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62章 顾三归来

    东雅集团顶层总裁办公室的落地窗前,蒋郁走后,顾乔便一个人起身站在这里,看着踩在脚下的芸芸众生,心绪实在难以平静。

    今天得知的所有,都已经超乎她的想象。

    震惊之余,顾乔更多的是苦恼——

    要怎样把这个事实告知顾家呢?

    芸芸众生,各有烦恼。

    不管是身处云端之上,还是云端之下,只要是世俗中人,就免不了被烦恼所扰。还不知整个顾家会因为这个消息,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

    顾乔在等。

    等时机到来。

    等顾寒倾回来。

    ……

    蒋郁从东雅集团离开之后,马不停蹄地去了东国阙。

    他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姜锦和阿元在用早午餐。

    昨晚因为有阿元陪着,姜锦难得睡了一个好觉,一不小心就起晚了,醒来已经快十一点。阿元也一样,姜锦睁眼的时候他才跟着清醒,理所当然地翘掉了今天的课程。

    “蒋郁快来!我正好做得多了!看,够你吃了吧!”姜锦把蒋郁那份用精致的法式浮雕白瓷装好,放在他面前。

    蒋郁说了声谢谢,目光却一直在姜锦跟阿元头上扫来扫去,寻思着要怎么才能拿到姜锦和阿元的DNA样本。姜锦还好,他手里本来就有姜锦的DNA样本,问题是阿元的……

    姜锦一看他心不在焉的样子,忍不住问:

    “你在想什么?怎么不吃?”

    蒋郁啊了一声,徐徐缓过神来:“没,我这就吃。”

    说完赶紧低头猛吃,生怕姜锦发现他的意图。

    殊不知,他这个样子看上去更奇怪。

    姜锦摇摇头,也没放在心上。

    吃完饭后,姜锦接了一个电话,走到外面露台去了。蒋郁一个转身的功夫,阿元也不见了。

    他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偷偷摸摸溜上楼,直接找到阿元的房间,扭开门把手。

    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到二楼,却来不及多看两眼,一心摸到阿元的卫生间,想要找有没有阿元专用的梳子,也许上面会留有阿元的头发?

    可惜,梳子没找到,蒋郁倒是感觉到心悸般的异样。

    他似有所感,僵硬扭头——

    阿元站在卫生间门口,小脸儿看不出任何表情,冷漠的眼神很有杀伤力。

    “呵,呵呵,呵呵呵。”蒋郁干笑着,不知道该作何解释。

    他一颗心噗噗直跳,生怕被阿元看出目的。

    谁想到他自以为悄然的行动居然被阿元看在眼中!他该庆幸他除了站在卫生间没有任何其他诡异举动吗?

    不然就他这种趁主人不注意溜进房间的行为,实在是容易让人想歪,误会他不是正直善良的好青年啊!

    “那个,阿元啊,其实我是……”蒋郁试图解释,尽管这种行为很苍白。

    阿元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小嘴往下一撇,眼神迅速化作鄙夷,抬手示意了一下,然后就走了。

    对了,还没忘帮蒋郁拉上卫生间的门。

    蒋郁快抓狂了!

    阿元该不会以为他是偷偷来找卫生间的吧?那鄙夷的眼神是在小看他的智商?

    蒋郁哭丧着脸,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认命地背着黑锅,费心费力寻找起来。

    好在他的付出是有回报的,蒋郁总算是在一个小篮子里找到了一把梳子,看得出来阿元很爱干净,每次用了梳子都打理得干干净净,再加上他又是短头发,哪能缠在梳子上面?

    蒋郁真的无语极了,他就知道电视剧都是骗人的。

    最后蒋郁趴在地上找到了一根小小的头发,应该是阿元晨起时落在了卫生间地上。看长短与颜色,绝对是阿元的头发无疑。

    蒋郁松了口气,翻出随身带着的密封袋,小心翼翼把那根金贵的头发放进去。

    任务完美结束!

    现在就等DNA鉴定报告出来!

    ……

    京城西郊机场,一架波音747在跑道上降落,这架刚刚出使过中东某国的外交专机悄然落地,并没有对媒体大肆宣扬。

    其原因,当然是因为同在专机上,刚从叙利亚解救回来的商业团人质队伍,以及担负解救他们任务的秘密特种部队。

    人质们伪装成普通的随行人员,但是他们脸上焦虑和庆幸交织的表情,轻易便把他们跟真正的随行人员划分开来。

    而由顾寒倾亲自率领的特种部队,却完美与其他人融为一体,任谁也看不出他们刚从战火纷飞之地归来,卸去铁血煞气,那是沉睡的雄狮。

    为首的顾寒倾稍稍惹眼一些,因为他正站在此行大领导的身旁,隐藏在黑色作战服下的修长匀称的俊朗身材,饶是戴着作战面具,也依旧让人挪不开眼。最完美的男人身材就应该是他这样,穿衣显廋脱衣有肉,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那长臂窄腰、自下到上的恐怖力量。

