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547章 阿元上学去(九千)

    九月,在声势浩大的金鸡奖落下帷幕的同时,全华国的中小学校也纷纷朝着学生们敞开了大门,学校对这些孩子们来说,是期待,也是噩梦。

    阿元没想到,他也会成为把学校当成噩梦的一员,亚马逊带来的考验还没来,名为学校的考验倒是提前到了。

    他面无表情地坐在副驾驶座上,暗暗咬着后槽牙,后背紧紧贴着座椅,一副打定主意要在这里一直坐下去的样子。

    他绝对不会下车的!

    “阿元,到了哦,外面就是你的新学校了呢。”驾驶座上的姜锦,往上推了推墨镜,笑吟吟地透过车窗玻璃,望向不远处的学校大门。

    这里,背着书包的孩子们或是在家长们带领下,或是单独走向校门,跟同学们有说有笑,正是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年龄,充满了稚嫩花朵的朝气蓬勃,让人看了就忍不住心生美好。

    姜锦看了更是欢喜极了,恨不得她的宝贝阿元明天就能成为这些孩子中的一员,踏着清晨的阳光,每天进入这样的学校,跟不同的孩子们交朋友。

    啊,她的阿元这么可爱,一定能收获很多好朋友跟小迷妹的吧?那她这个未来婆婆到时候会不会变的特别忙啊?

    ——想得太多的姜锦根本没有预料到,她的儿子并不喜欢这座大门的事实。

    “走吧,妈妈已经迫不及待地看着你走进去了!”

    姜锦盛满期待心意的话,听得阿元半个反驳的字都说不出来。他很想告诉姜锦,他不喜欢什么学校,也不喜欢交朋友,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

    “我知道了妈妈!”

    他解开安全带,动作说不出的垂头丧气,直到看到身边的姜锦也一起解开了安全带,他才讶异回过头:“妈妈你要跟我一起进去吗?”

    “当然了。”姜锦拔掉钥匙,拿上手包,戴上帽子和墨镜,整个人倒是掩盖得严严实实的。

    阿元见她全副武装,也就不再担心,还小大人似的帮姜锦整理头发。

    “妈妈你要小心,万一被人认出来就麻烦了。”

    阿元煞有介事地叮嘱姜锦,听得姜锦连连点头,还回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知道了儿子,妈妈会注意的!”

    不过这种感觉很奇妙啊,被儿子管着的感觉!哈哈!

    姜锦下车之后来到阿元身边,牵上了他的手,确切的说,是阿元拉着姜锦的人,一声不吭地走在前面半步的位置,姜锦反而好奇地四处张望。

    儿子很懂事,妈妈却有点不成熟。

    这种母子身份对调的画面,有点奇特,却也很让人羡慕。

    路过某个地方的时候,就有人对姜锦说了一句,你的儿子真懂事。姜锦骄傲极了,差点儿没跟别人促膝长谈一番,以此显摆她的儿子有多么能干可爱,最后还是阿元把她给强行拽走,并用要迟到的消息说服了她。

    阿元跟一般的同龄孩子入学情况不一样,他开学读的是小学二年级,面对的是一群比他要大一岁的小朋友。

    尽管阿元更希望他能够直接就读小学六年级,反正他的课程学习都已经进行到了初中部分,这种小学课程对他而言就是纯粹的小儿科。

    但是他提出的这个要求,得到了顾寒倾姜锦的一致反对。

    身为阿元的父母,他们两人都更加希望阿元能够在正常的环境下长大,更多接触同龄的孩子们,而不是早早跟比自己大、心智也更成熟的孩子打交道,更不喜欢他过早接触成熟的社会。

    于是,阿元的要求被无情驳回,小学二年级已经是顾寒倾姜锦能够允许的极限。

    阿元只好同意忍受这漫长的小学生涯,只期待每天都快点过去,然后迎来长大的时候,到时候就可以摆脱这群幼稚的小屁孩。

    站在办公室里,承受着一群大人惊奇又好奇的目光,阿元板着小脸没什么表情,只是往姜锦身边缩了缩。

    看上去是害怕,实际上是不耐烦。

    看看看,有什么好看的?

