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64章 说与不说

    顾寒倾没有急着去打开文件袋。

    他只是在想,这次是他疏忽了,虽然是有任务在身,但姜锦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依然不在,已经是他的过错。

    姜锦一定很伤心吧。

    他都不敢闭眼,怕一闭,就会看见姜锦在风雨飘摇中艰难抵抗的模样。

    他指了指文件袋:“这个真相,锦锦知道了吗?”

    蒋郁意味深长地缓缓而道:“还没有,我觉得应该要你先知道的为好。再由三哥你来决定,要不要告诉锦锦。”

    “当然要告诉。”顾寒倾说得斩钉截铁。

    这种问题还有需要考虑的吗?

    蒋郁勉强维持着面上的平静:“是吗?三哥不妨先看看这文件袋里面的东西再说。”

    顾寒倾弄不清蒋郁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是按照他的意思,把文件袋打开,抽出里面的文件。

    这是……亲子鉴定报告书?

    顾寒倾似有所感,迅速翻到最后一页,然后看到了那行明晃晃的字,上面的两个名字分别是——姜锦、顾煦。

    以及——是母子的相对机会为99。99%。

    顾寒倾能端枪拿刀的手,见血割命也从未胆怯,此时却在这么一份亲子鉴定报告书面前猛烈颤抖起来。

    “这,是真的?”顾寒倾直视蒋郁的双眼,恨不得看穿他的眼底。

    蒋郁低低嗯了一声。

    “我知道的事情,都已经告诉三哥你了,其他的,三哥应该比我更清楚吧。所以,六年前,不对,是七年前,三哥你到底对姜锦做了什么?”

    顾寒倾手里紧紧捏着亲子鉴定报告,双眼闭上,那过往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七年前,对他而言不过是一个荒唐而没能留下任何痕迹的梦。

    后来那个痕迹送到他面前,是阿元。顾寒倾也从未考虑过他的母亲,既然已经放弃,他便接受对方的选择,他只需要做好阿元父亲这个角色就够了。

    但他从未想过,阿鸾口中那个给她留下了恐怖噩梦的人……会是他顾寒倾!

    心神晃荡,城防失守。

    顾寒倾的坚不可摧,却在此刻溃不成军,输得一败涂地。

    现在,一切的事情都串起来了——

    七年前,他在四季酒店遇上了姜锦,因为药物作用强迫了她,给她留下了永生难忘的噩梦,姜锦也因此怀上了阿元。

    六年前,郑成扬为了一己之私把阿元掉包,让姜锦误认为孩子已死,而阿元则被遗弃在京城孤儿院。阿元也在孤儿院长大,直到一岁多,被做慈善的顾乔偶然发现,带回顾家。

    ——至此,真相大白。

    得知真相的顾寒倾,下巴的线条紧紧绷着,竭尽全力攥住双手,才能维持他表面的镇定没有泄露情绪。

    何等可笑!

    他在知道姜锦七年前经历的时候,还怒火中烧地憎恶着那个男人!想着终有一日要让他为罪行付出代价!

    原来这个人居然是他自己?

    以后,他要如何面对姜锦?要如何面对他自己?

    顾寒倾没有大吼大叫,没有歇斯底里,他只是习惯把情绪都压在心底,就像现在承受这么大的震撼,也只是维持镇定表面,让情绪之火焚烧着灵魂,内心痛苦远超流于表面的百倍千倍!

    他的压抑,蒋郁也感受到了。

    他的眼睛也跟着红了,嘴唇微微哆嗦着,质问道:“三哥,你倒是告诉我,七年前,你到底对锦锦做了什么!是不是你……真的……强迫了锦锦?”

    顾寒倾看了一眼蒋郁。

    这是蒋郁第一次在顾寒倾身上见到这种眼神,就像是神衹被打碎了神格,狼狈跌下凡间,如此的悲哀,乃至支离破碎,世间最伤心的事情莫过于此。

    “哈,哈哈,我居然,我居然猜对了?”蒋郁不可置信地自问道,他发出哈哈的笑声,脸上的表情却不像是笑更像是哭,“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顾寒倾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没有辩解,也不能辩解,没有资格辩解!

