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299、高人

    施良德显然对芦居子的表现很满意,收起钓元珠笑呵呵道:“待会儿一起吃个饭吧,今天新打了鱼,再让他们弄只椰子蟹来。”

    施良德无论在哪里,吃饭的排场都差不多,一张老式的八仙桌,他自己坐正面,心腹手下于另外三面围坐。今天饭桌上只有四个人,王助理与芦居子各坐左右手,侯光全在对面。席间先唠了一番家常话,不乏相互间的吹捧。

    等菜都尝了一遍,施良德才问道:“卢洞主到我这里来帮忙做事,不知有什么打算,又有什么要求?”

    芦居子:“我从小的愿望就是想做一个探险家,可惜长大后一直为俗务奔忙,今日终有机会能如愿以偿。别的先不说,我需要团队和资金支持,不仅仅是仙顶山庄和麻元领那伙人,他们只是干活的,而且未必能信得过。”

    施良德叹了口气道:“如果不是卢洞主,我还不清楚麻元领一直背着我给田仲络通风报信,前段时间他新装修的别墅被人炸了,我现在才清楚是这么回事。”

    侯光全以鄙夷的语气道:“这种人,只做对自己有好处的事情,甚至连谁给好处就给谁办事都做不到,怎么喂都喂不熟,反而胃口越喂越大,得用鞭子抽才行!”

    芦居子收拾了麻元领两天,麻元领这次很老实,把自己与田仲络的关系也交代出来了。麻元领早年曾接受田仲络的资助,这些情况施良德其实早就查来了,所以芦居子才会特意问起,并由不得麻元领不说实话。

    从麻元领的角度,说的当然都是委屈和抱怨的话,夸赞施老祖多么大方无私,指责田仲络多么仗势欺人,前阵子还炸掉了他新装修的别墅,就是威胁他要及时通风报信。但麻元领也发誓,他未将任何对施老祖不利的消息透露给田仲络。

    芦居子倒也没有太为难他,并告诉他今后还可以继续给田仲络通风报信,但任何消息都是这边想透露给田仲络的,麻元领不可自作主张。这实际上就是最常见的反间计,留着麻元领这条暗线,关键时刻说不定能坑田仲络一把。

    施良德摆了摆手道:“不提他了,如今有卢洞主在,这些事就请卢洞主操心吧。卢洞主需要团队和资金支持,当然没有问题,不知道卢洞主自己有没有信得过的手下去组建团队?”

    芦居子回答得很巧妙也很无奈:“老祖信得过的人,就是我信得过的人。”

    施良德早就知道他是个孤家寡人,以沉吟的语气道:“那我就给卢洞主派两个可靠的人帮忙吧,他们可用卢余洞成员的身份成为方外联盟的理事。按照惯例,卢余洞也在南沚小区买一栋楼,派人过去常驻,这两人各自负责一个团队,都受卢洞主的直接领导和指挥。”

    施良德给芦居子配了两个团队,一个负责情报收集与分析,这在现代社会太重要了,无论搞什么行动,都必须要有足够的信息情报支持。另一个团队则负责后勤支援,芦居子去什么地方、带多少人、需要哪些装备,甚至交通以及食宿安排等等都由他们负责,各项行动需要的经费也是后勤团队操心。

    芦居子个人当然也有报酬,眼下施良德在仙顶山庄有一半的股份,相关的分红收益拿出一半归芦居子所有,也就是说芦居子可以拿到仙顶山庄项目百分之二十五的分红。

    以前施良德并没有插手仙顶山庄的经营管理,其实他清楚这个项目是很挣钱的,每年有上千万的毛利,如今又对方外联盟成员开放了静沙岛,利润就更丰厚了。曾经麻元领怎么中饱私囊施良德没管,现在就由芦居子来管了。

    麻元领还可以继续赚他能赚的钱,但不能像以前一样随意乱报账了。所以施良德虽然让出了百分之二十五的收益给芦居子,实际上他的收益反而更多。原先麻元领还一直叫唤着山庄亏损呢,借口便是钱都补贴到静沙岛开发上了。

    另一方面,芦居子担任仙顶山庄的董事,也有丰厚的年薪。这些其实都是次要的,一个人的地位不仅是看他能挣多少钱,更要看他能调动多大的资源。

    除了这两个团队,麻元领那伙人就是干黑活的,按时髦的话来说,是独立于后勤组与情报组之外的行动组,只有到了某些非常关键的场合,芦居子才会亲自出手。

    芦居子的要求,施良德都可以满足。那他自己有什么打算,或者说他能为施良德做什么呢?说穿了其实就是探索一处又一处天地秘境,重点是有哪些仙家宝物可用,最好是能控制某些方外世界,甚至成为世界之主。

