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654章 竟然还......还碰了他那里(2末)

    一番思忖权衡下来,男人开了口。

    “草民的一双脚因为七王爷的嚣张跋扈所废,草民心中愤恨,却因对方是王爷而无处申诉,才不得不出此下策,找高人将小人的脸换成七王爷一模一样,来引起皇上注意和报复七王爷。皇上金口玉言、一言九鼎,方才说了,只要草民说实话,就饶草民不死,草民现在句句属实,请皇上恕罪!”

    男人说完,俯首于地磕头。

    他的脚自然不是因为卞惊书的原因,是多年的寒疾致的残。

    他也非常清楚,自己所言有多牵强。

    但是,他必须这样讲。

    因为皇帝的话已经在引导他,引导他这样讲。

    毕竟万民当前,当今皇后跟别的男人有染,甚至还生了孩子,他这个身为天子的丈夫却被蒙在鼓里,还替人养儿二十年,这是奇耻大辱,让天下人笑话的奇耻大辱。

    所以,为了天子颜面,他必须这样讲。

    他肯定是难逃一死了,只希望皇帝能看在他如此配合的份上,绕过她们母子二人。

    见男人已承认自己是陷害,皇帝也没有多言,扬袖吩咐侍卫:“祭拜的时辰不能误,先将人带下去关进天牢!”

    侍卫领命,将男人拖走。

    皇后跪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皇帝瞥了她一眼,“起吧。”

    “谢皇上。”皇后磕头谢恩,感激涕零,从地上起来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太过紧张,还是双腿跪麻的缘故,脚下一软,差点摔跤,还是边上的婢女翠儿连忙上前将其搀住,才没有跌倒。

    回了凤辇坐下,一颗心却是再也平静不了。

    卞惊书亦是上了马,可整个人就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生气,一副担惊受怕、失魂落魄的模样。

    队伍继续出发,一场闹剧就那般轻松简单地给解决了。

    可围观众人不知道的是,当日太庙祭拜完回宫后,皇后就被打入了冷宫,七王爷卞惊书被贬为庶人,发配去了外地,永世不得踏入京城。

    而那个男人自然是死在了天牢,据说是天子卞惊卓亲手所杀。

    传闻卞惊卓为了皇室声誉,大义灭亲,甚至请旨处死自己的亲生母亲皇后,以及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卞惊书。

    皇帝考虑到皇后娘家人在朝堂上的势力,才留了他们母子二人性命。

    **

    午国

    厉竹重新挟了挟腋下的一捆扫把,抬头望了望太子府门头上的牌匾,强自敛了敛心神,这才拾步走进去。

    “水灵,扫帚买回来了?”门口的守卫跟她打招呼。

    她含笑点头。

    刚进门就碰到管家:“水灵,将扫帚放到后面杂物间去。”

    她依旧是含笑点头。

    是的,她现在是冒名顶替了一个叫水灵的婢女。

    据她这两日在太子府外面观察,她发现,这个叫水灵的婢女是个哑女,不知是因为哑女不懂拒绝,而是因为她手脚麻利、为人勤快,大家都喜欢让她跑腿,特别是出府这种远距离的跑腿,都喜欢让她去办。

    她便做了一张水灵的面皮,对她用了点药让她昏睡,她则替她回了太子府。

    因为她知道,如果以她厉竹的身份前来,秦羌除了挖苦讽刺,是不会告诉她实情的。

    为了一探虚实、搞清楚他到底有没有私扣弦音,扮作别人混进府中,是唯一的办法。

    挟紧了腋下的扫帚,她顺着院中的石子路往前走,心里正思忖想着,该如何知道后面的杂物间在哪里呢,忽然听到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传来。

    “喂,你过来!”

    厉竹脚下一滞。

    秦羌。

    也未回头,她只顿了一瞬,继续拾步往前走。

    “喂,喊你呢,聋了吗?”男人的声音再度响起。

    厉竹这才不得不停住脚,假装疑惑回头,循声望过去。

    秦羌就坐在不远处草坪上的石桌旁,似是在一人下着棋。

    此时正看着她这边。

    她左右瞧了瞧,无人,这才确定是叫自己,连忙放了手里的大捆扫帚,拾步走过去。

    一颗心就不受控制地七上八下起来,虽然她此刻是水灵。

    见她上前,秦羌将头转了回去,继续看桌上的棋局,吩咐她:“给本宫上杯茶来。”

