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076 我是为你好

    对于自家侄女极是讽刺的小眼神,陈三方默默选择没看到。

    这老者瞧着不像他们村子附近的人啊。

    虽然冯老爷子尽量让自己和村子里头的人没两样儿。

    但是,多少年来的习惯不是那么容易改的。

    更何况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助理?

    就比如这一刻,冯老爷子和陈墨言坐着,小王则一开始是站着的。

    而且他的脸色也很平静。

    似乎对这种事情是习以为常……

    陈三方刚才在院门外把这一切都瞧到了眼里头,略想了想,他便抬脚走了进来。

    一脸带笑,充分的表现出一个好叔叔、好长辈的身份。

    “老爷子您贵姓呀,不知道您来我大哥家是为了什么事儿?”

    陈三方一边恰到好处的表现着自己,一边小心的试探。

    他心里头想的很清楚:要是好事,自己能沾点便宜的就沾点,而且,眼前这位老人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人,自己表现好点,说不定能结个善缘什么的,山不转水转啊,两个人不定什么时侯就露头呢,到时侯说不定就能用到?

    坐在另一旁小马扎上的陈墨言把她家三叔的心思看的很清楚。

    不就是想知道老爷子的底细么?

    不过,说起来她也还不知道眼前这位老爷子的身份。

    她三叔能问的出来吗?

    就在陈墨言有些好笑的朝着冯老爷子看过去时,冯老爷子看看陈三方,再看看陈墨言,呵呵一笑,“我不过是个回家探亲的老人,至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哦,你侄女检了我的一样重要东西,帮了我一个大忙,我今天过来是来感谢她的,这位小兄弟,你们家养了个好孩子啊。”

    “呵呵,老爷子您客气,不知道老爷子的家,是哪个村?”

    对于陈三方的这点子小试探,冯老爷子根本没放在心上,直接道,“冯家村。”

    “原来是冯老爷子啊,老爷子您好,我姓陈,陈三方……”

    冯老爷子见过这样不少的人,所以,他也不会放在心上,又笑呵呵的说了两句,便站起了身子,“陈墨言小朋友,那天的事情真的是谢谢你了,帮了爷爷我一个大忙呀,爷爷也没什么好谢的,只能亲自走这一遭了,以后有空去淮川时去找爷爷,爷爷一定好好的招待你。”

    陈墨言也乖巧的起身,“谢谢冯爷爷,您说的话我都记下了。”

    “嗯,好丫头,好好读书,争取考上淮川的大学。”

    “好的,我会努力的。”

    陈墨言眉眼弯弯的笑,嘴里笑嘻嘻的应着,心里头却是暗自加了一句:我的心愿可是清华,是北大!

    最不济的也得是国内前十的那几所大学。

    不可能去淮川或是附近离家近的什么大学的。

    这不是陈墨言瞧不起自己的家乡什么的,她就是觉得,现在的她,有能力上更好的学府,学更多的东西,让自己的眼界更加开阔!前世她没能做到的,这一世,她绝不能再错过。

    “好了,爷爷走了,小丫头别送了。”

    冯老爷子又朝着陈三方点了点头,对着自己的助理招了招手,离开。

    身后,陈三方站在村口,看着冯老爷子两人走远的身影眸光闪烁。

    回家走的路上他是再三的套问陈墨言和人是怎么认识的。

    陈墨言自然不会说因为自己捡了他的合同,并且胆大包天的改了,便说自己捡了他的钱包,然后又还给了他,没想到陈三叔一听这话,立马就瞪大了眼,“你这丫头,之前怎么不和我说呀,你帮了对方那么大的忙,他怎么能就这样走了?”

    “啊,那还要怎么样?”

    站在自家门口正想着进门的陈墨言扭头,一脸的疑惑,“三叔,他不这样走,难道还要带些咱们家的特产吗?”玩啥玩笑呀,她家里头有什么东西能入人家冯老爷子的眼?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没心没肺的?”