    在饭桌上芦居子讲了自己的第一个计划,他想先对五心谷下手。那是一个广袤无垠的天地秘境,其中的居民超过了三万人,传说其中的很多药材和谷物都是灵植。

    芦居子眼下已有一个大略的方案,他掌握了五心谷目前所有掌花使的身份,最好的办法就是收买其中的某些人,借机混进五心谷并拿到控界之宝。只要能进入天地秘境并得到控界之宝,以芦居子的修为就能掌控这个方外世界。

    施良德没有说话。侯光全道:“卢岛主,你想怎么做,给自己的团队布置任务就行,他们自会向你汇报已经完成到哪一步、还可以完成到哪一步。但有一点要记住,这是你对自己的手下布置的任务,在外面发生的很多事情,和老祖无关,老祖也并不知情。”

    这话什么意思?芦居子手下的团队就是施良德派给他的,有什么事施良德能不知情吗?换一种说法,就是无论他干了什么,假如追究法律责任,绝对不会牵连到施良德身上。比如芦居子在外面杀了人,被公安机关盯上了,那也肯定不会是施良德授意的。

    芦居子点头道:“这我当然明白。”

    施良德淡淡道:“出去之后,卢洞主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安排吧。”

    芦居子:“五心谷的事情急不得,需要从长计议。眼下我还想做一件事,就是除掉方外联盟的理事长丁齐!”

    施良德又没说话,好像是没听见。还是侯光全说道:“等团队到位,卢洞主先让情报组拿一份分析方案,内容包括为什么要除掉丁齐、怎么才能除掉他、如何善后、这么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等安排妥当之后,卢洞主再做决定,至于安排谁动手也是卢洞主自己的事。”

    施良德:“事情还得筹备,卢洞主不妨在岛上多待几天。你应该已经听说了潜水寻宝的计划,设备和人员这几天就到位了,麻元领也要参与,卢洞主就在现场指挥吧。”

    芦居子也在静沙岛逗留了一段时日,他亲自传授施良德爵门望气术。其实留一道神念心印传授即可,但有他亲自指点,修习的效果要好得多。施良德同时修习疲门观身术与爵门望气术,能学得会吗?其实这两门秘术玄理相通,可以相互借鉴参照。

    施良德调来的“科考舰艇”与专业潜水团队很快就到了,一共七个人,麻元领也带了五名手下参与此次潜水寻宝活动,由芦居子这位高人现场指挥。一个多月后,潜水团队总共打捞出二十二枚宝珠。

    第一枚宝珠是芦居子手握钓元珠亲自潜到水下找到的,掌握控界之宝又得到静沙岛传承,理论上就可以察觉到这个世界的所有动静,以芦居子的修为祭炼钓元珠并不难。芦居子原本只想在岛上待个三五天,就因为打捞出了宝珠,结果一直留在岛上,只是中途出去了几趟。

    这些宝珠的样子和钓元珠差不多,都是核桃大小的圆珠,银白略带肉红的光泽。此物并非珍珠,而是此地海域特产的一种贝类留下的奇异骨核。

    这种贝类动物类似于砗磲,生长速度很快,珍珠质的贝壳很厚,生命周期可达百年,芦居子给它们起了个名字叫静沙贝,在水下所能找到的最大的静沙贝直径超过一米,贝壳上也有类似树木年轮一样的纹路。

    将贝壳切开,较厚的底壳内部可以剥离出质地明显比其他部分更坚硬的骨核,但这种骨核并非宝物,或者说它还没有完全长熟。当超过百年以上的静沙贝自然死亡后,其遗留的贝壳再经过长达百年的时间会渐渐化为粉末,只留下一枚化不掉的骨核,便是静沙宝珠。

    所以静沙宝珠并不是捕捉静沙贝所获,需要在海底的泥沙中寻找,也不是所有的静沙贝死亡后都会留下这样的宝珠,非常难得。芦居子用了五天时间才找到第一枚,有了经验之后,又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总计捞上来二十二枚。

    静沙岛海域中的静沙宝珠基本被他收集得差不多了,就算还有遗漏,也在人力难以打捞之处,潜水设备并非万能,芦居子这等高人也非无所不能。

    虽然看上去很像,但静沙宝珠并不是静沙岛的控界之宝钓元珠。芦居子研究一番后得出了两个结论:这种东西要么与钓元珠是同源之物,当初钓元珠就是用它祭炼出来的;要么就是当年有人祭炼钓元珠时,刻意将它打造成静沙宝珠的样子。