    而事实上,教师办公室的这群老师们,只是抱着善意,在看这位入学之前就传得沸沸扬扬的小天才罢了。

    身为老师,总是会偏爱那些聪明懂事的孩子。

    现在看来,阿元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顾煦妈妈,我们看过顾煦的入学考试卷子了,我们可以告诉你,你的儿子非常优秀,这也是我们这次会允许他特别就读二年级的原因。”阿元的班主任站在姜锦面前,一番话说完之后,又热情地说明起班上的情况。

    姜锦听得很认真,时不时地点头。

    阿元也在旁边静静站着,完全没有这个年龄孩子应有的活泼闹腾。

    班主任老师不由得感慨道:“顾煦学生可真是懂事啊,能在这里安安静静站这么久,以后也一定能成为班上最听话的好学生!”

    班主任老师现在还不知道,她的美好期愿,在未来只可能是一场空。

    面前这个看似乖巧懂事的孩子,实际上会在未来成为她头疼的根源。问题是,她对此一无所知,一直到毕业都不知道,班上那群捣蛋鬼们,背后的真正指挥者正是面前这个浑身散发着好学生气质的顾煦!

    还没预料到未来五年生活的各种煎熬,年轻的班主任老师笑得很单纯,跟姜锦也谈得很愉快。

    “那就拜托你了老师。”姜锦诚恳道。

    “当然当然。”班主任老师说完之后,终于忍不住问出了憋了许久的话,“那个,顾煦妈妈,我真的很想问你,你是不是……啊,算了算了,是我太唐突了,没事了顾煦妈妈,你可以走了。”

    “怎么了?”姜锦疑惑地看着欲言又止的班主任老师。

    大抵还是按捺不住心底的好奇之心,班主任老师在姜锦的眼神下,终于把她憋了许久的话给说了出来,说之前,先拽着姜锦来到角落,背对着那群同事。

    班主任老师压低声音道:“顾煦妈妈,你是不是……你是不是姓姜啊?”

    站在姜锦身边的阿元,倏地眯起眼睛,闪烁着冷光的黑眸望着他的班主任老师,寒彻之意竟然与他爸爸顾寒倾如出一辙。

    姜锦也愣住了。

    班主任老师见姜锦墨镜下紧抿着的嘴唇,笑得有些尴尬:“那个,我就是猜测,顾煦妈妈知道姜锦吧,你真的跟她太像了!可是我想,她才拿下了金鸡影后,怎么可能跑到学校来呢?我就是随便猜猜,呵呵,呵呵。”

    姜锦随之也笑了。

    “没事。”她摇摇头,“毕竟老师你猜得没错。”

    “我就说嘛,哎?什,什么?”

    在班主任老师的震惊眼神中,姜锦把墨镜往上一推,背着其他老师露出墨镜下的真面目。

    “你好,我是顾煦的妈妈,姜锦。”

    班主任老师不可置信地捂住嘴巴。

    她震惊地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往日这张脸只会出现在电视上、电影院里,以及各种时尚杂志或高大上的广告中。

    这是她第一次,在生活中,又是在这么近的地方,看到姜锦的真人!

    “天,天哪。”她下意识呢喃出声,说完了才意识到失礼,满脸通红地摆手抱歉,“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没想到,没想到你会是顾煦同学的妈妈……”

    姜锦却摸着阿元的头发,歪头笑着:“我却对身为顾煦妈妈这件事情感到很荣幸呢。”

    阿元仰起头看了她一眼,从踏进这个学校开始,第一次像现在这样笑眯了眼睛。

    班主任老师在震惊过后,就是信誓旦旦地说道:“放心吧顾煦妈妈,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就算是我的男朋友也不会说!”