    陈三叔用力戳了下陈墨言的脑门,看着她的眼神满满的全都是惋惜。

    “你说说你,你都帮他捡回了钱包呀,还给了他,钱包啊,那么重要的东西,你还给了他,他怎么能没有一点的表示?就这样空着手来和你道谢?”陈三叔觉得很生气,气刚才走远的冯老爷子,更气陈墨言的没心没肺:他侄女帮了他那么大的忙呀,可那老头倒是好,上下嘴一张,一个谢字就那么说了出来。

    陈三方表示:

    谢字谁不会说呀。

    最重要的是,来点实际的啊。

    陈墨言有点了解自家三叔的心思了,她张张嘴,有些无语,“我就是顺手而已,就是我没有捡到,也会有另外一个人捡到,然后还回去的呀,学校里头老师可都是讲过的,捡到东西要立马交还给失主,革命先烈也曾不止一次教导过我们,要做一个有品质,有思想,诚实靠谱的人,三叔,你可是军人,是从部队里头出来的,难道说,你们部队里头没有这样教过吗?”

    “怎,怎么可能,三叔刚才那样说就是,就是想试试你的。”

    自以为找到解释理由的陈三叔理直气壮的瞪了眼陈墨言,“我是军人,怎么可能不知道施恩不图报的道理?我刚才那些话就是想试试你来的,你爸前几天可是一直念叨着你,说你一连跳了几级,我这不是担心你只顾着学习书本上的知识,把这些做人的本份都忘了吗?”

    “呀,三叔你对我真好,谢谢三叔啊,三叔你放心,我一定会向你学习的。”

    陈三方被侄女这话打脸打的生疼。

    不过他还得装着不在意,随意的应了两声,便寻了个理由脚步匆忙的离去。

    身后,陈墨言扁扁嘴,眼底却是闪过一抹笑意。

    她这个三叔呀,真是时时刻刻都想着算计,想着得好处!

    这回被她刺了几句,也不知道会不会恼羞成怒?

    不过管他呢。

    大不了自己以后不往他身边凑。

    陈墨言这样想着的时侯,便转身进了院子,继续忙活了起来:

    喂鸡,切猪草,绊猪食。

    然后看着天好儿,把屋子里头的被子枕头拿出来凉晒……

    等到一切忙活好的时侯,陈墨言觉得自己像是从水里头才出来的,她直接从井里提了桶水,投了湿毛巾擦了脸,脖子,清冽冽的井水让她舒服的咪了下双眸:这井水比后世的什么矿泉水啥的,好喝多了啊。

    坐在院中的枣树下休息了会儿,她咪着眼想以后的规划。

    开学后就是初一下学期了。

    等过了年,她是不是可以实行她的跳级计划了?

    对于别的人来说,按步就班的上学,考试,读高中,上大学是人生必须的。

    可对于有过一世记忆的陈墨言来言,她并不觉得自己也要这样。

    而且,初中学校的这个平台对她来言还太小。

    镇上也离家太近了。

    高中啊。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县城,还有市里,该去哪里读?

    院子里传来有些杂乱的脚步声。

    伴随着陈妈妈气愤而尖酸刻薄的指责声,全都是对陈爷爷陈奶奶偏心的指责。

    最后更是愤怒的撩下话,“我告诉你老陈,这事儿你要是敢答应,咱们这家就别过了,散了吧。”

    陈爸爸沉默了下,苦笑,“我就是想帮也得有那个能力啊。”

    这话说的陈奶奶也跟着沉默了下来。

    看着自家院子里头空荡荡的,想着自家吃了上顿愁下顿的情况。

    她是憋气的不行不行的。

    心里头有一股子的邪火朝着外头窜。

    然后,她就看到了歪靠着枣树坐在那里的大女儿,眉毛一竖,“陈墨言你死了啊,坐在那里屁股都不挪一下的,没看到我和你爸回来了吗?死丫头,贼懒贼懒的,就没见过有你这样的女孩子。”吧啦吧啦的,反正就是怎么痛快怎么骂,想到什么骂什么的节奏。

    “你给我闭嘴。”

    陈爸爸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但是他是个男人,还是能忍的。

    只是瞪着陈妈妈,“孩子又没有惹到你,你别总是拿她出气。”

    “出什么气啊,我是她妈!”