    原来是因为这个。

    厉竹心口松了松,对他微微一鞠表示领命,转身朝走廊的方向走。

    方才她看到了走廊的不远处有个茶水间,门口有字。

    在茶水间里倒了茶水,她端着托盘回到院中。

    走到他近前,她将托盘里的杯盏端出,小心翼翼放在石桌上。

    秦腔也未抬眼,眉宇微微拧着,似是在思忖棋路。

    她刚一放下,他就凭着感觉伸手过来端,她的手差点都没来得及撤离,紧急拿开的同时,差点带翻了杯盏。

    他抬眼朝她看过来,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有些大了,连忙垂眸颔首以示歉意。

    他收了视线,端杯喝茶。

    只小啜了一口,就俊眉一皱,“啪”的一声将杯盖盖上,又“啪”的一声置在石桌上:“怎么那么凉?”

    凉吗?

    厉竹怔了怔,她方才倒的时候,先倒了几滴于手背上试过温度的。

    好吧。

    对着男人鞠了鞠身,她将杯盏收回到托盘里,转身去换。

    可换了一杯回来,男人这次连喝都未喝,只端起来就又扔回去了,“这么烫让本宫怎么喝?”

    厉竹简直无语到了极致。

    方才说太凉,现在说太烫,还真难伺候!

    若不是要查弦音的事,她真想直接一杯茶倒他脸上。

    忍了忍,她端起杯盏,放回托盘,准备再去给他换。

    却是被他制止了:“换来换去,还让不让本宫喝了?替本宫将它吹凉!”

    吹凉?

    厉竹眼帘颤了颤,怎么吹?

    吹冷风吗?

    也是,天气冷,摊一摊很快就会凉的。

    她将杯盖拿开,让茶水在那晾着,她等在一旁。

    男人沉了脸:“听不懂人话吗?吹!本宫让你吹凉!”

    厉竹这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是,让她用嘴将茶水吹凉。

    心里汗得不行。

    觉得这人简直有些不可理喻。

    他是太子,她是一介下人,就不怕她吹得口水进去了?堂堂太子,身子矜贵,就不怕她有个什么病?

    见男人面色不善、眉目凌厉,她告诉自己再忍。

    将杯盏端起,也没有放到唇边,而是放得比较远,她象征性地吹着。

    男人又垂眸下棋。

    一手执白,一手执黑。

    厉竹一边吹着气,一边看着石桌上的棋面。

    他一向精通棋艺,没想到又登峰造极了不少。

    “好了吗?”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转眸问她。

    她眼波动了动,没有回答。

    这个问题她怎么知道,她又没有喝,只能凭手触杯盏外壁的温度。

    应该好了。

    她又点点头。

    “喂本宫喝。”男人淡声道。

    厉竹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以为自己听错了。

    喂......喂他喝?

    大概是意识到她的反应,男人朝她摊了摊一双执着白子黑子的手,“没看到本宫双手都被占了吗?”

    厉竹再一次生出想将手里的茶水泼他脸上的冲动。

    一只手执一粒黑子,一只手执一粒白子,放回棋子盅里便是了,那也叫被占了?就那般一刻都不能耽搁?

    她真是同情太子府的下人,有这样一个不可理喻的混蛋主子,每个人的日子都不好过吧?

    见男人盯着她。

    恐被他发现什么,她连忙将手里的杯盏递过去,送到他的唇边。

    他黑眸深深,睇着她,微微凑近杯盏,启唇,衔上杯盏的杯口,厉竹将手抬了抬,略略倾斜杯盏,将杯里的茶水倒进他的口中。

    本是很小心的,动作也很慢,可男人却还是蓦地被呛到,嘴里的一口茶喷了,扭头咳嗽,厉竹猝不及防,手一抖,杯盏里的茶水就撒泼了出来,好巧不巧,全部在男人的身上。

    厉竹吓住,自己是个哑巴又不能道歉,连忙将杯盏放在石桌上,掏了帕子想去替男人揩袍子。

    男人又骤然起身,大概是想抖掉袍子上的水,她伸出去的手来不及收回,原本他坐着,就是胸口的位置,因为他的起身,就变成了腰腹下面的位置,所以,她执帕子的手,就直直落在他的———裆部。

