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085 姥姥家的人闹上门(2更

    陈妈妈自己躲在屋子里头喝农药了。

    陈爸爸和陈墨言发现的时侯,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

    口吐白沫,人事不醒的躺在床上。

    陈爸爸吓的魂儿都没了,双腿发软,站在那里两眼都是直的。

    最后还是陈墨言反应的快。

    扭头朝外跑。

    陈爸爸却是突然转身,拽住陈墨言,眼神森然,

    “你要去哪,你妈她喝药了,她就要死了,你还要去哪?”

    “这下你满意了吧,整天闹个不停,现在把你妈给闹腾死了,这个家就没人再骂你嫌弃你了。”

    “她死了,这下你满意了,是吧?”

    最后一句话,陈爸爸几乎是吼出来的。

    陈墨言挣了一下没有挣出来。

    然后她就静静的站在那,听着陈爸爸的怒吼。

    直到,他说完,闭嘴。

    用着一种很是陌生的眼神看着她。

    慢慢的,陈墨言的心里头涌起一股刀剜般的痛。

    不过,她却只是抿了抿唇,抬眸,用着清澈静然的眸子扫了眼陈爸爸,轻声道,“爸,我不是去哪里,我只是出去找车子,然后把妈送去卫生院,您要是再拦着,说不定妈就真的再也救不回来了,要真是因为耽搁了时间救不回来,您可不能骂我一辈子啊。”

    陈爸爸被她那幽幽的眼神看的心头狂跳不已。

    下意识的松开了手,“言言,我……”

    “爸,现在时间很急,我先去马叔家找辆车子,您帮着我妈带件换洗的衣服,还有钱……”

    她说完这话再也不看陈爸爸一眼。

    扭头走了出去。

    站在屋子里的陈爸爸就那样伸着手,眼睁睁看着陈墨言的身影消失不见。

    不知道为何。

    他的心头突然涌起一阵阵的慌乱。

    好像,这个女儿就这么一走,再也不会回来似的。

    陈妈妈被陈爸爸并几个村人直接送进镇上的卫生所。

    洗胃、灌水、用针、用药。

    一阵阵的慌乱过后。

    陈妈妈晕晕沉沉的睡了过去。

    站在病房门口的陈爸爸六神五主,急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

    脸色阴的能滴出水来。

    搓着手一直站在病房门口打转转。

    直到,一名医生几个护士推开病房的门走出来。

    陈爸爸眼前一亮,想也不想的扑过去拽住其中一名护士的衣角,“这位大,大妹子,我,我婆娘怎么样了,她没事吧,你们是不是把她给治好了?我能把她接回家吗?”

    “你这会儿知道急了啊,之前做什么去了?就知道吵架,打架。”

    被他猛不丁拽住衣角的小护士吓了一跳,随后猛的黑了脸。

    从陈爸爸手里拽出自己的衣角,对着他就是一顿猛喷。

    “早知道这样的话,娶老婆做什么?还不如打光棍一辈子。”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

    陈爸爸这会是点头如倒蒜,恨不得把眼前这几个护士医生供起来。

    特别是在听到身旁一名中年护士说陈妈妈没有了危险之后。

    他更是一脸的感激,“谢谢你,谢谢你们,谢谢谢谢……”

    “行了,以后注意点,别把自己的妻子不当回事儿。还有啊,她刚才洗了胃,不能吃硬的,多喝些米汤吧。”中年护士应该是护士长,用眼神阻制了那个小护士气愤的话,又扭头一脸正色的对着陈爸爸叮嘱着,“她这会儿还虚弱,情绪正激动着呢,等回头她醒了可不能再刺激病人了啊,不然下次出事可真的就救不回来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谢谢您。”

    等到几个人走后,陈爸爸靠着医院走廊的墙壁,缓缓滑到了地下。

    还好没出事。

    还好……

    正在学校里头上课的陈敏被村子里头的人叫出来。

    一溜风般的跑到了医院。

    “爸,爸,我妈呢,我妈她怎么样了啊,爸你告诉我,我妈她怎么样了……”

    陈敏一脸的泪,晃着陈爸爸的手臂哭着喊着。

    陈爸爸回过了神,朝着陈敏努力挤出一抹笑,“你别担心,你妈她,她没事儿。”

    “真真的,我妈她真的没事儿?”

