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92章 和好如初

    在第一场采访结束后,越来越多的记者涌上来想要得到更多的内幕,哪怕这几人说说他们的心理历程,也能立马成为新闻上的爆点。

    可惜姜锦几人好不容易从鬼门关逃回来,能接受一个采访已经是极限,此时每个人都身心俱疲,只想好好休息。

    姜锦不愿离开,她遥遥望着加兰剧院的方向,看着那夜色中的灯火通明,就像是燃烧的火焰。

    她不知道顾寒倾是否平安,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更别说先回家了。刘安陈奇只好先把她护送到车内,挡住了其他人探究的视线。

    时间缓缓流淌。

    因为隔得太远,剧院内的任何动静姜锦都无法得知。

    她急切又害怕地等待着结果,直到夜色越凉,直到天色渐明。

    当天边绽放了第一抹晨曦,加兰剧院外一夜未睡的人们,从警察到记者,从家属到围观群众,所有人都迫切希望得到平安的消息,希望这恐怖的血色赶快过去。

    终于!

    加兰剧院的门从内部打开,走出来的是一个穿着黑色作战服的男人,他身姿挺拔,在晨光初曦中,宛若黑色霸气长枪顶天立地。

    他抱着枪走出来,身上似乎还沾染着血腥之气,对着四周挥挥手,大批大批的人立马冲进去,扫尾的扫尾,救援的救援。

    那些极端恐怖分子已经被完全剿灭,人质大部分也都幸存下来,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此次行动的最高头目满脸堆笑的来到顾寒倾面前,他知道如果不是这个男人,这次行动不会这么顺利。

    他一改起先的质疑态度,对顾寒倾各种不要脸的狂夸和感谢,说他不愧是能被华国派来当特别支援的国际警察,还希望以后有机会跟他合作。

    顾寒倾到没解释他已经不是国际警察,以后跟巴黎警方也应该不会再有合作的机会。他点点头,态度冷淡,交还了巴黎警方提供的作战装备后,避开各路人马,走到路边,就看到陈奇在跟他挥手。

    商务车门忽然被拉开,一个消瘦的身影一跃而下,闷不吭声就往顾寒倾身上扑。

    顾寒倾眼疾手快地挡住了她。

    姜锦皱眉正想说什么,就闻到他身上浓浓的血腥味儿。

    姜锦脸色骤变:“你受伤了?”

    “没有,是别人的血。”顾寒倾看了看他一身狼藉脏污,也是他拒绝姜锦拥抱的真正理由,“太脏了。”

    姜锦失笑道:“有什么好脏的?”

    顾寒倾怔怔地看着她的笑,不由得动容道:“锦锦……”

    “走吧,我们回家。”姜锦朝他伸出手,“阿元在家该等急了。”

    顾寒倾用手掌紧紧包裹她的,他的手很干净,温暖而干燥,一下子便驱散等待带给姜锦的寒冷。

    她笑得暖暖的,挨着顾寒倾,与他并肩而行。

    ……

    姜锦等人是幸运的——

    幸运的坐在第一排;幸运的有刘安陈奇相助;幸运的等来了顾寒倾;幸运的逃出生天避过死劫。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幸运。

    也有数百人,在这个血色浓郁的夜晚,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守在加兰剧院外的家属们,焦急地等待亲人平安的消息。他们看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从剧院内被抬出来,有的认出了自己的家人,嚎啕大哭不可置信。有的没看到熟悉的脸,庆幸之后又害怕下一个会是他。

    等到大批大批的幸存者从剧院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又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喜尖叫,是在外等候的家属看到了自己的亲人,他们热情地抱住亲人,亲吻或是流泪,为上帝的恩泽而感谢。

    惊喜和悲伤在空气中交织涌动,久久难平。

    这么多条鲜活生命的逝去,这么多欢声笑语的家庭破裂。

    这个夜晚,注定令人难以忘怀。

    ……

    姜锦到家后,目送着周易跟谭韵方圆回到对面,亚瑟杜克进了隔壁。

    大家虽然劫后余生,脸上比起喜悦更多的却是疲惫,都想早点回去睡一觉,希望这个噩梦的夜晚快点过去。

    她转身,就看到阿元扑了过来,抱着她喊妈妈,呜呜呜地小声哭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姜锦摸着阿元的头发安慰他,又在他发间落下一个个轻柔的吻。