    单纯直接的班主任老师,并没有意识到她在姜锦面前暴露了什么私密信息。

    姜锦以笑容相待,看着班主任老师,却没有道出实情。

    阿元入学一事,看似是完全按照规矩和程序来,以阿元的成绩,能够毫无阻碍地进入京城任何一所学校,哪怕是外人看来难如登天的最好学校的大门,对阿元这样的天才儿童来说,也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所以这个过程中,顾寒倾没有动用手上的力量,学校方面也不知道这位入学就读二年级的新学生顾煦,会是京城中神秘强大的顾家之子。

    但是,这并不代表顾寒倾就什么也没做。他只是在没有以权谋私的基础上,用手段稍稍调查了一下给阿元安排的班主任老师而已。

    就像现在姜锦面前的这位班主任老师,不过二十多岁,待人真诚善良,对学生有着年轻人的热情跟关照,在这所学校的二年级老师中,也许不是最优秀最拔尖的老师,但综合各方面来说,一定是最适合阿元的老师。

    毕竟姜锦跟顾寒倾的初衷,都是希望阿元能够在学校有一个正常快乐的童年,而不是期望他能够在这里学到什么东西。

    正是因为如此,姜锦刚才说出自己的身份并不是贸然,而是在了解这位班主任老师的秉性,知道她不会随便说出去才会告知。

    说到底,整整五年时间都要隐瞒身份这一点太困难,还不如提前告知。

    现在就这个老师的反应看来,似乎效果还不错?

    姜锦微笑着跟这位班主任老师道别后,来到办公室门口,顺便在对方的热情下,留下了签名和一句祝福语。

    “顾煦同学,跟妈妈说再见哦。”班主任老师带着很想跟着姜锦离开的阿元,准备跟姜锦挥手道别。

    她随手想要摸摸阿元的脑袋,却被他敏捷地避开了。

    姜锦见状,抱歉道:“我们家顾煦不太喜欢跟人接触,这一点请你多担待了老师。”

    班主任老师当然是忙不迭点头说理解理解,不仅是因为姜锦身份而下意识生出来的关照,同时也明白像顾煦同学这样的天才,天生早熟,有点特殊习惯也是应该的。

    她心想一定要好好尊重孩子的习惯,很快跟阿元特意保持了距离,说话也完全把他当成平等的人来看待。

    “那就再见了顾煦妈妈,我会好好照顾顾煦的。”

    “谢谢。”姜锦笑着点头之后,把目光转向阿元,“阿元,不跟妈妈道别吗?妈妈要走了哦!”

    阿元倔强地咬着牙,迎上姜锦的目光。

    姜锦见状,不由得轻声叹息,在阿元面前动作温柔地蹲下:“阿元,不是到了下午放学之后就可以见到妈妈了吗?算起来,也就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哎!”

    “准确的说,是八个小时。”阿元终于开口了,说出的话却让人哭笑不得。

    姜锦听他还能这么准确地算算时间,就知道阿元果然还是坚强的。

    “妈妈,我不上学可以吗?我在家也能好好学习啊!”阿元真的觉得自己在学校没有什么必要,一群幼稚鬼有什么好待在一起的!

    姜锦摸着他的头:“但是爸爸妈妈的苦心,等你长大了就会知道。”

    阿元哼哼道:“又是这句话!妈妈,我不是三岁小孩子!”

    “是是是,你已经七岁了嘛!妈妈都知道!”

    阿元听到姜锦还是一副哄小孩子的口吻,不由得有些生气。

    “妈妈,我说了不想上学!”

    姜锦终于正了脸色,严肃道:“那妈妈也告诉你,不可以,必须上学!”

    阿元的肩膀一下子垮了下去,小声嘀咕着:“妈妈你跟爸爸越来越像了。”

    “因为妈妈很爱爸爸啊,每个人总是会下意识变得跟心爱的人一样。”姜锦笑眯眯的直言不讳。

    阿元已经见怪不怪,事实上在这二人订婚后,每天在家里吃狗粮已经成了习惯。阿元有的时候很想成为无忧无虑的馒头,只知道撒欢奔跑的狗狗什么都不知道多好,也没有这么多烦恼。

    “我知道了,我会在学校好好的。”阿元垂头丧气道,转而又忍不住抬头望向姜锦,委屈的小模样很是可怜,“妈妈,下午放学的时候记得来接我哦!”

