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95章 一栋老宅,一场求婚

    在顾寒倾发自肺腑说出这句久违的话时,他的眼角不知何时也开始湿润。

    他本以为,会就此跟姜锦错过,再也没有机会说出这句话了。没想到,上天还是眷顾了他一次,姜锦也给了他重新开始的机会,他们才能继续这么顺利地走下去,翻开人生的新篇章。

    姜锦动情地望着他的眼睛,眼睛明明在笑,泪水却断线珍珠似的滚落不停。

    “我不想哭的……”姜锦呜咽着,话都说不清了。

    顾寒倾低头在她眼睛上落下温柔轻吻,啄去她的泪水。

    奇迹般的,姜锦的泪水真的止住了。

    顾寒倾捧着她的脸,嗓音低沉如琴诉:“所以,姜小姐,我的求婚,你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

    “你说呢顾先生?”

    姜锦歪头一笑,在昏暗的夜幕之下,黑发雪肤的她,笑起来活像是夺人心魄的妖精,美到让人窒息。

    顾寒倾捧着她的脸就去亲她,亲吻灼热又凶猛。

    明明想要惩罚她的口是心非,到最后却不知为何变成了缠绵不休。

    某处廊柱后面藏着的一大一小两人,看着这一幕,眼睛都快发直了。

    虽然因为夜色沉下缘故,两人的身影有些模糊,但这并不阻碍一大一小看到那两人亲密黏糊在一起,画面立即进入少儿不宜阶段。

    大的那个眼疾手快地捂住小的眼睛。

    “别看别看,小孩儿不能看,会长针眼的。”

    他旁边的小家伙哼了一声,正是从顾寒倾姜锦身边离开也没被发现的阿元。

    阿元挣脱了对方的桎梏,横了他一眼,甚是不屑。

    他也已经到了接受性教育的年龄了好吗?还能不知道亲吻是什么意思?

    莫问讪讪一笑,摸着鼻尖把视线转到一边儿。

    “哎哎,时机差不多了吧?那个遥控器在哪儿来着?我找找,我找找……”莫问四处翻找起来,都没能发现遥控器的踪迹。

    正当他心急火燎的时候,阿元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个小小遥控器,对准草丛的方向轻轻一按,那些藏在暗处的盒子尽数被打开,星星点点的光辉从黑暗里飘摇而起,迎风直上。

    姜锦眼角的余光瞥见这一幕,连正沉溺着的亲吻也顾不上了,推开顾寒倾就冲进了草丛里。

    这院子里的主要道路被清理出来,但还是有很多的杂草野树没来得及打理,反倒给这个院子增添了几分质朴野趣。如今再点缀上那萤火虫的星辉,越发美轮美奂,就好像精灵之森,充满了梦幻的童话感。

    姜锦看着这一幕,少女心迅速开始泛滥。

    “哇!太漂亮了!”姜锦捂着嘴,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仙境般的画面。

    顾寒倾从后拥住她。

    他的怀抱很宽很稳重,依靠着这胸膛,姜锦又重新寻回了那些以为不会再回来的踏实感和安全感。

    “现在可以说你的答案了吗?”顾寒倾在她耳边低声道。

    姜锦放柔呼吸,声音也越发轻飘:“我的答案是……好。”

    她又转过身,抱着顾寒倾的腰,仰头看他。

    “我说好,我答应,我愿意。”

    姜锦重复了三次,每一遍都是在确认她的心意。

    顾寒倾什么也没说,只是将她用力抱住,近乎叹息地说了“谢谢”二字。他埋首在姜锦充满馨香的发间,深呼吸了一口,压住那股汹涌上来的感动。

    蹉跎艰难,他跟姜锦还是迈过了难关。

    “对了,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东西?”姜锦突然很煞风景地来了一句。

    顾寒倾当即会意,却有些尴尬。

    姜锦被他瞬间僵硬的神态给逗笑了:“那你低头看看,我手上是什么。”

    顾寒倾若有所感地往她手上望去,就看到那颗硕大美丽的梨形钻戒,已经出现在姜锦的无名指上,衬托得她手指纤细如玉、肤白胜雪。

    “你把戒指带着?”

