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98章 狭路相逢

    顾家拜访之后,姜锦与顾寒倾第二天就带着阿元去了海城,给姜锦外公和妈妈扫墓。

    父女俩的墓园很普通,还有些萧瑟,丝毫看不出这里埋葬了一位举世闻名的大画家。坟头周围种着姜媛生前最喜欢的桔梗,这些年来没有谁打理,竟然也长得还不错。

    没有鞭炮香烛,姜锦只是抱了一束白玫瑰,又在墓碑前放了外公跟妈妈最喜欢吃的东西,都是她亲自下厨,特意从京城带来的。

    扫墓的气氛很肃穆,姜锦带着阿元在墓碑前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连顾寒倾也没有例外。用他的话说,是要用这种方式告诉两位,他这辈子都会好好照顾姜锦。

    顾寒倾话音刚落,一阵微风拂来,墓碑周围的杂草桔梗随风摇动,就像是听了顾寒倾的话在高兴笑着点头。

    看着墓碑照片上,黑白色的音容笑貌,姜锦也在心里默默道。

    放心吧,外公,妈妈,阿鸾此后一生都会很幸福的。

    ……

    从海城扫墓回来,顾寒倾就销假回到了军部工作。

    姜锦也同样开始为了复出作准备,第一次参加了电影《祸国》的宣传活动。时值四月上旬,距离电影《祸国》上映还有两周左右的时间,宣传活动也越发紧锣密鼓起来。

    原本姜锦作为电影女主角,是必须出席的,但是姜锦先前对外宣称停止一切演艺活动,《祸国》制作公司方面深知姜锦后台过硬,在王则黎、乔珩、宋晖几位都选择接受事实的情况下,他们也只能无可奈何面对现实。

    现在姜锦突然宣布要参加宣传活动,对于《祸国》制作公司来说,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谁不知道姜锦就算暂退娱乐圈,也是毫无疑问的话题女王,尤其是她牵扯进了前几天的巴黎特大枪击案,让她彻底成了外界的焦点,一举一动都受到广泛关注。

    偏偏姜锦在枪击案后,仅露面接受过几句短暂的采访,兴致不高也没怎么说话的样子。可以想象,这次姜锦参加宣传活动,又能惹来多么剧烈的反响。

    事情果然如制作公司所料,姜锦出乎意料地出现在宣传活动上时,整个现场都沸腾了,不管是记者还是粉丝,都把焦点对准姜锦。

    时隔几月不见,姜锦好像越发的漂亮了。

    更重要的是,她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幸福的因子,整个人就像是散发着莹润光泽的玉珏,美不可言。

    不管是谁的粉丝,都开始高呼姜锦的名字,而在场的姜锦粉丝,有人直接泪目。

    现场热情之潮,一浪高过一浪。

    等到记者提问环节,那氛围就更是炸锅,所有媒体都把话筒对准姜锦,迫切地希望得到第一手消息。

    至于内容,从确认姜锦是否真的复出,到追问巴黎枪击案她的心路历程,再到有关《女巫之歌》的合作消息,最后当然少不了网上流传姜锦即将跟奥斯卡级别的导演杜克合作新片的消息。

    各路关于姜锦的提问层出不穷,场面那叫一个热火朝天,明明是电影的宣传陆琰,最后现场却俨然转变成姜锦的专属记者会。

    姜锦在简要地回答了几个问题后,就不再多言,四两拨千斤地把话题重新撇到重点之上,三言两语就把记者们的别有用心给驳回,对于记者们挖的坑更是一个也不理会。

    记者们心里不由得腹诽——不是说姜锦不善言辞交际吗?这像吗?像吗?

    不得已,他们只有把话题引回了电影本身,问了一些姜锦关于对电影的期待之类,这些姜锦倒是一一回答了。

    宣传会结束后,姜锦没有急着离开,因为王则黎难得说他要请客,庆祝姜锦回归演艺圈,顺便预祝《祸国》票房大卖。

    王则黎请客可是难得的机会,姜锦也许久没有跟圈子里的朋友交际,一口应下。

    后台,卸了妆换下礼服的姜锦,素颜朝天从化妆间出来,就碰见走廊上恰好过来的乔珩。

    “乔哥。”姜锦笑眯眯的跟他打招呼,莫名其妙心情就是很好,脚步雀跃得都快飞起来了。

    “你要结婚了?”乔珩冷不丁问一句。

    姜锦瞪圆了眼睛:“你怎么知道?”乔珩是神算子吗?

    等她看见乔珩果然如此的眼神时,才会意过来,没想到乔珩居然还知道诈她的话!什么时候实诚质朴的乔哥也玩这一套了?跟宋晖一样!

