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549章 婚期

    不是身为顾家之女,而是身为顾乔,真正要做的事情。

    殊不知,顾乔跟姜锦的这几句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

    “画家?”

    顾乔这么一说,乔诗语还真的想起来了。

    小时候顾乔是个闲不住的性子,整天拿着毛笔在墙壁上写写画画,美名其曰创造作品!不过在她把顾元参的那些珍藏画作翻出来并在其中一幅上留下污渍,顾元参气急了,让她罚站一小时,自那以后,顾乔才消停了些。

    等顾乔年纪大了,这些童言稚语也没有再听她提起,顾元参乔诗语夫妻俩理所当然认为她当年的话都是随便说说。

    原来,那些才是小乔所谓的真正梦想。

    乔诗语有些心酸,想着女儿坐在东雅集团那个高不胜寒的位置上,为此失去了那么多东西,就有一种流泪的冲动。

    她用手帕沾着眼角:“怎么不早点说?你早点说出来,我跟你父亲一定会支持你的。你看我跟你父亲,什么时候逼过你?”

    一想到顾乔若是做了想做的事情,那她一定比现在快乐很多,而不是如今一般家不成家。

    顾乔一愣。

    好像……还真是这样?

    顾元参乔诗语作为父母来说,一直都很开明,也未曾逼迫过孩子怎样抉择未来的路,包括顾韩城与顾寒倾两兄弟,他们如今的路,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顾乔不由得想,难不成,还是她自己给自己套上的枷锁?

    自认身为顾家长女,哥哥从政,弟弟从军,她也理所应当该从商,撑起东雅集团才对。

    于是她把东雅集团当成自己的责任,说白了,就是自行套上了一个枷锁。

    顾乔才发现,她并没有以为的那么聪明,反而做过很多蠢事。

    比如周安知,比如东雅集团。

    “我明白了。”顾乔低声说了一句。

    在桌的顾家人发现,顾乔说这句话,并非是敷衍,反倒是眉眼间皆是豁然开朗,就像拂手抹去了山水间蒙蒙雾气,水色见明,翠色流淌,竟是说不出的生气勃勃,整个人都恍然年轻许多。

    看到这样的她,顾家人便都知道——

    顾乔是真的想明白了。

    他们不再多言,众人气氛融洽地谈论起了其他话题。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顾家不能在饭桌上说话的禁令被解除,连顾元参都习惯在家宴的饭桌上问一问大家的近况,算是长辈的定例询问。

    乔诗语笑道:“小锦这次拿到金鸡影后,我真是太开心了!我还坐在电视前看了同步直播呢!小锦你的获奖感言我也一个字没落下哦!”

    “哦,所以你在第二天就给老朋友们挨个挨个打电话炫耀了是吗?”顾元参冷不丁吐槽道。

    二老出乎意料的对话,让顾家人们怔愣片刻后,不约而同笑出声来。

    乔诗语很不满地给老头子飞了个眼色:“有你这么乱说话吗?”

    “这不是事实?”

    乔诗语哑口无言。

    毕竟挨个给老朋友打电话炫耀自家孩子得奖,也是确有其事。谁让之前好些人都在老太太面前明里暗里说演员这个职业不好,不单纯云云。

    现在老太太当然要抓住机会炫耀回去,谁家里有能连续两年拿下影后荣耀的孩子?创造了历史不说,主演的电影还荣登了华国历史票房排行第一!

    就问还有谁!

    这成绩,乔诗语想低调都不行,必须炫耀啊!

    于是,她尴尬的神情也很快消失,一副自家孩子我骄傲的表情。

    姜锦看得心里暖暖的,亲手给乔诗语舀了一碗雪花蛋酒,笑得甜甜的:“妈,你喝点这个。”

    “哎!”乔诗语笑盈盈地接过,觉得这雪花蛋酒可比平时吃的甜多了!