    “好了,阿元,你妈妈已经很累了,让她进去休息。”顾寒倾沉下声道。

    阿元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姜锦的怀抱,脸蛋儿上还挂着泪花。

    一直站着当背景板的冯萌萌赶紧道:“那锦锦姐,我也先过去,看看周哥他们怎么样。”

    “好,辛苦你了。”

    等冯萌萌跟其他人都走了,家里只剩下姜锦顾寒倾阿元一家三口。

    阿元眨着泪眼婆娑的眼睛:“妈妈,你和爸爸和好了吗?”

    姜锦尴尬地清清嗓子,在他脑门轻弹了一下。

    “小孩子家家,别问这么多。”

    “我也很好奇。”顾寒倾冷不丁在她身后说。

    姜锦回头看他。

    她的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说:“对不起,之前是我太钻牛角尖,把我的痛苦一味的归结到你身上……”

    昨晚在那个狭窄逼仄的杂物间里,姜锦想明白了很多。

    与其沉浸在过去,不如展望未来。

    她这辈子能真的放弃顾寒倾?与他老死不相往来一生吗?不可能。

    既然不可能,那就好好享受当下,忘记过去,忘记不愉快。

    “……昨晚的时候,我很后悔,如果我能早点告诉你,或许就不会面临遗憾了。幸好,幸好还是没有遗憾。”

    姜锦的眼睛红了,没有泪水的眼睛,却比大哭的眼睛悲伤一万倍。

    “锦锦。”顾寒倾沙哑低沉地唤着她,摸着她的头发,柔软光滑的触感让他动容无比,似有千言万语要说,可话到了嘴边,却只凝聚成一个拥抱。

    “是我该说对不起,也谢谢你,还愿意给我机会。”

    他一定会更加珍惜,更加宝贝。

    阿元难得没有打扰爸爸妈妈之前的融洽氛围,他笑得跟个明亮的小太阳,白净的小脸儿上全是满足。

    隔了一会儿。

    趴在顾寒倾怀里的姜锦皱皱鼻子。

    虽然很煞气氛……但是顾寒倾身上的血腥味儿闻得她头晕脑转,再温暖的怀抱都快待不下去。

    顾寒倾注意到她的动作,退出两步,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血污。

    “我去洗澡换衣服。”

    “我也去。”姜锦这一身在地上摸爬滚打的,也早就脏得不成。

    “一起吗?”

    突如其来的开车,让姜锦瞬间红了脸,她慌忙看了眼懵懂不知的阿元,推了顾寒倾一把,热度从脚心一直烧到脸上。

    顾寒倾带着笑意说:“我是说一起上楼,楼上我还没来得及参观。”

    顾寒倾看这房子的眼神有着淡淡的嫌弃。

    蒋小四的房子?

    不行,还是从蒋小四手里买过来好了。

    既下决定的顾寒倾再看这房子,就顺眼多了。至于蒋郁会不会答应,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姜锦给顾寒倾安排了二楼的一个有配套卫生间的客房,让他方便洗漱,顾寒倾顺手把行李也放了进去,似乎打算今天就睡在这里。

    姜锦见状,眸光闪烁了一下却没说什么。

    她先回房间洗澡换衣,裹着浴袍在浴室镜前吹头发。

    吹着吹着忽然手一顿,盯着手里的吹风看了一会儿。最后索性关掉吹风,顶着一头吹了半干的头发,拿着干毛巾就跑下楼。

    顾寒倾早就到了客厅,正陪着阿元拼昨晚垮掉的乐高。因为已经拼过一次,重拼就要容易很多,此时这个大型的乐高玩具已经在父子俩的手下初具雏形。

    姜锦走过来,往顾寒倾身边一坐。

    “喏。”她理直气壮地递出手里的毛巾,神情故不在意,高高翘起的嘴角却怎么也掩饰不住。看她这傲娇的小模样,总算是知道平时阿元的傲娇姿态是从哪儿来的了。

    顾寒倾果断丢开拼乐高的儿子,接过姜锦手里的毛巾,帮她细心擦拭头发。

    他动作轻柔得好似在按摩,姜锦紧绷的头皮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松弛,疲倦如潮水涌动而上,让她整个人昏昏欲睡,没一会儿就跟猫似的趴在顾寒倾腿上,半半闭着眼睛浅浅小憩。

    “想睡觉?”