    说宋晖,宋晖到。

    “什么什么?小姜你要结婚了?”宋晖恰到好处地旁边跳了出来。

    媒体记者笔下的友情“三剑客”,这下总算是阔别已久的齐聚了。

    “小声点。”姜锦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走廊上没有别的人,才放心地解释道,“也不算结婚,只是订婚而已。到时候我会给你们发邀请函,欢迎拖家带口参加。”

    说着,还意味深长地在宋晖身上扫过。

    因为她知道,宋晖三十多岁的大男人,却还是孤家寡人一个,比不得人家乔珩青梅竹马婚姻美满。

    宋晖果然感觉膝盖中了一箭,夸张地倒在乔珩身上:“完了完了,小姜这姑娘居然也变得这么坏了!”

    乔珩笑着推开宋晖,对姜锦真挚说了一句“恭喜”。

    “不得了啊不得了,小姜现在不仅事业腾飞,连感情生活也一帆顺遂,真是人生赢家啊。”宋晖摇头感慨,“说不定以后我们俩还要仰仗你哦!”

    “哪里哪里。”姜锦自然客套道。

    三人一边随口聊着天,一边坐上了一辆车,跟剧组的另外几辆车一同前往聚会的地点,一家高档私人会所。

    宋晖从车上跳下来的时候还在瞠目咋舌地惊叹:“王导这是大出血啊,这地儿不是一般的贵!”

    这家私人会所算得上京城最顶级的几家私人会所之一,一般不会对外营业,只接受会员客人。内里从装修到服务都是极尽奢华,也是实打实的销金窟。

    王则黎正好从另外一辆车上下来,笑骂道:“宋晖!你说你好歹也是个影帝,每年收入过亿的!怎么活得这么穷酸!”

    穷酸当然是开玩笑的,不过宋晖的做派也委实过于接地气。

    “王导你不知道啊,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哇!”宋晖故意挤眉弄眼道,“所以到时候等电影上映了,我的票房分红可要早点打过来!”

    像是乔珩宋晖这样的国内顶级演员,真正的片酬形式并不仅仅是钱,还有百分之几的票房分红,根据咖位高低,咖位越大,票房分红比例也就越高。

    姜锦也有一点票房分红,不过不多,只是为了提升她的女主角地位,与乔珩宋晖两大男主齐平,才象征性地给出一点。这个百分比,除非《祸国》的总票房能够过二十亿,才有可能真正收获一大笔钱,不然这个分红只能小到忽略不计。

    票房过二十亿是个什么概念呢?姜锦目前评价最高的作品,电影怦然心动,最终总票房十六亿,就已经名列华国电影票房史前茅。

    《祸国》有这个潜力冲击二十亿,但是能不能真的冲过二十亿,就要看市场反应跟老天爷了。

    言归正传,在宋晖的一番插科打诨后,众人说说笑笑地走进了会所,在引导下进了一个豪华包间,围着圆桌坐下。

    这个包间是个大套房,吃饭圆桌旁边就是唱K喝酒的地方,宽敞的房间里摆了两大圆桌,能够在这里列坐的,都是剧组的主创。连投资公司都特意派出一位高层老总作陪。

    姜锦在剧组拍戏好几个月,却是从未见过这位张总。

    张总长得肥头大耳,笑容油腻,一看到姜锦就满眼放光,眼巴巴地凑过来要跟姜锦握手。

    “姜锦小姐,久仰久仰,我可是你的忠实粉丝啊!”张总说着是粉丝,但是那伸出手的态度,怎么看都有点居高临下。

    姜锦原本在跟乔珩低声交谈,被这个张总突然跳出来打断话,脸上的笑容逐渐淡去,冷淡地瞥了一眼张总伸出来的那只咸猪手。

    “你好。”她矜持地颔首问好,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完全没有要拿出来的意思。

    张总眼珠子一转,神色有些恼怒,却没有随便发作,而是皮笑肉不笑地说:“姜小姐会喝酒吗?待会儿一起喝个酒如何?怎么说也是我们电影的女主角,以后还有很多合作机会,你说是不是啊,姜锦小姐?”

    这意味深长的话,稍微翻译一下,就可以成为合格的威胁之语。

    姜锦轻笑,顺便“哦”了一声。

    张总脸色难看,暗道这个女明星怎么如此不上道?

    他升任这个职位也不久,先前没有接触过多少娱乐圈的人,但是自从坐上这个位置短短半年多,哪个娱乐圈的明星不是在他面前鞍前马后,说不出的好话。就连堂堂影帝乔珩,在他面前也必须放下架子,真心结交。

    而姜锦哪怕拿过金鸡影后,在娱乐圈的根基却非常浅薄,这样的她居然敢跟张总甩脸色?

