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175、你们是干嘛的

    铁锁崖,崖高一百二十余米,有一条自上而下贯穿整面山岩的深色裂隙,从远处望去,它就像矗立水边的两扇巨大门户。当地自古传说,铁锁崖是一道门,打开门之后里面就是有着无穷宝藏的金山院。

    关于金山院的传说故事有很多。最早的一个,是说要有十二个兄弟,齐心合力才能将门打开。传说有户人家有十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婿,在某天夜深人静时前去探宝,他们将沉重的山崖石门推开了一条缝,望见了里面闪耀的金光。

    最小的儿子当时就着急了,想一个人先钻进去,于是喊了一声:“姐夫加把劲!”然后他松开手就往门缝里钻,结果大门瞬间就关上了,他们再也推不开。

    还有一个传说,要在月圆之夜才能打开金山院的大门,而且必须找到钥匙,钥匙据说就是崖上的某一根古藤。

    据传曾有人在月圆之夜攀上了山崖,在月光下果然看见一根绳索般的长藤伸出了岩隙。他伸手去拉这根藤条,山崖渐渐打开了,正当他高兴的时候,藤条却断了,人也从高崖上摔了下来……

    至于当地流传最广的故事是这样的:有个贫家小伙,是个大孝子,与母亲相依为命。有天他上山打柴回来晚了,天黑后迷了路,突然看见前方有一座黄金打造的院落。院墙是用金砖砌的,屋顶铺的也是金瓦。

    小伙子走进院子,看见一个老婆婆正在推碾子磨大碴子。所谓大碴子,就是颗粒比较粗的玉米面。小伙子问老婆婆这是什么地方、怎么才能走出去,他着急赶回家给母亲做饭。老婆婆告诉他出门一直往前走就能找到路,还问他需要什么帮助?

    小伙子只想跟老婆婆讨点粮食,于是老婆婆就抓起碾子上的玉米粒给他装了一袋。小伙子背着袋子回家,却没发现袋子上有个洞,一路走一路撒……结果第二天人们发现村外的路上全是金豆子,而小伙子也发现自己背回家的玉米粒都变成了金豆子。

    当地有个村庄叫满金玉村,据说村名就源自于这个传说有关,周边一带还流传一句话——打开金山院,能富九州十八县。

    朱山闲等人既然找到了地方,当然也调查了当地的历史包括这些传说。他们来到了拒马河边的铁锁崖下时,还在谈论当地流传的故事呢。这天是阳历一月二十六号,再过两天就是农历腊月二十三、北方传统的小年了。

    时节早已入冬,正是每年中最冷的时候,拒马河处于枯水期,潜湾处的水面结了冰,崖下寒风拂面。朱山闲、谭涵川、尚妮三个人背着大旅行包沿着河滩走来,却没有看见庄梦周、丁齐、冼皓在何处。

    谭涵川讲了当地各种传说故事,朱山闲笑道:“如果说聊斋一类的神仙鬼狐传说,是文人的意淫,那么金山院一类进山得宝的传说,就是乡野村民的意淫。老谭啊,你是搞科研的,有没有考证过这些传说背后的含义啊?”

    谭涵川答道:“别的故事不好说,但那个金豆子的故事,出现年代绝不会太早,因为玉米最早传入中国大约在明代,在这一地区种植差不多已经是明末,引进优良品种大面积种植,那已经是清代到民国年间的事。

    明末气候曾进入一次小冰河期,华北一带有过大范围的饥荒,主要是主粮欠收。所谓’打开金山院,能富九州十八县’纯粹是扯淡,也是一厢情愿,九州何止十八县?为了押韵,过去的人也是什么顺口溜都敢瞎编,就跟现在的人写歌词一样。

    哪怕真的找到了一座金山,也解决不了当时的饥荒问题,黃金只是一般等价物,拣来的黄金并不天然带来劳动产品。所以传说是一种暗语,所谓金豆子指的应该就是玉米,那时候刚刚出现的一种新的主粮作物。

    玉米的产量高,中国大部分地区的气候条件都可以耕种,在华北一带还可以在春小麦收割之后轮种、能多收一季粮食。更重要的是玉米不怎么挑地,在房间屋后的空地上都可以种上几排,而且玉米芯和秸秆还可以当饲料。

    在那个年代、那种情况下,新出现的这种粮食作物,不管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饥荒问题,也是给人们带来了某种希望。所以传说中的金豆子,其实就象征了玉米粒,包含了人们的一种期待。而新粮食作物的引进,也是清朝中叶人口爆发增长的原因之一。”

