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74章 蒂芙尼小姐

    蒋郁说在巴黎有事公干,并非是撒谎。只不过这件公事很小,小到他助理团随便出来一个人就能解决了。

    蒋郁借着公干的理由,在巴黎住了三天,果真是住的丽兹酒店。

    然后每天早上由司机姜锦家里,陪着她跟阿元在巴黎附近著名的景点游玩了一圈。上次来没有见到的那些遗憾,这次统统弥补回来,还去了很多巴黎本地人才知道的地方,这些蒋郁都如数家珍,绝对称得上是一个好导游。

    直到三天之后,姜锦想起他的行程,随口问一句他什么时候回国。蒋郁想起国内堆积的那些事务,不得不登上回华国的航班。

    但是他把司机跟车都留给了姜锦,也就是第一天到机场接姜锦的那个司机小李,在巴黎住了八年,对每个街道了如指掌。姜锦有什么事,交给他办完全没有问题。

    如此一来,巴黎的那栋别墅里,便只剩下姜锦跟阿元两人。

    巴黎十六区也是著名的富人区,临近一大片森林公园,环境自然不用说,光是每天早上起床时呼吸到的新鲜空气,就已经是一种享受。

    起床之后,姜锦就会换上运动服,带着阿元在附近街道跑步。路上的车很少,道路两旁种着高大的法国梧桐,初春已至,在寒风中萧瑟了一个季节的梧桐树也重新生出嫩芽,一片生机盎然。

    姜锦暂退娱乐圈后,越来越少的运动,来了法国倒是重新捡起来,还有每天健康的饮食,上午跑步下午瑜伽,空闲下来便看看书,琢磨怎么捡起以前跟外公学过的水彩画,偶尔还会充当老师给阿元上课。

    日子真是清闲又自在,仿佛什么烦恼都一扫而空,每天吃好睡好,姜锦身上半点看不到失恋的阴霾,反而面色红润,皮肤越发细腻光泽,相比上等的珍珠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巴黎住了几天,逐渐习惯了这边优雅舒缓的生活节奏,姜锦家里又迎来了第三位家人。

    正是馒头。

    阿元抱着馒头的大脑袋欢呼雀跃,兴高采烈的模样看着姜锦也跟着个开心起来。

    馒头是谁送来的不必言语,要知道姜锦走之前,托安夏把馒头带给了顾寒倾。当时她不想让馒头承受十几个小时的颠簸艰难的托运之苦,才决定暂时把馒头留下,一个月再回去。

    结果一周来都没有联系过的顾寒倾,用这种方式悄悄表明了他的存在。

    大概是见姜锦这边收了馒头后没什么反应,顾寒倾开始陆陆续续地给姜锦寄一些东西来——

    有装在水晶盒子里的永生花;有精心定制的钢笔,笔身上还有空灵悠远的水墨;还有简简单单一张手写卡片,抄写了一首著名的情诗《见与不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来我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默然喜欢,寂静欢喜。’

    难以想象,这样的情诗居然是出自顾寒倾的笔下。

    有的时候礼物是每天一份,有的时候礼物每天能收到几份。

    这种感觉……很奇妙。

    一开始,姜锦心情很纠结,总是能盯着盒子一看就是几个小时,在阿元的提醒下才小心翼翼拆开。

    到后来,她对这些小礼物越发心生喜爱,甚至开始期待明天又能收到什么。若是固定的上午快递送达时间没有收到,她能焦虑得饭都吃不下,直到下午看到礼物送达手上,一颗心才安然落地。

    这些礼物还让姜锦回忆起两人互相表白,然后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似乎没有谁追谁。她跟顾寒倾都太过小心翼翼,从知道对方心思后,一切就水到渠成,反而少了一个心动漫长的追求过程。

    现在,算是把这个过程补上了?