    顾寒倾见了这婆慈媳孝的场面,浅浅弯着唇。

    紧接着于知雅关切地问起了姜锦的身体问题。

    不仅媒体报道了,金鸡奖典礼姜锦也正面回应了,现在顾家人都能看到姜锦过于瘦削的身体,实在是难以放心。

    姜锦也一概解释是因为新电影的原因,让大家不要担心。

    顾家人没有这么轻易相信,直到顾寒倾点头说了是,他们才揭过这个话题,顺便叮嘱顾寒倾要好好照顾自家媳妇。

    “说起来,现在九月份,也应该准备你们俩结婚的事儿了吧?”乔诗语主动提及,大概是老太太平时太闲了,想到这样的大场面就忍不住激动,恨不得明天就开始上手筹备。

    如今她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看上去比姜锦这个婚礼当事人还要亢奋。

    “现在开始筹备的话,十一二月份婚礼刚好可以提上行程,嗯,要准备的东西太多,场地、礼服、蜜月……”说到一半,乔诗语才想起当事人是顾寒倾跟姜锦,只好停下来询问他们两人的意见,“你们觉得怎么样?”

    姜锦放下筷子,不知道说什么,唯有下意识看向顾寒倾。

    顾寒倾用眼神安抚了她,才道:“十一月,十二月,都太冷了。”

    乔诗语皱皱眉:“好像是有点,那怎么办?”

    “明年的三四月份,锦锦,你觉得好吗?”

    姜锦当然忙不迭点头,明年的三四月,她的身体也应该调理得差不多了——不是她不想尽快结婚,而是姜锦这次拍摄《迷失纽约》,对她的身体摧残太大。

    别看她面上不显,其实姜锦一直都没有康复,还在坚持吃医生开的处方药,唯有顾寒倾与阿元的陪伴能让她好转下去。

    姜锦实在是不想用这种精神面貌来迎接她此生只有一次的婚礼,宁愿往后推迟一点点。

    只是这个话,由顾寒倾说出来,当然比她开口要好得多。

    见顾寒倾跟姜锦都达成了一致,其他人当然没有意见。

    乔诗语还煞有介事地点头说:“三四月份好,春暖花开草长莺飞的。再说了,时间安排在今年底,好像有点太紧了。”

    “这还紧?”话多的顾筱到底忍不住开口,“婚礼在今年底的话,从现在开始筹备也有整整三个月的时间了奶奶!”

    “小孩子家家懂什么,现在的婚礼都至少要提前半年开始筹备的!”

    于知雅跟着乔诗语的话连连点头。

    顾筱悄悄翻了个白眼,心里忍不住想,等她结婚的时候,别说三个月,就算一个月的时间也足够她筹备婚礼!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一个男朋友了!

    乔诗语和于知雅借着这个话题说起了姜锦婚礼的事情,两位都显得精神振奋,连动筷子都忘了,谈话的主题也从什么时候开始筹备婚礼,变成了到底是要传统婚礼还是西式婚礼。

    乔诗语当然觉得传统婚礼好,旗袍汉服什么的,不比白色婚纱好看?

    于知雅却觉得要尊重时下年轻人的口味,办一个白色主题的婚礼就很浪漫。

    话题逐渐争论不休,饭桌上没有一个男人敢开口,都是默默动筷吃着自己的饭。于是两个女人把注意力放在了姜锦身上:

    “锦锦,你觉得传统婚礼好,还是西式婚礼好?”

    姜锦头皮发紧:“都好都好。”

    她这和稀泥的态度,二位当然都是不满的。

    “哪能说都好呢?总有一个你喜欢的。”

    “就是,不是你跟阿倾的婚礼吗?”

    见状如此,姜锦只好硬着头皮道:“那就中和一下吧?”

    乔诗语跟于知雅面面相觑,中和?听上去倒是挺有意思的!

