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529章 人生路

    一直到走进涵碧园的时候,姜锦都还在思考方才顾寒倾说过的话。

    唐许?孤狼?

    沉思间,她与顾寒倾已经来到观雪楼前。

    观雪楼,顾名思义,放眼望去能看到铺天盖地的雪景,故名观雪楼。

    这个时节涵碧园当然没有雪景,有的只是雪色般的梨花,千朵万朵沉甸甸地压在枝头,营造出一个雪白浪漫的世界。

    这位于涵碧园梨园旁的观雪楼,是除了老爷子的书房小楼以外,景致最好的地方,一面是梨园,一面是涵碧园的小湖,风景独佳,先前一直是顾家人观赏风景的地方,现在被收拾出来,当了顾寒倾和姜锦以后住的房间。

    这次的订婚,除了名为订婚,少了那张结婚证以外,其他一切都跟结婚没有区别。订婚之后,姜锦和顾寒倾也会名正言顺地住在一起。

    之所以没有选择在这次直接结婚,并非因为顾寒倾或姜锦不愿意,而是因为政审。顾寒倾身为少将,位置相当重要敏感,他要娶的妻子,也必须经过严格的政审。

    这个政审是在顾寒倾再次求婚成功后才递上去的,短时间内下不来。再加上姜锦下个月就要去北美拍摄新电影,这才把结婚时间推延。

    靠近观雪楼,姜锦不由得想起第一次来涵碧园的情景,嘴唇翘起。

    顾寒倾默契与她交换了眼神,大概也想到了当时在漫天梨花中的惊鸿一瞥,那时候他心里一片惘然,还以为看到的姜锦,是梨花化作的精灵。

    “锦……”

    “妈妈!”

    阿元也不知道从梨园什么地方钻出来,跟个团子似的圆滚滚冲进姜锦怀里!

    不过一晚没见,阿元却想念妈妈得很,抱着她一个劲儿蹭啊蹭的表示亲近。姜锦在他脸上亲亲,把他乐得眉开眼笑。

    母子俩融洽得忘了旁边很快黑脸的顾寒倾。

    阿元瞥了顾寒倾一眼,不予理会。

    父子争宠,已经成了常态。

    “阿元,昨晚有没有睡好啊?”

    阿元昨天晚上便是在涵碧园住的,一大早就爬起来翘首以盼,等着妈妈过来了。可奇怪的是,安夏阿姨朝朝阿姨都到了,妈妈还没到。

    这群阿姨看着他时愧疚的眼神,更是从让小就对情绪敏锐的阿元,担心不已。

    只是他没有表现出来。

    大人们也只以为他什么也不懂。

    阿元正焦急着,突然听到妈妈到了的消息,那叫一个欢呼雀跃,心里的石头也跟着落地。

    此刻阿元也没有在姜锦面前表现出他的心思,一如既往地乖乖点头,开始跟姜锦报告从昨晚到今早,他做了些什么。

    连奶奶给他洗澡,他觉得洗澡水有点烫都拿出来说了,小模样很是认真的样子。

    姜锦乐得在他脸上又亲了亲,抱着阿元进了观雪楼。

    “锦锦!”

    “你没事吧!”

    脱口而出的安夏被瞪了一眼,讪讪地闭上嘴,又瞥了瞥安静趴在姜锦肩膀上的阿元,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听懂她的意思,她也就安心了。

    姜锦把阿元放在地上,让他出去玩会儿。

    顾寒倾也没有跟着进来,姜锦要在里面梳妆,他进来不符合规矩,便早早转道去了前厅,还有一些事情需要跟家里人交流。

    房间内便只剩下安夏蒋朝朝。

    “苏曼跟云宁打电话问过好几次了,现在总算是可以把你平安的消息告诉她们。”蒋朝朝着实松了口气。

    现在姜锦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姜锦也打算待会儿给两人打电话说一声。

    “锦锦……”安夏眼睛通红地望着姜锦,看这模样,已经哭过不止一次了,现在她又要哭了。

    “打住!”姜锦赶紧抬手,“你可千万别哭啊姐姐,我这不是没事儿吗?”

    安夏破涕为笑:“我都快被吓死了!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撺掇要办什么单身之夜,你昨晚也不会被人绑架!”

    安夏跟蒋朝朝,似乎都不知道姜锦是被唐许绑走的。

    姜锦也没打算解释,以唐许四面受敌的情况,他的行踪越少人知道越好。

    “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都是我自己的一些私事。何况我也不算是被绑架了,顶多是被请过去说了几句话。”

    安夏登时大怒:“谁啊,用这种方式请人去聊天?神经病吗?”