    不知不觉中,她的心又跟着被牵走了。

    那个男人,就像是她的劫数——不论她用什么方式,都不可能把这个男人排除在她的生命之外。

    看着桌面上堆着的这些天收到的礼物,姜锦眼神复杂且感慨,最后索性决定什么也不去想。

    又是早晨,姜锦带着阿元出门跑步,平时总是落后阿元的体力,在这几天锻炼里有了显著的增长,对此姜锦很满意。

    今天的跑步不一样,她顺手牵上了馒头,这家伙整天在花园草丛里撒泼打滚还不够,上了街更是疯狂地乱窜,这里闻闻那里嗅嗅,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馒头跟了姜锦之后吃得更好,身体越长越壮,力气也越来越大。这不,它不听话乱钻,姜锦都快拽不住了。

    “阿元阿元,快点把馒头拖回来!”姜锦明显感觉手里的牵引绳快要滑出去了。

    阿元眼疾手快扑过去,却还是没能来得及,没有及时拽住牵引绳的姜锦,眼睁睁地看着馒头撒欢一路跑,还时不时扭头回来看看母子俩,那小眼神儿怎么看都是得意!

    姜锦扶着额头:“阿元,你说是不是我们把馒头都给惯坏了?”

    要不是知道馒头血统绝对纯正,父母都是冠军犬,估计她都开始怀疑馒头身上是不是还流淌着二哈的血液了。

    阿元一本正经地抱着手臂:“妈妈,狗肉火锅好吃吗?”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姜锦苦口婆心教导一番,自己都快忍不住笑出来了,牵上阿元的手,“走吧,去把那个不听话的家伙找回来!看我不好好收拾它,给它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阿元赞同地点头,气势汹汹地迈出小步伐,一定要给馒头点颜色瞧瞧!

    馒头体内的芯片装有GPS系统,总的来说姜锦是不用担心走丢的。但她跟阿元打定主意要教训馒头,故而母子俩的脚步都走得很快。

    没过多久,母子俩就看到格外滑稽一幕——

    一个男人抱在梧桐树干上,可怜巴巴地喊着“help”,男人生得高大,随动作绷紧的衣服更是勾勒出一身帅气的肌肉,偏偏中看不重要,吓得枹树哆嗦的样子实在是惹人发笑。

    树干下站着一条金毛大狗,尾巴甩啊甩的,冲着扒拉着树干的男人汪汪直叫唤,不是馒头是谁?

    “馒头!”姜锦惊呼一声,赶紧跑了过去。

    这次馒头没有逃跑,任由姜锦顺利捡起地上的牵引绳。

    “抱歉先生,我没能抓住狗绳,让它跑过来吓到你了,实在是抱歉。”姜锦用法语诚恳地表明歉意,心里却并没有放松对这个男人的警惕。

    实在是男人的这身打扮太过形迹可疑,帽子口罩什么的,不是可疑人物的标配吗?馒头会不会因为这个才冲他汪汪直叫的?

    姜锦低头观察了馒头的样子,很快打破了原本的猜测。

    养了馒头这么久,也见过馒头真正攻击的姿态,与它显然截然不同。馒头此时的模样不仅不是在攻击,反而满心欢喜,故意在跟那个男人撒娇卖萌似的。

    没错,馒头是对人家感兴趣了,才会追着人家不放,难怪摇着尾巴求宠爱呢。就是没想到,有人能对它的美貌免疫,还怕狗怕得要死吧。

    放下怀疑后,姜锦对这个男人越发充满歉意。

    男人抬起脑袋,姜锦只能从他压低帽檐里看到泪汪汪的眼睛。

    “这狗真的不会咬人吧?你有把它好好拽住吗?”

    男人一开口,声音居然很好听,悠扬悦耳宛如完美的大提琴低吟。

    光是从声音,姜锦就判断出这男人应该颜值不俗。她也越发觉得馒头这狗,有向颜狗转化的趋势,它非常喜欢长得好看的人,不论男女,一旦见到就必定上次主动亲热一番。

    难道馒头闻到了对方身上的美男气息,才会凑上去死命求宠爱?

