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83章 你在关心我?

    好消息带来的就是好心情,姜锦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晚上,直到一个久违电话的到来才被打断。

    他的号码姜锦没删,只是这半个月来都不曾响起,今日猛地一看,反倒有些陌生。

    顾寒倾。

    她曾经刻在心底的名字。

    手机不断地震动,成了寂静夜晚里的唯一声音。姜锦走到窗前,看到黑幕下被灯光照亮的花园一角,夜色凉意,心中踟蹰。

    迟疑悬在手机之上的大拇指,来回滑动,正犹豫间呢,却听到一声“阿鸾”。

    姜锦四处张望了一下,这声音……是她的幻觉?

    待她低头一看,才发现哪里是幻觉,而是她不小心按下了接通。

    这下她便懵了。

    挂断只会更加欲盖弥彰,姜锦只有拿起手机放在耳边,轻轻嗯了一声。

    远在华国京城的顾寒倾,冰凉彻骨半月的心,此时被暖意融融所包裹,冰雪消退,脸上也多了笑意。

    他竭力克制汹涌得快要溢出来的情绪,低低说道:“我以为你不会接我电话。”

    想他顾寒倾,人生诸多判断,无一不是雷厉风行当断则断。偏偏遇上姜锦后,各种优柔寡断,看不透,道不明。

    一个电话他思来想去很多天,拨出号码那刻什么心理准备都做好了,就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平静地接电话。

    “阿鸾,我很开心。”他说,“至少你还愿意接我的电话,给我一个机会。”

    姜锦沉默以待,心里尽是无奈。

    她能说,她接电话也只是意外吗?

    “阿元过得很好。”不等顾寒倾询问,姜锦就抢先给了答案。她的声音平铺直述,听不到半点起伏,“最近我在这边拍了一部戏,导演邀请阿元客串,镜头里面不算露了正脸,不知道你会不会介意。”

    这样生疏冷淡的话,让顾寒倾心里咯噔一下。

    “阿鸾……锦锦,你是阿元的妈妈,你权力替他作出决定,而不需要问我。”这是在跟他划清界限么?

    姜锦语气依旧冷淡而生硬:“该问的还是要问。”

    “那……你呢?你在那边过得好吗?”

    “承蒙关心,还不错。”

    “锦锦,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跟我说话?”

    姜锦不搭话。

    又是长久的沉寂,可不论是顾寒倾还是姜锦,都没有挂断电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姜锦到底把脑海盘旋已久的问题问出口了:“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顾寒倾心念一动:“恢复效果不佳,但也算是在逐步好转。”

    “你撒谎!”姜锦脱口而出,“我明明问了蒋郁,他说你早就伤好痊愈,销假开始上班了!”

    “你知道?”巨大的喜悦砸中顾寒倾,干涸的心脏开始跳动。

    他都来不及辩解,一心一意只想问:“原来你一直在关心我?是不是?”

    难怪有段时间,无所事事的蒋郁总是跑到他面前来转悠,他没理会,原来蒋郁是在帮姜锦打探消息!

    原来她一直在关注他!

    原来她从未彻底放弃过他!

    姜锦恼羞成怒道:“我就是随口问过他两句,是蒋郁自己话多说出来的!”

    “嗯,我信你。”

    为什么说着相信,语气还这么如沐春风带着笑意?

    姜锦越发恼怒,丢了一句“不说了”就打算挂电话。

    “锦锦!”顾寒倾堪堪叫住她。

    “什么事?”姜锦的语气听上去有些不耐烦。

    “……一个月快要到了。”

    姜锦有些恍惚,的确,她原本说到法国来住一个月就回国,现在一个月已经过去四分之三,还有一周,她本应该启程回华国的。

    现在,可能吗?

    顾寒倾紧张问道:“你会和阿元一起回来的吧。”

    姜锦避而不谈:“到时候再说吧。”

    然后,她就用一句夜深了要休息,来搪塞顾寒倾,匆匆挂断电话。

    下个月月初,她在《女巫之歌》里面的戏份就拍得差不多了,到时候要回去吗?如果要回去的话,杜克导演的新电影又该怎么办?