    他瘪着嘴,似乎随时都可能哭出来。

    姜锦却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几个小时的时间,一晃眼就过去了,晚上要在爷爷奶奶家吃饭哦!对了,记得跟朋友们好好相处。”

    谁要跟一群小屁孩当朋友——阿元在心里翻着白眼如此说道,面上却是乖乖的点头:“我知道了妈妈。”

    等姜锦走了,阿元脸上所有的委屈不舍尽数消失殆尽。

    哪怕这些情绪还在他心里挥之不去,阿元也不会随便在陌生人面前表露。

    没错,就算是身前的这位班主任老师,对他来说也是陌生人,要保持距离的陌生人。

    恰好上课的铃声响了,走廊上打打闹闹的孩子们全部涌进教室,前一秒还热闹不已的走廊,这一会儿迅速清冷下来。

    阿元看着这景象,悄悄撇嘴。

    班主任老师显然没有看到阿元吐槽的表情,她扬起笑容:“走吧,顾煦同学,我们班的教室就在这走廊的尽头!”

    阿元默不作声,只是静静跟在班主任老师的身后。

    班主任老师不觉得他这样不好,反而觉得安静的顾煦同学很懂事。

    果然是女神的儿子啊!长得这么好看不说,还天才又懂事!这不都是小说里面才有的情节吗?

    无意中暴露正体的班主任老师,也没有发现她开启的粉丝滤镜已经一起罩在了阿元身上。就在同一条走廊上,走路也就一分钟不到,她就已经带着阿元来到教室门口。

    教室里不算安静,但是所有孩子在看到班主任老师出现的刹那,尽数安静下来,乖乖地把手平放在胸前坐上,一个个挺直脊背,精神奕奕。

    阿元静静地看着这群小萝卜头,很好地掩饰了眼里的不屑。

    正如阿元在看他们一样,这群孩子也在看着阿元,眼里充满了好奇。

    班主任老师带着阿元来到讲台上,轻轻拍了桌子,把所有孩子的目光都吸引过来:“同学们,这位顾煦同学从今天开始,也会成为我们班上的一员。顾煦同学,你能介绍一下自己吗?”

    阿元往前站了一步,将一群好奇的小萝卜头用目光一扫尽收眼底。

    “我是顾煦。”

    他看着众人,转身拿起粉笔,在黑板上笔直工整地写下“顾煦”二字,然后坦然接受着一群小萝卜头好奇又震惊的目光。

    “哇,那是什么字。”

    “我认识!那是顾字!我妈妈就姓顾!”

    “后面那个字呢?”

    “不,不知道。”

    一群二年级的小学生,当然还没到学习这么复杂的字的年龄,所以他们在看到阿元拿着粉笔写下这么复杂的名字,笔划还那么熟练轻松,就像老师写的字一样。心中油然而生对阿元的崇拜,就跟学渣下意识会景仰学霸一样。

    班主任老师笑吟吟地站在旁边,等待阿元继续,却见他一手插在兜里,朝她望过来,似乎在问怎么还没结束。

    “这,这就完了?”班主任老师险些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但是想起姜锦对这个孩子的解释,笑容恢复如常,“顾煦同学,能再跟同学们说说别的吗,比如你的名字有所什么含义,或者你有什么爱好,喜欢什么之类的?”

    阿元很想翻白眼。

    这些有什么好介绍的?

    但是想起姜锦从晨起之后就对他的反复叮嘱,最后只能悄悄撇嘴,再度开口,稚嫩的嗓音却透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清冷:“我的名字,是爷爷取的。顾者,顾此耿耿存,仰视浮云白。煦者,一曰温润,一曰赤貌。”

    班主任老师震惊地瞪大眼睛,正,正气歌?

    同学们则满脸问号与不解,什,什么意思?