    “没事,刚才医生说的,不过你妈她睡着了,你别出声,在门口悄悄的看一眼就好。”

    “好好好。”

    听到陈妈妈没事,陈敏的心明显落回到了地下。

    在这个家里头,她妈是全心的为她着想。

    这一点她还是心里头很清楚的。

    再说了,出事的毕竟是她妈,乍一听到,她是真的害怕。

    这会儿陈爸爸说没事儿。

    让她着实的松了口气。

    即然来了,陈敏自然是要在陈爸爸面前表现个全面的,站在门口瞧了两眼病床上的陈妈妈,她心疼的眼泪嘀嘀嗒嗒的往下掉,“爸,你和妈这到底是为什么啊,之前不是一直好好的嘛,昨天晚上我还和妈说话来着,怎么这一晚上的功夫,我妈,我妈就,就不想活了?”

    她哭的不能自抑。

    “爸,妈要是有点什么三长两短的,我,我也不活了。”

    陈爸爸的手抬起来,轻轻的落在陈敏的头发上。

    轻轻拍了两下。

    动作温柔,“是爸不好,这次,都是爸的错,以后不会了。”

    陈敏转了转眼珠,“真的?”虽然她不清楚她妈到底和她爸怎么了,竟然气的连农药也喝上了,但是莫名的,陈敏有一种直觉,她妈和她爸这次的吵架,应该还是和那个让她讨厌的陈墨言有关系!

    不用说她爸肯定是偏心陈墨言的。

    能在这会儿让她爸用这样的方式心里头涌起内疚和自责。

    以后少对那个女人注意。

    也是好的!

    她用力的抿了抿唇,声音要哭不哭的,“嗯,我相信爸。以后,以后咱们一家都要好好的,谁也不离开谁,我要一辈子和爸妈在一起。还,还有姐姐……”说到这里,她好像是才想起陈墨言似的,一惊,然后扭头四望了两下,嘴里发出一声轻咦。

    “怎么了,你在找什么,医生吗,他们才回去……”

    “不是,爸,我姐呢,她是不是去给我妈拿药了,我刚才一路跑过来都没看到她呢。”

    “你姐……她应该是去送驴车了吧,爸刚才没注意……”

    陈爸爸的声音有些低,暗含了几分连他自己都听不出来的责怪。

    按着道理来言,陈敏也是不可能听出来的。

    可是她却贼精贼精的。

    一直抬眼看着陈爸爸的双眼来的。

    陈爸爸说这话时眼底闪过的一抹不快全部落入她的眼眸。

    心头,就不自禁的涌起一股笑意。

    她爸爸终于也对陈墨言有不满了吗?

    很好。

    这事儿,很好!

    不过嘴上她却是哦了一声,叹了口气,“姐姐怕还是对妈心里头有意见,不然这个时侯,她却是……”

    “爸,你别多心,我就是随口一说。”

    “爸知道,你才从学校一路跑过来的,累了吧?先歇会儿。”

    “好啊,那爸你看着,一会我妈醒了可要叫我。”

    陈爸爸点了点头,陈敏才喘了口粗气,靠在墙壁上咪起了双眼。

    离着他们父女不远处的拐角。

    陈墨言的眸子垂下,默默的看着,然后,默默的转身。

    朝着医院外头走了出去。

    这次过后,她在这个家里头更是成了最多余的那一个吧?

    陈妈妈在医院里头住了三天。

    三天里头,陈墨言煮饭,送饭,做自己能做到的一切。

    但是,她却没和陈妈妈说一个字儿。

    甚至连面对陈爸爸时都是能少说一个字儿就少说一个字儿。

    能不面对就不面对。

    如果是寻常的时侯,陈爸爸自然会很快就发觉到陈墨言的异常。

    可是现在他一心担心着陈妈妈。

    更甚至,在他的心里头还有几分是怪责陈墨言的吧?