    “现在不是流行新中式吗,就以融合传统元素的新式婚礼为主题好了。”

    姜锦也不是随便说说,比如她代言的品牌大雅,如今已经走出华国,迈向国际设计师舞台,这是主品牌国风起初都没有想到的。

    大雅在当今国际流行的设计元素中,增添了古典华风,这可比一些国际大牌搞得什么华国风来得原汁原味得多,很快在国际设计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并且开始受到明星名媛们的热捧。

    大雅推出的新系列手袋,更是在上线短短一个月,便全线售罄。这些手袋在上线之前往姜锦家里一样送了一个,也算是表达要跟姜锦维持良好合作关系的一种方式。

    也因为大雅,身上代言本就寥寥无几的姜锦,在新一年的华国最具商业价值明星榜单中位列第三。前两位的代言名单都是长长一大串,只有姜锦名字后面是寥寥几语。

    可想而知,姜锦若是多接几个代言,分分钟就可以把前两名挤下榜单!

    最终,姜锦的意见得到了一致认可,乔诗语已经开始盘算明天就开始联系婚礼策划师的事情。顾乔总算是有了一点发表意见的余地,表示会让秘书把全世界最好的婚礼策划公司名单整理出来,发到姜锦邮箱。

    一顿晚饭家宴就这样在欢声笑语中结束,晚饭之后,顾筱悄悄找上姜锦,跟她要一个签名。

    “我的签名?”姜锦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她抱着手臂,好以整暇地观察顾筱脸上的表情,“你确定是要我的签名?我记得,某些人当初可是跟我说,对我的签名完全不感兴趣呢!”

    顾筱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她跺跺脚,小女儿姿态流露无疑:“是,是我的一个闺蜜要!她知道我认识你,拜托我好几次了!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你的!”

    小女孩儿被宠惯了,又脸皮薄,被姜锦调侃两句就忍不住:“你要是不给就算了!大不了我上网上去买!”

    姜锦直接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免费的不要,非要上网买,还不知真假,你是不是傻?”

    “不就是多花点钱吗?”顾筱很傲娇地抬起头。

    顾寒倾恰好从屋内走出,听到这句话,眉宇一挑,便道:“看来你最近的零花钱比较多?”

    顾筱刚嘚瑟起来的毛,迅速温驯地垂落,耷拉在脸颊两侧,乖乖地喊了一声小叔之后:“没有的小叔,我零花钱不多,真的不多!”

    此刻她尝到了自己作死的味道!

    小叔是真能做出告诉她爸妈,给她减零花钱这件事的!

    顾筱平时虽然受宠,想买的东西爸妈都会买给她,就算没有爸妈还有姑姑跟爷爷奶奶。但是零花钱这东西,她是真的没有多少,更何况谁会嫌钱多的?

    姜锦看顾筱急得不行,也有些好笑:“反正你也别去网上乱买!我自己还不知道自己?每年给出多少签名我自己都能记得清,哪能拿出来让人卖的那么多?”

    “那网上那些不都是骗人的咯?”顾筱出离的愤怒。

    “多半?”

    顾筱紧紧捏着拳头,这幅架势不由得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在网上上当受骗过。姜锦在把这份疑问问出口后,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怎么可能!绝对没有!”

    姜锦看她跟炸毛的猫似的,只好安抚道:“没有就没有,我知道了,签名我待会儿就给你!”

    顾筱嗯了一声,忌惮的瞅了瞅顾寒倾的侧影,一溜烟儿跑了。

    “我还以为你跟筱筱相处得不好。”顾寒倾眯眼看着顾筱的背影,若有所思。

    姜锦忍不住露出笑容:“我开始也是这么以为的,筱筱以前不是对我充满了敌意吗?谁想仔细接触下来,这孩子根本就是个傲娇幼稚鬼。”

    “听上去你很喜欢她。”顾寒倾不由得微笑。

    这倒是事实,姜锦也只能点头:“心思单纯嘛,总是讨人喜欢的,筱筱哪怕脾气不大好,但至少直来直去。”

    “那倒是,顾家不会养出心思诡谲的孩子。”

    “哎!月亮!”

