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548章 温馨家宴

    这一整节课,阿元都没有去看身边小胖子怨念深深的目光。

    整个上午的课程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去的,反正好不容易等到午休的午饭时间,阿元所在的地点也从教室换成了食堂。

    这个学校食堂其实很不错,配备有专门的营养师,以及一流的厨师团队,毕竟这个学校可以算是偌大京城里数一数二的重点小学,不论是师资还是资金来说,都是非常充裕的地方,在学生们的身体素质方面,自然是严格配合并响应国家的号召。

    所以这食堂的饭,真的不难吃。

    偏偏对于阿元来说,不是这样。

    他看着自己面前搭配得宜的两荤一素,听身边同学讨论,每天都在变换不同的菜色,卖相颜色也非常不错——可他就是吃不下!

    阿元本来就挑嘴,从前不管是住在涵碧园还是住在顾乔的青麓山庄时,一张嘴能把厨师团整得死去活来。

    后来遇上姜锦,他看似胃口变大,不再挑嘴。事实却是他只接受姜锦亲手做的菜,之后勉强加入了老爸的菜单。

    要他在这里吃食堂的饭?这,有点困难。

    阿元看着其他孩子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自己用筷子戳着饭菜却索然无味,没有任何想要动筷的想法。

    大抵是因为心情和胃口都不好,阿元周身的气息都很阴沉,别说其他敏感的孩子们了,就连巡逻的老师们都注意到,潜意识避开了他的区域,才让坐得满满当当的食堂,唯独他所在的桌子没有一个人敢坐。

    看上去,反倒像是阿元被孤立了似的。

    不远处,阿元的同桌小胖子,哦不,董冬冬同学纠结地咬着筷子,心里的天平不断权衡倾斜。

    顾煦同学看上去很可怜的样子,要不然他过去跟顾煦同学一起坐好了?

    不不不,他怎么能轻易对敌人心软呢?顾煦同学可是他的情敌!是未来要跟他抢萧月同学的人!

    可仔细想想,顾煦同学人还不错的样子,上课的时候还借了他橡皮擦……

    ——知道小胖子心声的阿元,一定会忍不住吐槽:是我借你橡皮擦吗?明明是你主动拿走的,我们根本不熟好吗?

    小胖子同学还在纠结,忽然间眼睛一亮。

    他看到一个人走进来,整个食堂都跟着亮起来!

    萧月!他心目中的女神!之一!

    小胖子乐呵呵地偷偷打量着萧月,全然忘了上午的时候,这位萧月同学还联手顾煦给了他重重一击,体胖果然心宽。

    然后,小胖子就看到萧月径直走向顾煦,一颗小男生芳心顿时碎了一地。

    萧月已然来到阿元面前,怯怯地问了一句:“顾煦同学,我可以坐在你旁边的位置吗?”

    “不可以。”阿元果断拒绝。

    萧月也不伤心,倒像是习以为常地哦了一声。可情绪也不是完全没有,她乖乖地耷拉着脑袋往旁边走去,马尾辫看上去就低落许多。

    阿元用筷子在盘子里挑挑拣拣,半天也没能吃下一块肉,冷峻的小脸上写满了不耐烦。

    冷不丁又是一个声音在他旁边响起:

    “那我能在你旁边坐下吗?顾煦同学。”

    这个声音跟之前的声音都不一样,比起几岁孩子,稍微成熟那么一点点。

    阿元觉得这个声音莫名耳熟,抬头一看,就见到一张久违的脸,也是他刚刚才想起过的人!成景!

    “你?”阿元很是意外,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成景。

    成景不应该正在军营里面训练吗?

    但是又为了不耽误他的课程,所以就让他在基地附近的一座乡村小学上课,另外顾家又请了专门的老师教导他,怎么也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学校才对!

    “大哥好!”