    一时之间,姜锦进退两难,晚上连觉也没睡好,第二天早上起来,眼睛下有了淡淡的青影。

    一大早过来接她去剧组的周易吐槽道:“你这是拿到杜克导演的电影女主角太兴奋,以至于晚上连觉都睡不好了?”

    姜锦翻了个白眼,用抹刀给烤好的吐司抹上黄油。

    吃完一片吐司,她才缓缓问:“周哥,你说,下个月我的电视剧拍完了,要不要回华国一趟?”

    “回国?为什么?”

    姜锦被噎了一下:“算了,没什么,我就是随便说说。”

    “我知道了!”周易恍然大悟,“你这是跟顾先生和好了吧?也是,你们俩感情这么好,又有阿元在,吵个架能冷战这么多天已经很了不起了。算起来,离开都快一个月,不回国也说不过去啊。”

    周易一脸我什么都知道你不用解释的了然表情,看得姜锦想揍人。

    算了,她也懒得解释。

    大概是接连的心事,让姜锦的状态不是很好,平时只要是她的戏份,最多两次NG,大多数时候都是一次完美cut。

    姜锦的不在状态,杜克也发现了。

    此时他们正在巴黎的一处文艺复兴时期建筑中拍摄,这里平时是著名的旅游景点,能开辟一个厅供给剧组拍摄已经非常难得,可以说每分每秒都是金钱。

    在姜锦NG了三次之后,看到杜克脸上覆盖冰霜,剧组人员的表情变得焦躁起来。

    杜克忽然站起身:“你这样会让我怀疑你作为演员的职业素养。”

    姜锦心神俱震,垂下眼眸说了抱歉。

    “再来一次。”杜克冷冷丢下一句。

    姜锦重新打起精神,一扫刚才的心不在焉,变得沉静专业,再次发挥了精湛完美的演技,一次性完美过关。

    这次拍摄后,杜克挥手示意大家休息。

    姜锦的戏份也告一段落,她昨晚没睡好,现在又拍了一整天的戏,早就是身心俱疲,趁着其他人没注意,找了一个偏僻的台阶坐下,喝着手里的矿泉水。

    这里也没有什么来往的人,与姜锦相伴的只有那沉淀着历史的古老建筑,墙上斑驳的痕迹都是岁月留下,越过时间的界限,似乎能看到几百年前在这里生活的人们模样。

    闻着这股尘封的气息,姜锦的心虚也归于安宁。

    “昨晚没睡好?”一个声音冷不丁在她身后响起。

    姜锦惊诧地回过头去:“杜克导演?你怎么?”

    “我来关心一下将来合作的女主角,免得负面状态把我的下部电影也祸害了。”杜克是一如既往犀利吐槽风格。

    姜锦知道这是杜克说话的风格,也没有生气。

    “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下一部电影,你只会为我的演技所惊叹。”

    杜克嗤的笑了一声。

    他索性在姜锦身边坐下,手里也拿着瓶矿泉水,豪迈地咕噜咕噜干掉半瓶,这才长舒一口气。

    “这时候,你倒是一点儿也不谦逊,不够……自信是好处!”

    姜锦笑了笑。

    “所以,你是为什么问题所困扰到睡不着觉?爱情?”

    姜锦眼中愕然一闪即使。

    杜克导演还真是一针见血。

    但她是不会承认的:“什么被爱情所扰啊?我就是昨天没睡好而已,才会影响今天的发挥。”

    “呵呵。”杜克直接把姜锦的话给怼了回去,“你有儿子,又告诉亚瑟有孩子爸爸,但是在巴黎半个月,一起工作一周多,却从未见过那个男人来探班。这只会有两种可能,一,你们已经分居,二,你们正在吵架中。”

    姜锦为杜克的敏锐感到无语:“就不能是他的工作太忙所以不能来?”

    “忙到连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姜锦无言以对,挫败到连肩膀也垮了下来。

    “行了行了,杜克导演你厉害,你猜对了行吧?”

    杜克扯出一个笑容:“真是难得。”

    “难得什么?”姜锦赌气反问,这家伙就是来看她笑话的?

