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079 要中考了(二更

    校长办公室。

    卫老师一脸的不赞同,“校长,这丫头不懂得这里头的深浅,难道您也不知道吗?”

    竟然让一个才让初一的女孩子跳到初三。

    且,还要让她明年跟着去考高中?

    “校长,这个孩子是个好苗子,咱们不能这样毁了孩子!”

    他的语气已经是有些重。

    要不是眼前坐着的是校长,估计卫老师要指着对方鼻子教训。

    这个年代的老师,心灵还是很纯净的。

    他们的心全都扑在学生身上。

    对于陈墨言这样学习好,乖巧又听话的学生,自然更加欢喜。

    况且,陈墨言之前才给他们学校带来英语比赛第一名的好成绩?

    陈墨言自己得了奖励。

    他这个班主任还有黄老师都跟着有荣耀啊。

    包括这个学校。

    可是现在,校长这样的做法不是自毁长城吗?

    “校长,不管怎么说,我绝不同意这孩子跳到初三,参加明年的中考。”

    这是一个老师对学生的不负责!

    校长揉着眉头,看着这个倔疙瘩,“你能说服得了她吗?”

    就这么短短的几个字儿,卫老师的脸一下就憋的通红。

    这几天他是有时间就找那丫头谈心。

    可是结果呢?

    那孩子就一个主意:她要试试!

    要不然的话他也不至于来校长这里找主意了。

    卫老师有点急眼,“这也不能由着她啊,她还是个孩子……”

    “我看她这个孩子啊,比咱们大人都有主见。”校长五十多岁,是个很豁达的人,这会儿看着卫老师急赤白咧的样子,有点想笑,不过他得在老师面前保持威严,想了想便点头道,“行,这事儿我知道了,你也别急了,上火,我回头再好好和她谈谈,尽量劝劝她……”

    “那您要赶紧的啊。”

    卫老师觉得这事儿得赶紧落实了。

    不然,耽搁孩子学习啊。

    心思不能专注,肯定会影响学习进度的。

    校长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坐在椅子上低头沉思起来。

    下午四点半是自习课。

    陈墨言被校长派人叫到了办公室。

    “坐吧,陈墨言同学。”

    陈墨言平静的道了谢,坐在一侧的椅子上,抬头看向校长,“您要是找我劝我按步就班上学的话,校长,这事儿我不觉得有再谈下去的必要。”她的眼神平静,眉眼淡淡,全身上下却充斥着一股子的笃定,以及从容和自然,“我家里头的情况相信您也清楚一些,我想,我要是不着急一些,脚步迈的快一些,后头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儿。”

    “校长,我比您更紧张我自己的学习成绩,我很珍惜上学的机会,以及考大学的机会。”

    她看着校长,脸上的凝重是校长从不曾在她这个年龄的孩子身上看到过的。

    这是一个,让他都看不懂,但却绝对是心疼的孩子。

    也,是一个好苗子。

    直到陈墨言走出校长办公室,杨校长的耳侧还清晰的回荡着陈墨言掷地有声的话:

    ——校长,我的目标很清晰,清楚。

    ——校长,我的高考志愿只有两个,清华,或者是北大。

    直到这一刻,回过神来的校长才猛的反应过来。

    自打陈墨言进来,这丫头竟然悄悄的主导了这场谈话!

    最后更是让自己直接陷入沉思。

    而她却全身而退……

    这丫头!

    校长有些好笑,又有些好气:

    自己竟然被个黄毛丫头绕进去了。

    等到卫老师知道这个结果的时侯,不禁气的黑了脸。

    他怒气冲冲的进了教室,有心想要好好的训陈墨言一句,可看着她黑黝黝通透泉水般清澈的眸子,想到她背后那个家的情况,这个孩子那么急着要上高中的心思他也就有所理解,想到刚才校长和他说的那一番话,他满腔的怒气顿时就消了个七七八八,最后,只是黑着脸训了几句最后排的两个男生便拂袖而去。

    把那两男生训的一愣一愣的。

    他们刚才,没做什么啊。

    白挨一顿训!