    尤其是他自成风仪的气质,举手投足的矜贵,都为他的神秘增添了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别样吸引力,看得人群中的某人挪不开眼。

    顾寒倾正在跟大领导说话,低声交谈几句后,也不好说得太多引起注意。大领导拍拍顾寒倾的肩膀,笑盈盈地示意他可以走了,顾寒倾也在颔首后转身离开。

    他还没回到队友身边,身前就窜出来一个娇小美艳的身影,笑意盈盈地望着她。

    女孩儿长得很漂亮,眉眼轮廓都非常深刻精致,笑起来更是张扬耀眼。但她的美丽却让人不太舒服,就像是香味太重的玫瑰,娇艳归娇艳,香味太浓烈,侵略性太强,总是会让人承受不住。

    “喂喂,我们就要分开了,这次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顾寒倾瞥了她一眼,目光古井无波,绕过她就想要离开。

    女孩儿大喇喇地就想伸手去拽他,动作莽撞又冲动,颇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一看便知是娇生惯养、习惯以自我为中心的小公主。

    顾寒倾反应很快,身子微晃,就避开了女孩儿的手。

    他回过头,侧过身子冷冷看着她,多余的一句话都懒得说。

    事实在这次行动里,顾寒倾对这个女孩儿的忍耐已经快到极限了。若不是任务目标,对方又身份特殊,他早就动用手段,让这女孩儿自觉避开他了。

    女孩儿显然没有发觉顾寒倾的冷淡,或者是她认为在她的美丽与热情之下,冻了再久的冰块也能化成柔情水。

    “我是温芙,你应该知道我吧。”温芙也就是那位温总的掌上千金温小姐,此行顾寒倾解救人物行动中,被吩咐了的重中之重。

    顾寒倾懒得开口,他必须知道?

    温芙宝石般的眼珠子一转,扬唇笑道:“但是,我可是知道你是谁,就算你戴着面具我也知道你是谁。”她说着,凑近了顾寒倾,压低声音,呵气如兰,从上往下的角度,那美艳的小脸更是漂亮到扎眼,“你是,顾家老三,顾寒倾,对不对?”

    顾寒倾浑身气势骤然一沉,平静海面搅起飓风,黑云压着海面,密集的气势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连隔得远远的顾寒倾手下队员们,都发现不对劲,貌似老大已经生气了。

    偏偏站在顾寒倾对面的温芙毫无所觉,笑得得意自傲,显然很为她的聪明才智感到满意。

    顾寒倾声音冷冽,隐隐透着煞意:“温小姐,就凭你刚才那番话,我就能把你以泄密罪论处,知道吗?”

    温芙不但不畏惧,还扬起小脸,眨着漂亮的大眼睛,歪头笑道:“哦?所以你要把我抓走吗?”

    这位小姐大概还以为顾寒倾在开玩笑,但真正熟悉顾寒倾的人都知道,他这是动怒了,绝对所言非虚。

    顾寒倾冷呵了一声:“我的身份是绝对机密,温小姐又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是谁透露给你的?你的父亲?”

    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的研究生温芙,当然不是傻子。顾寒倾都提到她父亲了,这绝对不是她以为的在开玩笑。

    这是警告。

    温芙眼里闪过一丝慌乱,嘴硬反驳:“没有谁告诉我!我自己知道的!”

    顾寒倾扫了她一眼:“这个我自会调查。”

    说完他就走了。

    留下温芙咬着下唇,看着顾寒倾果断离去的背影,心里酸涩又酥麻。

    担心害怕是其次……怎么办!她觉得这个男人更帅了!

    温芙无所畏惧地想想要追上去,却被大领导叫住了,让她过去。温芙跺跺脚,百般不情愿地过去,在大领导面前就像是一个撒娇的小姑娘。

    不过也没错,大领导跟她爸爸是多年老朋友,这位大领导也算是看着温芙长大,对她一向喜爱,此时也温言细语地劝温芙不要随便去招惹那个人。

    温芙乖巧了嗯了一声,心里却在哼哼。

    她就是喜欢有挑战性的!等着吧!顾寒倾!

    此时顾寒倾还不知道上门了这么一朵烂桃花,脸皮厚到无以复加。要知道,以前他的冷漠姿态摆出来,追求者百分之九十九都会自动退去,这才是他多年来,身边没有多少女人的原因。

    顾寒倾的原则,宁缺毋滥。

    在身边有了姜锦之后,这个原则更是变成了唯有姜锦一人。

    他回到队友身边,立马就被调侃:“喂喂老大,这次任务不错嘛,溜一圈儿就平白捡了个大美人,最难消受美人恩啊哈哈哈!”