    阿元也不在乎来自班主任老师跟同学们的目光,自顾自地进行他独特,也让在场所有同学们都有生难忘的自我介绍:

    “爱好,看书,喜欢,没有。”

    紧接着他看向班主任老师,这下行了吧?

    班主任老师有点头皮发麻,事实上在她几年的老师职业生涯中,这还是她第一次接触到如此天才到有点超纲的学生。

    转眼想想,女神的儿子,又是天才,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嘛!

    在又一次的粉丝滤镜下,班主任老师让阿元到位置上坐好。

    选位置这件事上,班主任老师还很尊重阿元的意见问他:“阿元,第一排和最后一排都有一个空位,你比较喜欢哪一个呢?”

    “最后。”阿元说完,提着手里轻飘飘的书包,来到最后一排坐下。

    经过班上同学们的注目礼时,阿元并没有发现就在他前面的位置,一个小女孩儿看着他的眼神激动又雀跃。

    年轻的班主任老师总算是松了口气,开始跟同学们进行新学期的友好互动,问问大家假期里面做了什么呀,有没有跟爸爸妈妈出去玩儿啊,特别开心的事情也可以跟大家分享分享。

    阿元冷漠脸坐在最后一排,他身旁是一个白白生生的小胖子,好奇地趴在桌子上,眼睛都快贴到阿元身上去了。

    “我刚才在走廊上看到你了。”小胖子到底忍不住好奇,跟阿元主动开口了。

    阿元并不理会。

    小胖子也能继续八卦:“我看到你身边有一个漂亮大姐姐哦,她是谁啊,你的姐姐吗?”

    阿元默默把目光转向小胖子,眼刀子嗖嗖的。

    想死吗?

    小胖子莫名读懂了阿元眼神的含义,干巴巴地笑着:“那,那位漂亮大姐姐一定是你的妈妈吧,她长得可真漂亮!”

    阿元这才收回冷冷的眼神,冷淡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的妈妈!

    小胖子没能理会阿元傲娇脸的意思,话题一转:“你妈妈这么漂亮真好,我妈妈就不一样,她太胖了,每天嚷嚷着减肥,可还是天天吃炸鸡,你说这样能减下来吗?”

    阿元:你妈妈胖不胖与我没有任何关系谢谢。

    小胖子没有接收到阿元拒绝交谈的信息,他话唠起来真是停都停不下来:“可是没办法,就算再胖她也是我妈妈啊。哎,都说儿子像妈妈,要是我以后也跟我妈一样胖,那可怎么办?”

    小胖子唉声叹气不已,阿元则在他旁边抱着手臂冷笑:放心,以你现在的发展趋势,未来一定能跟你妈一样胖!

    小胖子话题一转:“哎,你刚才在讲台上面说的几句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咒语吗?跟我爸爸最喜欢打的游戏农药一样?”

    阿元继续冷漠脸:咒语?你可以念念试试。

    “哎,顾煦,你觉得我们班上最漂亮的女生是谁?”

    阿元:我不想关心,也一个没看。

    “我觉得是萧月。”小胖子说着说着,还羞答答起来,“就是坐在你前面的前面那个,她可真漂亮,跟我妈妈买的洋娃娃长得一模一样。”

    阿元:洋娃娃?这个爱好放在你身上完全可以理解。

    “你说我以后让她当我的女朋友怎么样?不过,我也很喜欢隔壁班的欢欢,真苦恼啊。”

    阿元:不用苦恼,反正谁都不会成为你的女朋友。

    “顾煦你怎么不说话呀?”

    阿元:没看出来我根本不想跟你说话吗?