    成景也不在乎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朝着一个七岁孩子声音响亮地喊大哥这个场面有多么魔幻,更不在乎其他孩子们奇特诡异的眼神。

    他站在阿元面前,抬头挺胸,腰杆笔挺。

    周围一头雾水的孩子们看不出来,从小同样算是在军营长大的阿元却知道,成景这姿势,是绝对标准的军姿。

    哦对了,之前就听老爸说过,成景是个很有潜力的苗子。

    “坐。”

    阿元看着成景在他面前的位置一屁股坐下,还放下一个保温盒,少年老成地抱着手臂等待成景的解释。

    “其实我也是今天转学过来的,嘿嘿。”成景摸着后脑勺,笑得很是憨厚。

    阿元一抬眉,怎么回事?

    “当然是为了好好保护你啊!”成景拍着胸脯,不言不惭地开始保证,最后却在阿元怀疑的目光中落败,“好吧,其实是首长,我之前读的那个学校不好,就算有家教老师上课也不行,就顺便把我转来了大哥你在的学校,前面的一句话是我自己理解的。”

    成景年纪不大,不过十多岁的孩子,却因为从小的家庭生活,把一切看得很现实。

    比如他现在安稳的生活,还有光明的未来,到底是如何得来的。

    对此他清楚,也感激着。

    因此他把自己的定位放得很准确,就是阿元的小弟,一声大哥自然叫得毫无心理障碍。

    阿元撇撇嘴:“你先管好自己吧。”他的目光总算是落在成景面前,“你自己带了保温盒?”

    阿元也看到不少孩子带了保温盒,应该都是家里给做的饭,没想到成景居然还有自己带饭的习惯,也就好奇那么问了一句。

    “啊!哦!这是大哥你的!”成景把保温盒推到阿元面前,又把阿元面前的餐盘换到自己面前,“我刚才就看到大哥你了,这些饭戳来戳去的多可惜,还是我来吃吧。”

    阿元倒是无所谓,反正他也吃不下。

    但是成景怎么就知道他会吃这个保温盒里面的饭?

    成景看出了阿元眼神里的怀疑,让阿元自己打开看看。

    保温盒一打开,香气扑鼻,一股熟悉的饭菜香味飘进鼻子里,让阿元瞬间愕然。这熟悉的味道,不正是妈妈的手艺吗?

    成景嘿嘿笑着:“这个饭盒是才送到门口的,绝对新鲜热腾!大哥你快点吃吧,要不吃饭,首长跟首长夫人肯定会担心的!”

    成景倒是学了军营里的那一套,把顾寒倾跟姜锦叫成首长跟首长夫人。

    阿元却是也一皱眉,这个称呼太打眼了:“叫叔叔阿姨。”

    “啊?”成景一脸懵逼。

    阿元也不解释,定定地看着他。

    成景慌乱不已:“我怎么能这么叫呢?那,那可是首长跟首长夫人!”

    阿元默不作声地环顾周围一圈儿,意有所指。

    成景素来很能理解阿元的意思,以前阿元不肯开口的时候,就能靠看阿元的眼神理解他的意思,现在加上简单的文字解释,就更不用说了。

    也是这样,成景才意识到,首长首长夫人这样的称呼,放在军营里面很正常,可在学校里却太招摇过市,恐怕会破坏阿元低调的想法。

    “好,好吧。”答应是答应了,成景却怎么也把那声叔叔阿姨叫不住口。

    阿元懒得在意成景这些纠结的小心思,拿起小木盒里面的筷子,开始吃妈妈亲手给他准备的饭菜。这香味让他食指大动,与方才面对食堂饭菜面无表情的样子截然不同。

    成景感慨不已地看着阿元。

    阿元被看得不舒服,瞪了他一眼:“看什么!”

    “没,就是有些不习惯。”成景笑嘻嘻道,“以前大哥你可是高冷得从来不说话的。”

    阿元沉下脸色,看着成景的目光有些危险。

    成景这才意识到他说错了话,讪讪地缩着脖子。

    “不想吃饭了?”