    姜锦忽然看到头顶夜空里明亮如镜的清冷月亮,兴奋地拽着顾寒倾冲出廊下,站在院子里仰头看那皎洁圆月。

    “好干净,好漂亮啊。”明明月光并不刺眼,但姜锦却还是在仰头的那一刻,忍不住眯起眼睛。

    “阿鸾。”顾寒倾忽然低沉唤起只有在私下里才会叫的姜锦小名,在姜锦疑惑不解望向他的时候,郑重其事地看着她,“你有没有发现,自己最近的状态有些不对?”

    “不对吗?”姜锦思索了一下,当即摇头,“没有啊,我最近睡得好吃得好,比起在纽约的时候好多了,还长了三斤!”

    顾寒倾见姜锦笑得毫无阴霾的样子,把本想说的话咽了回去,陪着姜锦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静静欣赏这美丽月色。

    院子里静谧得只能听见风儿呼呼声,虫儿吱吱声。

    夏末初秋的意境,便在这一声一声中,跃然而出,化为清冷又美丽的文字,字里行间都诉说着这个季节的与众不同。

    姜锦靠在顾寒倾的肩膀上,整个身体都放松下来。

    “你刚才,是知道我想法的吧。”她说的是想要推迟结婚日期这件事。

    事先姜锦并没有跟顾寒倾商量,仅仅就是在刚才给了他一个求助的眼神。然后,顾寒倾就什么都知道了。

    “我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

    姜锦不满瞪圆眼睛:“那我呢?”

    “你是最爱我的人。”

    姜锦娇嗔地瞪了他一眼,虽然觉得这样说好像有点吃亏,但是嘴角却止不住上翘。

    “那你也要记得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才是!”

    “嗯。”

    顾寒倾淡淡应着。

    他是不会轻易许诺的人,但凡他许诺,便必然会用此生此世来完成这个诺言。就像是他现在对姜锦这样。

    “妈妈!”阿元不知什么时候也跑了过来。

    虽然二人世界的氛围被破坏,但是一家三口待在一起无疑更加幸福。

    “妈妈,你跟爸爸要结婚了吗?”

    姜锦一愣:“对啊,阿元不喜欢吗?”

    阿元皱着眉头:“也不是不喜欢。”

    “那是什么?”顾寒倾看着阿元脸上的所有细微表情。

    “爸爸妈妈结婚后,还会生小宝宝对吧?”

    阿元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姜锦自然而然以为,阿元是担心他在家里的地位。现在社会就是这样,家里要出现二胎的时候,原本的独生子女当然会担心自己的地位受到影响。

    但姜锦认为阿元是个包容心很强的孩子,好好跟他讲的话,他一定会懂的。

    结果,姜锦还么来及开始她的长篇大论,就听到阿元很意外的来了一句:

    “妈妈,一定要生个妹妹。”

    “……啊?”

    “我不喜欢弟弟,太调皮了。”

    顾寒倾也赞同地摸着阿元的头发:“你说得很对,爸爸会努力给你一个妹妹。”

    这话里隐藏意思很深,尤其是在单纯无邪的孩子面前说出来。姜锦在短暂的吃惊之后,伸手在顾寒倾腰上扭了一把,却感觉自己捏到的不是肉而是石头。

    嘶!好疼!

    顾寒倾只好转头来帮姜锦吹吹手指,面上笑意都快憋不下去了。

    怎么上了这么多次当,还是不能汲取教训呢?我的傻锦锦。

    不过,有了顾家父子的这番对话,还未出生的顾家老二就已经道路坎坷——

    是受尽家里上上下下宠爱的小公主,还是没有地位只有白眼的小王子?

    这是一个分岔路口,顾小二啊,你的选择很重要!

    ……

    这天,姜锦抽出空闲,去了一趟京郊的精神病院。

    恰好今天就是叶庭出院的日子,姜锦关注了这个女孩儿好几个月,自然不能错过她出院的日子。

    姜锦果不其然在病房门口碰上了叶庭的父母,她视若无睹,径直从二人身边路过。

    叶母气不过想要上来跟她理论相距,却被叶父拽住手臂,最后留在了病房外面。

    叶庭坐在床沿上,懵懂地望着窗外蔚蓝无际的天空,神情看上去还是空洞,却要比之前好多了。

    “要出院了,心情怎么样?”姜锦放缓脚步走上去。

    叶庭回头冲她露出浅浅笑容:“很好啊,就像外面的天空一样。”

    姜锦随之看了一眼窗外天空,嗯,很美。

    “被雨水洗过后,这天空变得更蓝更漂亮了。当然,你也会一样的。”

    姜锦站在叶庭面前,俯身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一定要好好活下去,知道吗?”

