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540章 带你离开

    “阿鸾。”顾寒倾突然低沉地唤了她一声,“如果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告诉我。”

    “我能有什么事啊?不是整天都在拍戏吗?”姜锦说完后,害怕顾寒倾听到机场的提示声,“阿倾,杜克在叫我,我先不跟你说了,等晚上回了公寓再给你打电话。”

    顾寒倾也没多问,只是让她回去之后好好休息。

    等姜锦挂了电话之后,见到周易与冯萌萌他们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不由得诧异反问:“怎么了?”

    “难道你没发现什么问题吗?”周易问她。

    “什么问题?”

    “我们现在是在国内。”

    “然后呢?”

    “你难道没考虑过时差问题吗?”

    “时差问题?”姜锦怔住了。

    如果她现在在纽约,这个时间应该是深夜,她刚才却说正在拍戏,还晚上回公寓再给顾寒倾打电话?

    重点是,顾寒倾居然没有半点质疑,还十分配合她。

    姜锦喃喃道:“为什么阿倾他会……”

    周易默不作声,暗自猜测是不是那位知道了什么?

    偏偏他不敢说出自己的猜测,怕说了只会让姜锦变得更加焦虑。

    事实上,不用他说,姜锦也已经想到这方面了。

    飞回纽约的一路上,姜锦照样连一分钟都没睡着。担忧与失眠的双重痛苦折磨着她,直到下飞机的时候,姜锦头重脚轻得几乎快要晕倒,耳边一阵阵轰鸣,紧锁的眉头几乎就没有松开过。

    回去的车上姜锦小睡了一会儿,睡眠很浅,几乎是车子稍微一晃就能把她晃醒。到了公寓也依然是这样,脑中鸣声持续不断。

    姜锦吃了一点医生开的安眠药,躺在床上半睡半醒地躺了半天时间,第二天回到了剧组继续拍摄。

    她的状态,剧组每个人都很关心,从暗藏敌意到主动示好,这其中似乎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在剧组呆了两天后,又是一天的拍摄时间结束,纽约的时间已近黄昏。姜锦拖着满身疲惫从卫生间出来,她刚才又吐了一次。

    冯萌萌站在门口,手足无措地看着她,因为姜锦的拒绝,所以冯萌萌并没能跟进去。

    “锦锦姐。”冯萌萌弱弱地喊了她一声。

    “怎么了?”姜锦抬起头,就看到冯萌萌飘忽尴尬的眼神,她走过去,“是不是有什么事……”

    话音未落,一侧大理石柱子的阴影后走出来一道如墨浓重的身影,他面沉如水,极黑的寒眸深处沉淀着灼热怒意,因为压抑而显得越发恐怖,好似乌云密布的大海,随时可能卷起黑浪与风暴。

    姜锦一时哑声无言。

    冯萌萌愧疚地捂着脸,很后悔没能提前把顾寒倾来了的这件事情告诉锦锦姐。但是怎么办,顾先生真的太吓人!她根本不敢违抗命令好吗?

    姜锦看到冯萌萌的窘迫,安慰地朝她笑笑:“没关系,你先走吧。”

    冯萌萌不愿打扰两人难得的时间,先走一步。

    姜锦低着头走到顾寒倾面前,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你怎么来了?”她低声问道。

    顾寒倾也不说话,只是脱下身上的外套给她裹得严严实实。他的动作依然温柔细致,就是沉着脸不说话的样子实在是吓人,蕴藏在空气中的低气压让姜锦也心里发怵得不敢再说话,只好静静跟在他身后朝着片场外走去。

    路上还有没有离开的剧组的成员跟姜锦打招呼,顺便问起姜锦身边陌生却英俊的男人是谁,姜锦笑着回答说是她的未婚夫。

    “你们二位可真是相配!”

    “你的未婚夫先生实在是太英俊了!”

    “你们看上去感情真好!”