    小几岁的阿元,教训大几岁的成景没有半点违和感。

    “我,我已经吃完了。”成景弱弱道。

    阿元低头一看,果然看到刚才满当当的餐盘,现在已经一扫而空。他的表情险些龟裂露出破绽,对成景吃饭的风残云卷之势叹为观止。

    “哦。”收拾好表情的阿元,终于发现他跟成景废话就是浪费时间,还不如趁热把妈妈的饭菜吃了。

    午饭过去,阿元总算是找回了一点心里的和平。

    再加上有成景在,他也不再这么讨厌这个学校。

    算了,再待下来看看吧。

    下午的课程开始了,在回去自己教室前,成景当然是要把阿元先送回他的教室,亦步亦趋地跟在阿元身后,很有小弟的风范。

    有路过认识成景的人指着他哈哈大笑:“成景!听说你认了个二年级的大哥?看来就是这位吧?”

    贯来逗比的成景,却没什么表情地看了对方一眼,察觉到这份暗中的恶意。

    他知道,从他今天转学来开始,班上就有人看不惯他。

    理由也很简单,只因为他是从乡下学校来的。

    这群五年级的小学生们,却已经开始有了阶级意识,自认为是高人一等的帝都学生,对成景这个乡巴佬当然是百般看不起。

    今天只是开学第一天,所以这份恶意仅是停留在话语上而已。

    成景本不想理会,倒是阿元比他先一步停下脚步。

    “他是我哥哥,你有意见吗?”

    别看阿元只有气场,可他的气场实在是唬人,打小就被顾家捧着长大的阿元,撇开早两年的苦生活不谈,是实打实被金玉浸淫长大的权贵子弟。

    小小年纪,他身上已经有了名为气场的东西。

    对方一个小小的五年级学生,不过一个照面,就被阿元的眼神给吓住了。

    “哥哥?别开玩笑了,有哥哥管弟弟叫大哥的吗?”对方还死鸭子嘴硬,抓住有大哥不放。

    “我们兄弟之间打赌,你有意见?”

    “没……没!”说完对方就跑掉了,看阿元的眼神跟见到班主任老师那么可怕!

    成景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阿元,眼神闪动。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阿元会给出一句兄弟的解释。

    他低声说:“我怎么敢说是您的哥哥呢?”

    成景从被顾家带回去的那一天开始,就被告知得很明确,他会是未来顾煦的左膀右臂,也是顾家的家臣,顾煦的下属。

    忠臣死士这种事情放在如今的年代看似搞笑,但是在传承百年的世家之内,却屡见不鲜。所有类似成景的幸运儿,除了享受世家带来的资源便利,也要做好为家族奉献一切的准备。

    这些事情,成景当时听得很清楚,但他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毕竟他那时的情况,实在没有拒绝的余地。

    现在阿元的一句哥哥,却让他内心深深动容着,有种心甘情愿想要认了面前着小孩儿当大哥的冲动。

    “大哥,我这辈子都要当你的小弟!”

    “不需要。”

    “大哥!”

    在阿元第三十七次看手表之后,开学第一天的下午课程也终于在铃声中结束。

    最后一堂课,班主任老师给孩子们布置了一个任务,让他们写一篇演讲稿,给全班同学讲他们的妈妈,下个星期每个人都要到台上与大家分享。

    这是开学第一个星期的作业,班主任老师吩咐孩子们一定要好好想。

    等老师一走,教室就炸开锅了,孩子们连跑出教室都来不及,先开始了一场激烈的讨论,题目就是“我的妈妈”。

    “我的妈妈可厉害了!她会做好吃的饭菜!还会给我洗衣服!每天晚上还要给我讲故事!”说话的小女孩儿一脸骄傲。

    旁边那个一看就很淘气地小男孩,叉着腰不屑道:“你的妈妈是保姆吗?”

    小女孩儿哇的一声哭了。

    小男孩非但不觉得愧疚,反而得意洋洋地介绍说:“我的妈妈是一名律师,每天都能挣很多很多钱,她说了,长大了她所有的钱都给我娶媳妇!”

    “你妈妈算说什么,我妈妈说等我长大了,就给买跑车!”

    “跑车是什么?”