    蒋郁腾地站起身,怒火成了他的背景,他放声喝道:“三哥!从小到大你都是我最敬仰的对象!我一直以为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为什么现在你要打破我对你的认知!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做出这么禽兽的事情!你为什么要伤害姜锦!你倒是说啊!说啊!”

    顾寒倾沉沉压着声音,不敢把情绪泄露太多,生怕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哽咽。

    他的千言万语,到头来只化作一句:

    “……对不起。”

    蒋郁真的想狠狠质问大骂三哥,但当他发现三哥远比想象中的更加痛苦,浑身都流露着绝望气息的时候,他忽然明白,处于暴风中心的三哥,内心煎熬超过他无数倍。

    他面露颓然,跌坐在沙发上。

    沉默萦绕在房间呢,久久挥之不去。

    终于,蒋郁决定打破这份沉默。

    “三哥,现在呢,你要怎么办?到底要不要把这个事实告诉锦锦?”蒋郁似哭似笑,表情难看极了,“还是不要说了,三哥,如果锦锦知道了,你和她很有可能就,就没有未来了!”

    顾寒倾声音嘶哑得厉害,居然还有心情调侃蒋郁:“你不应该乐见其成吗?”

    蒋郁低着头:“我,更希望锦锦能幸福,有的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福。”

    “哦?所以你打算怎么告诉她真相?”顾寒倾艰难挪动着目光,放眼望向窗外一片繁华世界,内心却荒芜得犹如废墟,“告诉她,孩子还是夭折了,让她再次承受失去孩子的痛苦是吗?”

    “我不是……”

    “但锦锦要是知道,阿元就是她的亲生孩子,她一定会很高兴的。”他眼前似乎已经浮现姜锦兴奋雀跃的笑脸,还有激动拥抱阿元的样子。

    原来这个世界上,冥冥之中是真的有母子天性这回事的。

    “那你呢?”

    “我?当年是我伤害了她,所以。”顾寒倾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艰难地说出接下来那句话,“我不能再伤害她第二次了。”

    面对顾寒倾的决定,蒋郁也说不出半句反驳的话。

    笃笃笃。

    有人在敲房门。

    “顾三,是我,有点事情。”是莫问的声音。

    顾寒倾把那份亲子鉴定报告书收了起来,起身开了门。

    “什么事?”

    “其实是……”莫问正要说呢,就见顾寒倾的状态很是不对劲,贯来意气风发的他,现在居然一身颓势,更是有一种发自灵魂的疲惫感,从他那双湛湛黑眸里暴露而出。

    现在的顾寒倾,就像是失去了刀剑的将军,任由一个小兵过来,也能轻易斩杀。这对浴血奋战而出,如今身处高位,时时刻刻都要保持冷静与理智的顾寒倾来说,是绝对的大忌!

    莫问往后看了看,迅速推着顾寒倾进门,反手就把客房的门给关了。

    他越过顾寒倾肩膀看到坐在沙发上同样状态不对劲的蒋郁,压低声音问:“到底是怎么了?”

    顾寒倾避而不答:“你找我什么事?”寒彻眼底是一潭死寂的水。

    莫问无奈极了,偏偏又从顾寒倾嘴里撬不出话,只好把手上拿着的盒子递给顾寒倾。

    顾寒倾也是真的松懈了,从莫问进门,居然现在才发现他手上拿了一个非常华贵漂亮的锦盒。

    “这是?”

    莫问都无力吐槽了:“你到底怎么了?这么心不在焉?这是你订的戒指啊!刚才珠宝公司的人把戒指送过来,还说打你的电话也不接,只好暂时把东西交到我手上,让我转交给你。”

    顾寒倾怔怔地看着那个华贵锦盒,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接过来。

    莫问往他眼前一递:“喏,记得待会儿给珠宝公司的人打个电话。刚才我说替你转交,他们都吓坏了,生怕出纰漏!也是,这可是BeauSancy!绝世珍宝啊!”

