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517章 我们要离婚

    乔诗语也开口了:“行了,你们有什么话就先说,几句话先说得我们两个老家伙惴惴不安的,还能有什么胃口吃饭?小锦,你跟阿倾该不会也有话要跟家里人说吧?”

    姜锦赶紧摇头,她跟顾寒倾感情好着呢。

    乔诗语颔首道:“还是你们两个省心。那老大老二,你们谁先来?”

    她说罢看向顾乔,今天家宴是她提议的,话也是她先说的。

    顾乔却谦让起来了:“先让大哥大嫂说吧。”

    “不,乔乔你先说。”顾韩城拒绝之前,看了一眼于知雅,见她没有反对,才稍稍安心。

    顾乔这次没再扭捏:“那我就说了。爸,妈,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二老一声。”

    “你说。”

    “我和周安知要离婚。”

    平淡无奇的一句,整句话没有丝毫起伏波澜,如此平静就丢下一个炸弹!

    顾家二老面面相觑,两人看不出情绪。

    顾韩城于知雅夫妇俩的神色就更加诡异了。

    唯有姜锦竭力控制住上翘的嘴角,没让她笑出声来,心里却在一个劲儿地拍手叫好!

    她就知道!果然是顾乔顾女士!作风如此霸气直接!

    “乔乔,你确定吗?”乔诗语神色肃穆,郑重其事地询问女儿意见。

    “当然……”

    顾乔话还没说完,愕然得仿佛被雷电给击中的周安知就打断了她的话——

    “等,等等,顾乔你说什么?你要跟我离婚?”

    顾乔瞥他一眼,冰冷得不见一丝感情:“我不是在征询你的意见,而是通知。”

    顾元参看着两人:“你们还没提前商量好?”

    “不需要提前商量,我已经决定了。”顾乔言辞凿凿,堵死了所有可能,连转圜的余地也没有。

    “我不同意!”周安知拍案而起,也顾不上维持什么儒雅温润的人设,神色狰狞也暴露了他的本来面目,“顾乔!你什么意思!突然就告诉我要离婚?在你看来我周安知就这么不值一提,连让你征询意见的权利都没有?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顾乔不为所动。

    周安知只好哀求地看向二老:“爸,妈,你们怎么能让乔乔这么对我?好歹我们也是二十多年的夫妻了,为什么突然说要离婚,连招呼都不提前说一声?我是周安知,是顾乔法律上的丈夫!怎么可以要离婚通知一声就行了?”

    他心里很惶恐,惶恐得都快颤抖起来了。

    他不知道顾乔为什么突然提出要离婚,也不知道要怎么挽回这个局面,他更不知道如果顾乔真的跟他离婚了他该怎么办!

    他跟顾乔关系冷淡了十年,夫妻关系名存实亡,但是周安知却从未想象过顾乔会跟他离婚。

    不是因为自信,而是他根本不敢想象。

    不管周安知嘴里说着对顾乔如何不满,实际上他一直以来都明白,如果没有顾乔,他什么也不是。

    不能离!

    这个婚不能离!

    “我把你当什么?”顾乔突然笑了,这笑容对周安知而言有些陌生,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顾乔的笑容了。

    “现在是法律上我的丈夫,血缘上我儿子的父亲。离婚过后,就是前夫。”

    顾乔轻描淡写的样子,激怒了周安知。

    “你这么坚定地要跟我离婚,难道说……”周安知眯起眼睛,狰狞的面目倒有几分骇人的气势,“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男人了?才会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跟我离婚?”

    周安知也是气昏了头,才会在二老面前如此口不择言。

    乔诗语脸色都变了,想要冲周安知说什么,最后被顾元参暂时压下,让她静观其变,顾乔从小到大都不是吃哑巴亏的孩子。

    顾乔没有像周安知一样被激怒,反而笑得很轻蔑。

    “周安知,我第一次觉得你这么有意思,倒打一耙的本事挺厉害啊。”顾乔靠着椅背,手指落在桌上,漫不经心地叩着桌面,“你要是发挥发挥这无耻之尤的本事,倒是能在商海里成为一番人物。”

    周安知嘴唇哆嗦了一下。

    顾乔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知道了?