    “这都不懂?你是三岁小孩子吗?”

    “我七岁了!”

    “我妈妈是一名老师!”

    “我妈妈是医生!是白衣天使!”

    “我妈妈……”

    “我妈妈……”

    听到耳边不绝于耳的“我妈妈”讨论,阿元收拾书包的动作越来越慢。

    他不屑的目光在这群幼稚鬼身上扫过,在心里冷哼地同时,却有一种蠢蠢欲动的想法。

    他很想上去告诉所有人,我妈妈可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演员!她刚连续两年拿下了金鸡奖影后!

    ——起初阿元对什么金鸡奖,什么影后并不了解。知道他知道妈妈在这方面的荣誉,专门去调查了一番,还背诵了一些资料,至今已经能够侃侃而谈,俨然一个金鸡奖专家。

    他这一切,当然都是出自于对妈妈满满的爱啦!

    阿元脸上不自觉多了骄傲的神情,经过一群争论不休的小鬼头身边时,颇有一种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得意。

    反正你们妈妈都没有我妈妈厉害!哼!

    来到校门口的阿元,一眼就看到了那辆白色的保时捷卡宴,是姜锦为了方便接送他上下学,专门买的新车。

    车上的人显然也看到了他,按了一下喇叭。

    阿元踩着欢快的小步伐跑了过去,表情一改在学校的淡漠高冷,笑逐颜开得像个暖心小天使。

    姜锦伸手帮阿元打开车门,方便阿元跳上来。

    “妈妈!”阿元跳上副驾驶座,一下子扑在姜锦怀里,依恋地在她怀里蹭了蹭。

    终于等了一天妈妈来接他了!

    阿元顿时觉得一天的煎熬都值得了!

    “怎么样阿元,今天在学校开心吗?”

    阿元本来想摇头说不开心,但是看到姜锦期待的表情,这些话最后咽进了肚子里,违心地点着头说“开心”。

    姜锦揉乱了阿元的头发,笑眯眯道:“我就知道宝贝你一定会喜欢学校的!同学们有趣吗?有女孩子喜欢你吗?”

    前面一句话还能够理解,最后一个问题是什么突变画风?

    阿元斟酌了一下:“还好吧。”

    这小大人的口吻把姜锦直接逗笑了。

    “还好吧?什么叫还好吧?”

    阿元耸耸肩,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但他并不打算跟妈妈讲他的笨蛋同桌,还有那个烦人的小公主。

    不过:“成景也在这个学校吗?”

    姜锦当然是知道成景的:“对哦,我都差点儿忘了,你爸之前说要让成景也转进这个学校。怎么样,你们相处得还好吗?阿元,虽然成景身份特殊,但是你要好好对他哦,要把他当成平等的看待,居高临下什么的妈妈最讨厌了,知道吗?”

    阿元当然不会拒绝姜锦的谆谆教导。

    “我知道的妈妈。”

    姜锦这才满意点头:“果然是妈妈的宝贝儿子。不过今天要去涵碧园不行,明天吧,明天你把成景带到家里来,妈妈给你们俩做好吃的。”

    阿元嗯了一声,哪怕不情愿,却也勉强同意跟成景分享一下妈妈的手艺。

    “为什么要去涵碧园?”阿元突然问了一句。

    平时回涵碧园都是有惯例的,因为涵碧园在北云山,离京城市中心比较远,所以在阿元上学的时候,基本都是周末回去。

    今天怎么就破例,选择在周一回涵碧园了?

    姜锦想了想:“……好吧,其实妈妈也不知道,就是你爸爸突然说的。”

    她是真的不知道,顾寒倾也是突然告知,除此之外也没有解释太多。

    “对了,我要给你爸爸打个电话。”姜锦自言自语说完,用车载电话给顾寒倾打了过去。

    漫长的嘟声响起,却一直没有接。

    姜锦把电话挂断之后,又重新拨打了第二次。

    阿元这次奇怪地看了一眼姜锦。

    他是一个很细心的孩子。

    以前妈妈给爸爸打电话,也会有打不通或是无人接听的情况出现,但是妈妈都会说,爸爸一定是在忙,不要打扰他,然后绝不会进行第二次重复拨打。

    可现在为什么会?