    “骂她几句怎么了?”

    陈妈妈一脸的不以为然,眼角仍是竖着的,一脸的怒意,“我为了这个家操心操肺的,起的早睡的晚,我图的什么,你爹你娘刚才是怎么骂我的,我为了啥,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为了她们姐妹两个啊我,可是你看看她,她是怎么做的?提前一声不吭的回来也就算了,回家坐在那里和个大爷似的,翘了个脚,她以为她是谁?”

    “真以为自己是公主了啊,就是个贱丫头的命!”

    被自家亲娘称为贱丫头命的陈墨言缓缓的站了起来。

    静静的看着陈妈妈。

    最后,她的眼神从一脸黑的陈爸爸身上扫过。

    站在陈爸爸身后的是陈敏。

    她看着陈墨言看过来,背着陈爸爸陈妈妈,朝着她投去一抹得意的笑。

    反正,就是看到陈墨言挨骂,不好过。

    她就高兴!

    陈墨言要是知道陈敏此刻的想法,更是晓得陈妈妈之前曾不止一次的这样想过。

    说不得她会真心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好好的反醒反醒。

    不然,为什么她也是这个家里头的一员。

    可是,事实上却是她妈她亲妹都不把她当成亲人,还时刻想着算计她。

    让她倒霉,以看她笑话为乐子?

    不过虽然她不知道陈妈妈和陈敏两人的想法,可她却也知道这两个人是绝不会想自己好的。

    如果是最初,或是重生以前的她。

    自然是让着她们的。

    对于陈妈妈的责骂,陈敏的步步紧逼,她会沉默以对。

    可是现在?

    她歪着头笑了笑,脆生生的声音清晰的传入院子里三人的耳中,“妈,我听着你刚才那话,是在说我这个当女儿的什么都不干,只情等着吃喝吗?那么我可就想问问妈了,您哪只眼看到我没干活,没做事了?”

    “鸡是谁喂的,柴火是谁拢的,谁晒的?衣服是谁洗的,被子是谁晒的?”

    “还有这院子的角角落落。”

    陈墨言一指空荡却干净的院子,呵呵笑了两声,“难道,这些都是鬼帮着你们打扫的吗?”

    “妈,还是你觉得,你修练有方,有分身术,一个在我奶奶家,一个在家里头打扫收拾做家事?”

    陈妈妈被这话着实的噎了下。

    下一刻,恼羞成怒的陈妈妈手一抬就要动手。

    陈墨言抢先嗷的一声尖叫起来,“打人了,我妈要打死我了,各位叔叔婶婶儿救命啊……”

    陈妈妈看着弯腰避到院门口,大有下一刻就拔脚朝外跑的陈墨言,脸黑。

    她就是抬了下手!

    抬了下手而已。

    什么时侯说要打她了?

    陈墨言要是能看懂此刻陈妈妈的心思,肯定会直接翻白眼。

    你抬手,你抬手不就是为了打我吗?

    我不跑我不喊的站在那里让你打?

    我傻子呢我。

    眼看着陈墨言的几声尖叫引来隔壁两家的邻居朝着他们看过来,陈爸爸心里头很是不快,开口的语气也就有些不善,“行了,一个个的都不让人省心,言丫头你也真是的,你从你奶奶家回来怎么不和你妈说一声?我和你妈回头不见你人了,她刚才虽然是骂了你,但不也是关心你嘛,你看看你刚才,哪里有半点女孩子的样儿?”

    “还有,你妈她毕竟是长辈,你是怎么和她说话的?”

    要说陈爸爸是责备陈墨言吧,那倒也不全是。

    站在他的立场,无非就是想息事宁人。

    用句老话说,那就是家和万事兴。

    可惜,他的所谓‘为了这个家好’的中立,在他觉得,陈墨言是当女儿的,被大人骂几句,委屈一下又能怎么样,还能少块肉呀,他们当爸妈的总是为她好的,这样的心思之下,旦凡是陈妈妈和陈墨言对立,或者是两者吵的不可开交,陈爸爸第一个责怪、或者说是指责、想要弹压的,肯定是陈墨言!

