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515章 不愧是姐弟

    顾寒倾调查的远比姜锦今晚看到的详细。

    姜锦也是这会儿旁听,才知道周安知渣到了何种地步。

    这个表面上道貌岸然,还在大学里教书育人的京大教授周安知,在大学时就与杜白芷的生母杜若是男女朋友关系,但因为当时校风严谨,两人的交往关系没有对外公开,知道的人不多。

    顾乔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认识了周安知,性格开朗热烈的顾乔不认为主动追求男孩儿丢脸,周安知一介凤凰男得到了顾家大小姐的青睐,惶恐之余,攀援富贵的心思也在蠢蠢欲动。

    最后他与女友分手,隐瞒了有过女朋友的消息,和顾乔在一起。之后也没有断了跟前女友的关系,送对方出国留学不说,在对方留学回来后,就买了房子把她养起来。更是在顾乔生下周鸣溪没两年,又跟杜若生了一个女儿。

    这些年周安知也始终保持着这样的关系,他时常告诉顾乔说他去出国调研或是开学术会议,实际有超过半数时间都在撒谎。这些时间他不是跟杜若在国外度假,就是躲在京城与杜若的爱巢里卿卿我我。

    两人的房子在京城的一栋高档小区里,小区里的邻居还一直以为周安知与杜若是合法夫妻,两人也是这么对外宣称的。

    周安知早些年有过几次投资,那时候顾乔对他感情正浓烈,以为他是家世清贫却才华横溢的凤凰般的男人,爱情上脑时无条件地支持了周安知很多次,从金钱到人脉。

    结果周安知一次都没有成功,到后来还埋怨是顾乔不给他打拼的机会,束缚了他的手脚,没有让他的能力得到实战机会,才会让他一身才华却落得在学校里当个教书先生的境遇。这几次投资失败,顾乔和周安知两人积攒下来的口角争吵,也是他们感情越发冷淡的原因。

    可实际上呢?周安知真正投资失败的原因,不是因为他运气不好,或是单纯的能力不够,而是因为他悄悄把这些资金转移到了杜若的名下,不失败才怪!

    除此之外,周安知还有很多挖顾家墙角的行为,比如他现在能让杜家母女过着富太太与千金小姐般的生活,也跟周安知打着顾家赫赫名头,在外挣了大笔的外快有关。

    说白了,周安知现在就是在用顾家的钱,养着他的情人跟私生女,还要反过来指责顾乔对他不够好不够温柔!

    至于他内心深处还有多少的野望跟算计,顾寒倾不得而知。

    但可以肯定的是,周安知绝绝对对是个无耻之尤的人渣!

    连姜锦都在一旁听得恨恨磨牙了,恨不得立刻让周安知落得一个凄惨下场自食苦果!

    反观顾乔呢?

    “哦。”她淡淡应了一声,声音听上去实在是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起伏。

    姜锦:就……哦?没别的了?没有怒火生气?

    顾寒倾看上去却并不意外,看来他这个当弟弟的还是很称职,对姐姐的性格一清二楚,连听到真相的反应都在预料之中。

    “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会好好处理的,你告诉锦锦,让她不要担心。”直到提起姜锦,顾乔的语气才软化许多。

    姜锦脸一红,难道二姐知道她在偷听电话?

    “以锦锦的性格,听到这些事情,指不定帮我气成什么样子呢。不过还是帮我谢谢她的关心。”顾乔柔声道。

    顾寒倾嗯了一声:“她现在听着呢。”

    姜锦僵硬了片刻,然后就使劲儿推搡着顾寒倾的手臂,这也太过分了!怎么能这么随便就告诉二姐她在偷听电话呢?让二姐怎么看她?

    可惜姜锦这小身板,实在是无法抗衡顾寒倾的钢铁身躯,用力脸都红了,顾寒倾依旧笑吟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顾乔哈哈笑了起来,又跟姜锦说了几句安抚的话。

    等挂了电话之后,姜锦心里颇不是滋味:“怎么变成二姐反过来安慰我了?”