    “难得你还会有这样小女孩儿的一面,我以为你永远是冷静理智的,遇上任何困难都能迎刃而解。”

    姜锦轻笑着:“永远冷静理智?怎么可能!是人都有七情六欲,如果我连这个都没有,跟个木头桩子有什么区别。”

    “所以你现在为情所扰了。”杜克语气肯定。

    “是又怎么样?杜克导演没喜欢过的人?”

    “有。”

    姜锦一摊手:“看吧,这是人都会有的问题。嗯,单身狗除外。”

    杜克的眉毛隐隐抽动了一下。

    姜锦一手托着下巴,身体和思绪都很放松。连她自己都没想到会进入这样的状态,对杜克不见半点畏惧,不像是演员对导演,倒像是朋友对朋友。

    福至心灵,此刻姜锦就是想要把心里的疑问说出来给人听——

    “杜克导演,你是南加大的高材生,又是奥斯卡最佳导演,相比你对各种爱情题材电影的研究,非常深入且了如指掌吧?”

    杜克撇着嘴,这是打算把他当成爱情顾问?

    姜锦不管杜克的反应,先把自己的问题问出来:“假如,我是说假如!有一天,你非常喜欢一个人,喜欢他得不得了,他给了你安全感和幸福感,你觉得每天和他在一起都特别快乐充实,就算什么也不做,两人靠在一起也很美好……”

    “切重点。”杜克面无表情。

    “好吧。”是她一回忆起来,就难以抽身了,“但是突然有一天,你发现在很久很久的过去,举个例子,就是六七年前吧,他给你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一生的阴影之类的,你会怎么选择?”

    姜锦说完,精神一震,很认真地再次重复:“这只是我的一个假设,只是假设啊!”这绝不是她自己的故事!

    “假设就假设。”口是心非的家伙,“在你的假设之下,你跟你喜欢的人……”

    “不是我!也不是我喜欢的人!”姜锦反驳出口后,才发现她欲盖弥彰的痕迹来明显了,摸摸鼻子,“就说,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吧,导演你可以把它当成一部电影。”

    杜克瞥她一眼:“行,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在你的‘假设’之下,男女主人公很相爱,但是男主人公过去曾给女主人公留下了巨大的伤害,女主人公在爱上他之后才得知,很受打击,无法把两个人等同,甚至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是不是?”

    “算是吧。”

    “那好,我问你,如果你哦不,是女主人公,她在之前就知道给她留下伤害的人就是男主人公,她会喜欢上他吗?”

    “当然不会!如果知道是那个人……如果知道是那个人!”姜锦的神情越发激动,情绪有些失控,眼前不断地来回闪烁着两个身影,一个是顾寒倾,一个是噩梦般的阴影。

    如果在之前就知道顾寒倾是那个男人,她还会喜欢他吗?

    会吗?

    答案是……

    “我不知道。”姜锦神情颓丧,情绪一下跌入谷底。

    “不,我可以告诉你很肯定的答案。不管当初那个人是不是这个男主人公,女主人公到最后都会喜欢上男主人公的。”

    姜锦微怔,喃喃问出口:“为什么?”

    “很简单,你刚才陈述了一个事实,也就是这个女主人公在知道真相之后,无法相信,对吧?这也就说明,女主人公打心里就不承认,那种事情是男主人公能做出来的。”

    “是的,当初的事情,其实是他的身不由己。他本来,不是这样的人。”姜锦轻轻抱住膝盖,瘦弱的她在台阶上蜷缩成小小一团。

    “这就对了。女主人公喜欢上男主人公,是喜欢他的本质,甚至爱着他的一切,撇开当年事情不谈,两人不管以怎样的方式相遇,最后都会相爱。就像罗密欧与朱丽叶。”杜克耸耸肩,“对了,我能问一下,当年的伤害到底是什么吗?”

    姜锦抿唇不言。

    杜克只好换成猜测:“家破人亡?”

    “哪有这么惨。”姜锦哼了一声。

    “性命之忧?”

    姜锦还是摇头。

    “那男女方面的强迫……”

    姜锦的目光狠狠跳动了一下,却没有答话。

    杜克懂了。

    他没有在这个问题里继续深入,而是说:“你何尝不换个角度来看,换个角度,好的会变坏,坏的也会变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