    一如此刻。

    他拧着眉头,语重心长的看向陈墨言,“言言,你是这个家里头的长女,爸妈不在,你是当姐姐的,你得爱护妹妹才对,姐妹齐心,这个家才可能有好啊,可是你看看你最近,这脾气这性子,越发的娇纵。”

    “言言,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他看着陈墨言,眼神里满是复杂:

    以前这个家,不是这样的啊。

    陈爸爸却是完全忘记了一件事儿:以前这个家表面上的平静,却是以陈墨言的处处忍让,无原则的退让,沉默维持而来的!现在,陈墨言突然爆发,不再忍了,让了,学会反抗了。

    这个家里头那所谓骗骗外人的平静。

    自然也就没有了的。

    这绝对是陈爸色心里头的真心话!

    院子门口,陈墨言静静看着陈爸爸,心里头涌起一阵阵的酸涩。

    她爸,心里头是怪她的吧?

    怪她打破这个家里头的平静……

    怪她处处掐尖儿,不听话。

    怪她总是变着法子的和陈妈妈闹腾。

    眼圈有些酸,有些涩。

    前世的记忆关于陈爸爸的,在这一刻一点点的都浮现在眼前。

    前世,她爸爸,也是时不时的偏着陈敏吧?

    爸爸说,陈敏才毕业,肯定是找不到好工作的,就让她在家里头多待一阵,习惯习惯这个社会。

    爸爸说,你妹妹那么年轻,和我个老头子住有什么好的,让她和你们一块住吧。

    爸爸说,你们是姐妹,要手足相爱,要姐妹同心……

    爸爸说,你是姐姐,一定得看顾着妹妹呀。

    前世的她,就那么傻傻的信了,听了。

    她把妹妹当成了半个女儿那样的宠着,养着。

    可是,结果呢?

    她爬到了自己男人的床上!

    笑呵呵的看着自己旧疾复发,至死。

    一脸开心的接受自己的所有一切。

    最后更是直接磨去自己在那个世上所有一切的痕迹。

    这就是陈敏呀。

    前世,她疼到手心里的一条白眼狼!

    现在,她爸爸竟然还说,让她有长姐的样子?

    她呵呵笑了两声,垂下的眸子掩去她心头诸般的戾气,然后歪了头,眉眼含笑的看向陈爸爸,“爸,你觉得我怎么样做才算是有姐姐的样子,我要怎么做,才能是我妈心目中的好女儿?女儿我脑子轴,被我妈这样一骂吧,转的就更迟钝了,不如,爸爸你教教我,我哪里做的不好,以后,我改?”

    有风吹过来。

    吹起陈墨言青色粗布上衣的一角。

    沙沙的响。

    那衣服,陈爸爸一眼就认了出来,是他穿旧了的上衣改的!

    而且改的也极其的不合身。

    穿在大女儿的身上,肥肥大大的,好像是挂在她的身上。

    大女儿单薄的身子就藏在宽大的衣服中。

    愈发显的瘦小,单薄!

    唯独一双眼,漆黑,如墨!

    似乎是能穿透这世间一切所在,看透他心底所有的想法。

    莫名的,陈爸爸心里头就觉得虚了起来。

    好像身上有一种无形的压力。

    压的他竟有种直不起身之感。

    嘴唇动了两下,他声音涩然的开了口,“言言,家和万事兴……”不管怎样,他是为了这个家好,是为了言言好呀,她是女儿,怎么能老是这样和妈妈闹腾呢,时间长了,外头人会怎么看她这孩子?

    现在她还小。

    等到再大大,怎么说亲?

    这样想着,陈爸爸就愈发的理直气壮起来,“言言,爸是为了你好……现在,你给你妈道歉。”他不为别的,就是不想让言言身上有那么多的刺,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软和些多好?

    陈爸爸看着陈墨言神色坚定:

    以后,言言长大些,一定会理解他的。

    ------题外话------

    中午一点前有二更。我闪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