    顾乔抬起眼,锐利的目光刺破了周安知的所有伪装,像是要通过他这道貌岸然的皮囊,看进他的内心深处。

    周安知硬着头皮:“你,你什么意思?”

    他心虚了。

    “你问我为什么要离婚?”顾乔嗤笑一声,“你觉得你有本事能让我死心塌地到,就算在你有一个来往二十多年的老情人,和一个二十岁的私生女的情况下,依然对你痴心不改?周安知,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这话一出,除了早就知道了姜锦顾寒倾,其他人的脸色都变得极度难看。

    周安知没想到隐蔽了二十年的事情,居然被一朝戳破,吓得浑身都开始发抖。

    “你,你胡说!”他牙齿都开始打架,根本不敢去看老爷子和顾韩城的脸色。

    他害怕顾家人的怒火会把他撕成碎片!

    顾乔继续笑得轻描淡写,完全看不出被背叛过后的伤痛,或者说她从很久之前就已经麻木了:“周安知,你如果年轻个二十岁,也许还能有这个本钱。但你现在也是昨日黄花了,哪儿来的那么大勇气?你又凭什么觉得我堂堂顾乔,顾家小姐,东雅集团董事长,会被你那点卑劣的伎俩玩得团团转?”

    她顿了顿,笑得讽刺:

    “我之前不理会,不是因为我爱你,而是因为懒得理你,所以才有你蹦跶的机会。现在我的耐心没了,你又算什么东西?值得我浪费时间?”

    顾元参跟乔诗语脸色阴沉得都能滴出水来,二老也是竭尽全力维持着修养,才没有直接把面前的碗砸到周安知身上。

    顾韩城就没有那么好脾气了,他平时给人的印象就是敦厚温润,天生的长子风范。但是现在,什么风范什么教养,都丢去喂狗好了!他顾韩城的亲妹妹,周安知这个畜生凭什么欺辱?

    他的手紧紧攥成拳头,瞪着周安知的眼里布满血丝:“乔乔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真的在外面有老情人和私生女?”

    周安知浑身抖得跟筛糠似的,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腿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哆哆嗦嗦地否认:“大哥,没有,我真的没有,我发誓!绝对没有!这一切都是误会!”

    他不能承认!绝对不能承认!

    周安知慌忙看向身边的顾乔:“乔乔,我也不知道你是从哪儿听到的消息,但是我对天发誓,这绝对是别人骗你的!没有这回事!我这辈子都只有你跟鸣溪!你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你!”

    他声声凄厉如泣血,那迫切几乎要让人相信了这份说辞。

    结果,斜里飘来顾寒倾的一句——

    “这件事,是我告诉二姐的。”言罢,他迎上爸妈和大哥大嫂的眼神,“我亲自调查出来,然后告诉了二姐。”

    顾韩城难得对弟弟发了火:“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查出来?让你姐受了这么多委屈!还被周安知这畜生欺瞒了这么多年!”

    他狠狠一拳头砸在桌面上,连餐具都跟着抖三抖。

    更别提周安知这个最大靶子,腿软得都快成泥了。

    “不是,我没有,真的……”他无力地辩解着,心里却早就绝望。

    顾家没有人会怀疑顾寒倾话语的真实性。

    “大哥,你别生气了,好歹你也四十多的人,万一高血压……”

    无辜的顾乔还没说完,就被顾韩城斥道:

    “别以为你就无辜!我就不信你精明得跟个狐狸似的,会没有丁点儿感觉?顾乔啊顾乔,你到底在想什么?你堂堂顾家小姐,就是这么轻慢自己的婚姻跟幸福的吗?”

    乔诗语终于忍不住帮腔:“你大哥说得对,乔乔,你该早点把这件事处理掉的,不应该让这种人玷污我顾家门楣。”

    乔诗语说着,连眼神都不带给周安知一个的。

    最后是老爷子拍板:“以前的不管,现在听乔乔的,离婚。”

    “不要!爸妈!求求你们给我一次机会!我知道错了!是!我是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但我是真心爱乔乔啊,我不能没有她!求求你们了!”痛哭流涕的周安知眼见跟二老说话没用,转而面对顾乔,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乔乔,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就一次行不行?我们还有鸣溪啊,你怎么可以跟我离婚呢?”