    叶庭笑靥如花:“姐姐,我觉得自己真的好幸运,能够遇上你。”

    “不,是我要谢谢你,让我懂得了生命的价值与珍贵。”

    姜锦这话并非作伪,她这次能从入戏太深的后遗症走出来,顾寒倾的陪伴是一方面,叶庭给了她启发也是一方面。

    她曾经救赎叶庭的过程,最后成了他最困难时候的救命稻草。

    姜锦很庆幸,她当初没有选择漠视,而是抓住了溺水之人叶庭露在水面上的那只手掌。

    也因为叶庭,她思考了很多。

    比如自己身为明星的意义,到底是一个单纯把戏演好的演员,还是一个更好的人?

    想来,这个探索一定是漫长的过程,直至蔓延她的一生,伴随她成长并且不断思考。

    “姐姐你在金鸡奖上对我说的话,我都录下来了,要是我坚持不下去了,就会拿出来看看。”

    姜锦笑道:“我觉得打电话给我更方便呢!”

    叶庭也随着她笑了。

    叶庭总算是出院了。

    这个孩子在这医院住了大半年时间,每天只能跟病友作伴,如今总算要出院,姜锦看上去倒是比叶庭本人更加激动。

    叶庭虽然还没有完全康复,但是情况也达到了医院允许的状态之内。

    她的父母在经过与医生的沟通中,再加上姜锦一番话刺激的作用,夫妻俩抱头痛哭后,反省了许多。

    叶庭父母只是自私一些,对孩子还是爱的,更不想看着乖巧女儿就此走向死亡。

    他们势必要做出一些改变,想来这些改变,对叶庭也会有很大的帮助。

    姜锦在最后与叶庭道别的时候,给了她一些小建议:“其实你可以尝试一下极限运动,这次在纽约,我试了一下蹦极,介于生与死的界线之间,那种感觉非常奇妙。”

    “我会的。”对于姜锦的话,叶庭向来都是无条件服从。

    姜锦站在车边,跟叶庭摇手道别。

    叶庭坐着父母的车,在姜锦视线中缓缓离去。

    再次听到叶庭的消息,已经是第二年,姜锦结婚后的事情。

    叶庭考上了国外的大学,离开了父母身边。

    事实上,她的父母虽然在她刚出院的那段时间给了她一定的关心和帮助,但因为有她弟弟的存在,这对偏心的父母不出几个月就故态萌发,暴露了本性。

    这时候叶庭已经不对自己的父母抱希望,她永远记得姜锦站在星光璀璨的舞台上,对她说的那番话,决心要找出自己生命的意义。

    她开始尝试其他事情,寻找生命的美好,看到更多的快乐。

    叶庭也是这样靠着自己一点点从抑郁中走出来,在次年的高考中,考入了鼎鼎大名的南加大,世界上有数的几位导演,都成了她的校友。

    叶庭入读的是编剧专业,她想要靠着自己的笔杆,把她的心路历程都写下来。而她作为练笔之作的,与姜锦有关的名为“希望与救赎”的故事,也成了姜锦粉丝们津津乐道的闪光点。

    后来叶庭更是以这个故事为原型,创作了一个剧本,获得奖项无数。

    她之后的人生活得很精彩,那姜锦呢?