    顾寒倾摸摸她的头:“二姐远比我们想象的坚强。”

    “你的意思就是,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咯?”姜锦斜眼看他,忿忿不平,一手扒拉开顾寒倾落在自己头顶的大掌,“你还好意思说!你怎么能这么轻易就在二姐面前出卖我呢?”

    “这叫出卖?”顾寒倾觉得他真是无辜。

    “不然呢?”姜锦振振有词,恨不得拽过来顾寒倾的手臂啃两口,以泄心头之恨!

    顾寒倾似乎看破了她的心思,主动把手臂递过来:“你咬两口消气吧。”

    姜锦磨磨牙,你以为我不敢是吧?

    她一把拽过顾寒倾的手臂,放到嘴前狠狠咬下一口。

    “啊!你的手臂怎么这么硬!”姜锦只觉得她咬的不是肉,而是石头!牙都快崩掉了!

    顾寒倾赶紧把手臂的力道卸掉:“一不小心,要不你重新再来?”

    “不要!”姜锦气鼓鼓地推开顾寒倾,起身就往楼上走。

    顾寒倾见她赌气,哭笑不得,缓了一会儿才跟了上楼。

    回到房间,结果并没有看到姜锦在。原来她跑隔壁阿元房间,陪儿子玩水去了。

    姜锦也不知道从哪儿买来的小黄鸭玩具,放在阿元的浴缸里,让他泡水的时候玩。她大概忽略了她的儿子阿元,早熟到完全脱离玩玩具的年龄,面前一堆小黄鸭非要装出喜欢的样子,也是心累。

    顾寒倾默默看了一会儿,为儿子默哀三秒钟,回房间了。

    姜锦回到房间时,顾寒倾正靠在床头看书。

    她洗了澡出来,顾寒倾还在看书。

    姜锦有些累了,刚掀开被子躺下,顾寒倾就丢开书,躺下来抱住她,手掌蠢蠢欲动。

    姜锦直接推开他,刚才坑了她好几次,现在还想吃豆腐?真是得了便宜又卖乖!

    “你说,周安知他是怎么想的?”姜锦在顾寒倾怀里翻了个身,又提起顾乔周安知的事情,“二姐多好的人啊,美丽、大气,又成功、自信,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完美!那个杜若我看了一眼,比二姐差远了!周安知这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吗?”

    顾寒倾动了手臂让姜锦躺得更舒服后,才缓缓而道:“对周安知这种人来说,女人的过于强大,反而会衬得他太过无能。”

    姜锦啊了一声,完全无法理解这种想法。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这就是周安知的写照。我偶尔听到他从前跟我二姐吵架,觉得是我二姐挡了他的前途,他认为不是因为二姐太出色的话,以他的满腹才华,早就功成名就。事实却是,他的几次投资失败,都是我二姐给他善后,若不是顾家,他早就破产不知道多少次。”

    姜锦对周安知简直无语了:“他这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吧!当初眼巴巴地入赘顾家想要借助顾家的势力,等得到了又嫌弃顾家太强大衬托得他无能,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

    “他的贪心,是无止境的。”顾寒倾淡淡说道,对周安知没有什么愤恨,估计整个顾家都是如此。

    因为包括他跟顾乔在内,都没有把周安知当成真正的顾家人。

    一个外人而已,他们又何必为了外人的事情牵动情绪?得不偿失。

    “对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姜锦眼睛瞪大,睡意全无,“他的那个私生女,周安知找了二姐的名义,把她塞进了星煌娱乐当艺人!难怪这个杜白芷,金鸡奖晚宴那天,我就感觉她对我有敌意,原来根源在这里。”

    “杜白芷?”

    “嗯,周安知私生女的名字。”

    顾寒倾思索着,应该找个机会把这个杜白芷处理了才是,一个别有用心的人在姜锦身边蹦跶,他实在不放心。

    好在姜锦现在是成立了个人工作室挂靠在星煌名下,平时很少去星煌,以她如今在娱乐圈的地位,跟杜白芷产生交集的机会不多。

    “你说,二姐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呢?”