    这样的心思之下,他更是没什么心思花在陈墨言身上。

    直到,第四天,陈妈妈出院。

    还没等陈墨言一行人进家门呢,她们的驴车在自家门前被一群人给围住。

    “大丫你没事吧?”

    “大妹你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就喝药了?”

    “我苦命的女儿,这老陈家是怎么搓磨你的啊,我的大丫,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你可是让为娘的怎么活哦。”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身子矫健的爬上驴车,对着坐在驴车上的何大丫抱着头就是一通痛哭,心肝肉的叫着,那一把把的鼻涕和泪都擦到了陈妈妈衣裳上。

    陈敏在一侧看的脸都黑了。

    她这个姥姥她可得躲着点,可不能让她那些鼻涕啥的粘到自己衣裳上来。

    恶心死个人!

    “敏敏啊,你妈之前不是好好的么,怎么就被你们气的不想活了?”

    陈敏对这话可不认同。

    什么叫被你们气的啊?

    她到现在连她妈到底是为了什么喝农药都不知道好不好?

    暗自翻了个白眼,她语气含糊,“姥姥,我白天都去学校了啊,这事儿你还是晚会问我爸吧。”

    “姥姥自然要去找你爸的。我好好的一个女儿,瞧瞧他给我欺负成啥个样儿了?”

    何姥姥看着自己女儿腊黄的脸色,一扭头,心疼的又哭了起来。

    地下。

    陈爸爸也没有得好。

    被陈墨言的两个舅舅给围住,“姐(妹)夫,这事儿可就是你的不是了啊,我们妹妹再怎么不好,可也是帮你生了两个娃吧,你瞧瞧这两个娃多好,长的又漂亮又聪明的,这么些年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你不看这个看那个的也不能把她给逼死吧,姐夫你今个儿要是不给我们何家说出一个道道来,这事儿咱们没完。”

    “陈大方,你敢欺负我妹妹,我今个儿非揍死你不可!”

    出声的是陈墨言的一位堂舅舅。

    记忆里,她对这些外祖家的人并没有什么印象。

    所以这会儿看着他们一个个的跳出来,陈墨言没有太多的感觉。

    只是坐在驴车一角,冷眼看着。

    陈大方觉得自己这事儿是理亏的一方,由着何家的人出手。

    没一会脸上就挨了好几拳。

    肚子上也被人踹了几脚。

    最后还是坐在驴车上的陈妈妈瞧不过眼,哭着把自己娘家的人给制住。

    “别打了,再打他就要被你们打死了。”

    陈妈妈看着嘴角全是血的陈爸爸,哭的一抽一抽的。

    而这个时侯陈奶奶也带着陈家的人赶了过来。

    一看到自己儿子挨打。

    她哪里能忍的下?

    随手抄了根柴火棍,对着何家的几个男人就抽了过去。

    她可不怕什么的。

    只要何家的人一往她身上招呼,她就扯了嗓子喊,“不行了,何家的人要打死人了,我老太婆要被打死了,何家的人来咱们陈家村行凶了啊……”她这么一嚎,何家的人肯定有顾忌,几个男人气的不敢再对着陈奶奶,心里头的一股子邪火对着陈爸爸身上加倍招呼了过去。

    到最后,陈家的人也加进来不少。

    一场混战过后。

    何陈两家的人都是气呼呼的,各自互不顺眼。

    陈妈妈看着被打的脸上钱是血的陈爸爸,一个劲儿的哭。

    陈奶奶气死了,一巴掌抽到了她身上,“哭哭,你就知道哭,你个扫把星,要不是你,我们家大方怎么会受这样的罪?你个败家精,我要让我们家大方和你离婚。”

    “三小子,你帮我把大方抬回家去,让他们何家的人都滚。”

    陈妈妈伸手要去帮忙。

    被陈奶奶一手推开,“你也给我滚,我们家大方不用你。”

    陈奶奶这就是纯属气的狠了。

    抬所有的一切都怪到了陈妈妈身上。

    何家的人被人赶出去。

    骂骂咧咧的。

    何姥姥用力的拽住自己的女儿,“大丫,和娘走。咱们不过了。”

    “妈,我不要走,我得回家,我要去看看我们家大方去……”

    何姥姥暗地里使劲儿掐了把自己家女儿。

    “你个锤子啊你,我让你先回娘家又不是真的不让你过了,你在这里做什么,没看到那个老虔婆恨不得拍死你?咱们回家等去,等着陈大方醒过来,等他和他娘来咱们何家认错,赔礼道歉后再接你回去,不然咱们就不回,让他陈大方一个人自己打光棍过日子去!”