    顾寒倾冷言瞥着队友:“给你了。”

    “啧啧,还真是冷酷无情啊。”

    顾寒倾对温芙真是厌烦到了极点,刚才的那番话虽然以警告居多,但温芙真让他不高兴了,也不是做不出来。

    “行了。”有人插话进来,“那种木头美人,要喜欢还是你们拿去吧,我们老大才不会要这样的残次品对吧?”

    “就是,想到在叙利亚,那小妞拿着相机拼命冲出去的愚蠢行为,还差点儿害得老大受伤,我把她打残的心思都有了。千万别把这种人跟老大凑一对,破坏我们老大的完美基因。”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默了。

    没错,再美的脸,有那样愚蠢自负的脑袋,野心勃勃又没有相应的能力,也还是敬谢不敏为好。

    ——他们说的是在叙利亚解救人质任务中的时候,身为战地记者的温芙,一心为了普利策奖,不顾劝阻和同行人的生命安全,没头没脑往炮火下冲,险些丢了性命,还是顾寒倾眼疾手快把她救回来的惊险经历。

    “那个女人,长得很漂亮?”顾寒倾皱眉,对这群家伙的眼光都无语了。

    什么审美水平这是,看来接下来的训练任务,要让他们提高提高眼光水准,免得什么阿猫阿狗都当美人。

    “当然漂亮啊,老大你不觉得吗?我还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儿,要不是后来她作死,我都要心动了呢。”

    顾寒倾冷嗤道:“比你们嫂子差太多。”

    有人刚接话:“也是,嫂子肯定是一等一的美人……等等!老大你有嫂子呸呸呸,老大你有女朋友了?”

    “什么?”

    “真的?老大不是注孤生吗?”

    吧唧一声,不知道是谁的脑袋被敲了一下。

    因为顾寒倾跟姜锦的关系只在特定圈子里流传,所以他手下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唯有两个同样出身世家圈子的有所耳闻,默契地对视一眼。

    “这个我倒是知道,咳咳,老大,可以说吗?”

    顾寒倾没有反驳,就是同意了。

    “知道长安乱的桐花郡主、长平的嘉南郡主、怦然心动的陈初夏、升仙的梨月吗?”一口气说完都不带停顿的,肺活量也是牛牛牛。

    “知道啊,姜锦我女神啊!”

    “对对对!”

    “以后别叫女神,叫嫂子就对了。”伴随着促狭话语的,是意味深长的眼神。

    这个消息无疑是在众人里炸开了锅,其中一个义愤填膺地冲到顾寒倾面前,悲愤地看着他——

    “老大!你居然就把我女神这么追走了?我不服啊!难道我女神暂时息影也是因为老大……嘶!”

    顾寒倾呵了一声:“你不服?”

    “没错!”捏紧小拳头。

    “打一架?”

    “我,我,我……服了。”

    有了出头鸟,自然没人再敢去挑战顾寒倾的威严,一个个都屈服在强大的武力下,谁让顾寒倾对上他们就是完全碾压呢?

    但因为姜锦这个名字,就像是滴水落入油锅,瞬间沸腾开来,大家都开始兴奋地讨论。

    “如果以姜锦,哦不嫂子的漂亮程度,稳压那个温小姐妥妥的。”

    “对对对,我就喜欢女神哦不嫂子,那种温柔如水的美丽,温小姐怎么说呢,唔,太傲气了,总觉得带刺。”

    “我们老大好福气啊。”

    “是啊是啊。”

    听着他们的讨论,顾寒倾的嘴角微微上翘——

    好福气吗?他也这么觉得。

    此生已经有了最美的风景,其他的都会黯然失色。

    不知道是谁问了一句:“老大什么时候结婚啊?一定要请我们去啊!”

    大家纷纷附和,但谁也没指望顾寒倾能回答这种打发时间的话题。

    谁想,顾寒倾居然嗯了一声:“很快。”

    所有人都懵了。

    很快?意思是很快就会结婚咯?

    这个爆炸新闻无疑让他们目瞪口呆,最后越发兴奋。

    顾寒倾并没有训斥他们的吵闹,毕竟刚完成生死间的任务,每个人能够平安归来已是万幸,偶尔放松一下也没有大碍。

    坐在车内,他处于安宁一角,望着窗外飞逝的风景,满脑子都是姜锦。

    她肯定很想他了,可惜他现在还不能回去。

    顾寒倾压下泛滥成灾的思念,回到军部,给赵上将回到了任务之后,换下作战服,开着一辆低调的辉腾,来到京城的一处宁静小巷。

    自从建国之后,许多老建筑被拆除,摩天大楼平地而起,原汁原味的京城风味似乎被破坏了很多。但真正漂亮经典的四合院,都作为文化遗产保留了下来,一部分改造成景点,一部分则对外出售。