    姜锦不好解释唐许不是神经病,只好默默承认了。

    安夏意难平,逮着那个神经病一通臭骂,泼辣直接的性格又回来了,哀怨地哭哭啼啼实在不是安夏的风格。

    姜锦头疼地按着额角:“好了好了,我要先去洗漱了,再不收拾就来不及了。”

    “我帮你!”安夏自告奋勇,非要做点什么事情才能心安。

    姜锦直接把她推开,翻白眼道:“我洗澡呢,你跟进来做什么?想得美!”

    安夏也笑开了,跟姜锦笑闹了几句才避开。

    姜锦洗漱之后,就是换衣化妆。

    在国风定制好的订婚礼服从衣帽间被小心翼翼捧了出来,这是一条红色的鱼尾长裙,被姜锦穿在身上后,完美勾勒出紧致身材,胸隆臀翘,腰线纤细,荷叶边裙摆简约而不失华丽,水红色丝绸系带露出圆润的肩头和清晰的锁骨,曼妙天鹅颈纤细优雅。

    这种浓烈艳丽的水红色,非常挑气质,但凡不适合,身上的缺点就会被这样的长裙无限放大。但姜锦不一样,她卓然轻灵的气质,与这浓烈的红色结合起来,清纯与妖娆在她身上融合,一颦一笑都是惊心动魄的美。

    微卷的鸦黑长发落在肩上,衬得她越发像是冰雪雕琢而成的美人儿,端得是冰肌玉骨,气韵天成。

    乌黑发间一点红宝石发饰显得尤为明显,与身上的长裙交相辉映,除此之外便再无一点装饰,仅是她本人,便把所有珠宝玉石都给比了下去。

    房间里面的安夏和蒋朝朝看着这样一幕,不免有些动容。

    安夏更是直接哭了。

    “太,漂亮了。”她开口,声音都是哽咽的,“我这是怎么了?一种嫁女儿的心情?明明今天是个好日子啊!”

    蒋朝朝含笑看了她一眼:“对啊,今日是个喜庆的样子,你哭做什么。”

    “我哭了吗?”安夏一摸脸,一片湿漉漉,“咦?居然真的哭了?”

    姜锦看着安夏这幅傻乎乎的样子,忍不住乐了起来。

    “别笑别笑,头发乱了。”蒋朝朝赶紧压住姜锦的肩膀,不让她乱晃。

    姜锦抬手整理了一下发丝。

    “还有多久?”

    “再等半个小时就可以出场了。”

    “顾寒倾就在门外等着呢。”蒋朝朝站在窗前,从窗户的一条缝看出去,就见到已经换上笔挺西装、正在等待中的顾寒倾。

    订婚仪式没有结婚仪式那么复杂,所有环节都按照姜锦的意思一切从简,基本就是两人携手走向布置在涵碧园花园中的会场,然后在众位亲友的注视下交换订婚戒指,这个简单的仪式就算是完成。

    安夏还在身后感慨:“应该让三哥多急一急的,这才知道我们锦锦的重要性,以后才能对她好。”

    蒋朝朝白眼飞了过去:“你还唯恐天下不乱呢?”

    “没没没。”安夏缩缩脖子,可不敢再来这么一出,不然就她这把身子骨,就得直接散架了。

    姜锦的妆容进行了最后一次整理后,时间也差不多了。

    蒋朝朝跟安夏帮忙拉开了房门,她缓缓走出,出现在顾寒倾面前。

    顾寒倾屏住呼吸,看着姜锦的眼神充满了小心翼翼的珍惜,就像是在看着这世上他独一无二的珍宝。

    他笑了。

    笑得那般昂然自得,眉眼清隽风流,伴随着他笑意的舒展,仿佛由水墨挥就成山水清明,豁然开朗。

    姜锦听到安夏喃喃道:“我有点理解,为什么京城里这么多小妖精,明明知道三哥这性格,也要为他神魂颠倒了……”

    什么是男色惑人?

    这就是男色惑人!

    姜锦默默听着这话,眉开眼笑,心里止不住的骄傲——

    那是当然!这是她的阿倾!

    忽然一阵清风挂过,卷起观雪楼前的梨花花瓣翻滚飞舞,成就漫天雪景,洁白似雪,美不胜收。

    现在,这千树万树的梨花都成了顾寒倾的背景。

    他在花瓣漫天中,朝着姜锦伸出一只手。

    姜锦伸手握住他的,靠近他身边。

    两人相视一笑,默契如水流动不散,似那三月的春光风景,定格成人世间最美好的画卷,永不褪色。

    “走吗?”