    顾寒倾目光未动,仿佛化作亘古石雕。

    “你怎么不拿着?”

    顾寒倾这才徐徐抬手,接过那个锦盒。

    却觉得它沉重逾越千斤,压得他手腕酸疼无力,都不知道该继续拿着,还是就此放下。

    “还有,婚庆公司那边的电话也过来了,说是初步的求婚方案已经出来了,让你看了一下,如果还有不满的地方可以修改。他们建议尽量在下午之前就把方案确定了,整个下午的时间他们都要用来筹备这场盛大的求婚。你看看,现在有没有空?”

    蒋郁也从沙发上站起来,复杂至极地望着顾寒倾背影。

    就听见顾寒倾说——

    “撤了吧。”

    “什么?”莫问瞪大眼睛。

    顾寒倾捏着那个装着求婚戒指的锦盒,机械地重复了一遍:“我说,婚庆公司,暂时不需要了。”

    “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怎么突然就变卦了?”莫问也不是傻的,怎么也发现气氛不对劲,肯定是出什么事情了。

    顾寒倾也不回答,只是打开了装着求婚戒指的锦盒。

    打开那一刻,似乎有璀璨瑰丽的光芒在那盒中绽放,压过世间的万般光彩,这套酒店精心打造的顶级奢华套房,已经是人间极致富贵景儿,但是在这光华面前,也黯淡地成了陪衬。

    那是一颗巨大的钻石,静静躺在黑色天鹅绒之上,完美的梨形双面玫瑰切割面更是把钻石的火彩毫不保留地展现在三人眼前。在钻石的光芒之下,镶嵌得格外巧妙的戒托就也被隐藏起来,若不仔细看,都难以发现这是一颗戒指。

    世人都喜欢用鸽子蛋来形容大而优质的钻石,但是在这颗重达34。98克拉的钻石面前,什么鸽子蛋都要沦为陪衬。

    BeauSancy,又名小桑西钻石。

    它独特之处不仅仅在于它的完美跟重量,更在于它曾经见证过欧洲王室的变迁史,始终在贵族们手中辗转,还曾经被法国国王亨利四世送给了热爱珠宝的妻子玛丽皇后。

    十年前,顾寒倾曾经为了执行任务,潜入日内瓦苏富比拍卖会上,最后亲自拍下了这颗传奇巨钻。他当时没有太把这颗钻石放在心上,大概那时候的他认为,此生都将献给祖国,爱情于他没有任何意义,象征爱情的钻石自然也就不会赋予其他意义。

    但是后来,他遇上姜锦,并决定跟姜锦求婚,才发现当初他拍下这颗巨钻的想法是何等的正确。

    他心甘情愿把这颗钻石当成他与姜锦爱情的象征,作为求婚礼物送到姜锦的说上,还为此耗费了很多心思。

    连戒指的设计,都是他与珠宝设计师亲自讨论之后,几经易稿,最后定下来的模样。铂金戒托的内侧还篆刻有他跟姜锦的名字缩写,以及他们认识的那一天,作为被永远铭刻的日子,与这个戒指与世长存。

    但是现在,这颗钻石的明亮火彩,却在他眼里多了一丝阴霾。

    不知什么时候,顾寒倾看着这个钻石出了神。

    连蒋郁走到他身边也不知道。

    “要送吗?”蒋郁问。

    “送。”