    自从十年前,住四合院的风潮兴起,京城的地价不断飙升,四合院的卖价也节节攀高,什么别墅豪宅在四合院面前都失色不少。

    别说那种三进三出的大宅子,就是一进一出的小院儿,都炒到了上亿的价格。

    顾寒倾驱车抵达跟莫问约好的地点,果然见到莫问的车子停在前方不远处。

    莫问站在车旁,见顾寒倾来了,只得丢下他的车,上了顾寒倾的副驾驶。

    “就顺着这条巷子往里面走。”

    顾寒倾依言向前,黑色辉腾平静驶过古色古香的老旧小巷,虽然墙砖和道路看上去都有些年头了,但并不破旧,唯有斑驳的痕迹留下了些许沧桑。小巷还很宽敞,足够三个车身齐平经过。

    “喏,就是这家。”

    两人停好车后,下车站到这座四合院前面。

    院子有些破败,朱红大门更是跟一推就倒般脆弱。

    顾寒倾却不以为意,他上心的是其他问题。

    “这里的格局是不是完全符合我的要求?”他往周围扫了几眼。

    “当然!你知不知道我跑了多少地方,京城的大半个地盘我都走了一遍,好不容易找到符合你要求的四合院!”莫问光是提起这事儿都有气无力。

    “这种事情还要你亲自出马?”顾寒倾很怀疑这话的真假。

    莫问吐槽道:“还不是你说一定要低调,不能被别人知道!不然我老早拜托其他人去了,何必亲自跑一趟?你知道这段时间我推掉了多少手术吗?院长都快对我有怨言了!”

    顾寒倾本想回一句,医院不就是你家的吗。

    但话到嘴边,又选择咽了回去。

    毕竟莫问是实打实的苦劳,这一点他必须正视。

    “谢了。”

    莫问并不觉得顾寒倾这句谢意不够,反倒沾沾自喜。能从顾三嘴里听到一个谢,那可是绝对的破天荒啊!

    两个多月来的辛苦也随之一扫而空!

    “进去看看吧,绝对符合你的要求,格局还有大小都一模一样!”莫问晃了晃手里的铜钥匙。

    顾寒倾点点头,示意莫问先走。

    莫问拿着铜钥匙打开大铜锁,推开朱红大门。别看这门表面上腐朽不堪弱不禁风的,实际上非常结实,这种好木料又经过精心处理的大门,用数百年都不成问题。

    四合院的大门推开后,里面更是一派清冷萧瑟。

    处处可见杂草丛生,还有散落的杂物,廊下结满了蜘蛛网,好些窗户都直接透风,能够看到黑洞洞的屋里。

    老实说,这里倒是有几分鬼屋的味道。

    越往里走越破败,因为先前的房产中介为了让人能看上这套四合院,把前院打扫了一下,后院却是来不及了,才会造成这般景象。

    莫问干笑了两声:“修整修整,应该还是不错的。”

    顾寒倾闷不做声,顺着青石板铺着的小路往前。

    身边的莫问还在吐槽:“所以啊,你为什么要把这么艰巨的任务派给我?成负那家伙不是更好的人选吗?”

    顾寒倾随口答道:“你觉得他能憋住话?”

    “也是。”莫问眉一挑,笑嘻嘻地凑近顾寒倾,“喂,顾三,你这真是打算求婚了?”

    “嗯。”

    “就这么迫不及待走进婚姻的坟墓?”

    顾寒倾脚步一停:“对我来说,是天堂。”

    莫问才不信,婚姻就是个围城,在外面的人想进去,在里面的人想出来,沈老先生的话所言非虚。

    顾寒倾见他撇嘴,便刺道:“你觉得你有资格评价?”

    莫问被呛了一下,顿时剧烈咳嗽起来,脸都涨得通红。

    偏偏他连反驳的立场都没有。

    谁让顾寒倾所言句句属实?

    顾寒倾的话杀伤力太大,莫问的心都在滴血,跟着安静下来,顾寒倾也总算有功夫好好把这片四合院看一下了。

    他在默数。

    这里应该是一片假山嶙峋,奇形怪状别有韵味。

    这里应该是一汪盈盈碧波,再养上几尾锦鲤。

    这里应该是一片能够观景的大堂,窗户敞开就能看到如画风景。

    这里应该是一片翠绿的竹林,风吹过还有簌簌作响的声音。

    这里应该是大片的花圃,盛开的花团锦簇美不胜收,还有一棵桂花树。

    这里应该是书房,高大的书架上满眼都是书。

    这里……

    这里……

    还有那里应该挂着匾额,上书“闲云山房”。

    这样才是姜锦心中最完美的家园所在。

    ------题外话------

    又一枚女配出场,不过不要在意,不会有小三跟误会,所以大可以无视她啦啦啦。我们的口号是,从不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