    “这几天都随身带着,果然派上用场了,也不枉费我担心弄掉它而担惊受怕的一番劳累。”

    “辛苦你了。”

    顾寒倾把姜锦戴着戒指的手攥在掌心,翻来覆去地看戴着钻戒的无名指,怎么看怎么漂亮。

    他就知道,这枚戒指一定很适合姜锦。

    他亲自设计并且打磨,还动手在内侧刻上他们的名字缩写,为的就是让这枚戒指成为世间的独一无二,也成为姜锦的专属唯一。

    萤火虫化作漫天星光,萦绕着紧紧拥抱的二人飞舞,那细碎的星光洒落在姜锦指间璀璨的钻戒上,越发熠熠生辉。

    而比这一切都更加美好耀眼的,则是他们的笑颜。

    时间恨不得就在此刻定格。

    可惜,时间不会停住脚步,萤火虫也很快飞走,梦幻浪漫的气氛被破坏,走廊上却亮起了一排排的红灯笼,原来那里都悬挂着灯笼,在夜色里把这栋建筑照耀得灯火辉煌,也多了烟火人气儿。

    这下,姜锦也可以借机好好看看这栋宅子,以弥补夜色降临得太快。

    还别说,夜晚的宅子又是另外一种感觉,更像是姜锦记忆中的模样。

    循着小路,绕着整个宅子走了一圈儿,姜锦脸上的笑容至始至终都没有消失过。她踏着这些石头地板,让每一寸都重新沾染上她的气息,以此宣告主权。

    等最高的兴奋劲儿过去,姜锦便好奇这宅子的来历了。

    她拉着顾寒倾随意找了处石阶坐下,开始听他娓娓道来有关宅子的所有事情。

    “这本来是跟戒指一起,准备给你的求婚礼物。我让莫问帮忙找的,寻了一处跟你家在香樟村老宅格局最相似的四合院,进行了一些改造。”顾寒倾顿了顿,漫不经心地道来姜锦内心深处的想法,“你当初不是说过,希望一辈子都住在这套房子里吗?”

    所以,这里不仅是礼物,也将会是顾寒倾与姜锦一生与之相伴的地方。

    姜锦翘起嘴角,缓缓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那这里的一砖一瓦,为什么也跟我家里的老宅那么像?”这也是姜锦最好奇的地方。

    “这次我们在海城遇险,你带我逛过老宅,我看你舍不得那地方,就让人在拆迁动工之前通知我。”

    姜锦笑得有些促狭:“那时候你就有这个计划了?”

    看不出啊,她还以为顾寒倾跟座冰山似的,什么也不懂呢,没想到也是老司机,玩起浪漫手段来一套一套,果然智商高的人,情商就不可能低!

    “起初不是,后来得到动工消息,是我在确认对你的心意后,我就让人把这些建筑拆除后保存了起来。”

    除了一砖一瓦,还有假山上那些石头,甚至其中有几块珍贵的太湖石。整栋姜家老宅,几乎被原封不动地搬离暂时保存,顾寒倾安排的人,也是费力费财,才总算是完成了这个近乎异想天开的想法。

    顾寒倾想想,这一切大概也是天意,让他在那么恰到好处的时机,明白对姜锦的心思,才能把这份珍贵的礼物保存下来,到如今送给她,给她留下这么一段美好的记忆。

    “但是很可惜,没能真正保下你家的老宅。”与其说是不能,不如说是不想,哪怕顾寒倾一句话就能让那条高速公路的走向做些细微改变,但他并不想这么做。

    姜锦反而笑了:“你要真的做了,就不是顾寒倾了!”

    而且她也不至于那么没有良心。

    若是高速公路变动,受到利益牵连的还要包括得到赔偿款的香樟村村民们,他们可是对拆迁赔房一事抱有极大的兴趣。比起乡下那些没什么价值的土地,当然是城里的房子更重要。

    所以,这座宅子能以这种方式挪到京城来,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姜锦乐滋滋地环顾一下四周,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不对!”她拍拍脑袋,总算是想起忽略的是什么东西了,“阿元呢?他刚刚不是还跟着我们呢吗?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藏在暗处的阿元见状,委屈得都快咬起小手绢来了。

    锦锦可算是想起他了!

    他适时地从柱子后面跳出来,委屈巴巴地喊了一声妈妈。

    姜锦愧疚极了,连顾寒倾都顾不上,赶紧过去搂着阿元打量,又问他跑去哪儿了,怎么能一个人开溜,实在是太危险。

    “妈妈你不是在跟爸爸说悄悄话吗?小孩子不能听。”

    姜锦干巴巴笑了两声,突然发现她也没什么立场指责阿元。

    “妈妈。”阿元用力扑进姜锦怀里,小脑袋在她胸口蹭啊蹭的,“你有了爸爸,会不会不要阿元了。”

    姜锦条件反射道:“怎么会呢,阿元当然是最重要的。”

    “真的?”