    ——所有人都这么说,眼中羡艳祝福的意味也并非作伪,姜锦自然也一一回答说谢谢。

    她一路都在偷偷地瞟顾寒倾的脸色,心中有些酸涩,又忍不住暗暗佩服顾寒倾不过是她认证过的影帝级别人物。

    每当有人路过跟他们两人打招呼,顾寒倾都能摆出一副绅士先生的样子,揽着她肩膀的动作温柔入骨,也是她贯来熟悉的顾寒倾。

    可一旦四下没人了,他的手臂迅速放下,表情也从明亮和煦变成阴云遍布,走在她身边一言不发,脸色变换之快,连她看了都觉得叹为观止。

    姜锦隐约知道顾寒倾其实一直都在看她,关注着她的每一个动作,就像刚才她下台阶的时候,脚下绊了一下,她能感觉到顾寒倾浑身都是紧绷状态,随时都打算冲过来扶住她,直到发现她安然无恙才又装得若无其事。

    姜锦明白,顾寒倾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她,他是真的生气了。

    至于生气的原因,她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

    所以姜锦也不好说什么,默默地与顾寒倾并肩走到停车场,来到一辆黑色路虎旁边。

    站在副驾驶旁的姜锦还没伸手,顾寒倾就从她身后帮忙拉开车门,等姜锦扭头去看他,他转身就走了,绕过车子左上驾驶座。

    姜锦紧抿着嘴唇,慢吞吞地跟着坐了上去。

    顾寒倾就要发动车子的时候,终于说了见到姜锦后的第一句话:

    “安全带。”

    姜锦愣了一下,低头才发现原来她没系安全带。她试图去扯安全带,手臂却被顾寒倾过大的外套袖子给缠住,动作很不方便,扯了半天都没能把安全带扯下。无助之际,又是顾寒倾俯身过来帮她系上安全带。

    熟悉安全的味道让姜锦鼻头一酸,她有万千话语想要跟顾寒倾诉说,可是当她看到顾寒倾那冰冷漠然的神色,就像是她第一次见到他时候的威严凛然如神衹,那般的高不可攀,心下不由得生出几分委屈。

    就算姜锦知道这次是她有错在先,她也还是忍不住的委屈。

    直到两人一路到了姜锦住的公寓,姜锦到底还是忍不住了:“难道你就打算一直不跟我说话吗?”

    她的嗓子有些沙哑,听上去像是正在重感冒折磨中。事实上这不过是今天整天歇斯底里的疯狂飚戏之后的小小后遗症。姜锦觉得很正常,就是听在顾寒倾耳里,只会让他怒火更重。

    他凝眸看着姜锦,问道:“如果我今天不在这里,你有打算对我说什么吗?”

    他这句质问就像是一柄寒光利剑,直直插在姜锦的心脏上。

    姜锦喃喃着说不出话,只有低着头,愧疚地避开顾寒倾的眼神。

    “如果我今天不来找你,你又打算隐瞒我多久呢?”

    姜锦紧紧咬着下唇,贝齿深陷在嘴唇里,留下殷红印记。

    “如果我没有在京城见到你,你会不会把情况主动告诉我?”

    姜锦倏地抬起头,迎上顾寒倾质问又充满伤痛的目光。

    原来如此,她在回京城的时候,碰上了顾寒倾却不自知,也无意中暴露了她的谎言。可想而知,顾寒倾在看到她的那一刻,该有多么愤怒、失望乃至伤心。

    就这样,他竟然能忍了整整两天,才稍晚一步来纽约亲自见姜锦。

    试想一下,这样的事情若是双方角色互换,姜锦早就在第一时间冲上来生气质问,而做不到像顾寒倾一样等到现在。

    良久,姜锦穷尽心思,才只说出一句:

    “对不起。”

    顾寒倾直视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不需要你的对不起,我需要你现在收拾行李,跟我离开,现在立刻。”

    他的语气那般坚定,根本不给姜锦反驳的余地。

    “不行!”姜锦想也不想就断然拒绝。

    顾寒倾湛湛黑眸与姜锦明亮星眸的对撞,两人都有各自的想法,双方都拒不退让,一时之间气氛僵持不下,空气中多了剑拔弩张的味道。

    躲在关灯房间中周易与冯萌萌对视一眼,也紧张得忍不住咽了口水。

    他们跟顾寒倾姜锦前后脚回到公寓,两人本来在客厅里说话,讨论到底是待在公寓还是出门暂避风头,讨论还没得出结果,就突然听到姜锦顾寒倾两人进来的动静,冯萌萌反应不及,被周易拽上就进了房间。

    等外面的气氛越发往不好的方向发展,周易竟然啪地关掉灯,最后造成两人不得不听着壁角,想避也避不开的局面。

    这就是所谓的一步错步步错?