    顾寒倾温柔的声音从她头顶落下,让姜锦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她摇了摇头,说着不困,眼皮却沉重得怎么也睁不开。

    顾寒倾见头发擦干得差不多了,就一把将她拦腰抱起,往楼上而去。

    被忽略的阿元撇撇嘴,好在还有馒头陪着他,也不算失落。

    顾寒倾寻了姜锦的房间,刚要将她放在床上,就见姜锦眯着的眼睛倏地睁开来,泛着潋滟波光望着顾寒倾。

    她拽着顾寒倾的衣领一扯,便将他拉了下来,主动又热烈地亲吻上去,像是要在这个吻里面释放她所有的思念跟热情。

    顾寒倾猝不及防间,居然被姜锦掌握了主动权,他往上抬头,却被姜锦更用力的抱住脖子,整个人都挂在了他身上。

    顾寒倾掐着姜锦的腰,一时之间有点哭笑不得。

    这算怎么回事?

    他眼里带着笑意,竟然没有由着性子里的绝不服输去反客为主,而是温柔地承受姜锦的这份热情。

    还别说,偶尔在下面的感觉还不赖。

    顾寒倾索性往后仰倒,躺在床上,任由姜锦坐在他腰上。

    从背后看去,她那纤细如柳的背影消瘦得惊人,袅袅细腰在顾寒倾一双手中盈盈可握,不知何时长及腰的黑发,发尖儿在顾寒倾手背上一扫一扫,就像羽毛扫过顾寒倾的心脏,勾起一阵轻微的战栗。

    但这酥麻感太轻柔了,仿佛隔靴搔痒,怎么也不对劲。

    顾寒倾忍不住想要翻身起来,却被姜锦用力按住。

    她微微抬起身,目光迷离。

    “我亲你!”

    顾寒倾楞了一下,才失笑道:“好好好,你亲我。”

    姜锦撅起红艳艳的小嘴,这次又凑了过去,两人吻得难分难舍,大脑缺氧记忆空白。直到房门笃笃笃地被人敲响了,两人才恍然清醒分开。

    顾寒倾搂着趴在他身上的姜锦,性感的喘息声直往姜锦耳朵里钻。

    姜锦嘻嘻笑着避开,又被顾寒倾伸手抱了回来,眷恋地在她脸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的吻,熄灭的火焰似乎有重新燃烧起来的架势。

    “妈妈,你睡了吗?”阿元的声音隔着门响起。

    阿元!姜锦惊讶地一跃而起,顾寒倾还没来得及抓住她,姜锦就已经跑到门前,扭开门把手。

    乖乖阿元,进来还知道敲门,不然刚才那一幕被阿元看去,姜锦又不知道要懊恼多久了。

    “妈妈,你没睡啊?”阿元没发现什么异样,见姜锦精神头儿还不错,就想和妈妈待在一起。

    一只手越过姜锦,按在阿元的脑门儿上,轻巧阻挡了阿元冲进来的动作——

    “妈妈昨晚没睡觉,阿元是不是应该让妈妈好好休息?”

    阿元在顾寒倾的手掌下扑腾,理直气壮地反驳:“我可以陪着妈妈睡!”

    “好啊好啊。”姜锦笑眯眯的一口答应下来,一把拨开顾寒倾的手,然后把阿元抱起,往大床走去。

    “阿元就陪着妈妈睡觉吧。”

    顾寒倾嘴角微微下撇,那他呢?

    “阿倾,要不要一起睡啊?”姜锦按着阿元的脑袋,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朝顾寒倾抛出一个清湄而不妖的眼神。

    在顾寒倾眼里,那就是直勾勾的邀请!

    他喉结滚动一下,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在报仇?