    “董冬冬同学,请不要跟新来的顾煦同学说话好吗?”站在台上的班主任老师老早就看到这边的动静了,忍了一会儿还是出声提醒了小胖子董冬冬。

    董冬冬乖乖地哦了一声,摆正姿势坐好,听到班主任老师说假期的趣事,又兴奋地举起手来说要跟大家分享他的事情。

    班主任老师笑意满面地答应了。

    阿元的眼神不着痕迹地在董冬冬身上扫过。

    还真是……朝气蓬勃啊。

    转眼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时间,阿元懒散地靠在椅子上,看到身边的董冬冬起身呼朋唤友一起去上厕所,悄悄撇嘴,把目光无聊地放在窗外。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粉色裙子的女孩儿,踩着珍珠小羊皮鞋,脚步轻快地来到他身边,身子往他面前一探。

    “顾煦同学?”对方笑意盈盈,眼睛闪烁着钻石一样漂亮的光芒。

    阿元回过头,依旧面无表情。

    从面前这位女同学一甩一甩的马尾辫,以及她这身粉红色的蕾丝裙子,阿元轻易判断出了这位女同学的身份——

    正是那位董冬冬同学苦恼的未来女友人选之一,也就是坐在他前面的前面的萧月。

    阿元抬起眼神,落在这个女孩儿的脸上,眉头微蹙。

    以他的记忆力,竟然觉得这个小女孩儿看上去有些眼熟?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但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阿元却有点想起不来了。

    这让阿元觉得不满,他自认为他的记忆力超群,更是在经过专业的记忆训练,在大脑中创造记忆宫殿后,对过往的所有事情都能够清晰记起,包括他见过的每一个人。

    哪怕他现在的年龄,仅有七岁。

    天才从来都是超乎常理的存在。

    “你还记得我吗?顾煦同学!”萧月充满期待地望着阿元,很希望他能记起什么。

    但遗憾的是,阿元在打量她半天之后,最终摇了摇头。

    “你认错人了。”阿元惜字如金,很有其父风范。

    怜香惜玉这种事情,七岁的他更是完全不懂。

    萧月有些失望:“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们以前见过啊!”

    “什么时候?”

    萧月环顾四周,小声的说:“我们一起被人贩子拐卖过,当时是你救了我们,难道你不记得了吗?”

    萧月这么说,阿元的记忆瞬间浮现起来,脑子里一张脏兮兮的脸,也跟面前这个小女孩儿对上了号。

    原来是她!

    想来阿元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他被两个人贩子抢走兔子玩具,随后被两人绑走的耻辱经历。那场经历,他还顺便收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家臣,也是他未来的左膀右臂,成景。

    说起来,成景那家伙又在什么地方呢?

    阿元思绪很快飞了起来,也没有注意到萧月变得关切紧张的眼神。

    他记得吗?他还记得吗?

    就算他不记得,她却还一直记得,在她人生中最害怕的时候,没有爸爸妈妈,也没有哥哥姐姐,什么人都没有的时候,是他教她要坚强,并且鼓足勇气,反抗了绑架她的人。

    从小被家人捧在手心里、受尽万千宠爱的小公主萧月,从那个时候才开始真正长大。

    所以她一直都记得这个小男孩儿,也希望能够找到他。

    可惜,她拜托爸爸妈妈费尽了心思,也没能找出这个小男孩儿的身份。家里还因为她的坚持,直接从另一个城市转移到了京城,从此在京城定居。

    就在萧月一天天失望的时候,她终于等到了这个男孩儿!对方还成了她的同班同学!

    阿元对萧月的激动完全不能理解,他只是想起了那场绑架,想起了成景。

    哦对了,还有这个萧月,他有一个印象特别深的地方,就是这个看起来跟兔子一样弱的小女孩儿,被逼急了也会有拿着刀猛戳人贩子大腿的时候。

    那样子的她,可比现在穿着公主裙的样子顺眼多了。

    “你还记得我吗?”萧月又问了一遍。

    阿元瞥她一眼。

    “记得。”

    萧月脸上刚刚露出兴奋的神情,就见阿元说了一句:“然后呢?”

    “什么然后?”萧月有些傻眼。

    “你这样说的目的。”阿元耸耸肩,觉得对方找上他总不会是因为无聊吧?