    唔,很有可能。

    姜锦一边在脑子里分析,一边嘴上客套道:“当然,先生你放心,我已经把绳子拉好了,它不会伤害你的。”

    她说着,又把牵引绳在手腕上缠了两圈,确保馒头不可能脱离她的掌控。

    这个小动作,也让男人对姜锦多了几分好感。

    “谢谢。”男人从树干上跳了下来,上一刻还动作潇洒,下一刻在看到馒头后就逐渐变得僵硬,小心翼翼地挪得离馒头远了些。

    姜锦见他还是惧怕,赶紧解释:“馒头它没有恶意的,你看它并不是要攻击先生你,只是因为喜欢,所以想要靠近先生罢了,它比较看颜值。”

    姜锦最后一句诚实的话,博得男人愉悦地笑了起来。

    “哈哈我就知道,我亚……咳咳,我的长相一定是最完美的!”男人叉腰恨不得仰天大笑,这自恋的姿态也看得姜锦直撇嘴。

    此时阿元也走到姜锦身边站好,诡异地打量着那个男人,悄悄拽着姜锦的衣服想要离开。

    姜锦也是同样的意思,这个男人就算不可疑,性子也太奇怪了,她带着孩子还是先走一步的为好。

    “那个,先生,如果你没有什么大碍,我们就先走一步了。同时,再次跟你表达我真挚的谢意,希望馒头没有给先生留下阴影。”

    “哎等等!”透过帽子下的阴影,男人的目光灼灼望着姜锦,“我认识你!你是蒂芙尼小姐!”

    “什么蒂芙尼小姐?抱歉先生,你应该是认错人了。”姜锦一头雾水,下意识摇头否决。

    “不不不。”男人摇着手指,“我绝对不会认错,香榭丽舍大街上的巨幅海报,是你没错吧?”

    姜锦不由得想起几天前见过的海报。

    原来是那个蒂芙尼……不过蒂芙尼小姐又是什么?蒂芙尼代言人的专属称呼吗?挺奇怪的。

    姜锦明白缘由,但是却不想轻易破坏最近的平静。

    她真是很久没有品尝到随意走在大街上的滋味了,在华国她太火了,有时候也是一种苦恼,暂退娱乐圈没能做别的什么事,只来得及整天躲在家里,都快把她闷坏了。

    如此一来,姜锦当然不会承认。

    “先生,我真的不是什么蒂芙尼小姐,你真的认错人了。”姜锦摸了摸阿元的头发,对男人说,“这是我的儿子,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一步。”

    姜锦带着阿元刚转身,男人又叫住了她。

    他喊得是:“蒂芙尼小姐!”

    姜锦都无语了,她的解释男人是听不懂吗?而且蒂芙尼小姐又是什么!难道她姓蒂芙尼吗?随随便便篡改人家的姓氏真的大丈夫?

    姜锦顾念着刚才馒头差点儿伤害人家,忍住烦躁又问:“请问,还有什么事?”

    男人一言不发,倒是摘下了口罩,往上抬了抬帽檐。

    一张惊世美颜就此暴露在阳光之下,金子般璀璨的头发,蔚蓝如海的眼眸,灿烂明亮的笑容,还有比例完美的五官,性感的喉结等等,构成了这样一个男人中的极品绝色。

    男人冲她一笑:“你好,我是亚瑟。”

    姜锦不得不承认,男人摘下帽子的一刻,她有种看到希腊神话中的太阳神阿波罗站在面前的感觉,连她也被惊艳到了。

    但是,作为见惯了各种盛世美颜的姜锦,不论她自己,还是顾寒倾、蒋郁唐许等等,都并不逊色于这位亚瑟先生。

    在起初的惊讶之后,姜锦恢复了镇定,点点头:“嗯,亚瑟你好。然后呢?”

    金发美男亚瑟瞪大了眼睛:“你不认识我?”

    姜锦有些尴尬:“唔,这个……”

    亚瑟好挫败,蒂芙尼小姐原来真的不认识他!

    好吧好吧,他不能就此泄气。

    “那蒂芙尼小姐你的名字呢?”