    且,是某个部位上。

    厉竹自是也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大骇中差点惊呼出声,如同触电一般缩回了手。

    见男人也变了脸色,厉竹赶紧跪了下去。

    自己泼他一身水已是罪过,竟然还......还碰了他那里,虽然隔着衣料。

    耳热心跳,她抬眼睨他。

    以为他定然会对自己一番责难,谁知,他喉结上下一动,恶狠狠地盯了她一眼,转身就走了。

    留下她跪在那里好一会儿没缓过神。

    **

    晚膳过后,厉竹佯装洒扫,观察着整个太子府。

    见十多个婢女下人全都提着水桶,桶里装着热水,顺着九折回廊往前走,她知道那是秦羌要沐浴了。

    听说太子府中并无温泉,但是,建府之时,却是仿温泉池建了个沐浴房,只不过,沐浴的水全部都要人为去烧。

    虽然太子府的设计并非出自秦羌之手,而是来自工部,且是经过皇帝审批的,但是,秦羌完全可以不用这个沐浴房的。

    竟然如此浪费。

    不过于她来说,正好。

    他去沐浴,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房,她就可以去他房中找找看能否有什么线索。

    继续洒扫。

    见秦羌从厢房里出来,进了沐浴房,她左右看看无人,赶紧拿着扫帚一起推门进了秦羌厢房。

    若被人撞到,她就假装清扫。

    厢房里亮着烛火,倒省了她不少事,免得还得为光线的问题发愁。

    这是她第一次进他厢房,也是那种外房中房内室三进式的设计,只是屋中陈设跟她想象中的很不一样。

    虽件件奢侈考究,可整体很简约,并没有那种琳琅满目、应有尽有的感觉。

    她在外房里看了看,并未有什么发现,又在中房里打探了一番,也没有,便进了内室。

    视线所及范围之内,依旧没有什么发现。

    她便开始抽抽屉看,开柜子看。

    在书桌最下面的一个抽屉里,放着乱七八糟的杂物,一堆杂物间,她蓦地看到了一坨揉成一团的东西。

    她眸光微微一敛。

    材质她很熟悉,她经常做。

    对,就是面皮。

    一看那就是一张被揉成一团弃掉的面皮。

    她拿了出来。

    放在桌上,手指快速拨弄,因为有胶,被如此一揉,几乎都黏在了一起,所以,很难弄开。

    她花了很长时间,额头手心都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才勉强将那张面皮给摊开。

    虽然还有不少褶皱,虽然被破坏,厉竹还是一眼就识出了面皮是仿谁做的。

    秦义!

    她瞳孔微敛,拿了面皮比贴在脸上,对着铜镜看了看。

    对,就是秦义!

    秦羌为何会用秦义的面皮?

    是顶着秦义的身份去做什么坏事了吗?或者说,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见不得光的勾当,推到了秦义的头上是吗?又或者,就是故意设计陷害秦义什么?

    垂目看着手里的面皮,她心中滋味不明。

    曾经他们也是最好的兄弟,如今竟变得这般面目全非。

    不,面目全非的,只有秦羌一人。

    他变了,其他人才变了,其他人跟他的关系才变了,秦义是,她亦是。

    “怎么?跑来本宫房里睹物思人了吗?”

    男人冰冷的声音突然自身后响起。

    厉竹吓了一跳,慌错回头。

    便看到秦羌只着一件单薄寝衣,长身玉立在内室的门口,目光沉沉,瞥着她。

    厉竹眼帘颤了又颤,本想赶紧装作水灵下跪致歉,可蓦地想起他的话。

    跑来他的房里睹物思人?

    垂眸看了看自己手中摩挲的秦义的面皮。

    睹物思人?

    她惊觉过来,他明显已知道她是谁。

    几时知道的?

    刚刚?还是下午让她伺候茶水的时候?

    当然,此时这个也不重要了。

    既然已被他识破,她便也没有再装的必要。

    朝他举了举手中秦义的面皮,她问他:“殿下为何会有这个?看面皮的样子,是用过的,不知殿下用它做什么?”

    她冷着脸,口气灼灼。

    **

    【本章四千字,所以今天六千字更新毕哈,榴莲和厉竹的部分,只有跟主线有关的才会在正文写哈,其余关于他们两人的会在番外另开,想看他们的,请莫急,莫催,等番外哈,不想看他们的,也请莫急,正文没有多少她们的,写的都是对主线发展有作用的哈,爱你们,群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百度最新章节)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