    “好。”

    姜锦挽上顾寒倾的手臂,顾寒倾黑色西装,姜锦红色长裙,这一黑一红也是这世间极致的华丽匹配,他们并肩前行,以后还会走过很长很远的路。

    “三哥!”安夏突然鼓足勇气,朝着她童年的阴影大声挥拳喊道,“你以后一定要对我们锦锦好!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虽然她这话没有什么说服力,但是顾寒倾和姜锦都笑了。

    姜锦是感动,顾寒倾是满意。

    “放心。”他居然回答了安夏的这句话。

    安夏有点拘谨,很快也跟着笑嘻嘻的,目送他们俩远去。

    安夏不忘用相机拍下这一幕,美滋滋地说过后要发给姜锦,就当赔罪啦。

    蒋朝朝看着这样的画面,也有些出神。直到安夏拍了一下她的肩膀,问找朝朝姐怎么了,她才回过神来,提醒安夏干净去会场,仪式应该马上就要开始了。

    两人紧跟其后去了会场。

    姜锦和顾寒倾则走在通往订婚会场的单独一条小路上,地面上铺满了雪白花瓣。

    此时这条路旁边没人,因为这是只有他们两人要并肩走过的路。这也是顾家的习俗,这段路叫人生路,寓意以后的人生,他们也会一直这样并肩携手前行。

    “冷吗?”顾寒倾低头看到姜锦露在空气里的雪肩。

    姜锦摇头:“这都六月了,怎么会冷。”

    顾寒倾的目光继续往下移:“那脚呢?高跟鞋有没有穿上去不舒服?”

    “这鞋是完全按照我的尺码订做了,怎么会不舒服……”姜锦想起什么,笑出声来。

    “笑什么?”

    “想起以前在商场里,我的脚被鞋子磨破了,你帮我贴创口贴。那个时候,我可从未想过,能和你像今天一样走在这条路上。”

    人生真是处处都充满着惊喜啊。

    不过,她很喜欢这份惊喜。

    顾寒倾眉一挑:“是的,那时候我就对你居心叵测。”

    “……居心叵测这个词用得不错。”

    顾寒倾笑了:“其实,我有点紧张。”

    “你也会紧张吗?”

    “怎么,你觉得我不应该紧张是吗?”

    姜锦笑语嫣然:“我总觉得这样的情绪,应该与你绝缘。”

    顾寒倾反问:“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应该你一直都是这样啊。”

    “不紧张,不激动,永远冷静强大,这不是人。”

    姜锦眉梢微抬:“应该在很多人眼中,你都不算人,而是神。”

    “那是他们看错了。”

    这话题让姜锦想起上午她跟唐许说过的:“唐许也说过对你的评价,他说你的太阳,还说了好多好多夸奖你的话,我都没想到他居然这么肯定你。”

    “所以?你怎么回答他的?”

    “我说你不是神,只是人而已,也会有情绪,也会生气,跟这芸芸众生都一样。”

    顾寒倾笑意更盛:“你说得对。”

    所以,别人只是看他,只有姜锦是真正走进了他。

    “所以我才会喜欢你啊。”姜锦歪头看他。

    两人的脚步在这里停了下来。

    顾寒倾用前所未有的认真表情说道:“谢谢你喜欢,也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的阿鸾。”

    “不客气。”姜锦亮出一口贝齿,笑意如花朵绽放。

    “以后还要继续谢谢你了,顾太太。”

    姜锦故意皱着鼻子:“现在还只是未婚妻而已,不能叫顾太太哦!”

    “只是时间问题而已。”顾寒倾淡淡说道,却忍不住伸手把姜锦拥入怀中,下巴搁在她的发顶,喟叹道,“如果接下来我们要一起去的,是婚礼会场该多好。”

    姜锦在他怀里笑得花枝乱颤:“你想得美呢!”

    “反正你都是我的。”

    真是难得,原来顾寒倾也会说这么霸道幼稚的话。

    但是,姜锦喜欢!

    两人在这鲜花着锦的路上,默然相拥,寂静欢喜,全然忘了周围的一切,连还有许多人翘首以盼的会场宾客也被忘了。

    彼时他们的世界,只有彼此。

    ------题外话------

    其实从23号起,阿朔就应该到了日本,现在更新的章节都是提前几天定时发布,阿朔要在这边待到3号,赶了一半的稿子,另外一半在旅途中努力……希望不要断更,捂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