    经过一场内部的小测验,陈墨言直接从初一教室挪到了初三一班的教室。

    对于陈墨言这个变化,最伤心的莫过于刘素了。

    课间休息,她抱着陈墨言是又哭又闹的。

    擦的陈墨言衬衣上全都是鼻涕和眼泪。

    最后她大小姐倒好,一甩头,留下一句‘我就是故意擦你一身的’,然后气呼呼走人。

    留在地下的陈墨言是满脸的无语。

    好在,陈墨言的宿舍没变。

    不然刘素这丫头估计得气炸了。

    饶是这样,刘素还是气的好几个晚上没和陈墨言说话。

    还是陈墨言伏低做小的讨好了好几个晚上,又是帮她挤牙膏什么的,费了好大一番劲儿才把刘素给哄好。

    看着她破啼为笑,陈墨言也着实的松了口气。

    心里头那股子好像自己被遗弃的憋气感消散,刘素便开始为着陈墨言打算起来。

    “言言,你为什么非要执意明年考高中啊,你现在才初一,太快了,万一考不上呢,你有没有想过要怎么办?”刘素看着陈墨言,满满的都是担忧,“你现在是卫老师眼里头最好的苗子,可万一你要是明年考不上高中,等你再次回来,卫老师他们可就未必这样看重你了啊。”

    “我知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刘素能说这些话。

    可见她是真的掏心窝的想为着自己好。

    对于为着自己好的人,陈墨言是真心感激的,她也不想瞒她什么。

    “刘素,我的时间不多,我妈不知道哪天想到什么,说不定就又到学校里头来闹,让我不要上学什么的,我害怕我的人生会被她给改变,同时,我也害怕我自己的人生却掌控在别人的手里。我想要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

    她不止是解释给刘素听。

    同时,也是在说给自己听的。

    这一世,她是真的想,也一定要这样活!

    时间过的贼快。

    在陈墨言转入初三班上没几个月,转眼就是新年。

    如今已经是八九年。

    这个时侯的农村生活还是比较落后的,但是过年时多少也能吃上一顿肉饺子,大年二十六的时侯,陈妈妈就买了一斤的猪肉,准备剁好馅包饺子,北方的风俗,大年初一的早上是一定要吃饺子的。

    家里头这些过年准备的事儿全都是陈妈妈一个人。

    陈墨言只管着闷头上学,复习,放假后就躲在屋子里头做试题。

    这样闷头而过的日子,忽悠悠的就到了大年三十。

    三十晚上是要一起吃团圆饭的。

    本来按着规矩是要他们全家都要去陈爷爷奶奶家吃晚饭的。

    可是前段时间因为陈家二房的事儿,陈奶奶恨不得撕了陈妈妈这个儿媳妇,对于她生的两个孙女更是恨屋及乌了,陈妈妈哪里还想着往前凑?最后两口子商量过后,便只让陈爸爸自己一个人傍晚的时侯过去老屋那边看看。

    当然了,过年了,不能空着手过去。

    但送贵重的东西吧,一来家里没有,二来陈妈妈也舍不得呀。

    陈妈妈最后把下午包好的饺子装了一碗让陈爸爸带过去。

    自然全都是萝卜馅。

    没半点油腥肉沫的那一种。

    陈奶奶正在哄着宝贝金孙说话玩儿,看到自己的大儿子头也没抬,“行了,手里头的东西放下,你人就回吧,你现在也是老大不小的,我和你爹给你娶了媳妇成了家,你眼里只有你媳妇孩子没我们老两口也是应该的,我和你爹也不讲究这些,你们以后好好过就行了,回家去陪你婆娘孩子去吧。”

    “娘,我晚上就在这边,陪您和爹好好唠唠磕……”

    “唠什么唠,你二弟媳妇可没做你的饭,行了,赶紧回吧,大过年的,也让我和你爹清静点。”

    陈爸爸黑着脸走出老屋。

    一路上碰到人打招呼,也是勉强挤出一副笑模样。

    比哭还要难看。

    回到家他也没理和他说话的陈妈妈,一头倒在了床上,把头蒙在被子里埋头就睡。

    陈妈妈还在后头喊呢,结果抬脚看到陈爸爸把自己埋到了被子里。

    睡觉了?