    “别想了,睡吧,二姐会处理好的。”

    就像是为了响应顾寒倾的这句话,周末的前一天,也就是周五当天,整个顾家的人都接到了来自顾乔的通知:

    周六家宴,全家人必须到场。

    ……

    京城某高档公寓,周安知本来正坐在沙发上看讲座资料。

    临近吃饭时间,厨房里传来悦耳的切菜声,还有煮汤咕噜咕噜的声音,香气都飘到客厅来了。

    周安知鼻子动了动,满意地勾起笑容。

    这就是为什么他宁愿跟小家碧玉的杜若在一起,也不想跟大家闺秀的顾乔在一起。他周安知需要的,是一个能为他洗手作羹汤的温柔女人!而不是处处强悍,光芒万丈到远压他一头的女强人!

    他是找妻子,又不是找上司!

    顾乔的存在只会让他感觉到各种挫败感,只有杜若才能给他家的感觉。周安知想,就算再来一次,他的选择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吃饭了。”杜若出现在客厅,温婉地唤他过去。

    周安知起身来到餐桌前,顺便提起了杜若之前提过的事情:“白芷能有这个想法很好,她跟鸣溪怎么说也是亲兄妹,是应该好好熟悉一下,亲兄妹就要相互扶持嘛……”

    他话还没说完,就收到了一条短信,脸色微变。

    “怎么了?”

    周安知调整了一下呼吸,摇头:“没事,顾乔通知明天有涵碧园的家宴。”

    杜若当然知道涵碧园在哪儿,那是顾家大宅,只存在传说里的地方。

    “怎么突然会有家宴?”

    周安知比杜若还要意外,他沉着脸:“前几次家宴都没有通知我,哼,顾家就是这样,自以为是,根本不把我看在眼里。”

    “那这次不是喊你了吗。”杜若温柔地安抚他的情绪。

    周安知面色稍霁:“看来,也是时候跟顾乔好好缓和一下关系了。”

    杜若手臂颤了一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怎么突然改变想法了?”前几天还在她面前大骂顾乔呢。

    “要哄哄她,鸣溪才有回来的机会,那孩子前段时间联系过我,说过得很辛苦,也就是顾乔能狠心,我这个当父亲的,哪里看得过去。”

    “是啊,那么贫瘠的地方,听说风沙又大,孩子哪能在那种地方吃苦呢?”

    周安知安慰地拍着杜若的手背:“还是你知道疼惜孩子,如果鸣溪是你的儿子就好了。”

    杜若心里却在冷笑。

    如果周鸣溪是我的儿子,你周安知怕是看都不会看他一眼!

    ……

    涵碧园顾韩城于知雅所住的小楼里,顾韩城夜里下班回到家,也说起了顾乔那条短信。

    夫妻俩其实分房睡有一段时间了,只是两人暂时还不想让二老知道,所以顾韩城都是晚上抱着被子去书房,早上在仆人进来打扫之前,又把被子抱回房间,装作跟于知雅睡的一张床的样子。

    白天忙碌工作,晚上还不能好好睡觉,顾韩城怎么说也是四十好几的人了,哪里受得了这个,便想找机会跟于知雅缓和关系。

    这顾乔通知家宴的短信,不过是他的借口。

    “既然到时候一家人要吃饭,那我们……”顾韩城正想说,那我们还是表现得跟以前一样,不要被家里人发现了,于知雅闹脾气也该差不多了。

    于知雅娴静如落花照水,靠在沙发上看着一本书,轻飘飘来了一句:“那我们就把离婚的消息,通知给家里人吧。”

    “什么?”顾韩城怒而起身。

    于知雅并无畏惧地迎上他的目光:“这不是我们早就商量好的吗?离婚。”

    “什么离婚?我没同意过!”顾寒倾斩钉截铁说完后,又放软了声音,“雅雅,你不要闹了好不好,我们儿女都这么大了,你又为何揪着我莫须有的问题不放呢?是,我承认我喜欢过姜媛,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现在我的妻子是你,孩子的妈妈也是你!”

    于知雅有瞬间的恍惚。

    雅雅,多么熟悉的称呼,那是他们两人刚认识那段时间的专属称呼,新婚甜蜜时也是如此。

    于知雅总以为这称呼是独一无二的,顾韩城沉稳持重,却只会对她温柔。

    她光是听到这称呼,就会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现在听见,内心只有无尽的苍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