    在第二次电话依然没能接通的时候,姜锦选择了第三次、第四次继续拨打。

    终于在第五次拨打时,电话接通了。

    “喂?”

    姜锦听到顾寒倾的声音总算响起,紧绷的神经随之松弛下来,还悄无声息地松了口气。

    “锦锦?我刚才在开会。”顾寒倾没等姜锦问出口,就提前解释道。

    姜锦笑道:“你以为我在查岗吗?我是想问你,什么时候能上涵碧园?”

    “大概还有一个小时。你们现在已经在路上了?”

    “嗯,应该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

    “那我会尽量早点到的。”

    “好!”

    姜锦语气轻快地挂断电话,往旁边看了一眼,疑惑道:“阿元,怎么这么看着妈妈?”

    阿元直言不讳说出自己的发现。

    “我有这么样?”姜锦想了想,笑得无所谓地在阿元脑门上弹了一下,“你这孩子还真是想多了,妈妈哪儿有这样!”

    阿元一摊手:“好吧,妈妈说了算。”

    不出半个小时,姜锦按照原定车程上了北云山,黑色铁门无声朝她打开,绕过盘山公路,姜锦上到坐落在山顶的涵碧园,从看到大门那一刻,就嗅到了几分不同寻常的味道。

    怀揣着疑惑,姜锦停好车,带着阿元来到大门前。

    看着紧闭的大门,姜锦的疑惑不由得加深。

    自打她成为顾寒倾的未婚妻之后,虽然失去了先前每次上门,都有一群人在门口迎接的待遇。但是这个改变姜锦充分能够理解,一家人不需要那么多的虚礼,一堆人站在门口迎接什么的,反倒像是对待客人,她更喜欢这样随便自然的。

    却也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大门紧闭啊!

    姜锦直觉哪里不对,带着阿元小心翼翼地上前敲门,自我安慰说也许是涵碧园的人不知道她来了。

    “妈妈。”阿元牵着姜锦的手,小脸上同样浮现疑惑。

    姜锦扣动门环,笃笃笃。

    没有动静。

    姜锦只好再次扣动门环。

    这次里面终于传来动静,是有人从里面缓缓打开大门的声音。

    “砰!”一朵礼花在她面前炸开,惊得姜锦呆呆的,都没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祝贺你小锦!”

    “恭喜你再度得奖!”

    “创造历史,再立辉煌!”

    “欢迎我们的影后小锦!”

    一声声欢呼,一声声祝福,从门内飘出,轰然在姜锦头顶炸开,炸得她七晕八素,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顾家一众人等看到她愣愣的没什么反应,以为她是被吓到了。

    “我就说别搞什么惊喜了,一家人温温馨馨吃顿饭多好!”

    “这个提议最初就是你说的!”

    姜锦看着顾笠跟顾筱在那里吵吵闹闹,确切地说是顾筱在找哥哥顾笠吵架,插着腰的样子很有泼辣女子的气势——她这才缓过神来,脸上徐徐绽放一朵笑意。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

    她以为顾家没有因为她演员的身份,而拒绝接纳她,就已经足够开明。却完全没有想到,整个顾家居然会因为她再度拿下金鸡影后而这样帮她庆祝!

    满满的幸福在姜锦的胸膛间回荡,她感受到了来自家人的温暖。

    久违的,来自家人的温暖。

    感动,喜悦,幸福……

    姜锦还在人群里面看到了顾寒倾笑吟吟的脸,正是半个小时前还说在开会的这位。

    她娇嗔地瞪了顾寒倾一眼。

    如果不是这个家伙,她也不会这么被动,毫无征兆地买的努力这么大一个惊喜啊!