    “好啊。”他压下心头躁意,走向姜锦。

    ……

    不知何时,姜锦跟阿元都已经进入梦乡。

    顾寒倾却没有多少睡意,他侧躺着,身旁就是姜锦安静柔美的睡颜,细致的眉眼跟五官线条俨然是他心里最美的模样。

    顾寒倾以前对美丑没什么概念,直到遇上姜锦,他才百分之百的肯定,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儿,就应该是姜锦这样的。

    一颦一笑,都能牵动他的心情。

    此时姜锦跟阿元的头挨在一块儿,阿元整个人都快钻到姜锦怀里去了,睡梦中也不忘在姜锦胸口上蹭两下。

    顾寒倾顺手把他推远了些。

    碰什么碰,连他都没碰过几次呢。

    姜锦怀里少了温暖,却觉得很不适应,右手无意识扒拉着什么,却被顾寒倾牵住,轻轻朝着他的方向扯去,姜锦也顺势滚进了顾寒倾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好。

    原本母子俩亲亲密密,顾寒倾被撇到一边的画面,转眼成了,姜锦顾寒倾甜甜蜜蜜,阿元被无良老爹撇到一边。

    而且睡梦中的姜锦跟阿元都对此一无所知。

    顾寒倾抬起姜锦的脑袋枕着他的手臂,这才像是找回了心脏却是的部分,安心闭眼入眠。

    这一觉,注定无梦。

    ……

    等姜锦醒来,已经是次日清晨。

    这一觉竟然睡了一天一夜!

    但是很显然,这一觉睡醒之后,那些血腥恐怖的记忆逐渐淡去,更是给她一种那些都是噩梦的错觉。

    姜锦坐起身,迟钝地挠挠头发。

    顾寒倾和阿元都不在,看眼床头闹钟,居然已经上午九点了。

    嗡嗡嗡。

    她的视线顺着声音传来方向看去,才想起她醒过来正是因为这震动的声音。

    足足一天一夜的睡眠让姜锦的脑袋都糊掉了,又愣了一会儿,才在手机快要自动挂断之前,接通了电话。

    “喂?”姜锦又打了个呵欠。

    手机另一头的周易,意外于姜锦居然还能睡个好觉,心里有些佩服之余,却没有跟以往一样调侃姜锦,直接道明正事儿。

    “谭韵跟方圆都说,今天就想回国,我呢,也是这个意思,就是看看你的打算如何?”周易一直没能睡着觉,一闭眼就是剧院里的一幕幕。

    谭韵跟方圆差不多也是这样,两人第一次遇上这种大事儿,精神都快崩溃了。

    姜锦恍然大悟:“啊抱歉,出了这种事情,你们肯定都想快点回去见到家人,是我疏忽了。你查查回国的航班,越快越好。”

    “你要一起吗?”

    姜锦想了想:“还是一起吧。”

    她忘了问顾寒倾是怎么过来的,他那个位置本来就没什么假期,可千万别因为她耽搁公事!

    所以她还让周易把顾寒倾跟阿元的机票也一起定好。

    挂了周易的电话,姜锦慢吞吞起床,才洗漱出来,就碰上腰上捆着围裙的顾寒倾正好从外面进来。

    “你醒了?正好做了早饭,下楼来尝尝。”

    姜锦睡得昏沉的脑袋瞬间清醒,连蹦带跳地跟在顾寒倾身后下楼。

    “你跟阿元什么时候起来的?”她双手背在身后,走路都是飘的。

    “昨天下午就起了,倒是你,一直在睡。”顾寒倾转过身来压住姜锦的肩膀,责备道,“在楼梯上不要跳,万一摔了怎么办?”

    姜锦倒是没跟他顶嘴,这下换成乖乖走路了。

    “你们起得可真早,不过我也没想到能睡这么久,跟猪似的。”

    顾寒倾语气无奈:“自己说自己是猪的,你可是第一位。”

    姜锦才不在乎。

    经过客厅,刚好门铃响了,馒头嗷嗷嗷率先扑了过去。姜锦也推了顾寒倾一把,说:“应该是周哥,我去开门!”

    她一边走过去打开大门,一边回头问:“早餐你准备了什么呀……呀!”

    最后那个“呀”险险被她吞了进去,姜锦目瞪口呆地看着站在门外的人,还以为是她的眼睛花了!

    天哪!这几位怎么来了!

    ------题外话------

    这两更写得我很纠结所以慢了,明天还是老时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