    她在送别叶庭之后,心里莫名空虚惆怅起来,情绪忍不住低落。

    姜锦回到家里,竟然找不到该做什么。

    电影拍摄结束了,周易考虑到她的健康问题,故意没给她接通告。于是姜锦只好赋闲在家,翻了两本书来看,依然觉得很无聊。

    好在平时有顾寒倾陪着,他几乎抹去了自己所有的社交时间,结束了工作就赶回家里,陪着姜锦。

    给她做饭,哄她睡觉。

    直至一天,顾寒倾因为公务晚归,阿元却了涵碧园今晚不会回来。姜锦呆呆地坐在饭桌前,面前满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却连筷子都不想动。

    她皱着眉头,强忍着没胃口吃了两夹,胃里翻滚得厉害,虽然没像之前在纽约那样呕吐,但姜锦也觉得很是不好受。

    她按着额角,起身走到沙发上小憩,这一小憩,就直接睡着了。

    这睡眠的质量却并不好,半梦半醒间,身上还沉得厉害,就像是有东西压得她沉甸甸的,连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当姜锦从梦魇中清醒,才发现她已经是满头大汗。

    刚好电话响起,是顾寒倾的。

    他告诉姜锦,因为临时出差,他要去邻省一趟,要明天晚上才能回来。

    姜锦一如往常地应了,想要上楼去房间好好睡一觉。

    她点燃了薰衣草味的香薰蜡烛,经历一番热腾腾的泡澡后躺进被窝里,惬意地眯起眼睛,以为自己很快能睡着。

    事实却是,辗转反侧,整夜未眠。

    姜锦第二天起来之后,焦虑地拨通了顾寒倾的电话,问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顾寒倾默了默:“……锦锦,我要晚上才能回来。”

    脑袋隐隐作痛的姜锦很是不耐烦地揉着太阳穴:“今晚?为什么会这么晚?”

    语气竟是说不出的烦躁。

    “你昨晚没睡好?”

    “有点。”姜锦不想多说,皱着眉就要挂电话,“算了,我再去睡会儿。”

    她躺在床上,照样无法入眠。

    姜锦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有顾寒倾在的时候,她睡得很好,吃得也很好,没有半点问题的。现在的状态,分明是回到了拍摄电影那段时间,入戏太深最为痛苦的时间。

    姜锦没有想到,顾寒倾提前回来了。

    他下午就到了东国阙,抵达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姜锦抱起,让她换衣服去看心理医生。

    姜锦拗不过,去做了心理咨询。

    这个心理医生在国内很有名,收费都是按分钟算的,价格仅次于姜锦在国外接触的那位心理医生。

    但一分钱一分货,这位心理医生很快得出结论:

    姜锦现在的心理状态,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对顾寒倾跟阿元过分依赖。她现在所谓的健康紧身状态,是以顾寒倾跟阿元有一人陪伴的情况下,就像是心灵找到一个寄托,能够找到属于姜锦的那一面。

    但是,一旦顾寒倾跟阿元不在她身边,她的那些抑郁症症状就都会复发,包括食欲不振、睡眠不好等等。

    长此以往,姜锦的精神状态将会一直保持亚健康状态,对她的身心带来巨大影响。

    姜锦听了,也不得不引起重视。

    她问心理医生该怎么办,心理医生给出的建议是,让姜锦找到自己做的事情。不管是运动,还是学习,或者以演员身份接一部戏也好。

    当然,接戏就直接排除那些太过沉重的题材,选择一些相对轻松搞笑的喜剧。

    ……

    月满制作公司。

    这家影视制作公司,在圈内的众多大佬中,只能说是一个小虾米,素来毫不起眼。但是公司新上任的CEO是从海外聘请来的,精神面貌很是不错,带着整个公司也一改先前沉闷风气,慢慢往好的方向发展。

    这位CEO上任后,挖掘了两位编剧一位导演,制作的电视剧虽说不是大爆,却也引起了小范围的讨论,算是这个圈子里走少而精路线的制作公司。

    今年月满制作公司的年度大戏,是一部以女性为主题,讲述成长故事的电视剧。

    导演和编剧都是之前被CEO挖掘出来的那位,项目已经立项,现在讨论的是选角问题。

    任何一部影视作品,主演的选择都是相当重要的。一个好的演员能让作品起死回生,一个差的演员也能让作品打入地狱。

    也就是说,演员好坏,决定作品成败。

    月满公司也深知这个道理,关于这部年度大戏,演员挑选这方面当然要慎之又慎,男主角定下了公司的一位老牌签约男演员,演技很好,模样也很禁欲帅气,就是演了多年正剧也能没火起来,这次准备转型尝试一下其他题材。