    她上前去拽被子,却不防陈爸爸霍的一下掀开被子,通红的双眼狠瞪向陈妈妈,“给我出去,我要睡觉,出去。”那眼神,好像要吃人,把陈妈妈吓的心头一颤,不由自主的松开手,嘴里嘟嘟囔囔的,可脚却是极没志气的开始朝外头走。

    “这死东西,在那两老东西那里受了气,回头撒我身上……”

    “该死的。”

    不管陈爸爸的生闷气,大年三十终究是过去了。

    大年初一。

    陈爸爸和陈妈妈早早的起身去拜年。

    这是村子里头老早传下来的礼节,不能缺席的。

    陈墨言一大早起来,陈妈妈和陈爸爸还没有回来,她自己简单的洗漱,生火煮水,然后煮了二十个饺子,全都是肉馅的,等到她吃的肚子溜圆,回头才发现陈敏从屋子里睡眼惺松的走出来,一边走还一边揉眼睛,“妈,妈,早饭煮好了吗,我饿死了。”

    这一年多两年的相处,陈敏也学聪明了不少。

    早饭更是不敢再指望陈墨言去煮。

    她喊了两声没听到陈妈妈的回应,用力揉了两下眼,被冷风一吹,整个人全部回神,才想起今天是大年初一,看了看空荡荡的屋子,她憋了下嘴,这是拜年还没有回来吗?回头自己端水洗漱,热水瓶里头竟然没热水了!

    陈敏黑了脸。

    这么冷的天,难道让她用冷水洗脸刷牙吗?

    好不容易从陈妈妈她们住的屋子里头倒了些热水草草洗了把脸,她回过头就发现灶间里头有热乎气儿。

    想了想,她大步朝着灶间走去,“姐,姐你把饺子煮好了吗?我都饿了呢。”

    今天是大年初一。

    都兴个吉利,高高兴兴的。

    她姐总不会就这样和她翻脸吧?

    可惜,陈墨言是没和她翻脸,但也没给她好脸子,她淡淡的看向走进来的陈敏,把嘴里的半个饺子咽下去,冲着她点点头,“是啊,我煮了,不过,我只煮的我自己的,你要是想吃呀,那就自己煮吧。”然后,她起身把自己的碗筷给洗了,懒得理陈敏黑黑的脸,转身走了出去。

    站在院子里伸个懒腰。

    陈墨言一脸惬意的摸了下自己的小肚子。

    吃的真饱呀。

    嗯,肉饺子就是好吃!

    身后陈敏气的想把锅都给掀了,一肚子的怒气没地儿发泄,最后她还得乖乖的自己煮饺子吃。

    但是她不会煮啊。

    煮了二十个,坏了有大半。

    她看着被她装在碗里头只余下两块皮的饺子,赌气般又往锅里丢了二十个。

    自然又是煮坏了的。

    气的她小脸铁青,差点把手里的碗给砸地下!

    就站在院子里头的陈墨言自然听到灶间传来叮当作响的声音,她挑了下眉,却懒得去理会。

    足足到了九点,陈爸陈妈妈才和村子里的人陆续散开,各回各家。

    想着刚才陈敏在灶间里头的捣鼓。

    还有自己刚才在门口偷喵了两眼,那满满一大碗的饺子皮儿……

    陈墨言看着走进家门的陈爸爸果断的开口道,“爸,陈敏在灶间煮饺子,她说今天是新年,你们辛苦一年,她要好好的表现一下,孝敬爸妈,我估计我妈也不稀的我,这事儿就不掺合了啊,刚才小花来找我,我出去转一圈,爸妈我走了啊。”她要是再不走,回头她妈发现灶间那些被煮坏的饺子,哪怕知道是陈敏弄的,也会把账算到自己头上的,今个儿可是大年初一,她才不要当这个冤大头。

    “就知道玩玩玩。”

    陈爸爸瞪了眼陈妈妈,好歹接下来的话没再说出口。

    两口子洗了手,陈妈妈很高兴的走向灶间,“敏敏,我听你姐说你在帮我们煮饺子,煮好了吗?哎,我们敏敏又大了一岁,越来越懂……陈敏,这是怎么回事儿,你煮的饺子呢,怎么全都成了饺子皮儿?馅儿呢,肉呢,我问你,是不是你给全吃掉了?”

    “我我,不是我,妈,我没有……”

    “你没有?那就是那个死丫头了,肯定是她干的。”

    陈妈妈站在灶间门口自言自语,继尔勃然大怒,“难怪那个死丫头刚才急急的往外跑,肯定是做了坏事,怕我和你爸发现才想着急急跑出去,老陈,老陈你过来看看,这回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护着那个死丫头了啊。”

    早上出门的时侯她还想着回来吃顿香喷喷的肉饺子。

    可这会儿看到的是什么?