    姜锦扯扯嘴角:“还是不用了,我想我们以后应该不会有机会再见。”

    “别啊,蒂芙尼小姐你不是华国人吗?华国人讲究什么来着,嗯,礼尚往来!”亚瑟说的法语,礼尚往来这个成语则是姜锦大脑的自动翻译。

    “如果你高兴,可以继续叫我蒂芙尼小姐。”姜锦随便搪塞一下,赶紧牵着阿元回家,连晨跑都给中断了。

    回家的路上,姜锦还语重心长得告诉阿元,以后见到这种怪蜀黍,不管他长的多好看,都要离他远点。

    阿元听话点头,往后瞟了两眼。

    “妈妈,那个怪蜀黍还跟着我们呢。”

    “什么?”姜锦心里一惊,果然看到那个亚瑟重新把帽子跟口罩戴了回去,一身灰扑扑的衣服刻意掩盖了他的英俊,而她亦步亦趋地跟在姜锦母子身后几米远的地方,就快要跟到家门口了。

    有阿元在,姜锦格外警惕,当即质问道:“亚瑟先生,为什么你会跟上来?”

    她紧紧盯着亚瑟的动作,一手抓着手机,但凡亚瑟表现出歹意,她就会立刻命令馒头攻击,并拨打报警电话!

    别看馒头整天傻兮兮的,顾寒倾曾经带它去军犬训练营待了一段时间,练了一身本事,平时不显,关键时刻还是很管用的,顾寒倾果然料事如神……顾寒倾?怎么又想到他了?

    姜锦发觉,她的生活真是处处离不开顾寒倾这三个字的影子。

    一时之间,她有点出身,眼底防备的冰墙也有些懈怠。若是真遇上危险情况,就她这几秒钟的分神,就足够对面歹人完成攻击。

    还好,亚瑟不是什么坏人。

    他委屈地抓抓头发:“我就住在前面啊。”

    “是吗?我以前怎么没见过?”姜锦表示相当怀疑。

    亚瑟说的那套别墅就在她家隔壁,姜锦在这里住了也有一周时间了,却从未见过这套房子有人进出过,亚瑟说他家在这里?不是撒谎?

    “我也是昨晚才到的,之前都不住在这里。”亚瑟急急忙忙解释,又顺便想展示一下他雄厚的财力,就像公孔雀开屏,“其实这套房子只是我全世界众多房产的其中之一,除此之外我还有很多房子!”

    “嗯嗯,是吗?”姜锦并没有耐心听亚瑟讲述他的财产清单,反而用怀疑的眼神示意亚瑟证明一下。

    亚瑟只好在姜锦的催促下,来到姜锦隔壁的那套别墅门口。

    “蒂芙尼小姐。”他回头唤了一声。

    姜锦没什么反应,只是希望亚瑟证明他话里的真实性。

    亚瑟只好把手放到大铁门上的密码器上,按了几下。

    滴滴滴,大铁门顺利打开。

    “原来真是!”姜锦瞪圆了眼睛,尴尬咳嗽两声,“那个抱歉,我也不是有心怀疑,因为我家就在隔壁……”

    亚瑟声音瞬间拔高,显而易见的兴奋:“隔壁?蒂芙尼小姐跟我是邻居?”

    “算是吧,希望以后相处愉快亚瑟先生。”还是不要再见了。姜锦腹诽。

    亚瑟显然不懂姜锦的言下之意,一个劲儿点头说以后一定会相处愉快的。

    姜锦忙不迭拉着阿元跟馒头回到家,那股尴尬才一挥而散。

    “妈妈,我不喜欢那个男人。”阿元气鼓鼓地对姜锦说。

    他好讨厌那个男人看妈妈的眼神!一定是想跟爸爸抢妈妈了!做梦吧!哼!

    姜锦揉揉阿元的头发,实话实说:“我们跟对方应该不会有什么焦急了,放心吧阿元。”

    事实证明,一般立下的FLAG,都会被打脸。

    片刻之后,姜锦惊讶的声音响起,她忽然想起那个自称亚瑟男人的身份了!

    “亚瑟?对了!是那个亚瑟!演员亚瑟!”

    她迅速在手机上搜索找出一张红毯照,照片里英俊的男人,跟刚才她遇上的亚瑟,两张脸逐渐重叠,正是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