    至少要让她明白他的心意。

    至于抉择如何,都在姜锦的手上。

    这天下午,顾寒倾磨蹭了许久。

    每每他决定回去东国阙见姜锦,最后都找了各种理由来拖延时间。

    再等等,也许现在锦锦正在吃饭,不好的消息可能让她食不下咽,影响她的胃口这就不好了。

    再等等,也许阿元在家,这件事情他希望是阿元不在的场合里告诉锦锦,也是他的私心。

    再等等,也许锦锦现在正在看书,书里快乐悠闲的世界任她徜徉没有烦恼,这个消息太破坏她的心情。

    再等等……

    再等等……

    等到太阳落山暮色将近,等到日落月起斗转星移,等到星淡阳明旭日初升,等到朝气蓬勃新日伊始。

    顾寒倾就这么枯坐在房间里整整二十四个小时。

    从白天到黑夜。

    从黑夜到白天。

    直到他心知肚明,怎么也不能继续拖延下去了,该告知的真相都必须大白于天下,而他隐瞒也没有任何意义。

    他终于起身,驱车赶回东国阙。

    阿元应该不在家。

    馒头不知道躲在房间什么地方偷懒。

    家里寂静一片几乎听不见声音。

    顾寒倾的脚步近乎无声,他一步一步往前走,目光在屋里的每个角落都搜寻着姜锦所在,却一直没能发现她。

    难道姜锦不在家?

    顾寒倾心里虽有遗憾,但也生起些微庆幸,就像是老天在告诉他——

    现在还不是时机,你还可以继续幸福一会儿。

    脑子里的念头没能维持多久,就听到脚步声从露台上传来。

    姜锦手里拿着几支绿色桔梗,还不知道顾寒倾回来的她,正边走边端详手里花枝的模样,心情看起来难得轻松。

    这些日子她都因为各种事情心力交瘁,也需要用漂亮的花儿来转换转换心情。

    没想到,一抬头就看到面前树着一道深沉熟悉的身影。

    姜锦脸上顿时扬起惊喜到比手中桔梗更为漂亮的笑容。

    “阿倾?你回来了?”

    她兴奋地直接小跑着冲向顾寒倾,一头撞进他的怀里,死死把他的腰抱住,手里的桔梗都因为她的动作被挤压得惨兮兮了,姜锦也浑然未见,满心满眼都只有阔别已久的顾寒倾。

    其实也没有太久,春节之前他离开的时间更长。

    却不知道为什么,姜锦觉得这次的分别,漫长到好似跨越了一个世纪。

    也许是这短短的十来天里,发现了太多的事情,她也太迫切地希望有顾寒倾的存在,才会觉得这个分别的时间变得无限漫长了吧。

    现在,顾寒倾也回来了。

    姜锦的一颗心也跟着安定了。

    姜锦还想起了一件大事,匆匆从顾寒倾的怀里离开,上下看着他的样子。

    “你这次出去有没有受伤?是不是完好无损回来的?你可千万不能骗我!受伤就是受伤,你骗我我只会更加担心的……唔!”

    姜锦的絮絮叨叨直接被顾寒倾给堵在嘴里。

    顾寒倾扣着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下来,炙烈而凶猛。

    明明是唇齿相依,无比亲近的距离,姜锦却在这个吻里感受到了苦涩的味道,那是顾寒倾传达给她的,让姜锦本身诧异无比。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姜锦缺氧得都快站不稳了,顾寒倾才总算是松开了她,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一双沉寂的黑眸搅动着名为悲伤的风云,这么近却又那么远地看着她。

    “你怎么了?”姜锦担忧地看着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顾寒倾摇头,安抚地朝她笑笑。

    为什么。

    他分明是在笑啊,这笑容为什么比哭泣还要悲伤。

    顾寒倾是不会流泪的,他只会流血,现在的他心在滴血,就像是有人拿着刀子,一下一下割开他的心脏,直到鲜血淋漓遍体鳞伤。

    “你在骗我!”姜锦执着地看进顾寒倾的眼底深处,并不相信他的说辞。

    他的每一个细微表情,每一个动作,每一寸气息,都在说明——事实绝非什么都没发生。

    “我听蒋郁说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是吗?”姜锦微怔。

    “抱歉我没在你身边。”

    姜锦淡笑以对:“你也是身不由己啊,我又怎么能去怪你。”

    顾寒倾垂下眼,不敢去看姜锦的笑容。

    “蒋郁告诉我,他已经调查到事情的真相了。孩子,也找到了。”

    “什么?是真的吗?孩子找到了?是谁?他在哪里?”极度欣喜之下,姜锦的双眼已经被泪水模糊。

    “这个孩子,你也认识的。”顾寒倾一字一句,举重若轻而道,“是阿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