对啊,我已经找人把阿元带过来了,你要是再不吃东西,阿元怕是要生气了!”

    不得不说,阿元才是姜锦的死穴。

    蒋郁一说阿元,她也不愿在继续躺下去,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但刚才晕倒过的她,实在是浑身乏力,手脚都软绵绵的,连支撑她坐起来都做不到。

    最后还是在蒋郁的帮助下,姜锦勉强起身靠在床头,吃下了那碗温热刚好的软糯鸡肉粥,空荡的肠胃也跟着被煨热舒坦了,精神头儿看上去也好了不少。

    看到姜锦的脸色已经开始恢复,蒋郁笑得比谁都开心。

    “你把阿元叫来了?”

    蒋郁尴尬地咳了两声,避开姜锦的视线。

    “我也是为你好嘛,谁让你刚才那个样子这么吓人!”一副万念俱灰,对生命完全不抱希望的模样,现在想起来,蒋郁都犹有心悸。

    姜锦不想让阿元看到她这虚弱的样子,低头见手背上还插着输液针,就像直接拔掉。

    “哎哎哎!”蒋郁赶紧制止了她,“等会儿再拔等会儿再拔。”

    姜锦叹道:“我不想让阿元担心。”

    “我知道,再多等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姜锦没有力气跟他争辩,只得放下拔针的手。

    蒋郁正庆幸着,手机又响了。

    他听到这铃声就一股烦躁,刚才姜锦就是因为手机带来的消息而晕倒,现在该不会又是什么坏消息吧?他怎么才发现手下这群人如此废物?

    倒是姜锦瞥了他一眼:“接电话吧,还有什么消息是比她去世了,更糟糕的呢?”

    这话说得扎心,但也很对。

    蒋郁这才勉勉强强接起电话,冷淡地喂了一声。

    电话那边的人似乎很激动地说了什么,姜锦隐隐约约能听到几个字,然后就见蒋郁的神色从冷淡,逐渐转变为兴奋。

    难道是什么好消息?姜锦在心里想到。

    不过,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能有什么好消息?

    “你们把她仔细盯着,千万别让她给跑了。”蒋郁对手下的人吩咐完之后,才高兴地告知姜锦,“那个护士,我们找到了!”

    姜锦的心脏狠狠抽动一下,钝痛重击心脏,疼痛迅速在四肢百骸蔓延开来。

    她伸手拔掉输液针,也不管手背鲜血淋淋,憋着一股劲儿翻身下床就往外走,脚步气势猎猎,挟风带雷。

    上一秒还虚弱无力的她,下一秒就化身阴沉黑暗的复仇女神,愤怒的火焰熊熊燃烧不灭——

    “她在哪里?”

    ------题外话------

    原谅我,起得太晚了,闹钟都没能叫醒我Orz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