    冯萌萌朝周易丢了一个责怪的眼色。

    周易也没有想到外面那整天如胶似漆的两人居然还会吵架,承认是他失策的周易赶紧转头准备冲冯萌萌讨好笑笑。

    这一转头,才发现两人之间的距离很是相近,呼吸都在近在咫尺的地方。

    冯萌萌愣住了。

    周易也愣住了。

    冯萌萌说不出是什么表情,倒是周易的一张老脸都红了。

    没等周易开口,冯萌萌就迅速往后退了一步,垂下眼帘,神情冷淡而抗拒。这个动作和神情,一下子给春心荡漾的周易泼了盆冷水。

    但他也明白自己没有什么失望的资格,无声地说了句抱歉。

    冯萌萌闷不做声地摇摇头,走到窗户前,不再去听外面的动静。

    留下周易一个人,就更不可能听什么墙角了,他往另外的墙角站了站,姿势莫名地像学生时代被罚站的坏学生。

    房间内气氛一度尴尬。

    房间外的气氛更是凝重得能滴出水来。

    正如周易所想的,姜锦和顾寒倾在一起之后,两人就一贯鸾凤和鸣,除了那次真相揭露后的漫长冷战,两人之间就没有红过脸的时候。

    可以说,这次才是两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吵架。

    就像是所有情侣之间,想法不合所导致的吵架——

    顾寒倾希望把姜锦带走,在他看来姜锦现在的状态就像是身处泥潭,使劲挣扎只会越陷越深,为了健康的精神状态考虑还不如早早抽身。

    姜锦的想法却很简单,她希望有始有终,半途而废不是她的风格。毕竟她为了简这个角色,呕心沥血的付出不是为了过程,而是为了结果,她希望自己今天的所有努力都能在未来得到肯定。

    如此一来,她怎么会轻易答应顾寒倾的要求呢?

    顾寒倾冷声道:“姜锦,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状态有多么糟糕?”

    姜锦苍白无力地辩解道:“这只是暂时的,等再过段时间,等到这部戏拍完了,再等等……”

    “你觉得我会这样束手旁观下去?”顾寒倾一把攥住姜锦的手臂,将她拽到落地镜前,指着镜子里的她,“你最好自己看看!”

    姜锦痛苦地捂住脸,她不想看到镜子里面那个被角色抑郁所折磨的脸庞,太陌生,太可怕,就像是干枯的鲜花失去了水润与灵气。

    “顾寒倾!”她一把挣脱顾寒倾,不受控制地把言语当成尖刀狠狠刺向顾寒倾,失控地呐喊道,“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喜欢我的?难道是因为我的这张脸吗?”

    顾寒倾黑眸中瞬间浮掠沉痛:“在你眼中,我是如此肤浅?”

    “我……”姜锦突然说不出话来,她按着狂跳的额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对不起,我不是……”

    “很好。”

    骤然冷落下来的神色,还有从嘴里吐出的冷冰冰两个字,顾寒倾似乎已经就此给姜锦盖棺定论。

    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慌席卷上姜锦的大脑,她慌忙伸手去拽顾寒倾的手臂,放软了声音:“你生气了?你真的生气了?抱歉,我刚才的话不是故意的。”

    顾寒倾不说话。

    “我刚才就是胡乱说的,我控制不了自己,我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她诚心实意的道歉,似乎并没有换来顾寒倾的回心转意。

    顾寒倾直接走进房间,拉了一个黑色的行李箱出来。

    姜锦以为这个行李箱是顾寒倾的,心想他定然是被她气急了要离开。

    她伸出手拽住箱子的把手,放低声音道:“阿倾,你别走。”

    “那你跟我一起离开?”

    姜锦咬着牙,答应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结果显而易见。”顾寒倾意有所指的说了一句。

    姜锦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忽然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恰好软倒在早有准备的顾寒倾怀里。

    顾寒倾对姜锦的晕倒没有半分慌张,轻巧把姜锦打横抱起来。

    姜锦柔弱地靠在他怀里,轻飘飘得像羽毛。

    顾寒倾的目光落在她脸色,喟叹道:

    “看来带你离开,这是唯一的办法。”

    ------题外话------

    迟来的新年祝福,大家二零一八快乐啊,今天本来想更九千,但是到家太晚,折腾一路累得不行,就更四千了。明天更九千,但是更新时间不定,慢慢会恢复正常更新时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