    但转眼想想,如果不是太突然,事先她一无所知的话,这份喜悦感也不会像现在一样翻倍又翻倍。

    顾寒倾站在人群里,看着姜锦,无声动动嘴。

    姜锦却看懂了他在说什么。

    他说。

    爱你。

    姜锦笑得更加灿烂了。

    姜锦走进涵碧园,才发现这里从大门开始就张灯结彩,顾笠手上还拿着一个礼花,而顾老太太跟顾乔还有于知雅手上各自抱着一束鲜花,在姜锦走进来之后,挨个挨个地递给她。

    地上还铺着红地毯。

    “怎么样小锦,有没有再次走红地毯的感觉?”顾乔把花递给她的时候,还在朝着她眨眼。

    姜锦当然是回答有啊。

    如果她身上穿的礼服就更完美了。

    不过因为今天是阿元开学的第一天,所以姜锦特意打扮了一番,也是穿的一身裙子,踩在这红地毯上,顿时星光璀璨,俨然这涵碧园化身成为金鸡奖颁奖典礼的现场。

    顾家人就像是在这种行为告诉她,虽然家人们很遗憾没能去金鸡奖,但却用这种方式在弥补她。

    顾筱在人群后欢呼了两声,又调皮地放出几个礼花,砰砰炸开。

    彩带漫天飞舞,再配合涵碧园这张灯结彩的气势,越发节日气息浓重。

    落在姜锦身后的阿元也没有被顾家人遗忘,因为今天也是阿元的重要日子。

    “恭喜你成为了小学生哦阿元!”

    “果然是我们家的天才,入学就读二年级呢!”

    顾筱是所有人中笑得最为促狭的,大抵是她能够看明白阿元这个三无小孩对学校那种地方的烦躁,故意打趣他:“阿元弟弟,学校好玩儿吗?开心吗?有小美女吗?”

    阿元淡淡瞥了她一眼。

    难道说女人们的关注点都是这么奇怪,妈妈也是,顾筱这个当堂姐的也是,比起学业都更在乎学校有没有什么小美女。

    阿元有点心累。

    一家人的位置很快从大门口转移到了宴会厅里。

    大家纷纷恭贺姜锦拿下这次的金鸡奖影后不说,还各自送上了礼物跟祝福。

    其中最为土豪的是顾乔,为姜锦送上了一辆价值百万的房车,如此一来,姜锦之前的保姆商务车就可以淘汰了,这辆新的房车能够成为一个移动的小套房,也能够帮身为演员的姜锦解决很多烦恼。

    姜锦看到顾乔脸色不错,自然发现她原本的担心是多余的。

    “二姐,你气色看上去反而变好了呢。”

    顾乔有些意外地摸着脸:“真的?”

    于知雅也在旁边搭话道:“我说小乔你还不信呢,你跟小锦坐在一块儿,跟亲姐妹似的。”

    顾乔摆着手:“什么亲姐妹,我比小锦大十几岁呢,说出去让人笑话啊!”

    嘴上说着不是不是,其实顾乔脸上早就已经笑开花了。

    毕竟没有一个女人能够拒绝别人夸赞她年轻。

    顾乔也是女人,也不例外。

    乔诗语笑着道:“少了烦心事,人自然要变年轻的,小乔我之前说你你不听,早这样不就得了。”

    这是意有所指,不满顾乔明明知道周安知的那烂摊子事儿,居然也对家人忍住一个字不说。

    乔诗语又道:“小乔还年轻着呢,完全可以再找找,别整天都沉溺在工作里。”

    顾韩城难得开口:“我听说小乔已经把工作逐渐移交给顾言了?”

    “真的?”