    至于女主角嘛,月满公司在公司女演员中挑挑拣拣,最后谁也没看中,最后只好决定从外面选。

    为此,月满公司专门聚集了CEO等公司高管,与导演、制片人、编剧等剧组主创,在会议室开了一个简单的会议。

    导演当着所有人提出了女主角人选,说出的几个名字却都得到了否定:

    “这位年纪会不会有点太大了?”

    “这位在圈子里的风评可不好,我们小公司经不起折腾。”

    “这位小花还是算了吧,就那演技,啧啧。”

    到最后,竟是乱花渐欲迷人眼,谁来也都看不上眼!

    坐在首位的月满公司CEO是一个年过三十岁的精英男,身上有着不属于同龄人的沉稳,也有着年轻人的意气风发。

    他轻轻扣着桌面,忽然道:“姜锦怎么样?”

    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

    坐在旁边的一个高官干巴巴笑了起来:“严总你别开玩笑了,姜锦可是新出炉的金鸡影后!还是历史上第一位连续两年的金鸡影后!而我们,只是一部电视剧而已。”

    “姜锦出道也演过电视剧。”严总摊摊手说道,“长安乱,还有长平公主,我都看过,挺不错的。”

    众人纷纷腹诽,您怎么不说《升仙》这部神作呢?

    我们当然也知道姜锦好啊,可问题人家不是我们能高攀上的。

    严总看出了大家神情里的毫无信心,故意轻松笑道:“我就是一提,你们也不要自己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说实话,你们觉得我们这部电视剧怎么样?”

    “短小精悍。”

    “经典之作!”

    “必定大火!”

    严总微微一笑:“既然如此,你们对作品都这么有信心,却不敢去对姜锦说出一句邀请?”

    大家都不说话了。

    只有导演谨慎开口:“严总,你才入这个圈子两年不清楚,一般来说,像姜锦这样进入电影圈子里的演员,是绝对不会接电视剧的,因为自降身价。而姜锦上一部出演的作品,可是奥斯卡最佳导演杜克的电影女主角!”

    严总并不紧张,反问他们:“你们觉得,姜锦是演员,还是明星?”

    在座的人,谁都明白严总这句话问的是什么意思。

    导演郑重道:“可以说姜锦是年青一代演员中,数一数二能看到艺术家光辉的天才!”

    “这就对了!她是演员,只要我们的剧本足够优秀,就可以打动她!不管有没有信心,也总要试一试才是!”

    严总就此拍板,把姜锦列为接洽女主角的第一位。

    当然,他们也不是完全把姜锦当成唯一目标,除了姜锦外也作了其他考虑,算是两手准备。

    剧本很快递了出去,整个月满制作公司的人,除了CEO严总,其他人都毫无信心,根本对姜锦接下剧本毫无信心。

    就像导演之前说的,有哪个演员会自降身价呢?

    在他们焦急等待死刑宣判的时候,这个剧本也在辗转反侧之后,来到了周易手上。

    周易身边配备了一个助理,专门处理姜锦的各类邮件与工作函。

    以姜锦如今的地位,想要邀请她的访谈跟邮件几乎要把邮箱挤爆,新剧本堆积成山,还有数不清的粉丝来信跟礼物。

    就算姜锦明言拒绝过粉丝礼物,但粉丝们还是乐此不疲地给她送东西。到现在,一些礼轻情意重的东西会收下,一些贵重的东西则会原路寄回,若是找不到原地址,就会以匿名方式捐出去。

    也因此,周易的工作繁琐又多,最近他少男心萌动后,舍不得让冯萌萌累着,只好辛苦手下小助理,顺便考虑再请一个小助理的事情。

    ------题外话------

    最近几天因为感冒很难受,说要提前更新时间也一再推迟……蓝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