    张总不高兴了,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气氛一时有些古怪,不过怪异的眼神不是在看姜锦,而是在看那个张总。所谓的怪异眼神,其实跟看傻子没有区别。

    张总能够爬上这个位置,当然不会是什么傻子。他找了个机会,拉着个下属问了几句,变脸跟翻书一样快。

    姜锦才在乔珩身边坐下,神态自若地跟乔珩聊着天,完全没有把刚才的小插曲放在心上。在她看来,这个张总就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人物,何足挂齿。

    乔珩等人跟姜锦接触已久,对她的背影也有所了解,他们不是不站出来帮姜锦说话,而是根本没这个必要。

    果不其然,没等到五分钟,那个张总就满头大汗地凑过来,端着一杯白酒就要跟姜锦道歉,说话的语气也截然不同,就跟面对大老板的孙子似的,甚至还要更加恭敬更加客气——

    “姜小姐,我刚才说了点糊涂话,您千万不要放在心上。这杯白酒,老张我先干为敬,就算是给姜小姐赔罪了。”

    姜锦看也不看他:“不用了。”

    张总急得都开始冒汗了:“姜小姐……”他哀求的目光望着姜锦,见姜锦不为所动,只好先干掉手里那杯白酒。

    姜锦瞥了一眼,依旧没什么反应。

    不知什么时候,表面上平静的两张大圆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飘向姜锦跟张总。稍微知道一点姜锦背景的,对这样的场景并不意外。但不知道姜锦背景的,看到那高傲的张总居然在姜锦面前低下头来,便惊奇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赶紧低声问周围人是怎么回事。

    有人随意透露了几句姜锦的背景,众人皆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暗暗嘲笑张总这是撞上铁板了,大家几乎都有一种看笑话的心态,对卑躬屈膝的张总冷眼旁观。

    许是张总与剧组的人接触这段时间以来表现得太过嚣张,才让他稍微一受挫,便成了众望所归。

    “姜小姐,求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张总见姜锦不领情,都恨不得给姜锦跪下来。

    他也很懊恼,招惹谁不好,偏偏去招惹这么一位姑奶奶!

    眼见姜锦铁石心肠无动于衷,张总也心知肚明,他所在的职位最忌讳得罪大佛,如果这件事情不解决好,他好不容易得来的职位就要不保。

    张总焦急地用眼神在周围寻找一圈儿,最后锁定了那瓶度数高达七十、还没开封的茅台酒。

    “姜小姐,是我老张有眼不识泰山,我在这里先赔罪了。”

    他说完,打开那瓶茅台酒开始往嘴里灌。

    姜锦原本不想理会这个张总,见到此情此景也惊呆了。

    谁能想到这个张总居然会把度数这么高的白酒当水喝?

    “张总,别喝了!”

    “是啊,张总,行了行了。”

    有人看不下去了,张总喝酒那架势,真是不要命了!

    张总充耳不闻,一口气干掉整瓶白酒,喝完之后整个人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似的,一张脸更是憋得颜色有如猪肝。

    “姜,姜小姐。”

    姜锦沉默半晌:“张总,很高兴认识你。”

    张总咧嘴笑了,他知道姜锦这么说的意思,就代表真的既往不咎。

    他松了口气,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胃里翻江倒海,憋都憋不住的想吐,最后还是他的下属把他扶出去了。

    此事过后,所有人看姜锦的眼神都是讳莫如深。

    镇定自若的大概只有三个人,王则黎,乔珩,跟宋晖。

    王则黎作为今天东道主,摆摆手让大家赶紧动筷,不要客气,一桩事才算是就此揭过。

    “觉得很震撼是不是?”乔珩压低声音问她。

    姜锦点点头:“突然发现,有时候自己对一个人的判断很浅显。”

    比如刚才的张总,他嚣张的时候嚣张,但能跪下的时候也绝对不含糊。这样的人,自然不能用单面的言辞来定义,也不能论纯粹的好与坏。

    乔珩感慨道:“我也是在这个圈子久了,才发现人心之复杂,眼睛看到的也永远不是全部。”

    姜锦突然乐了:“不过我倒是第一次这么狐假虎威。”

    她知道,这些人这么敬畏她,都是因为顾乔二姐的威名。他们未必知道姜锦跟顾乔的真正关系,揣测居多,但这也足够他们忌惮的。

    “你是狐狸吗?你可是老虎。”

    姜锦愣住了。

    乔珩意味深长道:“你也是时候摆正自己的位置了,你也不再是初出茅庐的小新人,而有足够的实力在这娱乐圈占据一席之地。”