    阿元抬起泪汪汪的小狗眼睛,天真无辜的模样看得姜锦心软得一塌糊涂。

    她点头肯定:“当然!”

    “那阿元比爸爸还重要吗?”

    “没错啊。”

    阿元破涕为笑,借机稳固了一下自己在妈妈心中的第一宝座,可千万不能被老爸给抢走了。

    “三哥,你家这小祖宗果然手段不一般啊,连嫂子都被拉过去了,你这以后在家里的地位,可谓堪忧啊。”

    莫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顾寒倾身边,还煞有介事地指指点点。

    顾寒倾瞥他一眼:“你在家里有地位?”

    莫问脸色一僵。

    别嘲笑顾寒倾地位低,他连地位这种东西都没有!因为他现在是一只单身汪!

    莫问感觉自己收到了十二万点的伤害,不得不承认被顾寒倾实力碾压的事实。

    四合院虽然美,但毕竟还在修建状态,内部装修又要加入一些科技便捷的现代化设计,方便姜锦顾寒倾以后住进来。

    这么算下来,等这套宅子完工起码还要半年。

    时间说长也不长,半年经常一晃眼就过去了。

    顾寒倾说:“其实时间刚好,半年的话,刚好可以作为新房,等我们结婚后再搬进来。”

    “半年后结婚?”

    “嗯,等你拍完这部杜克导演的电影。”

    姜锦心念一动,高兴地抱着顾寒倾的手臂:“你太能理解我了!”

    顾寒倾微微一笑,没说的是,他也打算这半年里好好调整一下他的人生规划,这样才可以保证新婚之后,能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姜锦。

    “但订婚要尽快。”这是顾寒倾当前的想法。

    姜锦也没有任何异议,反正父母那关已经过了。

    “啊对了,订婚宴简单一些就好,这两个月我还要好好钻研一下剧本,可能没什么时间准备。”

    “简单了恐怕不行,但是这件事你可以不用操心,一切会有人准备的。”

    听顾寒倾这么一说,姜锦就想起顾老太太那热情的架势。

    大概还真不需要她操心了。

    从四合院离开后,几人都没吃饭,就在附近找了一家私房老菜馆,没有招牌环境优雅的那种,食客也大多是附近的住户,能在这个地段买起房子的,非富即贵,这菜馆自然也价格不菲。

    等菜之前,莫问冲姜锦扬起一个看似温文尔雅、实则充满讨好的笑容。

    “三嫂。”

    说着,他又往茶杯里倒入满满的热茶,恭恭敬敬地推到姜锦面前。

    姜锦可不敢随意接他的茶,总觉得现在莫问的态度怪怪的。

    “三嫂你喝啊。”

    不等姜锦回答,斜里便伸出一只手,自然流畅地换掉那杯茶,重新放了一杯他亲自倒的茶。

    那只手的主人是顾寒倾,莫问倒的茶也已经进了他的嘴里。

    莫问无语了几秒:“不是吧三哥,一杯茶的醋你也要吃?你是醋王吗?”

    “你说什么?”顾寒倾脸色看不出半点儿异样,好像刚才做出那换茶幼稚行为的不是他。

    莫问摇头叹息云端之上的三哥已经跌落神坛,但还是决定先跟姜锦切入正题。

    “三嫂,我记得你跟夏夏是很好的朋友对吧?”

    “夏夏?安夏?”姜锦迅速挂上一脸警惕,“你想做什么?”

    “三嫂,你能不能告诉我,夏夏现在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她是真心的吗?”还是说,是故意装出来气他的?

    姜锦恍然大悟,明白了莫问那点心思。

    说白了,不就是拥有的时候不珍惜,离开的时候反而怀念的渣男行径吗。

    果断鄙视这种行为!

    “当然是真的!夏夏现在很幸福!她男朋友对她特别好!还有,我是无条件站在夏夏一边的!”最后一句话完美地说明了她的态度!

    “三嫂!”莫问气急败坏喊了一声,他还企图走走三嫂这条线,帮他看看有没有挽回余地呢。

    见此路不通,他不由得去看顾寒倾。

    顾寒倾视若未闻,显然摆明了立场,他无条件站在姜锦这边,当然也就是安夏一边。

    所以现在莫问是孤立无援!

    连阿元都没舍得分给他一个眼神。

    过河拆桥啊这是!

    可惜,不管莫问怎么抗议都没有用,姜锦和顾寒倾的立场都已经坚定,安夏那边的事情,他也只有另寻他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