    难道是因为警告,不想让他对别人说出绑架这件事情?也是,女孩子脸皮比较薄,被人知道了肯定会觉得很丢人。

    阿元抱着手臂神游天外,下意识觉得除了他亲亲妈妈以外的所有女人,一概都非常的麻烦且无聊。

    他自然是没有在这浪费时间的打算。

    萧月很委屈,她咬着下唇:“我,我只是想跟你做朋友。”

    “不。”阿元干净利落地做出拒绝的回答。

    萧月都快哭了:“可是,可是我们是一个班上的同学了啊。”

    “同学就是朋友?”阿元反而疑惑不解地问了一句。

    萧月说不出话来,瘪着嘴要哭要哭的样子。

    她作为全家人的小公主,拥有爱她的父母,和优渥的家境,从小就是被家里人百依百顺长大的,何曾听过别人跟她这么直接地说这种话?

    “当然,当然不是。”

    萧月拼命忍住泪水,直觉认为顾煦同学肯定不会喜欢女孩子哭。

    因为她拽着裙角,委屈巴巴的时候,顾煦同学就已经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

    她只要使劲儿憋着,知道回到座位上,才哇的大声哭起来。

    “萧月,你怎么了?”她的同学,也是她的同学小美凑过来安慰她,顺便忿忿不平地瞪向后座的阿元,“那个顾煦太过分了,怎么能这么跟你说话呢?”

    萧月抽抽搭搭地说:“不,不是顾煦同学的错,是我的问题,我不该哭的,我真的不想哭啊怎么办。”

    小美问:“不过你喜欢他吗?刚才是告白给拒绝了吧。”

    萧月不解:“什么是告白?”

    “就是女孩子对男孩子说喜欢,然后两人啵啵啊,电视上都这么演,你没看过吗?”对这一切很懂的小美,很义气地给萧月科普。

    萧月这下不哭了,因为她脸红了。

    萧月能够收到班上小男生的追捧不是没有道理的,就像她现在哭得满脸通红,又露出羞怯眼神时,简直漂亮得不像话,琉璃般的眼珠子就跟被水洗过一样干净好看。

    “告,告白?可我刚才不是在说喜欢,只是说想要跟顾煦同学做朋友啊。”

    小美一拍桌子,神色激动:“这就是喜欢啊!”

    萧月懵懵懂懂:“是吗?”

    “当然!但是他拒绝你了是不是?”

    萧月低落地嗯了一声。

    “哼,这个渣男!”

    “渣男又是什么?”天真单纯的小公主萧月照旧充满好奇。

    小美也孜孜不倦地给她继续科普:“就是很坏的男孩子!我妈就老是跟我说,我爸就是个渣男!”

    萧月知道小美的爸爸,听说在外面找了一个阿姨,给小美生了一个妹妹,正在跟小美的妈妈闹离婚。

    她迅速摇头:“顾煦同学绝对不是渣男!”

    小美可怜地看着萧月:“你现在已经完全被他给迷住了,所以说什么都不听,我妈说过,恋爱的女人最没有脑子,所以她才会被我爸给骗了,你可别被顾煦骗了啊,说不定会变得跟我妈一样。”

    小美耸耸肩,才七岁的孩子,说起这些事情来却是一套一套的。

    有点好笑,也有点悲哀。

    萧月不懂,她只是静静托着下巴,不断用目光偷偷打量阿元。

    顾煦同学,依旧还是这么好看啊……

    ——喂喂,萧月小朋友,小小年龄只知道看脸是不对的知道吗?

    下课的时间很短暂,上课铃声响的时候,阿元的同桌董冬冬同学回到了位置上,咬牙切齿地等着身边的阿元。

    阿元本来不想理会,但是小胖子活跟要吃了他似的,他才不得不转头问了一句,怎么了。

    “我要跟你绝对!”

    “是决斗。”阿元露出你很无聊的表情,“没空。”

    “萧月居然喜欢你!”

    “……你想得太多。”

    “我不管,我就是要跟你绝对,哦不,决斗!”

    “哦。”

    阿元不再说话,从包里翻开一本书,跟课本内容截然不同的高深晦涩。

    这二年级小学生的生活,真是寂寞如雪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