    芦居子不仅研究钓元珠,也在研究静沙岛,这是他走出卢余洞后见识的第一个方外世界,堪称传说中的海外仙山。他发现静沙岛的格局也是一个天然法阵,阵枢就在主峰山顶,布置一番,可将钓元珠置于山顶,自能感应这方天地。

    再借助控界之宝、天地秘境以及传承秘法,就在这方世界中祭炼静沙宝珠,也可以凭借静沙宝珠开启方外世界门户,前提是将钓元珠置于法阵之中。

    假如这一切都是芦居子自己发现的,那他堪称绝顶天才了,甚至可以媲美丁齐。但事实并非如此,他是借鉴了五心谷的经验,恰好又能找到静沙宝珠这种宝物,受启发才会尝试一番,结果侥幸成功了。尽管是这样,这位芦居子也是相当了得。

    按照五心谷的经验,这二十二枚静沙宝珠便相当于二十二枚副器,静沙岛往后也可以拥有二十二位“掌珠使”。但静沙宝珠并不是拿到手就可以成为副器的,还须经过高人法力祭炼,且必须在静沙岛中才能祭炼成功。

    芦居子用了一个多月,堪堪祭炼成功三枚,自己留了一枚,给了麻元领一枚,又给了施良德一枚。

    静沙宝珠是传说中的仙家宝物,但芦居子祖上的记载中也没说它可以祭炼为副器,其实此物另有妙用。芦居子祭炼成功第一枚之后,当场给施良德做了个示范。他催动宝珠发出光芒照向麻元领,结果在众目睽睽之下,麻元领的衣服就变成透明的了。

    衣服的形状与颜色还能看见,但视线却能穿过去,连底裤都是如此。看见这个场面,王助理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心中暗道幸亏卢洞主不是拿她做示范。接下来还有更神奇的呢,随着光豪照射,麻元领的骨肉都变得透明了。

    众人可以看见他的骨头架子,心脏在跳、血液在流动、五脏六腑都清晰可见,总之这是一种难以描述的视觉感受。收起光豪之后,芦居子笑道:“麻岛主身体不错,就是有点痔疮,这几天上火了吗?照说以你的修为,不应该啊!”

    麻元领被臊得说不出话来,也不敢说什么,他早就被芦居子的手段给镇住了。

    芦居子又对施良德道:“此物配合疲门观身术修炼,大有助益之功,修习有成之后,更有辅助施术之妙用。我刚才只是为了展示,所以让你们大家都看到了妙用变化,在平常情况下,使用者完全可以只让自己察觉,不必搞出这种场面。”

    芦居子刚才只是为了展示宝珠的妙用,同时也是在炫耀自己的神通手段,如此消耗法力甚巨。但在通常情况下催动静沙宝珠时,只有御器者本人能观察到变化,身边普通人是察觉不到的。

    施良德惊叹道:“不知何时我也能有这等本领!”

    芦居子笑道:“其实会者不难,老祖天资卓越,相信不久之后就能做到,而麻岛主如今就能办到。”

    众人闻言又纷纷以奇怪的眼神看向麻元领,麻元领在心中暗自吐槽:“看我干嘛,难道把我当成变态偷窥狂了?我只是得到宝珠后有这个本事而已!”但这话不好解释,谁知道他会不会偷看呢,反正刚才芦居子已经说了,动用宝珠偷看的时候,身边的普通人是察觉不到的。

    麻元领虽然能动用宝珠,但他还没有本事将打捞上来的宝珠祭炼成副器,更别提祭炼成那样的法宝了,现有已打造好的三枚宝珠都是芦居子祭炼的。

    施良德毕竟事情多,他在静沙岛上只住了十来天,然后便带着第一枚祭炼成功的静沙宝珠离开了。因为打捞宝珠、布置法阵、祭炼宝物,芦居子这次待在静沙岛的时间很长,中间出去过几次布置各种事情,前后总计有一个半月。

    芦居子已经把静沙岛与仙顶山庄看成自己的地盘了,哪怕离开了静沙岛平日也住在仙顶山庄,独占了一栋小别墅。

    他手下的团队已经到位。情报组负责人名叫史艺节,是位三十岁左右的留美博士,如今常驻南沚小区;而后勤组负责人名叫孔丹如,是一位二十五六岁的美女,带这几名小组成员也住进了仙顶山庄,随时为芦居子提供必要的服务。

    一个半月后,情报组那边在芦居子的布置下,提供了一份关于针对丁齐展开行动的分析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方外:消失的八门(百度最新章节)  方外:消失的八门(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