    朱山闲又笑道:“哥伦布发现新大路,他是去找黄金的,结果最有价值的发现却是玉米,然后传遍了世界。玉米在我们那边的乡下叫六谷,也就是说传统的五谷之外又多了一谷,可见其重要性。”

    尚妮接话道:“在东北叫苞米,也叫棒子,就是说人傻的意思。我们宿舍的东北同学笑人笨的时候就经常说——你这个苞米。”

    谭涵川:“东北俚语中这种话很多,棒子、狍子、彪子……差不多都是这个意思。”

    尚妮赞道:“谭师兄不愧是学者,一提到研究考证就来了兴致。我最爱听谭师兄说这些了,真是长学问啊!”

    谭涵川谦虚道:“若说学问,我可不敢跟庄先生比。”

    尚妮:“咦,庄先生哪去了?不是说好了在这里汇合吗,怎么连他的影子都看不见,是不是还在睡懒觉啊?”

    时间是早上九点刚过,在这寒冷的冬日还很早,也没人愿意起床跑到郊外来。拒马河边并无游客,铁锁崖下的河滩上,却有人在背手散步,嘴里还嘟嘟囔囔不知在抱怨着什么。他穿着军大衣,戴着棉帽子,脚下蹬着厚厚的劳保皮靴,左臂上还套着着红箍,上面有四个黄字:治安巡逻。

    一看这个袖箍就知道他是不太好惹的人物,这里还是北京房山区,假如换成朝阳区,那就是更加惹不起了。此人是当地的治安联防员,一般都是退休后仍有活力的大伯大妈,在郊区也会聘请附近的闲散村民。

    这位联防员许是在抱怨天气太冷吧,他的棉帽子压得很低,两侧还挂着帽耳,根本看不见头发,带着一副很老式的厚框眼镜,脸上黑乎乎的好像还沾着灶灰没洗干净。大清早跑到这里来巡逻确实挺不容易的,但看背影腰杆挺得很直,身子骨也算壮实。

    拒马河古称涞水,古时的铁锁崖也是一个景点,水流冲到崖下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浪花滚滚深不可测,被当地人称为龙潭。每当雨季,崖上的水流汇成一条条细长的白色瀑布泄入潭中,“龙安夜雨”也是古时所谓的“涞水八景”之一。

    而如今这一段的拒马河修建了人工河道和堤坝,铁锁崖对岸不远处还在搞房地产开发,宽阔的河湾消失了,龙潭也被填平了。拒马河的水流明显变小了,铁锁崖下也露出了一片河滩。

    这里并不是景区,游客通常都会去上游的十渡,而这么一大片百米高崖矗立,倒成了很多攀岩爱好者经常来的地方。他们在崖顶的岩石上钉锚, 垂下绳索练习攀岩,天气好的时候,每天都能见到不少人爬上爬下,附近还停着很多越野车。

    但攀岩爱好者大多是在夏天来,现在可是大冬天啊,河滩上一个人影子都没有,有什么好巡逻的?这位治安联防员出现得未免有点突兀,但还有更突兀的。

    只见沿着河流的下游,又走来了一个人,他左肩挎着一个簸箕框,右手拿着一个长长的大竹夹子,穿着镶反光带的桔红色外套,就是常见的清洁工打扮。

    联防员刚刚点燃一支红塔山,抬头恰好看见了清洁工,招手喝道:“唉,你干嘛的,怎么跑这儿来了?”

    清洁工凑过去赔笑道:“大爷,我负责这一段河滩的卫生啊。”

    联防员:“啥时候这里也有保洁了,咋没人告诉我呢?”

    清洁工:“我是新来的,镇上聘的,刚刚上班,您老人家还没见过。”

    联防员似有些不满道:“夏天人多的时候不请保洁,这冬天没人的时候却聘来一个,领导都是咋想的呀?”

    清洁工解释道:“冬天干,夏天也干,人多人少都要搞好卫生,爱护环境嘛。”

    联防员叼着烟瞅着他道:“你来了,我干啥呀?”

    清洁工:“您老负责治安巡逻,我负责保护环境,不妨碍的。”

    联防员:“镇上给你开多少钱一个月啊?”