    顾乔冷笑:“鸣溪也是成年人了,正好免去抚养权的争夺。对了,关于我顾家的财产,我们结婚前你就签了协议的对吧?按照协议来吧。王叔。”

    她直接叫来人,把周安知如死狗般拖了出去。

    周安知凄惨的喊叫不绝于耳,一路上经过的地方,仆人们都恨不得关闭所有感知,只当做什么也看不见。

    多么讽刺!

    曾经的周安知以为他骄傲得能把顾家踩在脚下!

    当事实来临,他才知道,一旦他被弃之如履,那他就什么都不是!

    周安知被拖走之后,家宴的餐桌上又恢复了平静。顾家的人,对他这样的垃圾,连多余眼神都欠奉,才会至始至终没对周安知多说一个字,怕脏了嘴。

    顾家人,从来行动高于嘴炮。

    “乔乔,那两套房产你该不会真的轻易给了周安知那家伙了吧?”

    “大哥,你觉得我是能轻易吃亏的人?”

    顾韩城这才肆然笑了:“这才对,我们顾家的人只做合理范围内的事情。”

    也就是,不犯法。

    动手把周安知狠狠打一顿这样触犯法律的事情当然不行,至于不触犯法律的那些手段,那就随心所欲。

    兄妹俩露出彼此都懂的默契的笑容,看来是已经达成一致了。

    “吃饭吃饭,脏东西出去了,空气都清新了。”顾乔哈哈笑了两声,眼睛莫名明亮了几分。

    看来决定彻底抛却周安知这件事情,并没有顾乔想象中那般无足轻重。

    姜锦悄悄给顾乔比划出大拇指,顾乔居然俏皮地回了她一个拇指爱心,童心未泯。

    心情大好后,顾乔也开心地吃起菜来,还不忘跟看傻了眼的侄女儿说:“筱筱啊,虽然你姑姑我眼睛不好,当年看上了这么一个垃圾,但你可千万别不相信爱情啊。阿元也是,知道吗?”

    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样子精神还不错。

    顾筱默,这下她更不相信爱情了好吗?

    “等等。”乔诗语目光转向大儿子和大儿媳妇,“你们不是也有事情要说吗?趁着这个机会一起说好了,我和你们爸爸身子骨也算硬朗,再来一个坏消息也应该撑得起!”

    顾筱猛地攥紧了筷子,紧张得看向父母。

    顾乔看似很随意地调笑道:“是啊,大哥,大嫂,你们该不会也要说跟我一样的事情吧?离婚?”

    “胡说什么呢,你大哥大嫂怎么会离婚呢?”乔诗语明明是在反驳女儿,目光却一直紧紧盯着儿子在看。

    饭桌上的气氛一度凝重得压抑。

    顾韩城见于知雅手紧紧攥着裙子,耳边忽然响起于知雅说过的那句“你还是什么也不懂”。

    他的嘴唇抿成线,还是决定由他先说。

    “爸,妈。”顾韩城的表情一点点沉寂下来,带着沉沉暮气,“我跟知雅她,我们决定……”

    “我们决定搬出去住。”于知雅突然抬起头,直视着顾家二老探究的眼神,坦坦荡荡地说,“爸妈,我和韩城决定暂时搬出去住。”

    顾韩城神色一凛,诧异地看着她。

    不是她坚决地说要离婚的吗?

    于知雅把垂落的发丝别在耳后:“爸,妈,本来今天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决定暂时不说的,但是这件事也迟早要告诉你们。韩城最近工作越来越忙,住在北云山实在是有些不方便,所以我们俩商量了许久,决定搬到大院儿去住,筱筱也和我们一起。当然,每个周末我们还是会回来。”

    顾乔举起双手表示无辜:“跟我可没关系。”

    乔诗语明显松了口气,安心道:“既然你们都决定了,也不要太顾虑我和你们爸爸,有时间我们就去你们家里小住。”说罢还笑眯眯地看着顾寒倾姜锦,“偶尔来东国阙小住,你们不会介意吧?”

    姜锦抢先应下:“当然不会。”

    “我会。”顾寒倾直言不讳。

    乔诗语瞪了小儿子一眼:“没良心的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