    她想像中圆滚滚肉呼呼的饺子,全成了面片儿!

    “你这大年初一的又吼什么,言丫头又怎么你了?”

    陈爸爸才在屋子里头做下,听到声音就是一脸的无奈。

    怎么这母女就不能好好的相处呢。

    整天仇人一样。

    这真是冤孽。

    “你自己给我看看,这都是那个死丫头干的好事儿!”

    陈妈妈气呼呼的,眼里全是怒意。

    她的肉饺子啊。

    飞了,飞了,都飞了!

    陈爸爸脸一黑,本能的生气,“这真是言丫头干的?”难道她刚才急着跑出去就是为了躲避他们的责骂?

    “爸,爸爸,要不,我去找找姐姐?”

    先把陈墨言叫回来。

    让她帮着自己分散些爸妈的怒气也好啊。

    “还怔着做什么,赶紧去把给我找回来,我非撕烂她的嘴不可!”

    陈爸爸正想着点头,眼角余光落到一侧的锅子里头。

    饺子汤很浑浊。

    不同以往的清澈,而且,上面漂着好多看不出是什么碎沫,还有油腥。

    他眉头一皱,看向锅子里,“那汤上面漂的是什么?”

    “嗯,怎么全都是肉沫?还有白菜叶?萝卜?”

    陈妈妈看了一眼就咋呼了起来,“天呐,怎么这馅都跑到锅里头去了?”

    她还在想着呢,陈爸爸却是上前两步,伸手拿了勺子轻轻一搅。

    萝卜块,白菜叶,以及肉沫等全都浮起来。

    简直就是一锅烩菜。

    陈妈妈满头雾水,“这这,怎么都在锅里头?”

    刚才敏敏不是说都被那死丫头给吃了吗?

    “那么多的馅言言怎么吃的完?而且,我刚才听的是敏敏煮的饺子,是没错吧?”

    陈敏被她爸的眼神盯的手足无措。

    这个时侯有心想要反悔都不行。

    她只能硬着头皮点头,“是,是我煮的……”

    “那这些馅是怎么回事儿你不知道吗?陈敏,你长这么大,我平日里就是教你撒谎来诬陷自己姐姐的吗?”

    “爸,我……呜呜……妈,我,我不是故意的……”

    陈妈妈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心疼的抱着陈敏安慰,“不哭不哭,今个儿可是大年初一,咱们不哭啊。”又瞪陈爸爸,“你那么凶做什么,明明敏敏是孝顺咱们,那个死丫头做的坏事,你却凶敏敏,你还是不是当爹的?”

    “敏敏不哭啊,告诉妈,到底怎么回事儿,妈一定给你作主。”

    “呜,姐姐,姐姐吃饺子,我我饿……自己煮,可是老是坏……”

    “哎哟,我们敏敏真棒,都会自己煮饺子了,没烫到哪吧?乖了不哭啊,妈知道了,肯定是陈墨言那个丫头使坏,然后你的饺子就煮成这样了,是不是?”她搂着陈敏,心肝宝贝的哄劝着,最后斩钉截铁的语气道,“敏敏你放心,妈知道这事儿不怪你,肯定都是那个死丫头的错,妈回头给你教训她出气。”

    旁边,陈爸爸看着她们母女两人的眼神充满了不可思议。

    “这事儿,你也要怪言言?”

    “是啊,不对她怪谁?要不是她不帮着敏敏煮……”

    陈妈妈一脸的理直气壮,听的陈爸爸忍无可忍,抄了旁边灶堂里的烧火棍对着陈妈妈就抽了下去。

    这个娘们儿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再不好好修理,这个家就要被她给弄散了!

    在陈妈妈被打的嗷嗷叫中,陈家的这个新年以着极度压抑而诡谲的气氛渡过。

    流水般的日子忽啦啦的淌过去,转眼就是五月底。

    而今年的中考时间定在六月十七,十八日两天。

    初三班迎来了最后一周热火朝天的复习。

    陈墨言,就是其中的一员。

    ------题外话------

    又迟到了。我闪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