    这个问题似乎有些突然,那清洁工好像缺乏思想准备,怔了怔才答道:“不多,一个月一千五。”

    联防员皱着眉头道:“才这么点钱?我看你年纪轻轻的,干点啥不好,去市里面随便打个工也比这儿挣得多得多啊,干嘛要跑到这里来喝凉风?”

    清洁工又解释道:“我正好家里有点事,暂时走不开,这都是顺便的活……您老每个月又挣多少啊?”

    联防员吐出一口烟道:“这我不方便告诉你,就算挣得比你多,你也不要心理不平衡。”

    清洁工平白无故挨了一顿训,但还是陪着笑道:“那是,那是,您干得比我早嘛。以后在一起工作,请您老人家多关照。”

    这段河滩没有人,也很干净,既不需要巡逻也不需要收拾垃圾,所以两人干脆就站在河边聊天。清洁工又问道:“这里平时来的人多吗?”

    联防员:“天好的时候人挺多的,经常有人在这里搞攀岩。我平时巡逻主要是提醒他们不要乱扔垃圾,把带来的东西都带走,更不要搞破坏,还不要下河游泳。”

    清洁工:“那么这阵子你见到有什么人来了吗?”

    联防员:“这大冷天的哪有人来,我就没见过什么人,除了你。”

    恰在这时,清洁工抬手一指道:“那边不是过来三个人吗?”

    来的正是朱山闲、谭涵川和尚妮,联防员迈步走了过去喝道:“你们三个,干嘛的?”

    尚妮上前招呼道:“大爷,……”

    还没等她把话说完呢,联防员就怼回去道:“你大爷!我问你们是干嘛的,大冷天跑这儿来?”

    这人说话咋这么冲呢,朱山闲赶紧上前道:“这位师傅,我们是来玩的,请问您是干嘛的?”

    联防员没说话,很傲气地拍了拍军大衣左袖上套的红箍。朱山闲:“哦,您在巡逻呢,这大冷天的,辛苦了。”

    联防员:“自觉维护社会治安,是每个公民的责任,我在这里巡逻,就是防范可疑份子,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尚妮颇不高兴的怼了一句:“这地方又不是你家,我们来玩不行呀?”

    联防员瞪眼道:“大冬天的跑这儿玩?我没说不行,就是提醒你们一声!”

    谭涵川拉了尚妮一把,也上前和声细气道:“师傅,我们是来攀岩的。”

    联防员一摆手道:“攀岩?谁告诉你们能乱攀的?有证吗?”

    朱山闲等人一愣,跑到野外攀岩还要办证,这人的脑回路有点奇特啊!尚妮不满道:“有证没证归你管吗?”

    联防员:“怎么不归我管?你们跑到这里的山崖上挂绳子、打楔子,这是破坏山体,有可能引起岩石崩塌,存在安全隐患。”

    谭涵川解释道:“我们不在山崖上打岩楔。”

    联防员:“那也不合适,还是存在安全问题,出了事谁负责?”

    谭涵川:“安全我们自负,绝对不会连累到您的。”说着话从兜里摸出五张一百元的钞票塞到了联防员的手中。联防员没把钞票还回去,但还是看着谭涵川不说话。谭涵川无奈,又摸了五张递过去,这位联防员才满意地转身走开了。

    清洁工一直在旁边看着呢,此刻才凑过来说道:“老师傅,您可真行啊,这也能赚到钱?”

    联防员:“我就说了,你不要心理不平衡嘛,要不也分你二百?”

    清洁工摆手道:“不用不用,我怎么可以分您老的钱。”

    联防员将钱揣进兜中道:“现在还有人出门带这么多现金啊,不是微信转个账就行了吗?嗯,肯定有问题,我们得盯着点!”

    清洁工却帮谭涵川等人解释道:“搞远足野游的,身上带现金很正常,也不是哪里都能用电子支付的,很多地方也没有网络信号。大爷,天挺冷的,也没什么人,我帮您看着点就行,您老没事就回去歇着吧。”

    联防员却很严肃地说道:“不行,我还得过去提醒他们几句,然后再回去歇着。”

    清洁工:“那您老先忙着的,这一大段河滩都是我负责,我先去上游看看,回头再过来。”

    他说完话向上游走去,来到僻静的地方发了条微信:“老板,目标已出现!”还附了一张刚才悄悄拍的照片,照片上正是朱山闲等三人。

    PS:这两天有事,周日、周日请个假,周二恢复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方外:消失的八门(百度最新章节)  方外:消失的八门(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