    “妈,你,你说的是真的吗?大方真的能来接我?”

    “能,肯定能。”

    何姥姥的眼中闪过一抹算计:

    她来的路上可都是盘算了又盘算的。

    这次的事情啊,绝不能就这样的算了,不然岂不是便宜了老陈家?

    等到何家所有的人都走后。

    陈墨言看着被自家姥姥拽走的亲妈,面无表情。

    刚才,在陈妈妈被拽下车子之后,她就早有先见之明的把驴车远远的牵走。

    不然的话估计明天她们老陈家还要多赔人家马叔一辆车了。

    家门口一片狼籍。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抬脚推开虚掩的破旧木门,走进院子里。

    屋子里,陈奶奶还在气的直跳脚。

    嘴里头骂骂咧咧的。

    不外乎就是陈妈妈克夫什么的,又对陈爸爸被打伤要请医生花钱而肉疼。

    一脸的不乐意表情。

    不过这毕竟也是她儿子,怎么也不能眼看着他出事。

    只能让族里的一个侄子去帮着陈爸爸请医生。

    等到她招呼好,回头看到站在院子里头的陈墨言。

    陈奶奶的脸唰的沉下来。

    “你个死丫头,站在那里做什么,想瞧着你爹疼死吗,没良心的东西,你爹好歹也养你那么久,养不家的玩意儿,小白眼狼……”她骂骂咧咧的,陈墨言听着不怒反笑,还歪了下头,“奶奶,你口渴吗,要不,我去给你倒杯水,您喝了润润喉咙,然后您再继续?”

    “你,你……”

    “娘,娘你也在啊,我,我……”陈爸爸从屋子里头扶着墙壁走出来,看到站在院子里头的陈奶奶,苦笑了下,“娘,让您也跟着操心了,您放心,不会有下次了,都是儿子不好……”

    “你还知道是你不好,连个女人都服不住,还是我儿子呢,丢人。”

    陈爸爸苦笑了下,没力气和陈奶奶争辩解了。

    然后,他的眼神落在小脸平静的陈墨言身上,眼神顿了下,“言丫头,你妈和敏敏呢?”

    “哦,我妈被我姥姥带走了,至于陈敏,她应该是和我妈一块走了吧?”

    “不可能,敏敏不会丢下我走的。”

    敏敏那么孝顺。

    之前在医院里头,看到她妈那个样子哭的都要晕过去了。

    她怎么可能丢下被打伤的自己?

    肯定是何家的那些人。

    想到这里,他眼神顿了下,一边用力的咳一边佝着身子朝院外走。

    “你这是要去哪,医生这就来了,你不能乱动……”

    “妈,你别拦着我,我得去接大丫和敏敏去。”

    自己岳家那些人的性子他心里头也清楚。

    怎么可能对她们好?

    他还是把人接回来的放心。

    只是可惜,他才走了两步,身子一晃差点没摔到地下。

    “爸。”

    陈墨言眼疾手快,只好抢步过去把人扶住。

    总不能看着他摔吧?

    心里头叹口气,自己还是心软……

    “爸,你还是听我奶奶的话,先让医生来看看,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也歇歇,缓个半天再去我姥姥家……”

    陈墨言自认这话并没有说错哪里。

    字字句句都是为着陈爸爸着想。

    可下一刻,陈爸爸狠狠的用力,推开了她。

    力道之大,让她整个人咚咚后退好几步,脚被门坎一绊。

    仰着头朝后摔了下去。

    后脑勺磕到了门坎上,眼前一阵阵的金星直冒。

    她伸手胡乱在脑后一抹。

    全是血……

    ------题外话------

    别骂我喽,明天我早更。哈哈。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