    “好像……真的是这样。”姜锦眸光闪烁,深以为然。

    不仅是在娱乐圈,包括她即将成为顾寒倾的未婚妻,看来她还没有适应这个身份的转变。

    有些事情,不是想避过就能避过的。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

    只是姜锦没有想到,这个面对来得如此之快。

    ……

    在姜锦所在会所包厢的楼上,也是只向更高级会员开放的楼层,其中某个包厢,一群京城的二代男女们,围桌而坐,几乎众星拱月地把其中那个容貌明媚灿烂的女孩儿给簇拥起来。

    哪怕是这个女孩儿随意说一句话,都能够成为话题焦点,在场的众人恨不得把她捧到天上去,一个个讨好的嘴脸如此明显。

    也不怪他们的过分巴结,谁让这个女孩儿身份不凡,父亲更是即将登上权力巅峰的温老板呢?

    没错,这个女孩儿,正是温芙。

    温芙早就习惯了被人追捧巴结,有兴致就搭两句话,没兴趣就索性不说,做事全凭心情,肆意妄为到了极致。

    至于别人会不会开心,对她有什么看法,温芙从不会在意。

    因为她是温芙。

    但她现在,明显的心情极度不好。

    这个缘由,也只会跟一个男人有关。

    温芙心想,她是何等高傲的人,第一次为了一个男人,主动放出风声去,希望能够促成她跟这个男人的好事。谁知道这男人居然不领情,还冰冷地宣布跟她没有任何关系,把她安排的那些人从头到尾清理了一遍!

    这番行径,就好像在温芙脸上狠狠打了几巴掌!

    温芙脸色难看,更悄然间成了圈子里的笑话。恐怕就是这桌上的人,就有对她暗中腹诽,说她倒贴男人不成反被打脸。

    温芙越想越窝火,看着这群虚假的脸就恶心。

    尤其是当她想到刚得知的消息,那个传说中的顾寒倾女朋友,小明星姜锦从法国巴黎回国,两人还重归于好,上了顾家拜访之时,温芙肚子里的那把火就烧得越发旺盛!

    “啪!”温芙拍桌而起,突然的行为把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

    “温芙,怎么了?”坐在她身边的温婉女孩儿柔声问道。

    温芙不耐烦地推开那个女孩儿,作势欲走。

    恰好有服务生送菜品进来,隔音效果极好的包厢门被推开,走廊上正好路过的几人,他们的对话飘进包厢内。

    “听说没,你女神就在楼下包厢跟电影剧组吃饭呢。”

    “我女神?姜锦吗?”

    “不是她还能有谁?”

    后面的话断断续续听不清了,但温芙却眼睛一眯,捕捉到了其中关键信息——

    姜锦就在楼下包厢!

    她冷嗤一声,转身就往外走。

    那些簇拥她的男男女女,慌不择路地跟在她身后,完全搞不懂这小姑奶奶怎么突然就生气了,有面面相觑和低声交谈的,一众人等气势汹汹地跟在温芙身后,下了一楼。

    温芙直接拽住路过服务生的衣领:“姜锦在哪个包厢?”

    “什,什么?”

    “我问你姜锦在哪个包厢!”

    温芙身后某狗腿子插话:“温小姐问你话呢,没听见吗?”

    服务生大惊:“孙少?”他看着拽着他衣领的温芙,知道这位怕是更加得罪不起,不敢耽搁地把姜锦所在的包厢指出。

    温芙一把推开他,径直就往那包厢而去。

    还没到包厢门口,就看到那包厢出来两人,一个相貌平凡的年轻人,扶着一个西装革履的胖子跌跌撞撞,一身酒气浓重得像是刚灌了整整一瓶白酒。

    那西装胖子近乎不省人事,扶着他的年轻人看上去费劲极了,就要经过温芙他们身边的时候,还对危险一无所知地说“麻烦让让”。

    温芙冷漠的想,跟那姜锦是一个房间的?

    她扯出一抹恶劣的笑容,果断伸出腿,把那胖子跟年轻人一起绊倒。

    胖子整个人摔到地上,年轻人也不能幸免,眼镜儿都甩出去了。偏偏胖子处于喝得快要吐出来的状态,这一摔,嘴里呕吐物也落了一地,还溅到温芙身后几人的鞋子上。

    “死胖子!你疯了吧!”

    跟在温芙身边这群二代,无一不是嚣张之辈,他们能在温芙面前伏低做小,可不意味着他们真是什么软弱的性子!

    可怜的张总还没吐完,肥胖的身躯就被落了拳打脚踢,整个人除了迷糊地抱住脑袋,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那个年轻人也不能幸免,成了无辜殃及的池鱼。

    温芙面无表情地作壁上观,等待那包厢里的人听到动静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