    顾家人都有些意外,看样子之前应该都没听说过这件事情。

    顾言是顾家的旁系子弟,从辈分上来说,算是顾乔的侄子。

    其实顾乔在东雅集团并不介意用顾家子弟,只要能力过硬。当然,其他方面都是一概平等,特权什么的不用想,但有才华也绝对不会被埋没。

    因此,有史以来进入东雅集团工作的人很多,还有不少顾家旁系子弟坐在东雅集团的高管核心位置。大概是因为顾家一直家风严格清正,所以这么多顾家子弟在东雅集团供职,却一直没有查出来有贪污受贿的情况。

    顾言则是顾家年轻一代进入东雅集团后的表现佼佼者,他毕业于哈佛大学商学院,攻下硕士学位之后,在华尔街进行了短暂的两年磨砺,随后回到东雅集团,展现了独到的商业才能。

    顾乔曾经当着所有顾家直系旁系的人夸过顾言,说他是顾家最有商业才华的人,必然会成为未来商海里的骄子。

    那是若不是顾乔还有儿子周鸣溪,想必顾家所有人都会把顾言当成顾乔的继承人。

    这个继承人,当然不是继承财产,而是继承顾乔对于东雅集团的野望和谋划,也是辅佐东雅集团更上一层的未来掌舵者。

    顾家从来不避讳外家人坐东雅集团一把手的位置,毕竟东雅集团的股权分配,尽管大部分都在顾家直系也就是顾韩城顾寒倾顾乔三人手上,另外旁系也持有小部分股份,这些股份说小也不小,东雅集团这样的庞然大物,百分之一的股份都是一笔庞大的数目。

    所以说,东雅集团掌舵者的位置,历来都是有能者居之。比如顾乔就是从都旁系的堂叔手上,接过东雅集团董事长的位置,她也把东雅集团发展得很好,证明了自己坐上这个位置的正确性。

    东雅集团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能一直保持旺盛活力,不断往前进步,而没有像一些家族企业那样,最终落入固步自封的下场。

    至于那位顾言,在进入东雅集团展现了商业才能之后,顾乔很快把他从基层提拔到自己身边,从一个小助理做起,直到如今成为了顾乔身边的一把手大秘。

    虽说是秘书,但是董事长身边的秘书职位,足够跟集团内部的高管平起平坐,更重要的是,这个位置是顾乔的亲信,若是在周鸣溪不争气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被顾乔扶上继承者的位置。

    如今事实摆明了,周鸣溪是烂泥扶不上墙不用指望,顾言被指定的可能性自然也就变大了。

    现在再听顾韩城这番话,这件事情差不多算是敲定了。

    从头到尾都显得很稳重、也没怎么说话的老爷子,终于开口了:“小乔,顾言的事,是就这么定下来了?你已经看好了?”

    顾乔郑重其事地放下筷子:“是的,我考察过这孩子很多年,是个不错的人选。如今只是第一步,等我把集团事务移交得更多之后,如果顾言这孩子的能力让我很满意的话,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

    顾元参点点头,没有多问。

    东雅集团到底已经交到顾乔这些人手上,他不便过多插手,顾乔的态度就已经足够。

    只是顾家这番话又透露了另外一番意思——

    她说,考察了顾言很多年?

    莫非,顾乔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让自己的儿子周鸣溪,坐上东雅集团继承人的位置?原来东雅集团和顾家那么多人的担心,都是白担心?

    事实也的确如此,能让东雅集团扩张到如此地步的顾乔,怎么可能是一个为了儿子,就盲目枉顾集团的愚蠢母亲呢?在身为一个母亲之前,她更是东雅集团的顾女士!

    不过顾乔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那二姐是打算从东雅集团退休了吗?”姜锦好奇地多问了一句,“这样可就太好了,二姐不是还有自己的梦想吗?”

    说着,她还故意朝着顾乔挤挤眼睛。

    顾乔一愣,随之哭笑不得。

    “你还真是鬼精灵得什么都知道!小锦啊,你是不是在我肚子里面放了蛔虫?”顾乔的玩笑话,也惹得姜锦会心一笑。

    其他人却纷纷不解了:“什么梦想?”

    “画画,我小时候不就是说过,以后要当个大画家吗?跟姜瓒老先生一样伟大的画家!”说起幼年的宣言,顾乔居然也不好意思起来,“不过这个梦想的口气有点太大了,我现实一下,希望能达到姜瓒老先生百分之一那样的成就,我就心满意足了。”

    顾乔要的,不是多么出名,一幅画卖多少钱,她只是想做一点真正想做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